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54章 盛世婚礼1

深夜,新房内,莫向北竟然失眠了。

他活了三十五年,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刻,让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控制内心翻涌的情绪,一直以来,他都是喜怒不形于色,沉稳内敛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但是今夜,他无法淡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像一个十八、九的毛头小伙子,浑身如同蓄满了力量,热血沸腾难以安眠。

最近两年,他已经习惯了抱着她入睡的感觉,现在,没了她在身边,莫向北感觉自己就像少了一样东西,根本睡不着囡。

他甚至期盼着明天的太阳能早点升起,他期盼能早一点见到他的新娘鲺。

……

农历六月初八,天气清朗,阳光明媚,南城市最豪华的‘爱琴海’大酒店,井田热闹非凡,宾客满盈。

大清早,闻风而动的各家媒体聚集在酒店外,个个摩拳擦掌兴奋异常。

南城史上最盛大的婚礼,其主角更是身价上千亿的莫氏集团总裁莫向北,他单身了三十多年,终于结婚了,南城所有的男女老少很好奇,究竟是哪个姑娘有这么大的福分,竟能得到莫向北总裁的垂爱?

所有的媒体都争先抢着最有利的位置,只等着抢在第一时间报道这一盛世豪华婚礼。

作为婚礼举办地点的爱琴海大酒店,提前了好几天停止营业,只为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从大马路一路到举行婚礼的大宴会厅,铺陈着昂贵的红地毯,路的两边摆放着鲜花,空气中漂浮这浓郁的香气。

从婚礼的策划和布置,莫向北花了大价钱,他对对方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得大气有奢华。

一辈子只娶一人,他想给她最难忘的一天。

莫大Boss财大气粗,婚庆团队自然是全力以赴,精心筹划了将近一个月,今日,他们的劳动成果就要被验收,小伙伴们还挺忐忑。

小伙伴1,“不知道莫总会不会满意?”

小伙伴2,“奢华,大气,却又不失浪漫温馨,我觉得这哪是婚礼现场,明明就是王子和公主的殿堂啊。”

小伙伴3,“刚唐先生来看过了。”

“他怎么说?”

“还行吧。”

“……”

众人看着殿堂一般的宴会大厅,忍不住想,他们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

……

小院,热闹得翻了天。

小宝和糖糖是今天的小花童,但两个小家伙却没有一点作为花童的紧张感和自觉性,别人都快忙疯了,两个小家伙却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玩得不亦说乎。

一名服装师从屋内走出来,对他俩招招手,“来来,两位小花童,该换衣服了。”

小宝立马牵住糖糖的手,对她说,“走吧,换完衣服咱再接着玩。”

“好啊好啊。”

一旁的服装师一听,立马说,“两位小主子,换完礼服可不能随便乱跑了,得安安静静坐在屋里,万一衣服弄脏了就不好了。”

“哎呀阿姨,今天又不是我们结婚,脏不脏无所谓啦。”

俩小孩换完衣服,糖糖去找苏叶,莫小宝就跑去找安夕颜。

安夕颜正在化妆,见他穿着一身黑色小礼服走进来,觉得十分养眼可爱,便冲他招招手,“儿子,过来。”

莫小宝走过去,偏头看着她,“我都在外面玩了半天了,你怎么还没弄好?”

安夕颜抬手捏了捏他肉肉的的脸蛋,“妈妈会很慢,你早上没吃饭,现在饿了吗?”

莫小宝揉着肚子,点点头,“嗯,有点饿呢。”

“去找外婆吧,让她做点饭给你吃。”

“爸爸什么时候来接你?”

“还得一会儿,现在还早。”

“那我提前准备准备。”

安夕颜忍不住好奇地问,“准备什么?”

