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8 终相见,却道是故人

一群人在这个偌大的客厅里面徘徊了好一阵子,面面相觑,每个人似乎都嗅出了意思不寻常的味道,而佟秋练则是快步的上了楼,这速度也是够快的,李耐连忙追了上去,房门并没有上锁,佟秋练直接一把将门给推开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但是地上面却散落着一些木屑,关键是有一双脚印,佟秋练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地上面的潮湿的脚印,继而佟秋练直接走到了这个房间的洗漱间!

洗漱间的门是打开的,佟秋练推门进去,一股温热的雾气就直接扑面而来,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但是洗漱台上面有着几个纱布,凌乱的散落在洗漱台上面,上面有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这个东西是谁的啊?看着怪渗人的!”尤其是这个洗手间的淋浴是没有关的,水还在一直往下面流,李耐踮着脚,走进去,将淋浴关掉,继而打开了通风开关,一阵呜呜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也就是一分钟不到的功夫,这里的雾气就渐渐地消散了。

而他们两个人也清晰地看见了这里的一切,洗刷台上面,或许是纱布被水浸透的缘故,洗漱台上面也沾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而这个洗漱间里面,到处都是散落着一些雕刻刀,各种型号的,各种大小的,看着也是十分的诡异,大多数都是被水流冲到了下水道的入水口的地方!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这人洗个澡还倒腾这些东西?有病吧!”佟秋练却是有些不满的看了李耐一眼,确实是有病的,只不过佟秋练却不是很喜欢别人这么说Osborne。

“他出去的时候没有穿鞋子,地上面有脚印,顺着脚印走的话,或许就能够找到他所在的地方了……”佟秋练说着直接走了出去,而房间里面,地上面,床上面都是一些木屑,佟秋练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头!

而此刻周长安走了进来,刚刚走进这里,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周长安的眸子瞬间闪过了一抹精光,直接拿起了桌子上面的一块木头,放在自己的鼻子前面,闻了闻:“什么情况?”

“这个木头就是那个时候我们在程依依的身上面,还有绑走洛阳的车子上面找到的那种木头,这种木头是有香味的,就是这个味道!”周长安此刻的神情格外的激动,他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那种狂喜,拿着木头就朝着佟秋练的鼻子面前放了放!

佟秋练闻了一下,伸手捂住了口鼻,这个味道佟秋练很熟悉,或许就是因为太熟悉了,所以佟秋练都没有怎么在意过,这个味道,因为就在自己的床头,放着的那个木偶,就是带着一丝这样的香气的!

或许是闻得多了,佟秋练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

“我就说这对兄弟有问题,特么的,真是够了,终于让老子找到他们的,看我要是逮着他们,一定让他们好看!”周长安说着就大步往外面走,而李耐有些担心的看着佟秋练。

因为佟秋练径直走到了Osborne的床边,他的枕头下面露出了一个盒子的一角,佟秋练走过去,将盒子拿出来,这是那个时候自己送给他的雕刻刀的包装盒,佟秋练将盒子打开,里面少了一把雕刻刀。

别的雕刻刀,就是新的一样,应该是没有用过的,佟秋练又想到了洗漱间里面满地凌乱的雕刻刀,作为一个木偶师,雕刻刀可以说是他们的伙伴和朋友,就像是他们法医是离不开那些解剖工具是一样的!

但是他却那么简单粗暴的对待那些雕刻刀,Osborne难道说是出什么事情了么、

而此刻在这个仓库里面的人,一丝一毫都没有察觉到异样,“Osborne,你要冷静一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们从小就相依为命,难道说连我你都不相信了么?你把你手里面的刀子放下,你听见了么?”

Aldrich一边说着一边上前一步,而此刻的Osborne却是直接上前一步,手中死死地握着雕刻刀,“你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是你害死了爹地和妈咪,都是你一手害死的,你是个魔鬼,你是个恶魔,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Osborne说着就直接冲着Aldrich冲了过去,洛阳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这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子,Osborne的动作迅猛而急促,完全不像是个有病的人,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知道目标是什么。

而Aldrich并没有急着躲避,直到Osborne冲了过来之后,那雕刻刀划过了他的西装外套,他才伸手一把握住了雕刻刀,雕刻刀不大,很小,但是却足以让你鲜血淋漓,因为它……足够锋利。

Aldrich死死地攥住了雕刻刀,而Osborne则是肆无忌惮的使劲儿的朝着里面戳,而很快的一股血腥味儿就窜入了所有人的鼻翼之间,这样的味道,洛阳是有些抵触的,流血总会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这样的味道,却恰恰刺激了Osborne一样!

