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65章 第一次胎动的其妙

隔着话筒,唐逸也能感觉到安夕颜的愤怒。

他不敢耽误,直接出了房间,然后敲响了莫向北的房门。

莫向北今天心情不错,不仅是合作谈成功,更重要的是,安夕颜告诉他,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孩。

他喜欢女儿鲺。

在家,对莫小曦的疼爱就不难看出,他爱女娃盛男娃。

因此,也时常惹得莫小宝不高兴,好几次都对自己的身世表示怀疑,他总是觉得自己不是莫向北亲生的。一桩大合作成功,能得到的利益是无法用数字估量的,这是一喜。

他有了心心念念的小公主,这是二喜,可谓是双喜临门,一向在酒局上能控制自如的他,今天破天荒地多喝了几杯。

醉意甚浓,但没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所以唐逸敲门,他立马就醒了。

掀被下床,几步走到房门前,伸手将房门拉开,看着外面的唐逸,开了口,“出什么事了?”

因酒精的渲染,嗓音有些嘶哑。

唐逸立马解释,“刚夫人打来电、话,情绪有些激动,似乎是生气了,她让你给她回个电、话。”

“我知道了。”

莫向北转身走了挂衣服的地方,伸手去掏手机,但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

他回头看向依旧站在门口的唐逸,微微蹙了眉,“我的手机……”

“糟糕,”唐逸一拍脑门,“不会是掉在李总的车上去了吧。”

莫向北眉心愈发皱得深了,“去找回来。”

“是。”

唐逸立马转身离去。

……

自称莫向北‘老婆’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莫向北这次来京城谈合作的李氏集团总裁李天平的一个小助理,名叫李媛媛。

是李天平的一个远房亲戚,学历不高,重点是长得极美。

说是助理,其实也不过是个陪酒的,每次有应酬,李天平就会带上她。

今晚,李媛媛对莫向北一见倾心,席间更是对他频频媚眼示意,各种献殷勤。

只是,像她这种货色,莫向北极其反感,每一次敬酒都让唐逸给挡了,他甚至从始至终都不曾看过李媛媛一眼。

李天平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知道莫向北有家室,但他不信男人不爱偷腥,在酒席散了的时候,他特意安排了司机开车送,李媛媛陪送。

但让李天平和李媛媛都失望的是,莫向北一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下车就直接被唐逸扶着进了酒店,连一句话都不曾跟李媛媛说过。

这让一直很自信的李媛媛有些气恼,但也无计可施。

但不巧的是,她正要下车回家,后车座突然传来手机铃声,司机一看,便说,“肯定是莫总的,咱们给他送回去吧。”

李媛媛伸手拿过,想了想,便对司机说,“你今天也辛苦了,就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打车给他送去。”

司机想了想,就开车离去。

莫向北的手机是特制的,来电显示并不显示名字,甚至都不显示号码,只显示一个特殊的符号,这个符号代表的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李媛媛不知道这符号代表的含义,她看了几眼,便接了起来。

那边,是个女人的声音,极好听的温婉动人。

李媛媛立马心里不舒服起来,她连莫向北的一个眼角视线都得不到,凭什么别的女人半夜三更就能给他打电、话?

她不仅语气不好,更是以一种被侵略的姿态在反击。

如果是其他女人还好,但坏就坏在,对方是安夕颜。

李媛媛只知道莫向北已经有老婆,但她并不知道他老婆的名字,所以,当安夕颜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李媛媛的态度更是嚣张。

不仅不收敛,反而还说自己就是莫向北的老婆。

误会大了!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往往是最可怕的。

那边半夜,李天平接到唐逸打来的电

、话,听他说明了情况,李天平立马给司机打了个电、话,问清楚之后,李天平就感觉是出事了。

他一边出门一边给李媛媛打电、话,接通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莫先生的手机在你那儿?”

李媛媛一愣,随即说,“是,我刚在车上捡到的,我……”

“你刚刚是不是乱接电、话了?”

“是啊,一个女人打的,我就接了。”

“胡闹!”李天平气得直跺脚,“李媛媛,你这次闯大祸了!”

“李总,我……”

“赶紧给我滚去香格里拉酒店,在门口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到。”

李媛媛一听李天平要亲自过去,终于知道事态严重了,一路战战兢兢打车到了莫向北入住的酒店。

等了没几分钟,李天平就到了,随后唐逸也迎了出来。

李天平指着垂头不语的李媛媛对唐逸说,“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闹出这么大的一个误会,得亲自让她跟莫总道个歉,如果可以的话,也要像其夫人解释清楚。”

“劳烦李总特意来一趟,道歉和解释就不必了,不过是场闹剧;夫人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会明白。”

“唐特助,那就请你代我向莫总说声抱歉,至于她,”李天平瞪了一眼始终不敢开口的李媛媛,“我自会给莫总一个交代。”

“好。”

……

说好只等一分钟的安夕颜,足足等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对她来说,可谓是度日如年,她甚至都将结婚证和户口本都准备好了,打算离婚。

莫向北终于将电、话打过来时,安夕颜已经渐渐平静下来。

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她异常平静地接了起来,“忙完了?”

