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34】完整版

“找辆车,送我回府。”秦松涛忽然将手放下,冷冷道。

柳绿一怔,脸上的绯红未消,眼里透着失望和沮丧。

秦松涛已经站了起来,的确喝得有点多,脚下轻飘飘的,身子晃了晃,忙扶住桌子,低头看柳绿一脸失望,微微缓和语气,“快去叫车,赏钱不会少的。”

柳绿欲言又止,终是没说,马上吩咐车夫套马,亲自将秦松涛送到马车上。

秦松涛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她,柳绿微微摇头,对他福了福,转身进了大门。

弄得秦松涛一愣,想想作罢,挥了挥手,马车开始前行。

秦府守门的看到秦松涛从陌生的灰色马车上下来,忙叫人禀报夫人,自己就上前搀扶,忽闻车内一股浓香飘出,惊异的看了一眼秦松涛,见他两腮发红,身上带着酒味。

苏氏和秦嫣在府中早就等得焦急,让人去府衙问过,说一早就跟着沈大人走了。往日里秦松涛虽然也有应酬,但都会让人回府报个去处,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什么交代都没有。她们两人因为担心就一直在前院等着,听到消息,两人几乎飞跑出来,迎到大门正好秦松涛被人搀扶着正往台阶上走。

苏氏见状,忙要上前搀扶,忽然听见一路人道:“咦,这不是潘瑶姑娘的香车吗?她可是有命的官妓啊,听说让沈大人包下来了,没想到和秦老爷也有一腿啊,啧啧啧。”

秦府门房立刻瞪眼,动手驱散人,“赶紧走,胡说八道什么呢。”

苏氏脸色瞬间煞白,这才注意到停在府门口的灰色马车。马车外面看不出什么来。

“母亲,别听他们乱嚼舌根子。”秦嫣微变脸后,马上回复,忙拉着苏氏。

苏氏眼神疑惑的看了一眼秦松涛,见他腮边发红,显然是喝了不少,心想算了,这段时间他心情不好。

秦松涛没有吭声,微微蹙眉。

秋盈忙走近苏氏身边低声道,“夫人,要不奴婢去瞧瞧,总得心安。”

苏氏没吱声,秋盈飞快的走下台阶,将马车帘子一掀,脸色大变,忙回头。

苏氏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就看见马车内大红软锦殿,绿软靠,隐约挂着满车花里胡哨的香囊。这样的装饰自然是女子的马车。

满心一痛,脸色顿如死灰,刚触碰到秦松涛衣袖的手倏然收回,双眼冒火,负气地转身自顾自的进了院子。

秦嫣见状急得跺脚,本想扶父亲,可眼看苏氏气得不轻,不去哄不知会不会出事。母亲对父亲的感情至深,秦嫣是再清楚不过了。

“秋盈,你照顾好父亲,我去看下母亲。”秦嫣匆忙吩咐道,自己就追着苏氏去了。

苏氏没有回自己屋子,而是进了秦嫣房间。

秦嫣进了屋,苏氏似乎有些六神无主,见到她进来一把抓住她,眼泪就掉了下来,“嫣儿……”

“母亲,我们要相信父亲,他……那么爱您。”秦嫣也满心都乱了,抱着痛哭的母亲不知所措。

“可是,我们都看见了啊!”苏氏用力摇头,“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对我!”

“母亲,父亲也许是被沈大人拉去的,一定是这样,父亲不是没……留宿吗?”

苏氏听她的话一顿,看秦嫣的眼神也是闪着,说明她自己也没底。就算她们都不相信秦松涛*,可一想到他满身酒气坐着妓女的马车回府,怎么都觉得膈应。

“夫人,姑娘。”秋盈匆忙走进来,“夫人要不要去看下老爷。”

苏氏忙擦了泪,冷冷道,“不去!”

