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7】入阁

秦钰一怔,看了一眼画像,顿时摇头:“不要。”

“不要?”燕夫人孙氏有些不高兴了,“许姑娘虽然在盛京不是最出挑的,那也是和你匹配有余了啊。她父亲正好是管着入仕调任的,你表叔和我可是想了许久才选了她呢。许姑娘虽然老实了些,做当家主母的话就算弱些,但是人好,听话,以你的性子,那是再好不过的。”

秦钰红着脸尴尬半响,不知道要如何拒绝,又怕负了燕夫人的心意,惹她不高兴。

“你表婶就是心疼你,所以先把这温和贤淑的先给你留着。”赵氏忙打圆场。

秦钰赶紧站起来,拱手道:“表婶和二舅母为了我们兄妹二人的婚事花费了不少心思,只是秦钰刚考完,如今还没有真正入仕,何况才刚才开始学做生意,要撑起一家,还欠些火候,那么快就考虑婚事,钰儿实在是觉得愧疚。”

孙氏缓和神情,“你都多大了,成家又不耽误前程。若是娶得好啊,娘家人还能帮你。许姑娘贤惠得很,有她帮你打理内务更是帮你了。”

秦钰无奈,微微蹙眉,可不便说什么。

“表婶,二舅妈。”沉欢清脆的声音传来,赵氏笑着道:“正好,爷们说得烦了,可以说说欢儿的事了。”

沉欢笑眯眯的走进来,“听说表婶和二舅妈帮哥哥和表哥选人呢。”

“可不是,沉欢眼光独到,快过来看看许家姑娘。”孙氏兴奋的向她挥手。

沉欢笑着走过来,看了一眼画像,容貌娟秀,但也算很平常了。

“哥哥,许姑娘看上去面相不错啊。”

秦钰无措了,蹉跎了半天,忍着不出声。

沉欢捉弄心起,“我看哥哥是没意见了,那就定下来吧。”

“欢儿!”秦钰叫起来。

沉欢歪着脑袋看他,“莫不是哥哥有心上人?”

秦钰脸顿时通红,“哪有。”

孙氏和赵氏对视一眼,赵氏笑着说,“害什么羞啊,你要是看上哪家姑娘就说好了。大官家的我们不够面子,还可以让婉儿出面啊,她也是荣亲王府二奶奶。”

“就是,免得我们白费功夫。”孙氏也笑了。

秦钰红着脸摇头,“我真没有。只是……只是……”

沉欢瞪大眼睛,“难道是哥哥同窗好友说过给哥哥牵线不成?”

秦钰脸更红了,低着头不做声。

沉欢歪着脑袋看他的表情,“难道是真的?谁啊?”

秦钰被瞧着不好意思了,伸手在沉欢脑门上一点,“谁也没有。”

沉欢哦了一声,“既然没有,那哥哥就听表婶和二舅母的话好了,对选媳妇啊,长辈们的眼光自是没错的。”

赵氏点头:“那是,我们两家就两个爷们。我也觉得应该找个稍微脾性好些的女孩子,门第倒是无妨,只要是规矩人家出身就好。如果条件合适,姑娘又看得上咱们,当然娘家强些更好。”

孙氏笑道:“你这话可和我心意了,欢儿,你觉得许姑娘如何?”

沉欢笑着点头,“我看很好,哥哥也是个老实的,许姑娘脾性也对。”

“才不对啊,我太老实,她也老实,两人岂不是都是闷人,多没趣啊。”秦钰急了。

沉欢抿嘴一笑,“哥哥这样一说倒让我想起一人,这个人性子耿直,有时候活波可爱。”

秦钰猛的看她一眼。

沉欢俏皮一笑:“曹毅。”

秦钰尴尬的不知所措。

沉欢逗着秦钰道:“听闻曹毅有个孪生的妹妹,莫不是曹毅为哥哥做媒了?”

“曹毅?”孙氏想了想,“哦,是曹天鉴大人的儿子?”

