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9 救出洛阳,长安吃瘪

“但是你这个样子她也不会喜欢你的!”佟秋练觉得萧寒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啊,为什么要和他说话,佟秋练已经发现了Osborne的异常,不仅仅是自闭症这么的简单,或许他的精神方面也是有问题的。

而且那一句姐姐,已经让佟秋练整个人都呆住了,佟秋练实在是很难接受,自己记忆中的男孩会是面前的这个少年!而这个少年手上面不干净,佟秋练不想要毁了记忆中的美好男孩!

“我知道,我有病,所以她嫌弃我了!”Osborne说这话的时候,真的是楚楚可怜,弄得佟秋练都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啊,佟秋练完全不去看Osborne的眼睛,这个眼神过于干净了,会让佟秋练觉着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

“不是的,她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佟秋练伸手挠了挠萧寒的手心,萧寒则是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手背,“那你为什么喜欢她!”

“因为她对我很好!”佟秋练愕然,什么时候,难道说就是因为她给他送了一套雕刻刀么?不可能吧!佟秋练看着Osborne,Osborne则是冲着佟秋练一笑!还是说他真的是以前的那个男孩……

就是这个笑容,佟秋练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她瞬间定格在了原地,“你是那个男孩……”

“姐姐……”Osborne叫了一声佟秋练姐姐,佟秋练整个人都僵硬了,“这个称呼还是你教我的,你每年都会送我巧克力的,你不记得了么?”

佟秋练此刻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还是每年情人节,因为没有人送她巧克力,佟秋练就会去献血,献血的话,是可以得到巧克力的,虽然不是很好吃,但是佟秋练还是觉得暖暖的,而每一次去献血的时候……

总会遇到一个男孩!

那个时候的佟秋练是最失意,最落寞的时候,佟秋练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自然也是从来没有过过情人节的,以前的佟秋练觉得情人节很无趣,不过是男男女女在一起腻歪一阵子,但是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她才知道,今天对于以前的她来说,或许是普通的一天,但是对于有了喜欢的人来说,没有人陪伴,真的是备受煎熬。

每一年的这个时候,萧家的父母都会出去约会,或许是烛光晚餐,或许是浪漫温馨的一段旅程,这一切都让佟秋练觉得艳羡不已,而萧家的温暖,会让佟秋练觉得更难受,所以这一天佟秋练都会出门,走一段!

而佟秋练的方向感实在是不怎么好,所以说,转悠着转悠着,就会转悠到了自己的学校门口,学校门口总会听着一辆献血车,而情人节的这一天,外面的一个横幅上面写着会送巧克力!

佟秋练看着有的人是闺蜜一起携手走进去的,手里面拿着巧克力出来,也是满脸的幸福,所以佟秋练也就是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抽血的时候,佟秋练是放空的,但是当那一盒巧克力放到了佟秋练的手里面的时候,工作人员都会说一句:“Yourkindnesswillberewarded,Godblessyou!HappyValentine——sday!”(您的善举会得到回报的,愿上帝保佑你!情人节快乐!)然后就会给佟秋练一个大大的拥抱!

“Thankyou!”佟秋练只是抱了他们一下,这是她在这个节日里面感受到的来自外人的第一份温暖!

献血车里面温暖而又带着一丝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佟秋练觉得莫名的安心,而这个拥抱,更是让佟秋练觉得无比的温暖,或许这就是佟秋练情人节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吧!

佟秋练下车之后,仍旧是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面,街上面全部都是关于情人节的促销或者是宣传的广告,到处都是满眼的粉红色,佟秋练看着眼睛都变得干涩了,她打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盒,拿出了其中的一个巧克力,放到了嘴巴里面,并不是很好吃,毕竟是赠品,只是佟秋练觉得好苦啊!

佟秋练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头,“Sister,chocolatetastenotgood?”一个声音传来,佟秋练看到了站在自己边上的一个小男孩,典型的外国人的长相,碧眼金发,尤其是那一张脸,圆滚滚的,看起来十分的有喜感!

