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52章 拍婚纱照

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最适合干有爱的事,比如说拍婚纱照。

其实关于拍不拍婚纱照这件事,莫向北很早之前就和安夕颜商量过,他的意思是不拍。

原因只有一个,他不喜欢拍照囡。

在外人面前,他的表情只有一个,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冷漠鲺。

婚纱照,照的是一对新人对未来婚姻生活的幸福渴望,表情自然要求丰富一些。

笑容是最基本的面部表情,但对于一个勾勾唇角就代表是在笑的男人来说,让整个面部都洋溢着幸福的笑,他确定自己无法做到。

他天生内敛,突然让他肆意地张扬自己的幸福和快乐,他是真的做不到。

只是,安夕颜想拍,她是这样对莫向北说的,“就像人的人的一生都要举行一次婚礼,拍婚纱照就是走进婚姻殿堂不

可缺少的一道程序,如果少了它,我会觉得咱们的婚姻不完整。”

她都这样说了,莫向北还能拒绝么?

他吩咐唐逸,给他请了国内最好的婚纱摄影的团队,不管是哪一方面,都要求技术和服务最顶端。

拍照时间定在三天之后,为了留住自己最美丽的一刻,安夕颜这几天一直三点一线的忙,家-饭馆-美容院。

用苏叶的话说,“你顶着一张干燥焦黄的脸去拍天价的婚纱照,这不纯粹是浪费钱么?”

安夕颜选了两套不同风格的,一套现代时尚,一套古代宫廷。

现代时尚的拍摄地点分别在马尔代夫和浪漫的法国街头,马尔代夫安夕颜是第二次来,奔跑在柔软的沙滩上,她快乐得快要飞起来。

或许是受到她情绪的感染,莫向北由最开始的情绪僵硬也渐渐放开来,最让安夕颜喜欢的一张,就是她在前面放肆地奔跑,莫向北不紧不慢地追在后面,俊美的脸上带着无奈既宠溺的笑。

到了巴黎,莫向北的表情柔和了很多,虽然还不是习惯去展露大大的笑容,但笑的时候,唇角的弧度明显大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的眼角和眉梢都含着笑。

古代宫廷版是在京城拍的,在青砖琉璃瓦的宫殿之间,安夕颜一身风华倾城,莫向北俊美无双,携带者君临天下的气势。

一极致柔,一极致刚,两者的柔和,让摄影师都看得呆了。

从国外到国内,一共拍摄了将近十天,安夕颜直接累瘫了。

整整休息了两天,这才慢慢休息过来。

婚期越来越近,安夕颜直接将私房菜馆那边的事都交给了贝果,一时间,贝果忙得哭爹喊娘,将原本的十桌减少五桌,不过即便如此,也忙得她后脚跟打后脑勺,一天下来,直接连说话的劲儿都没了。

华景天心疼她,从京城赶来,虽然不会做饭菜,但擦地抹桌子倒是一学就会。

他时常调侃道,“我是疯了才会抛下医院的一切跑来给你抹桌子擦地,端盘子倒水,像孙子似得伺候那些人。”

要知道,他可是天生要被人伺候的主儿

距离婚礼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京城来了人。

年逾八十的钟海涛在家人的陪伴下亲自来了,安夕颜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她正在家里和爸妈一起清点宾客的名单。

当接到门卫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有一位姓钟的老人及其家人要见她,安夕颜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钟炎。

钟炎似乎料到了什么,看着她微微皱了眉头。

安夕颜犹豫了一下,便对保安说了一句‘我马上过去’就挂了电/话。

钟炎一瞬间沉默下来,孟昕看着两人,有些不解,“怎么了?谁来了?”

安夕颜走到孟昕身边,在她面前蹲下身子,用手握着她的手,轻轻地说,“保安说有一位姓钟的老人”

她话让孟昕神情一滞,半响都没有说话。

一旁的钟炎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气冲冲地朝外走去,安夕颜一看急了,一把将他拉住,“爸,你干什么去?”

钟炎头也不回,“我这就去让他回去!”

“他现在过来,肯定是为了

参加我的婚礼”

“你和他没关系,他没资格来参加你的婚礼!”钟炎态度坚决,执意要去。

这时,孟昕突然轻轻开了口,“既然来了,颜颜,去请你爷爷进来。”

她的话,让钟炎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孟昕,“昕昕,你”

孟昕看向他,轻轻叹了一声之后,说道,“这么多年了,我早已不恨他了,他既然都亲自从京城赶过来,想必是真心的,不管怎么说,颜颜是他的孙女,是钟家血脉,总归也要入族谱的。”

钟炎心底一阵感动,他几步走到孟昕身边,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半响都没出声。

安夕颜见如此,连忙说,“那我先出去迎他。”说完,她便出了门去。

在路上,安夕颜想了想,给莫向北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她电.话的时候,莫向北正在开会,他便对她说,“你先把老人请回家,我尽量早点回去。”

“你尽量早点,我爸的情绪有点激动,我担心他”

“好。”

