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55章 盛世婚礼2

没带红包不要紧,莫向北直接塞现金。

对于他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众人只给他一个评价:我喜欢!

趁着大家正忙着数钱之际,莫小宝靠在门板上,对门外急于想进来接新娘子的莫向北开了口,“爸爸,外婆说了,咱

还得做几个小游戏,她才放心将安安交给你。鲺”

一听到他的声音,莫向北就忍不住微微蹙了眉,“你在胡闹什么,赶紧开门。”

莫小宝特委屈,“爸爸,你真的误会我了,真不是我的主意啊,我是巴不得你赶紧把安安娶走,要知道她可是我亲妈。”

在房间里的孟昕实在听不下去了,走出来伸手轻轻揪了揪小宝的脸蛋,无奈又无语。

莫小宝连忙将手里红毛爷爷往孟昕手里一塞,然后对她飞了一个吻。

门外的莫向北当然不信他的鬼话,也不再和他啰嗦,直接问,“玩什么游戏?”

“也不算游戏啦,就是背首诗,唱首歌,然后告个白。”

门外,莫向北的脸黑了,其他人都沸腾了。

华景天看向一张脸都黑成锅底的莫向北,对他报以同情,“你确定他是你亲生的?”

龙霆忍不住感慨,“幸亏啊幸亏,我的小情人从来不会对我这样,还是生女儿好。”

门内立马传来一道甜甜脆脆的声音,是苏糖糖,“爸爸,我觉得小宝这种方式不错耶,等你娶妈妈的时候,我也这样玩好不好?”

龙霆大惊失色,“宝贝,你可是爸爸的小情人,你是爱爸爸的。”

“可我也爱妈妈呀,刚妈妈说了,她也觉得这种方式不错耶。”

龙霆,“……”

他发誓,以后一定让苏糖糖远离莫小宝!

东方骁则是一脸的放心,“你们都是典型地,搬石头砸自己脚,没事搞个娃出来干嘛?看我和花花,结婚的时候绝对你不会有这种意外发生。”

他话音刚落,里面立马传来蓝花的声音,“小宝,糖糖,阿姨结婚的时候,请你们去堵门好不好?”

“有钱拿,又能看他出糗,这事必须得我俩亲自上阵啊,得了,我俩接下了。”

东方骁后悔得捶胸顿足,“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只要有莫小宝参与的婚礼,新郎要想接走新娘,那比唐山西天取经还要艰难,一个个的难关舍得刁钻而古怪,所有人的新郎官都在结婚当天丢得连脸皮都不剩。

但,有句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莫小宝也是要娶媳妇的嘛。

嘿嘿嘿嘿…….

……

莫向北眼眸微沉,应了他的挑战,“哪个先来?”

“这样,由简入难,爸爸,您就先背首‘蜀道之难’吧。”

莫向北的一张脸直接黑成了锅底。

蜀道之难,那是个什么鬼。

一旁的顾天弈立马掏出手机,度娘出手,天下他有。

他将手机递到莫向北面前,用眼神示意他照着念。

莫向北伸手接过,看了一眼,脸色稍霁,他照着手机上百度到的诗句,直接念了起来。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莫小宝万万没想到,一个离开校园这么多年的老男人竟然会背这么高难的诗,诧异的同时又有些怀疑。

不止他怀疑,一旁的莫小曦更是怀疑。

她想了想,突然对外面问道,“顾天弈,你刚是不是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了?”

顾天弈淡定地收回手机,“你们又没规定不

许又外援。”

“你……”

莫小宝还算淡定,只是对顾天弈淡淡撂下一句,“天弈兄,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姐,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顾天弈,“……”

“好了,继续,爸爸,唱首歌吧,妈妈最喜欢的歌,具体哪一首我就不说了,若你当真深爱着我妈,一定会猜得到。”

莫向北当然知道是哪一首,但是,让他开口唱出来,绝对比杀了他还要难。

总之一句话,“唱歌不会!”

“矮油爸爸,别这样嘛,今天可是您大喜的日子,这歌得唱啊,不唱的话,你就娶不到我妈了。”

“莫小宝。”莫向北薄唇紧抿,“你考虑过后果么?”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外婆的!”