沉欢点头,“正是。曹大人是我们的旧识,多年前帮过我们。正好曹毅和哥哥同窗。想来已经三年了,感情应该颇深。”

“曹大人如今可是幽州都督啊……”孙氏犹豫道。

秦钰脸沉了沉。

赵氏见她们模样,笑了起来,“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啊。何况曹大人以前帮很多次沉欢,如果这门亲事真是可以,那才是最好呢。”

“我……高攀不起。”秦钰沉声道。

沉欢看着哥哥,“若是两情相悦,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秦钰抬头,“我只是和曹毅惺惺相惜,和他的妹妹并不相识,谈不上两情相悦。还是算了,就这位许小姐吧。”说着站起来,“有劳表婶和二舅母了,秦钰还要去米铺,就让妹妹陪着表婶和二舅母吧。”

沉欢看着出去的哥哥,所有所思,看哥哥的情形还是没有认出曹玉女儿身,但是既然不知道她是女孩,哥哥这脸上沮丧又为何呢?

“你哥哥还真的想高攀曹府啊?”赵氏讶然,“有点难度。如今曹天鉴可是二品大员。差距真有些远。”

孙氏想了想:“未尝不可。可以找婉儿。荣亲王妃对婉儿极好,可以看看荣亲王妃是否能出面。”

沉欢闻言大喜,她也正愁如何帮哥哥谈这门亲事呢。

赵氏也兴奋了,“那太好了。不如我明天和你一起去找婉儿。”

“对对,我们明儿就去问问。”孙氏笑着点头。

秦钰红着脸走回来,看了一眼沉欢,对孙氏说:“既然拜托表婶为媒,那就拜托表婶帮着留意欢儿的婚事吧,她都快十五了,早该说亲了。若是表婶方便,就常带妹妹去各府串门,让她也认识多些人,得让人知道我还有个没嫁的妹妹。”

孙氏笑了起来,“当然啦,上次去婚宴,我们欢儿一出现,就惊艳全场了。”

赵氏怜爱的抚摸着沉欢的头发,“正是的。钰哥儿心里又妹妹,我还想等着哥哥亲事敲定了,才考虑欢儿的事情,倒是钰哥儿耐不住了。”

这话题一转就到了自己身上,就算大方,沉欢也是姑娘家,不禁脸红了,赶紧站起来,“这儿我可不能呆着了,还是回房绣花去。”

孙氏笑着一把拉住她,“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姑娘养在深闺,自然是没有人知道的。上次好些夫人还在问我你是谁家姑娘呢,我自豪的说是我家侄女,她们都说要带你去串门呢。不出去走走,谁知道我们这还藏着这么好的大姑娘呢?”

赵氏点头,“就是的。我们才进京,门路不熟,若是欢儿嫁回余杭,就可惜了。正好你在京师门广,认识人多,就多给欢儿留意下,一定要和气的人家。家庭背景倒是不要紧,重要的是要家风好,公婆要好相处才行。我可不想委屈我家欢儿。”

沉欢实在呆不住了,忙笑着退了出去。

逃了出来,却不由的看着天空叹了口气。

重生以来,她一直想的是如何保护哥哥姐姐,如何让自己强大起来,对于婚姻她还真的没上心,有了前世的事情,加上秦松涛的野心,她心里一直将此人作为心腹大患。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有心情相夫教子呢?

有秦松涛在,前世之仇还未报,今生秦钰入仕定会有许多波折,她不想像前世那样操心奔波到死。但如今,家业已大,自己年纪也大了,再回避这件事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提出这件事,她想迈过去这道坎,还实在是需要费些心。

不过,好在还有些时间,还能再拖拖。

燕权慎主动找了凌凤,两人商谈了好多次,这代表着他正式开始准备竞争夺内阁之位了。

沉欢听着司马毅的话,也放心了。

她微笑的看着司马毅,“你们主子最近可好?”

司马毅作揖,嘿嘿笑着道:“劳烦姑娘惦记,主子一切都好。”

沉欢瞅着他,谁惦记他了?

只是不好说什么。

司马毅接着说:“上次主子说发现了点事情,这段时间正加紧详查。”

沉欢这下来精神了,“哦?是什么事?”