挂了电.话,莫向北迅速对唐逸做了交代,将会议交给林臻,就离开了公司

安夕颜刚靠近大门,就听到几声不高不低的议论声传来,带着几分激动。

“这就是夕颜?当真是大哥的闺女,父女俩长得真的挺想象,特别那额头和下巴,当真是像极了。”

“长得也挺像她的妈妈,孟昕也是个大美人。”

“她就是我姐?嗯,不错,是个美人。”

安夕颜迎着无数人的眼光走过去,如水的视线扫过众人,然后看向站在最前面的钟海涛,虽然已年逾八十,但老人精神矍铄,身体硬朗。

“您来了,快请进来。”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自然得体,就连声音都带着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甜美柔和。

对眼前这位老人,安夕颜说不出具体什么感情。

应该说是没有感情,既不恨也不爱

只不过,在血脉上,他是她的爷爷,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所以,在妈妈的支持下,她会尽量去对他好,以一个晚辈该有的礼节和态度去对他。

虽然在照片上已经见过她,但真人就在眼前,这让钟海涛还是有些激动。

苍老的目光看着安夕颜,满目的慈祥,“孩子。”

“快请进来,爸妈在家等着您呢。”

“好好。”

钟海涛率先走了进去,身后一大家子人也相继走进来,安夕颜走在钟海涛身边,一路领着他进了别墅。

客厅内,听到动静的孟昕将坐在沙发上不愿起身的钟炎拉了起来,“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任性!”

“我是气他。”

“钟炎,我不是一个擅长恨人的人,我也不愿终日带着仇恨去生活,我只要和你,和颜颜一家人一起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钟炎抬眸看着她,终于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安夕颜推开别墅厚重的大木门,便看到爸妈就站在玄关处,她立马回头对钟海涛说,“请进。”

钟海涛抬脚走进去,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钟炎和孟昕。

多少年过去了,终于得以相见,这多少让钟海涛有些激动,他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只见嘴唇动了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还是孟昕先开了口,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落了泪。

她叫钟海涛,“爸。”

钟海涛完全没料到她这么叫她,毕竟当年他对她做的事太过绝情,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处在后悔之中,特别是钟炎和孟昕相继出事,他一直都不曾原谅过自己。

这一次来,他是做好了被孟昕冷落拒绝的准备,但完全没想到,她不仅没怪他,更是一见面就喊他一声‘爸。’

一时间,这个在权利的漩涡翻滚了几十年的位高权重的老人,第

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他身后的女儿钟霞忍不住提醒他,“爸,嫂子在叫您呢,快答应啊。”

钟海涛这才回过神来,立马哽咽地应了一声,“哎。”

相较于他的激动,孟昕显得平静许多,她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大家都快进来吧。”

钟海涛看了眼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钟炎,原本很亮的眼睛不自觉暗了几分,安夕颜见了,忍不住对钟炎说,“爸爸,快让家人入坐啊。”

钟炎神情依旧冷淡,也没看钟海涛,只是对钟云和钟霞说,“都自己找地儿坐,难不成还让我亲自背你们过去。”

钟云和钟霞是他的两个妹妹,钟海涛只有三个孩子,钟炎是家里唯一的男孩。

钟云是小妹,一听他这话,当场泪崩,直接扑过去,抱住了钟炎,“哥,你终于愿意认我们了吗?”

钟霞也在同一时间落了泪,她走到孟昕跟前,伸手将她抱住,“嫂子,谢谢你。”

孟昕原本强装的镇定在这一刻终于无法控制,直接抱着钟霞哭了起来,她这一哭,直接引发的后果是,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安夕颜心情也很激动,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想,所有的不好的一切都即将过去,从此以后,不再有分离和磨难,所有人都只会更加幸福

莫向北回到家的时候,众人已经从激动的情绪中平复过来。

他径直走到钟海涛面前,棱角分明的脸上难得一见的缓和,“爷爷,来之前怎么不通知我一声,我和夕颜该亲自去接

对莫向北,钟海涛并不陌生。

暂且不说莫氏集团是享誉国内外的大集团大企业,说起来钟海涛和莫立国也算是老交情,两人相识已久。

只是一个常年在京城,一个常年在南城,现在都退休在家,更是不常见面。

此刻,看着眼前的莫向北,特别是听到他一开口就叫他爷爷,钟海涛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孙女婿,自然是他的骄傲。

“向北啊,来坐,我们可是有好多年没见了吧。”

莫向北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坐下,“有将近十年。”

“是啊,我第一次见你,你还在创业阶段,现在莫氏集团已经享誉海内外,向北,真是不简单啊。”

面对钟海涛的夸赞,莫向北不卑不亢接受,“谢爷爷夸赞。”

安夕颜和孟昕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见到莫向北,她冲他笑了笑,然后将水果放在钟海涛面前,“爷爷,吃点水果。”

“好好。”钟海涛看着面前的一对男女,越看是越欢喜,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真是般配极了——

题外话——稍后还有一更,中秋快乐,我的亲人们,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