秋盈为难的看着秦嫣:“老爷醉得不轻,奴婢已经吩咐厨房做了醒酒汤。小厮们粗手粗脚的,恐怕服侍不好。”

秦嫣看了一眼苏氏,作为女人非常理解母亲此刻的心情,不由叹口气,“你去服侍好父亲,我和秋葵陪着母亲。”

秋盈无奈,点头:“奴婢吩咐下人,不得乱嚼舌根子,夫人,姑娘就放心吧。”

苏氏坐在软榻上,挥了挥手,见秋盈出了门,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一样,眼泪又流了出来。

秋盈刚回到正屋卧室,醒酒汤就送了来。她忙吩咐小传带着小厮们准备醒酒药汤,准备给秦松涛沐浴。小厮们听令去忙,秋盈端着醒酒汤走进屋里。

秦松涛懒懒的躺在床上,见她进来,叹了口气,哑着声音问:“夫人没来?”

秋盈为难的看了他一眼,柔声道:“老爷体谅夫人吧,她心里难受,正哭着呢。要不老爷去看看夫人?”

秦松涛心里一阵烦乱,摆摆手,“算了,各自清净一下罢了。”

秋盈点头,“那老爷把醒酒汤喝了吧,等会小传他们服侍您沐浴,人会舒服很多的。”

秦松涛嗯了声,撑着床沿要起来,秋盈忙放下碗,上前扶他。

一股干净的清香带着少女的体香传来,让浑身酒劲的秦松涛顿时感到身体一阵火烤一般,不由看低着头专心扶自己的秋盈。

谁知道低头间正见到那敞领下,翠绿抹胸紧裹出一道雪勾,瞬间勾起腹下热流,身子不由一僵,要让开去。

秋盈已经将他扶起,转身端了醒酒汤,面色无常的道:“老爷,醒酒汤是厨房刚煮的,趁热喝了吧。”

见她如此,秦松涛的心松了松,接过一口喝了。

小传在外面叫着:“秋盈姑娘,沐浴水准备好了。”

秋盈掀了帘子,“小传,你进来服侍老爷沐浴,我帮老爷找干净的衣服,和换套床单。”

小传忙点头:“秋盈姑娘不必亲自动手,让丫鬟们弄就好了。”

自从三房搬到盛京,秋盈就是府里地位最高的丫鬟了,小传他们虽然跟着老爷,对府内下人女眷之首还是敬多几分。

秋盈喃怪的看他一眼,“夫人吩咐我仔细服侍老爷,我就得替夫人把老爷服侍好了。老爷的衣物床单向来都是夫人亲手打理,难不成让你们一群臭小子沾了你不成?”

小传嘿嘿一笑:“那是。那我先送老爷沐浴去。”

秋盈笑着点头,让开身子让小传他们进去。

她则将带着酒气的床单都换了,仔细的熏了香,预计着沐浴差不多了,就捧着一套白色纯丝寐衣裤送到浴房。

秦松涛被小传扶着回到房中,躺在床上。

小传低声道:“老爷似乎真醉得不行了。”

秋盈点头,“没事,让老爷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你先去休息吧。我把安神香点了。”

小传点头,“那就有劳姑娘了。”

秋盈笑着推他,“知道了。哦,对了,你告诉夫人,老爷沐浴好了,请夫人回屋歇息吧。”她忽然走近些,压低声音道:“一定要哄夫人回来,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合,你懂的。”

小传咧嘴一笑,“还是姑娘聪明,想得周到。”

“赶快去。”秋盈笑着说罢,回了屋将门关上。

秋盈看了一眼床上的秦松涛,再看一眼案台上放着的安神香,咬了咬牙,走过去点了香,插在香炉上,放在床头的矮柜上。

浓郁的香味顿时环绕着房间。

秋盈将两个银丝碳炉子拨了拨,本来就暖融融的屋子显得格外热了。

秦松涛泡浴的身子滚烫,加上酒的作用,屋里的闷热,浑身又开始冒汗,忍不住就扯开衣襟,这才有了凉意。

秋盈看着他心如小鹿般狂跳起来,咬了咬牙。

迷离间,睁开眼睛,一张俏丽的脸在眼前晃动,那股诱人的体香再次袭来,浑身顿时被点了火的爆竹,轰的炸了。

门外,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秋盈哭叫道:“我是秋盈……老爷……”

秦松涛嘶哑的叫着:“你是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

……

门外,苏氏脸色惨白,软软的靠在门上,她本想冲进去,可全身无力,连捶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要面子,坚持自己一个人过来,万一和秦松涛一句不和,也不会让秦嫣为难,也不会让更多的下人知道。小传他们习惯了夫人服侍老爷,见夫人来了,都乖巧的全退出了小院子。

