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5】抬妾

苏氏一病不起,强行搬离正房,住到了距离正房两道门的东跨院,并且拒绝见秦松涛。

秦松涛万般无奈,只好随她。

秦嫣两边为难,却也想不出招来。

沉欢听着云裳的描述,勾唇淡笑,轻轻摇头,“这叫自作孽,不可活。我可没想过用损招对付他们。”

云裳点头,“那是自然,秋盈来求姑娘想办法,姑娘不是只说自己把握机会吗?谁知道她居然会去下药。巧的是秋葵居然会帮她。顺手就将事情给掩盖过去了。”

沉欢笑了,“自然。”

“当时秋盈问我是否有什么药能让男人兴奋,我没说,没想到她居然还是弄到了。”

沉欢笑道:“她只要想做,定会有办法,你这样回答就对了。太过刻意了,秦松涛这种人小心翼翼的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轻易中招。”

“恩,那倒是的,只是没想到事情那么顺利,秋盈因为秋葵的暗中帮忙,一点没有被怀疑。”

“这不难想到。秋盈和秋葵一起快十年了吧?秋葵跟着如今的秦嫣能有多大的前途,她自己心里也是打鼓的。秦嫣如今不做妾的话估计只能嫁个寒门或低品级门户,何况秦嫣的心机她不清楚吗?作为贴身丫鬟陪嫁最好的出路通常不是通房丫环吗?有朝一日抬起成了姨娘,才得了尊享身份,也算熬出了头。”

“可秦嫣的脾性会让她成为姨娘吗?她只要看见秋盈就能想到自己的未来。秋盈不也是走投无路了,才铤而走险吗?而秋葵难道不希望自己多一条出路吗?既然秋盈都已经豁出去把事情做了,只要她帮了秋盈,秋盈有朝一日当了主子,难道不会帮秋葵吗?再说了,秦松涛不纳妾就真的因为苏氏吗?我想不尽然,大部分是他装扮清高装出了习惯,就算要偷腥也不会在身边。现在可好了,他的这面目被撕开了,让苏氏亲眼看到了他作为男人的一面,这件事可不是割苏氏的心吗?同时,也让秦松涛觉得难以面对苏氏,所以,这对夫妻情意深的假象,就在一个陪嫁丫鬟身上被击碎了。就凭这个,”

沉欢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一抬头就看见云裳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我说得不对?”沉欢想了想,看云裳。

站在一边收拾东西的烟翠也停住了手,看着沉欢。

沉欢被两人看得莫名其妙,“你们变笨了?这样浅显的道理都看不出来?”

翻了翻白眼,端了茶喝了一大口。

云裳迅速和烟翠对视一眼。

烟翠咳了一声,“我和云裳绝对不会做姑娘夫婿的妾。”

噗嗤……

“咳咳咳。”沉欢一口茶喷出去,呛得猛咳嗽,一口气喘不上来,吓得云裳和烟翠忙上来帮她拍背。

好半响,沉欢才缓和过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朝着烟翠瞪了一眼。

可又不知道怎么回这句话,说她说错了吧,她向来不喜欢撒谎,心里绝对不会愿意未来夫婿纳妾。说她说对了吧,刚才她还将苏氏批评一顿,因为这个把秋盈给逼得用了阴招,也难怪两个丫鬟多心。

难得看到姑娘吃瘪,烟翠和云裳忍不住咧嘴笑开了。

“去去去,赶明我找那个家伙给你们赶紧找两个人嫁了。烦人!”沉欢板着脸,挥手。

烟翠哦了一声,故意小声地委屈嘟囔着,“都说不会和姑娘争了,还要赶走人家,将来世子惨了。”

沉欢跳起来,伸手就在她腋下使劲咯吱,烟翠尖叫着跳开,大笑起来。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两个月过去了,秦松涛家的春节过得惨淡,秦钰和周励两人参加了大考。

一家人正兴奋的等着消息,云裳却首先带来了秦松涛府中的消息。

秋盈居然怀孕了。

沉欢张大了嘴。

烟翠兴奋的叫着,“这下好了,苏氏心里比黄连还苦吧。”

云裳笑着点头,“肯定的。听说苏氏闭门不出两个月了,另外提了个丫鬟做贴身丫鬟。秦嫣就算聪明,对这种家务事她还真没经验,听秋盈派来的人说,秦嫣反而劝苏氏答应将秋盈抬了妾呢。”