“Notbad,butissomewhatbitter!”(并不是很难吃,不过是有些苦而已!)佟秋练笑了笑,而那个男孩则是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眼神睁的大大的,那眼中明显的带着热切,“Howaboutapieceofchocolate?”佟秋练邀请男孩吃一块巧克力!

佟秋练明显看见了男孩吞咽了一下口水,佟秋练拿起了一块巧克力放到了男孩的手中,那个时候的佟秋练肚子里面已经怀了小易了,而佟秋练记得萧寒是一双幽蓝色的眼睛!

当时的佟秋练就在想,若是自己以后的孩子,和萧寒一样,有一双幽蓝色的眼睛,那肯定特别的好看吧!所以对于眼前这个碧眼的男孩,佟秋练莫名的觉得很亲切!

“Ifyoumustwantmetoeat,thenI——llhaveapieceofchocolate!”男孩笑着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巧克力,而之后的两个人就坐在一个树下面!

“Sister,youaresobeautiful,donothaveaboyfriend?Whydon——tyougooutforadate?”男孩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问佟秋练为什么不出去约会,“TodayisValentine——sday,weallwentoutforadate,butIhavenogirlfriend,donothaveaboyfriend?”男孩一边吃着,一边说着,佟秋练伸手摸了一下男孩的头发,真是小孩子呢!

“Iwasmarried,myhusbandwasonabusinesstrip,soIhadtobealone!”佟秋练耸了耸肩膀!

“You——repathetic!”居然说自己可怜,佟秋练刚刚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的时候,这个男孩却伸手抱了抱佟秋练!“我也可怜……”男孩居然说了中文,这一点让佟秋练十分的诧异!

聊了好一阵儿,而男孩将佟秋练的巧克力几乎都吃光了,他们没有交换过姓名,只不过佟秋练教会了这个男孩叫自己“姐姐!”

“你知道华夏的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的,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用汉语交流的话,我会很高兴的!”最让佟秋练觉得意外的是,这个男孩居然会说一些简单的汉语,虽然说不是很标准,不过却让佟秋练感觉到了一丝来自于家乡的温暖!

而之后的几年之间,佟秋练见过这个男孩两次,而最后一次也就是三年前的情人节了,那个时候的男孩长得白白胖胖的,不过有些时候却又显得那么的呆傻,不过佟秋练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孩子是有病的。

而这个男孩在佟秋练的记忆中,是自己失意落寞时候的一丝慰藉,那种温暖,或许别人不懂,但是佟秋练却是记得很清楚,他带着自己度过了自己最难捱的两个情人节,而之后的情人节,自己虽然也去了献血车,但是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孩!

而之后因为忙着学业,加上还有小易,佟秋练更是直接将这个事情忘记了,直接抛在了脑后,所以说,这一句“姐姐”,真的是唤醒了佟秋练记忆深处的某些回忆,苦涩的,但是夹杂着丝丝温暖!

虽然一样是碧眼金发,但是眼前的这个人身子干瘪,身子单薄的像是一阵风吹过来都能够将他吹跑一般,尤其是佟秋练见过他躺在床上面气息微弱的样子!

他的呼吸微弱的就像是脆弱的小猫咪一样,那么的脆弱,这样的人,和那个时候看起来虎虎生风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佟秋练的眼神中带着心疼!

“你果然还是关心我的!”Osborne在看见了佟秋练眸子中的那些许的关心和心疼,觉得自己的世界瞬间都被点亮了!“姐姐是第一个给我买巧克力的人,我好喜欢吃巧克力,但是哥哥都不给我买,那个时候姐姐给我吃了,虽然不是很好吃,但是那个味道真的还不错……”

而此刻在后面Aldrich在听见了这番话之后,更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是不让吃你,而是……”

“姐姐,你知道么?那天是我父母的忌日!”Osborne说这话的时候,除了Aldrich,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惊讶之色,忌日啊!佟秋练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Osborne!“对了,你们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吧!”

为什么他的表情可以这般的没心没肺,就好像是在谈论什么今天的晚餐是一样的,那种神情,不是冷漠,而是一种无所谓,他回头看了一眼Aldrich,“我的哥哥就是杀人凶手,是他杀了我的爹地和妈咪!”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Aldrich的身上面,但是Aldrich并没有说什么,在所有人看起来直觉他是默认了,而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简直是个魔鬼,尤其是能够杀了自己父母的人,不是魔鬼是什么,简直是连畜生都不如啊!