他的眸子发亮,而且整个人的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哈哈……”他的嘴巴里面发出了发出了清亮的笑声,这种笑声搭配着现在诡异的气氛,还有那仍旧在干哑的嘶吼着的生日快乐歌,有些当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尤其是此刻的Osborne看着Aldrich,“哥哥……你为什么要杀了爹地和妈咪,他们对我们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好恨你……”

Osborne说的天真无邪,而Aldrich的脸上面却划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他忽然松开了手,“不要——”洛阳忽然喊了一声,Aldrich只是冲着洛阳一笑,摇了摇头!

洛阳被抓到这里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洛阳已经足够了解,Aldrich对于Osborne的那种关爱,或许更多的可以说是宠溺吧,而且这个男人即使杀人放火也罢,穷凶极恶也罢,他的手上面即使沾上了再多人的鲜血,但是这个人做的这一切或许都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少年!

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年,却是口口声声的说着要要了他的命,“你是傻子么,你躲开啊!”难道说你已经爱护他,到了一种,即使他想要杀死你,你也要送上门的地步么?

只不过洛阳的喊声显然是无济于事的,因为锐利的雕刻刀,已经直接刺入了Aldrich的胸口,直直的刺了进去,一点点的犹豫都没有,而Osborne则是变得有些茫然,只不过手却是从未松开!

“我为什么这么做?Osborne,你难道只想起了爹地和妈咪的好,就想不起来我对你的好么?”Aldrich说着伸手摸了摸Osborne的头发,他的头发湿漉漉的,Osborne则是向后退了一步,雕刻刀瞬间从他的胸口被拔了出来!

从始至终Aldrich一身疼痛都没有喊过,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子,只是嘴角含笑的看着Osborne,这样的情景,让洛阳看着心里面觉得很不是滋味!

“你对我哪里好了!”Osborne死死地攥着手里面的雕刻刀,而眼中满是戒备!

“是啊,你都不记得了,你小时候可调皮了,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我们都是父母生养的,我们的性情却差了这么多,不过你是我的弟弟,很小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无论是什么时候我都要保护你,无论你做了什么……”

Osborne则是向后退了一步,“你骗我,我想要这个女人,你为什么要把她放走,你为什么要把她抓过来,难道不是给我的生日礼物么?你骗了我,不想信你了,不能信你了……”Osborne一边说话,一边摇着头!

但是此刻的Osborne的脑海中确闪现出了一些不和谐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是零星破碎的,Osborne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啪嗒——”他手中的雕刻刀落到了地上面,而他则是蹲下身子,双手抱着脑袋!

“什么东西,这些都是什么东西……不是的,不是的,这是什么……”Osborne蹲下身子,将自己死死地抱成了一团,而洛阳则是诧异事情的逆转,他不会是发病了吧?

Aldrich则是大步冲了过去,伸手直接抱住了Osborne,“别怕,别怕……哥哥在,哥哥在……哥哥会永远保护你的,哥哥会永远在你的身边的……”

这样的声音似乎和刚刚头脑中闪过的一些片段不谋而合一般,Osborne只是抬头看了看Aldrich,嘴巴里面喃喃的念出了两个字……“哥哥……”

“我在的,我在的!”Aldrich抱着Osborne,好像是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他微微地叹了口气,而洛阳则是无语望天,尼玛,这是不是有什么精神分裂症啊!还是说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这种——相爱想杀!

而就在洛阳望着这些对兄弟情深似海的演绎着兄弟情深的时候,忽然Aldrich就伸脚将刚刚Osborne掉落在地上面的雕刻刀踢倒了洛阳的脚边,就落在了洛阳的脚边,但是洛阳心里面却开始飙脏话了!

我又不是玩体操的,现在我已经开始体力不支了,就是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了,你这是让我用脚将雕刻刀夹起来,然后呢……我怎么隔断绑着我手的绳子啊,我是军人,不是玩杂技的,更不是木偶,还真的是能屈能伸了啊!

而此刻的周长安一行人,则是已经沿着那个湿漉漉的脚印,之后的脚印是越来越少了,甚至是直接消失的,不过这个地方,地上面有一些木屑,所以他们还是沿着这个方向往这个别墅的后面走!

很快的他们就听见了一个诡异的声音,也就是那一首干哑的生日快乐歌,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一时间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彼此之间给对方一个默契的眼神,然后他们开始循着声音的方向继续前进,只不过很快的所有人闻到了木材的味道。

这种原木的味道还是很特别的,而佟秋练却已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所有人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的,而周长安似乎已经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音,“砰砰砰——”的,就像是马上就要跳出来一样,周长安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当他摸到了那一把冰冷的手枪的时候,他似乎觉得有了一些安全感!