此刻,院子里静悄悄的,屋里激烈的声音、秦松涛粗喘声、秋盈哭泣求饶声听得清清楚楚。

每字每句,每个声音都像一把尖刀狠狠的割在她心上。

她靠着门软软的跌坐在地上,用手捂着嘴,无声的哭泣着。

天,塌下来了。

她完了。

苏氏心里一直缠绕着这两句话。

可屋里的声音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

在苏氏的记忆中,哪怕是新婚的那年,秦松涛房事都如同君子,让她总是以为夫妻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温和如涓涓泉水般。

今天秦松涛的表现代表什么?代表他以前都是敷衍自己吗?骨子里他更加喜欢这种吗?

难道说,他们恩爱了十几年都是假象吗?

她根本就无法让秦松涛有这样炙热的爱情吗?

无法接受,这让骄傲、又将秦松涛视为天的苏氏无法接受!屋里终于静了下来,苏氏的心脏已经成了碎片,她呆呆的看着夜空,好半响,才努力爬了起来。

默默的看着门,她不想推门,想离开,但是,脚如灌铅一样就是迈不动。

站了足有半个时辰,脚都几乎失去了知觉。

终是忍不住,猛然推门,没想到门没有关,吱呀一声开了。

屋内床头点着一盏橘红色的灯,朦胧、迷离,正好照着一片狼藉的床上,衣物丢了一地。

淡绿色被撕破的衣裙散落在床边,地上,翠色肚兜刺眼的落在床榻上。

两人五指交握着,能想象到刚才是多么的疯狂恩爱。

苏氏眼前一黑,人往后重重仰倒,摔在地上。

秦松涛早就睡死过去,秋盈听到声音立刻睁开眼睛,用力将身上的人推开,赤着脚飞速跑到苏氏身边,轻轻的推她,“夫人。”见她没有反应,忙将香炉上的香掐灭,将香灰一起倒在痰盂里,将痰盂藏在屋角里。

扯过秦松涛的裤子套上,用秦松涛的袍子披在身上,走回苏氏身边蹲下来,哭喊着:“夫人,你快醒醒啊。快来人啊,叫大夫啊,夫人晕过去了。”

寂静的夜,声音飞快的传了出去,小传第一个冲进来,见状吓呆了。

后面的下人们便有人去叫秦嫣,叫大夫,乱成一锅粥。

等秦嫣带着秋葵赶来,见状人也呆住了。

苏氏渐渐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穿着秦松涛衣裤哭得泪人般的秋盈,她心底被狠狠锥痛,目光倏然看到她雪白的玉颈上一块块旖旎的淤痕,一股怒火噌就冒了起来,忽然间,扬手就在秋盈的脸上狠狠的一巴掌。

秦嫣见了没吭声,扶着苏氏,“母亲,身体要紧。”

“贱人!居然敢勾引老爷!”苏氏挣脱她的手,就要上去抓秋盈。

秋盈尖叫着,跳起来,“不是我,不是我愿意的,夫人你也听到了,是老爷要我的。我本来就是陪嫁,老爷要我身子,我敢抗拒吗?如果夫人不愿意,要让我死,我就死好了!”说着哭着冲出去。

秦嫣皱眉,忙喊道:“小传赶紧抓住她!”

秋盈哭着奔了出去,冲向最近的井边。

小传吓得尖叫:“秋盈,别傻啊!用不着死的啊!给我回来!”

“我没脸见人了!”秋盈哭叫着。

“赶紧拦住她!”小传眼见追不上,急忙大叫。

一路上看见秋盈穿着不合体的衣裤,披头散发的一路狂奔,个个都惊呆了。被小传一叫就有人清醒过来,忙冲上去死死的抓住秋盈。

随后追出来的秋葵一把抱住她哭了起来:“你这个傻子,你真是傻子!”

秋盈忍不住紧紧回抱她,大哭了起来。

“跟我回屋,万事有老爷做主。”秋葵一反往日的天真,一脸老成,拉着秋盈往她们住的后跨院。

秋葵看她好久,沉声问:“你我姐妹十几年,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秋盈收了眼泪,抬眸看她,“是的。我等这天等了很久了。你会鄙视我吗?”