“你居然杀了自己的父母,你怎么会这么的丧心病狂啊,你赶紧放了洛阳,你听见没有,不然的话,你别怪我……”说着周长安将手中的将冲向了Aldrich,但是Aldrich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是拿着雕刻刀抵着洛阳的脖子!

而雕刻刀很锐利,那尖尖的头部,已经直接戳到了洛阳的脖子里面,尖细,有些疼,洛阳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是看得周围的人很着急啊!

“我本来就是个杀人凶手,再说了,父母不称职,杀了又怎么样!”Aldrich冷哼一声,眼中满是不屑,“你们的家庭都是和谐美满的,自然是不会懂我们经历了什么,若是再来一次的话,我仍然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而Aldrich因为过于激动,那尖锐的雕刻刀,就直接戳进了洛阳的脖子里面,洛阳感觉到了一阵刺痛,而周长安整个人的心都被提了起来,他的手都开始微微地有些颤抖了!

“你赶紧把人放了,你到底要做什么,你别再做垂死挣扎了,你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我希望你可以掂量一下这件事情的后果,你赶紧将她放了!”周长安完全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声音有多么的颤抖,颤抖的有多么的厉害!

而此刻的民警们,觉得Osborne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就松开了对于Osborne的钳制,而Osborne在要走进佟秋练的时候,洛阳忽然大喊了一声,“别让他靠近你,他是杀人犯,他才是杀人犯——”

洛阳的声音嘶哑,好像是个破锣一般,干哑的有些难听,但是所有人都是呆呆的看着洛阳,“你们都是死人么!赶紧将他抓起来,抓起来,他才是那个杀人犯,他才是那个连环杀人狂魔,你们在做什么,赶紧将他抓起来!”

民警们都是被这个反转弄得懵懵的,不过萧寒身后的保镖却是直接将Osborne给按住了,Osborne完全没有挣扎,就这么被他们按在了地上面,看的佟秋练心里面一阵心疼!

“女人果然是最不可信的,你也不可信!”Aldrich直接伸手掐住了洛阳的脖子,而洛阳此刻却死死地盯着周长安,冲着周长安忽然点了点头,周长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洛阳忽然身子一动,伸脚直接向后踹了一下,而Aldrich完全猝不及防,但是手却还是死死地攥着洛阳的腰,那那个雕刻刀,却在洛阳的脖子上面划出了一道血痕!

“嘭——”周长安毫不犹豫的冲着Aldrich开了一枪,那一枪本来瞄准的是Aldrich的胸口,但是因为Aldrich向后退了一步,身子朝后面倾斜,所以这一枪直接打在了他的腹部,Aldrich则是吃痛,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而这个时候几个民警直接扑上去将Aldrich给按住了,周长安则是一把将枪都扔掉了,跑到了洛阳的身边,一只手抱着洛阳,另一只手则是开始解开了束缚着洛阳双手的身子,片刻功夫,绳子就解开了!

洛阳的身子一点点的力气都没有了,软绵绵的趴在了周长安的肩头,而周长安则是双手直接抱住了洛阳,“没事了,没事了,你终于没事了,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还好你没事……”周长安死死地抱住洛阳,勒得洛阳都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了!

而周长安则是将头埋在洛阳的脖颈处,使劲的蹭了蹭,“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多天是怎么过来的啊,你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吴恙和大哥都过来了,吴恙还把我给揍了,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你知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啊!”周长安又开始碎碎念了!

“我知道大家担心我,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我也不想自己被这么虐待!”洛阳会忽然猛地一把推开了周长安,这周长安抱到了洛阳,闻到了那一股熟悉的味道,抱住了那带着温度的身体,这才觉得心里面稍微平静了一些,这么多天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

但是洛阳的这一下,他是真的猝不及防,脚步都不稳了,直接向后踉跄了几步,而离开了周长安支撑的洛阳,她的双脚早就麻木了,完全不能够独立的站立起来,洛阳的脚步虚浮,整个人都开始微微的颤抖,双腿开始打颤!