“他都欺负我这么多年了,今天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要整整他。”

安夕颜满头黑线,忍不住提

醒,“宝,他是你亲爹。”

“嗯,整的就是亲爹。”

“……”

莫小宝转身就跑去找莫小曦。

莫小曦作为伴娘,凌晨四点就过来了,此刻的她,妆已花好,洁白的小礼服已经穿好,一切妥当,只等新郎来迎新娘。

莫小宝找到她时,她正准备联系一下那边的顾天弈,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穿伴郎装的模样。

“姐,你忙完了吗?”小宝走到她身边坐下来。

莫小曦看着小宝,觉得他今天也格外可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肉呼呼的脸蛋,“小宝,你发现你今天好可爱。”

“切。”莫小宝丢给她一记白眼,随即抬手拍掉她的狼爪,“我哪天都很可爱,只不过你以前都是瞎的,今天终于是开眼了。”

莫小曦气得用手拧他的耳朵,“你这个坏小孩,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嘶嘶,疼疼疼。”莫小宝将自己的小耳朵从莫小曦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你这么野蛮粗暴,你家天弈兄知道么?”

莫小曦嘚瑟一笑,“他就爱我这野蛮粗暴,你管得着吗?”

莫小宝无语地哼哼两声,“他还真是重口味。”

莫小曦作势又要揪他耳朵,莫小宝立马跳到一旁,然后对她说,“我有正事要和你商量。”

莫小曦拿过一旁的手机,刷着围脖,“咱俩能有什么正经事。”

“关于收红包的事。”

莫小曦这个财迷,一听到‘红包’两字,立马抬头,两眼冒红光,“哪来的红包?”

“外婆说,按照A城的风俗,新郎来接新娘是要给红包的。”

“给多少?”

“你想要多少就给多少。”

这一次,莫小曦的眼睛里不再冒的是红光,而是金光闪闪,“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所以才过来和你商量一下,关于一会儿莫老三来敲门,咱们坚决不开,必须给大的红包,咱才能开。”

“守门?怎么守?有没有什么秘诀?”

“有。”莫小宝特神秘地将嘴儿贴在莫小曦的耳边,“秘诀就是,死活不开门。”

“万一他们硬闯怎么办?”

“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只要外婆一句话,他们不敢。”

“这么说,有外婆撑腰?”

“肯定啊,不然我哪敢在老虎嘴里拔牙。”

“好,一言为定,咱俩守门,然后红包咱俩对半分。”

“我觉得吧,光守门也没什么意思,咱要不要来玩个游戏?”

“你有什么好点子,快说出来。”

“第一个游戏,咱让他背诗,背不出来,咱就让他加钱。”

莫小曦想了想,觉得可行,要知道初高中学的那些唐诗三百首,她都快忘光了。

对于莫向北这个已经离开校园十几年的人来说,还不得早把那点存货还给老师了。

于是,点头认同,“可以。”

莫小宝暗自窃喜,他为什么非得让莫向北背诗?

这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最近迷上了背诗,但莫向北却特别反感他背诗,一开口,他就会让他闭嘴!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他不是讨厌背诗么,那他今天就让他背一首最难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就背诗?那也太小儿科了吧,万一他会背呢。”莫小曦不禁有些担心,担心她的红包鼓不起来。

莫小宝摇摇小手指,“No,当然不止,我让准备让他高歌一曲。”

‘扑哧’,莫小曦直接当场喷笑,“你还真是坑爹啊,莫老三唱歌?我现在很好奇,他究竟会不会唱歌?会不会五音不全全部跑调?哦买噶,光想一想,都觉得很刺激很有趣。”

“就是因为不会才让他唱嘛,我家安安最喜欢刘若英的‘原来你还在这

里’,咱们就让他唱这个,你觉得怎么样?”

莫小曦目瞪口呆地看着莫小宝,半响朝他举起大拇指,“腹黑中的战斗机,你厉害,我甘拜下风。”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还有?”

“我爸爸从来没对安安表白过,咱要不趁这个机会,让他来一次爱的深情告白吧。”

“这个是为你母上大人谋的福利?”

“她嫁过来,我也没什么礼物送她,就当是做儿子的一点心意,姐,你得帮我。”

“我当然得帮,你家安安对我也是极好的。”

“嗯,那咱说定了,一会儿就把门反锁上,谁喊门都不能开。”

“我们今天的目标是……”

“要红包!”