沉欢这会已经回神,笑了:“这倒是像秦嫣的为人。她和秦松涛是一样以利益为主导的人,而这个利益就是秦松涛的官运,在这个面前一切都要让路,哪怕是割苏氏的心。”

“那万一秦松涛不肯纳秋盈呢?”烟翠忽然问道。

“万一秋盈被逼打胎呢?”赵氏急忙问,问完觉得不妥,房间里全是未嫁姑娘。

“不会。”沉欢却没在意,笑着摇头,“你们把秦松涛想得太顾全苏氏了。他难道心里不希望多些孩子吗?他不想有个儿子吗?那么多年苏氏一直无孕,现在有了孩子,他怎么可能不要。何况他也不希望被人看做薄情寡义,更不希望别人议论他玩弄丫鬟啊。”

赵氏点头,“也是的。还是你看透他。”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自然要了解他的。”

“姑娘……姑娘……我们大爷高中了。”小安的声音响亮的传来,一屋子的女人顿时跳了起来。

小安大步跳进屋里,一看赵氏也在,忙弯腰行礼,“姑奶奶也在,表少爷也高中了。”

赵氏大喜,“真的,他也中了吗?”

沉欢满心欢喜,却努力保持镇定问:“中了什么,快说。”

小安乐呵呵的抹了一把汗,“我们大爷第三名,表少爷中了第十六名。”

沉欢憋不住了,拍着手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比预期的还要好。”

赵氏安慰的拍着胸口,“你表哥比你二舅当年第一次参加春闱考得还好。你二舅第一年连中都没中,又苦读了两年才考到了探花。如今钰儿一次就中了探花,真是太厉害了,这是菩萨保佑啊。”一屋子的人都兴奋了。

“我去准备庆功宴去。”云裳忙转身去忙乎了。

“走,我们去外面迎接两个高中的学子。”沉欢拉着赵氏兴高采烈的往外院走。

还没到门外,就听见外面锣鼓喧天的,秦钰和周励满脸喜气的被一群衙役拥着送进来。

两人见赵氏和沉欢忙上前行礼。

赵氏一把拉住周励,沉欢拉着秦钰,全府的下人都涌上来道贺行礼。他们前脚刚进院子,周鼎,周志全都赶来了。

一场热闹的庆功宴下来,大家都喝的脸色红润。

周鼎一拍秦钰的肩膀,“好样的!比当年你二舅和大舅都强啊。”

秦钰腼腆地红着脸,“可惜,没有中状元。”

“你太贪心了。你遇到的都是谁啊,今年状元和榜样都是珞凰书院的大才子。你记得当年你三叔那一届,他为何能夺状元,是因为当年珞凰书院和浩阳书院都没有送人参加。而往年只要珞凰书院有人参加,一定是将三甲位置占了,偏偏今年珞凰书院有4人参加考试,你们诰阳书院不也是6个吗?你能第三已经非常厉害了,比你三叔的状元都要厉害。”

沉欢闻言心里大喜。

秦钰脸更加红了,“还是因为在浩阳书院,要不前三甲肯定进不了的。”

“哥哥,只要你用心,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难道说浩阳书院就都是人才吗?”沉欢笑着拍他。

“沉欢说得对。”周鼎举杯,“来来,祝贺我们多了个探花郎啊。”

一旬酒过,周志问道:“钰儿接下来有何打算。”

秦钰见问,忙正了色:“按规矩,要等着看皇上是否举行殿试,如果要举行殿试,前三甲还要好好的拼一次。但不管如何,到朝廷安排前至少还有一两个月。我想学学生意和农务上的事情。”

沉欢讶异的看他,“哥哥你想学生意和农务?”

秦钰认真点头:“对。为官者,如果只知道八股文,行文做诗,不通商务和农务,到头来只不过纸上谈兵,帮不到朝廷。”

沉欢挑眉,认真的看着哥哥,没想到哥哥一下成熟了。

“太好了,这个想法太对了。”周鼎点头,“一般高中的都是等到放官了,才去根据官职学习实务,如果你提前学了,到任时自然能信手拈来,这样你的上级就会非常喜欢你。”

“对。何况学商务和农务对你来说简直太容易了。”周志也赞同道。

“加我一个可以吗?”周励兴奋的问道。

“当然可以。”沉欢笑着点头,“反正都是自家的米铺、酒楼。京郊也有好几个农庄了。哥哥和表哥喜欢去哪说一声就行。”

秦钰和周励顿时兴奋了。

第二天沉欢洗漱完就让烟翠去看下哥哥起床没有,没想到烟翠说秦钰一大早就去米铺了。

沉欢讶然,“那么勤奋?”