“你这是干什么,你看看你现在还能走么?”周长安说着走过去,一只手搂着洛阳的肩膀,一只手就搭在了洛阳的双腿关节处,好像是想要将洛阳给打横抱起来,但是洛阳还是一把将正常啊推开了!

“洛阳,这个时候,我们能不能别闹了,现在不是你逞能的时候,再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自己走出去么……”周长安说着说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不会是因为刚刚的话吧,那个时候不是那个变态威胁我么,我怎么可能受威胁呢……”

“季远,去扶着路少校!”萧寒看了看这两个纠结的人,这个周长安也真不是个东西,洛阳喜欢上了这样的人,怎么说呢,也真是够可怜的,这个周长安,压根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这种时候,你直接上去,直接给她一把抱住,最好是来一记法式热吻,这不是一切都搞定了么!

非要本公子出马,那好吧,我就给你来点刺激的,“是!”季远其实觉得有些头疼,这萧寒的话刚刚说完,周长安的眼神就立刻冲着自己扫射过来,这个周队长的眼神要是能杀人的话,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或许已经被他扫射的千疮百孔了吧!

“洛少校,走不动路,你抱着洛少校上车!”季远虽然心里面诧异,还是点了点头!

我的少爷啊,您还能别害死我么?你每次都是找这么好的差事给我,你说这周队长的眼神都要吃人了啊,您这是干什么啊,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你就别瞎搅和了呗,你自己瞎搅和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拉着我啊,你不知道我现在就想要做个透明人么!

“洛阳的事情我会自己负责的,不需要萧公子这么殷勤了,您好好照顾佟法医就行了!”其实吧,这萧寒压根是不想要管他们的事情,萧寒的眼里心里也就是佟秋练这么一个人而已!

这别的人是死是活,和他根本就没有半毛钱关系,更何况,这个时候还是周长安的事情,不过嘛,这个周长安三番两次的到自己的家里面,打扰了自己的好事,这笔账,萧公子已经记了很久了!也是时候将这笔账算一下了!

所有人,估计谁都不知道萧寒的心里面如意算盘是这么打的,他可没有那种闲情逸致管他们的破事,这个纯粹就是因为萧公子早就想要找机会修理一下这个周长安了,这不是正好的机会么?

“可是洛少校似乎并不打算让你负责啊,再说了,你们是什么关系啊,需要你负责么?”萧寒毫不客气的呛声过去!

弄得周长安憋红了脸,愣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和洛阳是从小青梅竹马的,倒是萧公子,腿脚不方便的话,就好好回家呆着,别出来多管闲事!”这周长安这话说完,就是周长安自己的心里面都开始有些打鼓了!

而萧寒更是直接黑沉着脸,“很好,果然有胆识!”萧寒冲着周长安微微一笑,仍旧是那种标志性的,只不过周长安的心头又开始打鼓了,这萧寒给自己的感觉和大哥给自己的感觉怎么那么像啊!

“谢谢你,麻烦你了!”季远已经直接将洛阳打横抱了起来,其实洛阳对于和男人的接触并不少,毕竟军部里面都是男人多,女人那就是少的可怜,所以有些时候称兄道弟也是有的,而洛阳则是直接搂住了季远的脖子,季远更是浑身僵硬啊!

“洛少校,您这是要害死我啊?”季远小声的嘀咕着!

“放心吧,死不了的!”洛阳现在真的是精疲力尽的,要是能够洗个澡,好好的吃个东西,休息一下,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洛阳的愿望不大,洛阳看了看站在原地的周长安,别过头!

周长安此刻觉得自己被人抛弃了,他有些啥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客气,你是小练的朋友,自然是也是我的朋友,你要不直接去我们家好了,我们有家庭医生,而且在我们家什么都有,也很方便,在医院的话,不是很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萧公子,你到底要准备做什么,凭什么将洛阳带到你们家啊,洛阳又不是没有地方住,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周长安真的急了,这个萧寒到底是准备做什么啊,这周长安在萧家是十分的不受欢迎的那种,那洛阳要是住进去了,那自己还能去看她么?