“不对,你对,你是骗子,你是骗子——”Osborne却像是梦游忽然惊醒了一般,直接一把推开了Aldrich,Aldrich则是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面,Osborne却是向后退了几步,“骗子,不是真的……你是个魔鬼,你是魔鬼,你是骗子……我不会相信你的,再也不会相信的!”

而Osborne的这些话,就像是一把锐利的尖刀,狠狠地戳在了Aldrich的心上面,“你在胡说什么,这个世上面除了我谁还会对你那么好!”

“她就对我很好!”Osborne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而洛阳则是惊讶于Osborne的果决,直觉告诉洛阳,这个人应该是佟秋练!

但是按照佟秋练说法,她不过是刚刚接触到了这对兄弟而已,为什么他们的对话当中,好像是他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而此刻的洛阳和Aldrich都已经看见了突然出现的周长安一行人,洛阳在看见周长安的时候,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她死死地盯着周长安,继而一笑,眼泪瞬间从眼眶中夺眶而出,“周长安……”洛阳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清冽,而是带着一丝嘶哑和干裂,就像是被拉坏的大提琴!

Osborne则思猛地回头,直接就看见了惊骇的看着自己的佟秋练,他忽然就笑了,“你来了……”佟秋练则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洛阳真的在这里,“你们抓了洛阳……”佟秋练的声音几乎是有些颤抖的,她一直觉得这一对兄弟肯定是无辜的,他们怎么可能说参与到了这种事情当中呢,但是显然佟秋练错了!

而且此刻的Aldrich坐在地上面,他的胸口还在流血,不过Osborne则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佟秋练,他上前一步,但是周长安则是已经快速的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把枪,直直的抵在了Osborne的胸口!

“站着别动!”周长安大声地说,但是Osborne却像是充耳不闻一样,直接往前走,完全无视此刻挡在自己面前的周长安,“你真的过来了,你是来看我的,是么?”Osborne说话的时候,仍旧是那么的清亮!

眼神还是那么的清澈,但是佟秋练却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她此刻别的心里面好凉,那种被欺骗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就像是一下子堕入了冰库一般,佟秋练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李耐则是快速的挡在了佟秋练的面前!

“我说了别往前了,你再往前我就开枪了,赶紧的,把他给我抓起来!”周长安说着指了指坐在地上面的Aldrich,还有这个明显神经不正常的Osborne!

但是Aldrich却忽然爬了起来,直接拿起了跌落在洛阳脚边的雕刻刀,直接将雕刻刀横在了洛阳的脖子上面!

“你要干什么,你疯了么!赶紧放下!”周长安大声的吼着,而Aldrich此刻就紧贴在洛阳的后背上面,洛阳能够感觉到Aldrich刚刚受伤的胸口,鲜血还在汩汩的往外面流,这个伤口虽然不大,但是应该很深,或许已经伤到了心肺,因为Aldrich此刻的脸色明显有些苍白。

而且因为两个人靠的很近,所以洛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呼吸声,就在自己的耳侧,那么的急促,而且每一次的呼吸感觉都是有些困难的。

“我没有疯,你把枪放下,赶紧放下……PutyourgunsdownorIwillkillher!”Aldrich大声的喊着,“Putyourgunsdown!”周长安此刻的枪就抵在Osborne的胸口,而Osborne的眼睛则是死死地盯着佟秋练!

此刻的佟秋练可是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或许是疼惜,或许是怜爱,反而是带着一些害怕的,因为她觉得有些手脚冰凉,此刻看着她的这个人,让佟秋练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就算是装的再纯良,但是并不是我们表面看上去的那个样子,这个人很可怕!

所以佟秋练一再的朝着后面退,佟秋练已经后悔了,后悔到了这里,后悔当时自己的心软!

佟秋练本来就是个冷情的人,对于Osborne的过度关注,也是因为佟秋练觉得这个样子的Osborne,真的是可怜得很,就像是那个时候茫然无措的自己,但是自己那个挥手是非常的幸运的,遇到了萧家的人,而Osborne虽然有哥哥的疼爱!

但是Osborne似乎是有些怕Aldrich的,这一点佟秋练是百思不得其解的!

“Listentome,youdon——tputthegundown。I——llkillher!”Aldrich此刻看着周长安,眼神坚定,而周长安则是看了看洛阳,周长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狼狈的洛阳,头发凌乱,嘴唇发白,面如菜色,整个人都是狼狈不堪!

周长安心里面就像是被人划开了一条大口子,一阵阵的冷风正汩汩的朝着里面吹着,周长安想了很多他们再一次见面的画面,但是绝对想不到洛阳会是如此的狼狈!