秋葵怔了半响,叹口气,坐下拉着她冰凉发抖的手,心痛的将她的头发挽到耳后:“怎么会?你是为了你母亲吧?我们都是一样的命,你这样做没有什么错。”

秋盈拉着她的手,哽咽点头:“可……夫人不会让老爷纳我的,你看见她刚才那个模样吗?她简直想杀了我。”

“她夫人对老爷的心,你还不知道吗?不用怕,老爷是个极讲道德伦理的,他就算不是真喜欢你,也不可能不给你名分的。”

秋盈点头,“希望如此。”

秋葵想了想,低声道:“如果你能生个儿子,那你的地位就高了。”

秋盈一怔,“可能吗?”

秋葵点头,“当然可能。你这么年轻。老爷没有儿子,难道他不想要儿子吗?你看哪个达官贵人府中不是儿女双全。老爷也是要面子的,只是碍于与夫人的情意罢了。何况,我们自己府里人生儿子好过外面乱七八糟的人生要好对吧?”

秋盈闻言欣喜点头,“希望如此。”

秋葵安慰的拍拍她,“你好好的休息,别胡思乱想,我会帮你的。我让小丫鬟给你准备沐浴水,好好洗洗,安心睡觉。”

秋盈透过窗户看着远去的秋葵,心里泛起酸楚。

这何尝是她想要的?这样耻辱的获得秦府妾氏,她又能如何高兴?

可,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苏氏被抬到秦嫣的房间,大夫看过后人醒了过来,躺在床上哭着。

秦松涛有些清醒了,见到昏迷的苏氏,他的脸上一片死灰。

秦嫣难过的看着自己最崇拜的父亲,轻声道:“父亲,还是让母亲清静段时间吧。母亲真的很伤心。”

秦松涛红着眼圈看她一眼:“我不想这样的……”

秦嫣摇头,将门关上。

秦松涛无奈转身,却见秋葵立在台阶下,她见他转身,淡淡的行了礼,“老爷。”

见秦松涛没吭声,忽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秋盈如果死了,对秦府的名声不好。”

秦松涛微蹙,“起来。”沉默半响,“你告诉她,不必死!”

秋葵忙起来谢恩。

秋葵看着秦松涛离开,心放下一些,只要秦松涛顾忌面子,秋盈就不会被赶出府。只要留在秦府就会有机会。

秦嫣拍着苏氏的背,轻轻叹息。

苏氏忽然坐起来,“把那个贱人赶出去!”

秦嫣忙哄着,“母亲,身体要紧,先好好歇息,等您好了,再赶也不迟。”

“是啊,夫人。”秋葵递过来一杯热茶,“刚才我见到老爷,老爷说让秋盈不要妄想呢,老爷一定是喝多了,才犯下糊涂的。”

苏氏一听,忙看她,“老爷说的?”

秋葵点头:“是啊。奴婢还想,要怪就要怪外面的那个狐狸精,把老爷灌醉了,说不定让老爷吃了什么药呢,幸好老爷回到府里才发作……”

秦嫣瞪她一眼,秋葵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苏氏恍然大悟,皱眉想了半响。

秦嫣看了一眼秋葵,再看苏氏,“母亲,父亲一向守节,从来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这次一定是中了一些人的道,否则,父亲那么多年也不是一个妾都没纳?”

苏氏猛然挥手,“休要再说他!恶心!”说完拉着被子倒头就睡。

秋葵松了口气。

------题外话------

凌晨就上传了,因为涉及到X戏,折腾了一天,不知这次能不能过

评论上我已经解释了,不管信与不信,我的诚心就在这里。感谢没有弃文相信度度的亲们。我为了感谢紧跟文的亲们,常常会送字给大家免费看,这也应该表明,度度不是为了钱写文。

《拒嫁督军》度度认为是个很好看的文,520小说金品馆文第一批推荐的文,也是作为新人第一个被重视的文当做重点影视改编文推荐出去了,虽然我不奢望可以成功,但也证明是好看故事。

大家可以先去看看。

为了感谢大家继续支持度度,可加我微信,我会赠送很多福利给大家:love442766971(敲门砖:文的名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