答应是很显然的,那就是不能!周长安又不是真的傻子,萧公子不喜欢自己,周长安早就看出来了!

“那你说住哪里呢?我们家又不是住我一个人,我们家有老有小的,再说了,还有小练在,洛阳也不会无聊,去了医院的话,总会被有些无聊的人打扰……”萧寒笑眯眯的看着周长安,佟秋练看着幼稚的两个人,真是有够无聊的!

“无聊的人,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想说我就是那个无聊的人!”周长安也是够蠢的,萧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我可没有说,都是你在说,不过或许洛阳并不是很想见你,你觉得呢!”而此刻的季远抱着洛阳已经过了拐角处,周长安直接跑了出去,尼玛,洛阳怎么能跟你们走呢!

佟秋练却是蹲下身子,伸手示意按住Osborne的保镖松开手,他们看了看萧寒,萧寒点了点头,Osborne是被按在地上面的,此刻他的脸上面沾了一些尘土,佟秋练拿出了包里面的面纸,给Osborne擦了擦脸!

“这么多年你都做什么去了,为什么变得这么瘦……”Osborne则是冲着佟秋练一笑,眼中都是装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Osborne!”说话的是已经被拷上了手铐的Aldrich,佟秋练看着Aldrich,洛阳是不可能说谎的,那么眼前的这个男孩,身上面很有可能是背负着命案的!而Aldrich却让她照顾Osborne,只是做什么……

“他的精神方面有问题,或许这辈子都要待在精神病院了,你有时间的话,就来看看我吧,我有事情想要和你单独说一下!”Aldrich的这句话说完,就被直接押走了!

赵铭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那个……佟法医,这个人我们要带走了!”Osborne一听说要将自己带走,身子就开始微微地颤抖!

而整个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闷了,但是那个木偶还是咿咿呀呀的发出生日快乐歌,“能够看到姐姐已经很好了,哥哥没有骗我,我的生日姐姐果然来了!”Osborne说的天真无邪,但是这种笑容却深深地刺痛了佟秋练的心!

佟秋练伸手摸了摸Osborne的头发,“别担心,姐姐会陪着你的!”佟秋练笑了笑,而Osborne更是笑得无比的灿烂,就是现在佟秋练还是不能够相信,眼前的少年和凶杀案会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而此刻周长安已经直接追了出去,洛阳还没有白放到了车子的后座上面,周长安已经直接一把扯住了季远,季远回头看了看周长安,“周队长,您有什么事情么?”

“洛阳我要带走!”季远只是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洛阳,“这个事情不是我能够决定的,这个事情最主要的还是要问一下洛少校的意思,洛少校也是愿意和你走的话,我自然是不会插手的!不过你若是想要强行带走洛少校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周长安觉得这个人跟着萧寒,这个人果然也是好难缠的样子,真是烦死人了,我想要带走个人,为什么都这么的困难呢!

“不行,洛阳,你必须和我走!”周长安说着就伸手握住了洛阳的胳膊,而洛阳此刻的脸上面都是一些尘土污垢,只是那一双眼睛却是异常的清亮,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周长安,眸子中带着一种陌生!

这样的眼神让周长安的心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很疼,“放手!”洛阳的声音冷的不带一丝的感情,尤其是此刻的洛阳看着周长安的眼神,冷凝,陌生!

“洛阳……”而不远处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抬头,周长宇此刻正走过来,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群人,还有吴恙,吴恙看见了洛阳直接冲了过去,直接从季远的手里面将洛阳给抱了过去,季远也就顺势松开了手!

周长安真是在心里面将季远给鄙视了个彻底,尼玛,我要抱过去的时候,你就是那种,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的那种,这个人你认识么?你就松手了,而洛阳再看见了吴恙和周长宇的时候,笑了笑!

“大哥,吴恙,你们真的过来了啊!”这个称呼都是从小开始叫的,一直都没有变过!周长宇点了点头,走到了洛阳的面前,“倒是很少见你这么的狼狈,也可算有人让你吃了次亏了!你下次一定要注意一下!”