烟翠笑着点头,“恩,昨晚宴席过后,公子就找了程先生让他一大早带他去走走呢。”

“昨晚就行动了啊?不错。”沉欢笑得见牙不见眼。

哥哥的今生完全改变了前世的凄惨,这对沉欢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沉欢听说秦钰一直在米铺总店里,她赶紧就准备好,赶了过去。

进门就看见哥哥正坐在大堂正中间的椅子上,听着总店掌柜的说话。

边上站着程智和鲁掌柜。

总店掌柜手指在账本上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听见声音,抬头见是沉欢来了,顿时双手下垂,站得笔直。

程智和鲁掌柜也看着她,没说话。

沉欢走过去,坐在秦钰身边,拿起账本,翻开一处,见上面有一行漂亮的字,认得是秦钰写的,认真看完,发现是秦钰提出来的几个记账的方法建议。

她笑着抬头,正看见秦钰有些紧张的看她。

“这个方法之前我在余杭就向鲁掌柜提起过。”秦钰有些脸红。

沉欢笑着点头,“对啊,我记得啊。哥哥这个提议很好,我让鲁叔照着哥哥的做法做了,果然记账时省力很多啊。鲁叔,改日你让铺子里的掌柜们都来向哥哥学学。哥哥读书人,想法自然是好的。”

掌柜听见沉欢的话,背脊顿时冒汗。

程智拂须浅笑。

鲁掌柜瞟了一眼沉欢,的确秦钰提出过记账的好方法,可也没有沉欢说得那么好。不过沉欢这样说明显的就是要为秦钰立威。看来姑娘长大了,想将生意交给哥哥了。

沉欢经营手段如此了得,稼穑算术样样精通,没想到私下还要和大爷请教。不论沉欢说的是真是假,她敬重哥哥是一定的。

总店掌柜越想越紧张,刚才他居然在他敬若神明的女东家面前指手画脚的跟大爷说话!大爷可不就是大东家吗?

想到这里,他浑身都不自在了,赶紧将腰深深的低下去。

秦钰是初出牛犊不怕虎,刚才一来就想看看账本,毕竟以前也看过,他觉得从这里入手会比较不显得生涩。谁知道自己提了两条意见,就被总店掌柜的反驳,程智和鲁掌柜也没吭声。他正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应对,总店掌柜的态度让他这个好学谦和的人都感到无措。

沉欢这样说是给他台阶下,他自然顺水推舟,“寻常算术罢了。”

沉欢点头,“虽然是平常事,可算术精确和快捷却能决定我们的效率。哥哥以后要多指点才是。”

秦钰脸红了,起身对着总店掌柜拱手,“我只是初出茅庐,对经商一窍不通,还请掌柜多多指点。”

这下轮到总店掌柜脸红了,没想到大东家这么谦虚,没有架子,吓得赶紧后退一步,深揖到地,“哪里敢,大爷多多指教。”

秦钰心里平静了,便说:“今天到这里吧,掌柜的辛苦。”

总店掌柜连忙告辞离开。

秦钰尴尬的看了一眼程智和鲁掌柜,为自己刚才居然班门弄斧而惭愧。

最后看着沉欢道:“多亏你解围。”

沉欢安慰他:“哥哥第一次来盛京的铺子,下面人欺生是常事,你不要急,也不用担心,等过段时间熟悉了,自然他们不敢小瞧你。”

秦钰笑道:“是我心急了。程叔和鲁叔要多教教我。”

程智笑着点头,“其实,大爷刚才说得一点没错的。你不必自谦。”

鲁掌柜也点头,“在余杭时大爷也提过这个算术,我们的确也用了。”

秦钰这才有些放心。

沉欢看了一眼程智,笑着看秦钰,“哥哥,如今你也准备入仕了,是需要西席的时候了。今晚我们就摆个宴席,哥哥正式拜程先生为师吧。”

秦钰闻言大喜,“好啊。”

程智扶着胡须的手顿了顿,续而笑了,拱手道:“姑娘抬举了。”

沉欢笑着点头,“先生委屈了那么久,早该宝刀出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