……

上午九点,清一色的红色法拉利停在小院门外,头车是一辆白色的布加迪,尾车也是一辆白色布加迪,寓意着白头偕老,小两口未来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头车的车门打开,一身黑色新郎装的莫向北手捧鲜花走了下来,苏叶正站在窗户旁,见到外面的场景,立马兴奋得大叫,“来了来了,新郎官来了。”

今天的苏叶是作为娘家人,来送新娘的,所以特意打扮了自己,美得让人过目难忘。

今天的她一身旗袍,素雅之中点缀这喜庆的红,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愈发显得前凸后翘,身材棒极了。

原本就娇媚的脸上画着淡妆,白皙圆润的手腕处带着一副价值不菲的手镯,水绿色,晶莹剔透,愈发衬得她胳膊白皙娇嫩,长发挽成一髻,蓬蓬松松的垂在脑后,整个人娇媚却不失端庄,那不经意的一瞥,就能让人感觉到无限风情。

房间里的人一听到她的喊声,都从里面跑出来,挤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一切,惊叹声此起彼伏。

贝果,“豪车啊,全是豪车啊,莫大哥还真是大手笔,这些豪车加在一起得上亿了吧。”

蓝花,“有钱人果然任性,头车和尾车都是布加迪,而且还是限量版的。”

苏叶立马问她,“你懂车?”

蓝花,“不懂,东方昨天告诉我的,莫大哥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全球唯一的两辆。”

“我突然想嫁我家Boss了。”

“晚了,你也只能想一下。”

“做妾也行啊。”

“那也得人家看得上啊。”

“我这么貌美如花……”苏叶眼角的视线看着将门锁得紧紧的莫小曦和莫小宝,忍不住问,“你俩在干什么?新郎都快进来了,你们把门堵着做什么。”

莫小宝看她一眼,“苏大妈,你懂什么,我外婆那边的风俗就是堵门要钱。”

“要钱?”

众人一听,都开始眼冒红光,“红包么?多少?”

“不知道啊,看莫老三的心情喽。”

苏叶赶紧走过来,“新郎今天的心情肯定是超级美,来来,也算我一份,我也帮你们一起堵怎么样?”

“多多益善啊,反正莫老三最不缺的就是钱。”

众人一听,立马一拥而上,将门堵得紧紧地,那架势,绝度是不给钱不让进门接媳妇。

孟昕从安夕颜的卧室走出来,笑着说,“小宝,意思一下就行了,可不能误了吉时。”

“外婆,安啦,小宝心里有数。”

……

莫向北大步走进了小院,抬眸看向紧闭着房门的正屋,不解地看向一旁的钟炎,“爸,这是……”

“我昨天差点忘了告诉你,按照你妈那边的风俗习惯,新郎来接新娘的时候,门里有守门的,你只有塞红包,他才会放你进去。”

莫向北点头,“这好办。”

回头看向身后跟着的伴郎们,“包几个塞进去。”

里面的莫小宝一听,立马小声对一旁的苏叶说,“你跟他说,几个哪够?怎么也得几十个吧,屋里人多,不够分的。”

苏叶觉得他说得对,立马对着门外喊了一句,“几个可不够,屋里这么多人哪够分,多包点,最少也得二三十个吧。”

不知道这种风俗,莫向北来的时候,根本没准备包钱的红包,此刻听到苏叶这么说,有些为难。

龙霆在外面,听着自家媳妇在起哄,立马对她喊了一嗓子,“媳妇,今天可是大喜事,你可不能任性啊,乖乖把门开了,咱去吃喜糖喝喜酒粘粘喜气。”

“这是规矩,不能少,必须得掏喜钱。”

莫向北听了,唇角微扬,“具体要多少?”

蓝花立马回道,“肯定是越多越好,谁还能跟钱过不去。”

东方骁一听蓝花也参与了,立马哄着,“花花,你乖,今天你可是伴娘,咱不能像苏叶一样,她穷,咱有钱。”

一旁的龙霆听了不悦的拿眼瞪他,“谁穷呢谁穷呢,大喜的日子,说穷这个字多晦气。”

“又不是你结婚,晦气个毛线。”

“今天不结,我以后还不结么?”

“呵呵,结不结又不是你说了算。”

“……”

龙霆的确是郁闷了。

按理说,他是老二,这婚他就应该结在莫向北前面,但是,人家莫小三的媳妇是个好说话的,说结就结。

他的媳妇却是到现在死活不答应要嫁他,没事还和他闹闹分手,这日子过得,他是苦不堪言。

此时此刻,他是羡慕莫向北的,毕竟,人家把媳妇是娶到手了——

题外话——下午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