一旁的孟昕忍不住想,这娃何止是坑爹啊,还坑外婆啊。

但好在莫向北完全不相信莫小宝的鬼话,直接对他说,“你出三道题,我可以答应你两道!”

莫小宝还想再坚持一下,毕竟这机会千载难逢,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就再他想要继续为难下去的时候,安夕颜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小宝,让妈妈替爸爸唱好不好?”

众人一听,都拍手赞成。

大家是这样想的,反正指望莫向北唱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若是能听到安夕颜唱一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最先表示赞成的是苏叶,“与其让魔音催耳,倒不如听点天籁之音。”

“我也赞成。”莫小曦接着说,“我听过婶婶唱歌,很好听。”

众心所向,莫小宝只能放弃,“好吧,那妈妈就唱一首你最爱的歌。”

卧室里,安夕颜的声音传来,“那我就唱一首我最爱的刘若英的,原来你也在这里。”

“好!”

门外,龙霆拿胳膊去碰碰脸色不错的莫向北,轻声问,“你媳妇还会唱歌?”

莫向北唇角扯了扯,“没听过,我也是第一次。”

华景天,“那倒是挺期待。”

在大家期盼中,一道温暖却不失婉约的歌声传来……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

千言万语只能无语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

在场的很多人,这是第一次听安夕颜唱歌,包括孟昕和钟炎。

当安夕颜唱出来的那一刻,他俩比谁都激动,他们的女儿竟是这样的了不起,歌喉竟是这样的美妙婉转动人。

听着听着,竟忍不住红了眼眶。

若从小他们便陪在她身边,给她最优越的生活,或许,现在的她成了一名优秀的歌唱家也说不定。

说到底,都是他们亏欠了她的。

莫向北并无太大意外,虽然他没听她真正唱过,但在家的时候,她总会放一盘歌碟,屋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是这种让人心醉的歌声。

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她随着歌碟轻轻地哼唱着,他静静地听着,刹那间,恨不能地老天荒。

虽无意外,但安夕颜的歌声却撩得他愈发地想要见到她!

不过是才一夜未见,他却已经思念如狂。

糖糖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妈妈,你嫁给爸爸的时候也要唱歌。”

“这事有一次就行了,再重复就没新意了。”

“没新意?那跳舞好了。”

“……不会!”

“会的会的,妈妈前几天还给爸爸跳过呢。”

莫小宝特好奇,“你妈跳的什么?民族?现代?”

“钢管舞!”

不管是屋内的还是屋外的,众人顿时都炸开了锅。

苍天啊大地啊,这料爆得也太劲爆了。

果然,不管生的是什么,生下来都是为了坑爹妈的。

苏叶当场泪奔,直接捂着脸冲进了安夕颜的卧室,那叫一个羞涩,那叫一个悔不当初啊啊啊啊。

她那一晚一定是魔怔了才会答应龙霆的无理要求,跳什么那个什么舞啊,这一次可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而相较于她的羞恼,龙霆显得镇定许多。

他还淡定地解释一句,“模范夫妻的日常而已,没什么,你们要淡定。”

“啧啧啧,你们的日常过得可真是精彩。”

“结婚的时候让嫂子来一段?”

“滚!”

屋内的莫小宝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出声对莫向北说,“爸爸,该你表白了,快点哦,可别误了吉时。”

莫向北没拒绝,“表白不是应该当着新娘的面?”

大家伙觉得他此话有理,便一致看向莫小宝,一旁的孟昕更是频频抬头看一旁的挂钟,然后忍不住催促,“小宝,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快开门吧,别误了吉时。”

莫小宝没法,只能放弃,“好吧,但你必须保证,一定要对妈妈来个深情的告白,不然,我会对你失望的。”

莫向北薄唇微启,“我答应你!”