周长宇说话的口气就像是个大家长一样,伸手揉了揉洛阳的短发,周长宇的脸上面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这个时候的周长安心里面却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感觉,大哥一直对洛阳都很特别,大哥对洛阳……

“我知道了,我现在还能好好地去洗个澡吃点东西么?我这么多天一点东西都没有吃,都快瘦成人干了!”洛阳打趣的说道!

“你还有时间和精力说这些,你都不知道我们都要急死了,还是瞒着京城那头的人的,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肯定会着急上火的,你呀,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让人省心呢!”吴恙无奈的说着,不过见到洛阳安然无恙,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

“爷爷不知道就好,不然的话,肯定气得高血压都发作了,行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不过要和小练说一声,本来我是准备去萧家住的!”周长宇倒是真不明白,这个佟秋练有什么本事,能让洛阳如此的惦念着!

正好这个时候,萧寒和佟秋练走了出来,而警方则是押解着那两兄弟上了别的警车,佟秋练看到了周长宇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神过于凌厉了,看起来十分的不舒服!

佟秋练也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顾北辰的眼神就像是死人的那种,波澜不惊,佟秋练见着一开始会觉得不自在,但是现在看着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但是这个男人的眼睛,真的让佟秋练联想到了哪种动物,那就是蛇!

冰冷,摄人,没有感情,但是却是带着攻击性和掠夺性的,这种眼神任是谁看着都会觉得不舒服的,虽然说此刻他的面部表情柔和,但是也丝毫改变不了他眼神中带着的那一股杀气!

“谢谢你了,洛阳我就带走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要是麻烦到我了,尽管开口!”周长宇说着给佟秋练递了一张名片,佟秋练对于国家政治时事向来都是不关心的,但是萧寒知道啊,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京城里面十分有名的周长宇么!

前段时间因为周长安老是往他们家跑,老爷子还专门说了一下周家,“周家这一辈子也算是人才辈出,毕竟周家不像是我们萧家或者是白家,萧家很早移民国外,在国内势力有限,白家虽然势力鼎盛,但是本家终究是鲜少有进入官场的,尤其是到了少贤这一辈,少贤和少言都不从政!”

萧寒点了点头,却是白少贤不从政,对于白家来说不是很有利,只不过白家也是因为那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或许是时候急流勇退一下了,这并不是意味着他们放弃自己的地盘,而是为了之后的厚积薄发!

“不过周家却是世世代代枝繁叶茂的那种,无论是本家还是旁支,这一代更是人才辈出,还上演了一出好看的正房侧房宫心计,不过……”萧寒愣了片刻,正房侧房,那么就是说……这个周家的男人没有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不过周家的嫡系长孙却是个狠角色,这个侧房是被打击的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啊,倒是个狠角色,不过不这样的话,被侧房欺压上来,这周家也会沦为上流社会的笑柄的!”萧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个孩子也是个可怜的人,这从小就要掺和这种破事,也是可怜的,所以说,有些时候儿孙满堂,说是福泽绵长,但是有些时候这何尝不是一种负担呢!”

萧寒打量着眼前的人,和佟秋练的想法一致,这个人的眼神真的是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凌厉杀伐,而且虽然是说着客气的话,但是语气却还是那么的强势!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洛阳,等你身子好一些来我们做客,我们家随时欢迎你,小易已经念叨了你好些天了!”洛阳点了点头!

而周长宇则是和萧寒点了点头,直接上了车子,吴恙抱着洛阳上车之后,完全不理会周长安,车子一溜烟儿冲了出去了!

“混蛋啊,凭什么不让我上车啊!”周长安追着车子跑了好一阵子,前面的车子愣是没有停住!

“大哥,长安他……”洛阳其实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心周长安的!

“别管他!”周长宇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看了看窗外,其实是透过窗户在看着后面的坐着的洛阳,那眼中的柔情蜜意,无人察觉过!

“对了,大哥,你不是很忙么?怎么有时间过来的啊!”

“你都直接失踪了,我能不过来么?”周长宇没好气的说,不过那语气中透着那种宠溺,却是溢于言表的!洛阳只是有气无力的靠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真是的,感觉又要被上思想政治课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