“主子发现码头上有神秘人来往,又发现木楼里的暗道。”司马毅将事情始末说了。

沉欢皱眉,“难道说除了勋国公的人,还有人和漕帮来往?难不成漕帮被两帮人收黑钱?那他现在怎么做?”

司马毅道:“主子正派人日夜监视着。”

晋漕中看着秦松涛,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我已经想好了,推荐荆州都督上任,原先的户部侍郎调去地方任巡抚,而你,从现在的位置上调到户部侍郎的位置。这样你就转到了有实际业绩的位置,你在这个位置上历练上几年,做出成绩来,到时候再调你入阁就很容易了。”

一直低落的秦松涛闻言顿时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腾地站起来,深深弯腰下去,“多谢恩师!”

晋漕中温和地说:“最近有些事,你的确让我不满意,但我对你还是抱有大希望的。有些事,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治国齐家平天下,家务事不处理好,就会误了你自己的前程啊。最然收个丫鬟不算什么,你也别让自己的夫人那么矫情。和同僚们一起的时候,做夫人的自然要常露面打点的。你家夫人的性格都是你惯出来的。”

秦松涛脸色变换着,捏着衣袖的手指发白。

“学生一定谨恩师的教诲!”

虽然被晋漕中指责惧内,但得到自己前途的消息,他依旧心潮澎拜,一扫之前的沮丧的情绪。他本以为漕运这件事,加上有人从旁挑拨,晋漕中一定对自己失望了,没想到他还没放弃,反而替他将入阁的路都想好了。他怎么能不激动呢?入阁拜相,离他似乎已经不远了!

秦嫣进了苏氏的房间,见她正对着镜子出神。

秦嫣走过去帮她按摩着肩膀,“母亲在想什么?今天不是晋夫人的寿宴吗?母亲怎么还不让人梳妆?”

苏氏摇头,“我不去。”

秦嫣低头打量苏氏,见她眼眶红红的,微微蹙眉道:“母亲,你哭了?”

苏氏低头。

秦嫣咬了咬唇,低声道,“母亲,你好糊涂啊,父亲的前程正是上升的时候,母亲这样和父亲闹别扭,岂不是等于拖他后腿?”

“其实,我也不愿意服侍别人,我心里也屈辱,也十分不甘,可又能如何?眼下我们不放下身段,永远就只能看别人高高在上。我们眼下虽然卑微,可将来却可以扬眉吐气。”

苏氏烦躁的挥了挥手,“他不是有妾吗?我干嘛去。”

“母亲。”秦嫣坐下,将她身子板正,“你还生秋盈的气吗?你看下父亲一次都没有去过秋盈的房间,她就算有孕又如何?在父亲心里,她有地位吗?不过是一次喝醉了,难道你就为了这一次,永远不原谅父亲了吗?实在不行,等秋盈将孩子生下来,把她打发回余杭农庄里,孩子放在你膝下养不就完了吗?”

苏氏看着她,好半响,道:“你和你父亲,真是一个样子。”

“那我该是什么样子?”秦嫣看着母亲,“我知道母亲渴望终日只和父亲厮守,恩爱到老,可父亲只不过为了我们生活更加好,这难道不是父亲对我们的一种爱吗?何况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他心里一定有遗憾的,你大度些,父亲肯定更加珍惜你。秋盈不过一个丫鬟,你放在心里,就太抬举她了。”

“如果我们帮父亲,等我们有了身份,还担心什么没有嘛?”

苏氏看着秦嫣好半响,半响叹了口气。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使自己变得这样狼狈不堪?他为什么不能一步一个脚印,端端正正往上走?你看燕权慎也是低阶出来的,可是孙氏就从来没有替别的女眷端茶递水。我不甘心啊!”

秦嫣盯着地面看了半日,才抬头看她:“母亲又何苦去跟别人比?尊严什么的,等你比别人地位高了,自然就有了。”

苏氏皱眉,“你是这么想的吗?”

秦嫣点头,“我是这么想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