莫小宝这才放心地将门打开,然后以莫向北为首的众人一马当先地大步而入,直奔新娘所在的房间而去。

房门微掩,莫向北伸手轻轻推开,当看到坐在床上的人儿时,他深邃的眸子间滑过一道惊艳。

虽然拍婚纱照的时候,他已经见过安夕颜穿婚纱的美丽。

但相比较这一刻她的美好来,还是逊色了几分。

此刻的她,静静地坐在床上,一身洁白,就像一朵静静绽放的花骨朵,散发着清幽的花香。

精致的妆容点缀这她美丽的娇颜,脸颊绯红,长如蝶翼的睫毛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微微颤动了一下,犹如最美丽的蝴蝶翅膀,让人心动不已。

眸子如水,一如既往的干净纯粹,让人只需一眼,便能将她看透。

莫向北就爱她的纯净如水,心思剔透。

他看着她的时候,安夕颜也正抬眸看向他……

今天的莫向北,身穿来自世界最顶尖新郎礼服设计师Quee大师亲手设计的精品礼服,不论面料、设计、线条还是时尚概念,都堪称完美。

而这一身堪称完美的新郎装穿在莫向北身上,被他完美到爆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完美。

俊美如神祗的长相,饱满的额头,深邃漆黑的眼眸此刻正直直地看着安夕颜,发出炙热的光芒;高挺的鼻梁犹如刀削般,立体性感;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唇角缓缓勾起,带出一抹性感惑人的弧度。

“丫头……”莫向北薄唇微启,嗓子磁性到爆,“我来接你了。”

安夕曾对莫向北说过,她最喜欢听他叫她‘丫头’,浓浓的爱意中,包含着让人无法自拔的宠溺,让她更强烈地感觉到,她就是他手心里的宝,他一辈子都会疼惜她。

莫向北抬脚缓缓朝她走去,安夕颜看着眼前的他,神情沉醉又迷恋。

这个男人啊,从一开始就对她纠缠不放,总有将她一颗心虏获,让她深深爱上的男人哦。

两人经历过的那些过去,刹那间,都浮现在安夕颜的脑海里。

第一次相见,是在安家,他站在屋内,她站在屋外,措不及防,她对上他看过来的犀利冷眸,吓得落荒而逃。

第二次,是在幼儿园门口,他冷冷地问她,“你是安家人?”

第三次,还是在安家,他亲眼目睹了她被安丁香羞辱的场景,却又在饭桌上调、戏她,让她对他心生反感。

第四次,再见面,他对她的态度奇怪得很,既冷清又暧、昧,不仅夺走了她的初吻,更是将她压在床上,差点让她失了身。

安夕颜后来会忍不住想,或许就在那一

次,她已经对他动了情。

只是,她不知觉罢了。

第四次的相遇是在餐厅,他和小宝去吃饭,而她当时则刚和陆立擎在一起,处在初恋的甜蜜中不可自拔,自然是想尽办法远离他。

第五次……

一次又一次,最开始的陌生抗拒到最后的主动追求,安夕颜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男人,恨不能将自己的一颗心都给他。

他对她更是宠爱至极,只要她想要的,他都会满足她。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安夕颜,“此生长裙当垆笑,洗手为君做羹汤。”

莫向北,“等了这么多年,我想要的,从来都只有你!”

……

“爸爸,还愣着做什么,深情的告白呢。”

见两人只顾深情对视,一旁的莫小宝急得直跳脚,说好的深情,可千万别想糊弄过关。

莫向北斜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而是微微俯下身子,双手捧着安夕颜美丽的脸颊,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唇上。

这是一个短暂的亲吻,莫向北随即抽离,深邃的眸子深深地凝着安夕颜,薄唇微启,嗓音磁性到爆,“我爱你!”

安夕颜脸颊绯红,这是莫向北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对她说这三个字,以前都是关起门来悄悄说的。

她嘴唇动了动,刚想回他这三个字,一旁的莫小宝不乐意了。

“爸爸,说好的深情呢?”

“哎呀,别再深情了,吉时快到了,快,找新娘的鞋子。”一旁的孟昕急得叫起来。

众人这个时候才想起要找鞋子,南城风俗,新娘的婚鞋如果找不到,新娘是出不了门的——

题外话——婚礼明天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