已经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的莫向北,听着她平静的声音,唇角却忍不住勾了起来,“生气了,嗯?”

“生气?”安夕颜以及平静,“的确很生气,不过那是半个小时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很平静,很理智,所以,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

“离婚。”

就知道她被气得不轻,竟然把这两个字都说了出来。

莫向北无奈解释,“今晚喝得有点多,手机落在别人车上了,刚找回来。”

“莫向北,”安夕颜淡淡叫他的名字,“不要试图跟我解释,解释有时候也是一种掩饰,我现在不想听,结婚证和户口本我都准备好了,只等你回来。”

莫向北半躺在床头,听了她的话,抬手揉了揉发疼的眉心,“乖,别闹。”

原本还算平静的安夕颜,听了他这三个字,觉得自己快要炸毛了。

她强压着想要爆粗口的冲动,直接挂了电、话。

气得她一个劲儿地围着大床乱转,心里有股火无处发泄,安夕颜感觉自己都快要爆炸了。

但突然,她停止了转动,缓缓低头看着微微隆起的腹部,犹豫了一下,随即抬手轻轻地抚了上去。

抚摸了许久,却没任何异常。

刚刚,她感觉到自己的肚皮被踢了一下,虽然力度不大,但感觉很明显,她不会以为是她的错觉。

她慢慢走到床边坐下,将手一直放在被踢的位置上,许久轻轻开了口,“宝宝,刚刚是你在踢妈妈对不对?”

没回应。

她再说,“你能不能再踢妈妈一下。”

依旧没反应。

安夕颜不死心,“宝贝,就踢一下嘛,一下下,好不好?”

依旧没反应。

即便如此,安夕颜还是很高兴,刚刚的不快都被突如而来的惊喜冲淡了。

她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个记事本来,随后上了床去。

从知道怀孕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写孕期日记,每天不落。

如果这一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她也会记下来,准备等小公主满十八周岁

,作为成人礼物送给她。

她一边写着一边轻声念出来,“好神奇的第一次胎动……”

而此刻的京城,香格里拉酒店套房,莫向北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拎着行李箱对一旁的唐逸交代,“林榛明天一早会从香港赶来,这里接下来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他,你从旁协助。”

“是。”

“关于那个姓李的女人,你告诉李天平,我需要一个明确的交代。”

“好。”

莫向北打车直接去了机场,赶了晚班机回了南城

小黑去接的机,莫向北一上车,第一句话就是,“家里没事吧?”

小黑被问得有些莫名,“三少,家里一切都好,夫人和小少爷他们都早已睡下了。”

莫向北点点头,“开车吧,到家的时候别惊动他们。”

“是。”

……

安夕颜写完日记之后,心情特别平静,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怪不得大家都说,孕期中的女人都是神经病,情绪太多变,上一刻还气得想离婚,那一刻就高兴地睡去。

小黑将车缓缓驶进院子,动静很小,没吵醒任何人。

进屋的时候,莫向北放轻了脚步,直上二楼。

房门关着,他轻轻推门而入,借着淡淡的床头灯光,他看着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女人,忍不住苦笑一声。

这个坏丫头,害得他白担心一路。

放下东西,他进了浴室,简单地冲了个澡,随即就上了床。

或许是感受到他的气息,睡梦中的安夕颜很自觉地偎进了莫向北的怀里,但下意识地却护住了隆起的腹部,不让任何

东西碰到她。

莫向北看着,心底一阵柔软,长臂轻轻一揽,他将她抱在怀里,然后闭眼睡去。

安夕颜这一觉睡得出奇地好,以往还要半夜起来一两次,但这一晚,她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睁开眼睛,她第一件事就是跟肚子里的宝宝说早安,然后掀被下床去了卫生间。

洗漱完后,她坐在梳妆台前正准备梳头发,却见到放在一旁的结婚证,突然,昨晚的一切都想了起来。

顿时,原本愉悦的心情立马变得低落。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她就出了房间。

走到楼梯口,正准备下楼,却突然听见楼下传来一道熟悉而低沉的嗓音,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于是停下脚步仔细听去。

“爸爸,大白昨天一天没拉屎,我想今天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

“让小黑送你们过去。”

“爸爸,你不是在家么?你能不能陪我去?”

“我忙。”

“爸爸,你总是用这个借口打发我,你到底是真忙还是假忙?别以为我小不懂事,你就想骗我。”

安夕颜能肯定的是,莫向北回来了。

可是,明明昨晚半夜他还在京城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下楼,刚走到一半,莫向北就发现了她,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上了楼梯,然后直接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你……”——

题外话——还有八千字啊啊啊啊,下午继续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