“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你们是跳不掉的,所以你们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你若是伤了她一下子,我肯定……”

“唔——”周长安的话音未落,Aldrich则是一拳已经砸在了洛阳的腹部,洛阳闷哼了一声,特么的,下手好重啊!其实也不是洛阳故意装着不叫出来声音,而是洛阳已经很疲惫了,就是说话都觉得有些费劲,更不要说什么还那么大声打叫出来!

“你个混蛋,你放了她!”周长安直接拿着枪朝着Aldrich,但是Aldrich此刻就是那种有恃无恐的!

“对了,有的事情我还想要求证一下,你喜欢洛阳么?”不仅仅是洛阳,就是周长安,以及后面的所有人,除了那个还在喃喃自语的Osborne,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Aldrich,继而目光在洛阳和周长安之间穿梭着。

“难道说你不喜欢么?”Aldrich说着忽然伸手直接搂住了洛阳的脖子,洛阳虽然也是一米七几的个子,但是在高大的Aldrich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娇小,Aldrich几乎将洛阳整个人都包裹在自己的怀里面,这种仅仅贴在一起的亲密举动,让周长安瞬间红了眼睛!

“你个混蛋,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放开她!”洛阳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周长安,她完全不在乎身后的这个人在做什么,对于这种还无感觉的人,洛阳只是觉得有些恶心!

但是洛阳的心里面还是在期待着,在这个时候,周长安能够给自己一个答复,所以洛阳的视线一直聚焦在周长安的身上面!

但是身后的Aldrich却是无比邪恶的渗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洛阳的耳垂,洛阳则是身子猛地战栗了一下,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不过洛阳直接的恶心的要死,真是特么的够了!

“你个混蛋,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周长安此刻已经急红了眼睛,但是Aldrich的一只手仍旧是拿着雕刻刀抵在了洛阳的脖子上面,另一只手却伸手抱住了洛阳的腰,“Yourwaistisfine,andthebodyissmelling!”Aldrich此刻的神情真是要多欠揍就有多么的欠揍!

尼玛,你的腰才细,你的身上面才香呢,老娘已经这么多天没有洗澡了,身上面都是馊臭味儿,你丫的鼻子是不是失灵了啊!

“周队长,我再问你一次,你爱我怀里面的这个人么?”Aldrich此刻就像是个神经病一样,这个事情和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他就像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一样!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么?你们兄弟都被包围了,你还想要做什么!乖乖束手就擒吧!Maybeitwillbeabigdeal!”周长安此刻的眼睛焦灼在洛阳的身上面,而洛阳心里面等着这个答案已经等了好多年了,此刻更是有些心急了!

“宽大处理?行了吧,我的身上面背负着那么多的命案,我不指望有什么宽大处理了,不过周队长,你要是不喜欢这位洛少校的话,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还是说你其实是喜欢她的?”Aldrich笑了笑!

“我喜欢谁要告诉你做什么,你现在赶紧放了洛阳!”周长安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可是我喜欢你啊,你就不能喜欢我一次么?”洛阳忽然就开口了,而且洛阳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些哀伤,似乎是等来等去,就是那么几句话,洛阳似乎有些心灰意冷了,她的眼中失去了刚刚的神采!

周长安还记得刚刚洛阳在看见自己的时候,那眼中迸发出了的一丝异样的神采,那么的动人,眉眼弯弯,完全没有以往的那种高冷之色,那种惊喜之情完全是溢于言表的!

而周长安看着洛阳的眼神逐渐的变得黯淡,慢慢的最后的那么一点的神采都已经消失殆尽了,周长安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痛了一般,而且周长安觉得像是要失去什么东西一样,他抓不住,摸不到,他很失落!

而洛阳这一番类似于告白的话,更是震得在场的所有人一愣一愣的,而周长安则是直接傻在了原地,他此刻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思考了,他只是看着洛阳,嘴巴一张一合,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能么?”洛阳反问了一句,而周长安此刻完全是懵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洛阳!

佟秋练则是直接走到了周长安的身后伸手拉扯着周长安,“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你就不能说一句么?你是傻子么?自己是不是喜欢一个人你不知道么?”

“我……”周长安只是看着洛阳,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我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为什么要向后退呢……”Osborne的眼睛一直都是盯着佟秋练,但是Osborne显然失望了,他发现佟秋练完全就不想要搭理自己,而且看着自己的眼神,和有些人变的一模一样!

这让Osborne的心里面觉得无比的难受,他追问着佟秋练,直接想要上前,却被两个警察按住了肩膀,“Ilikeyou,whydon——tyoulikeme,whydon——tyouseeme,whydon——tyoulookatme!”Osborne突然大声的吼着,而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你们都是骗子,你们都是骗子,连你都是骗子……”Osborne忽然就像是发疯一样的挣脱开了束缚,朝着佟秋练就冲了过去,佟秋练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是惊骇,因为她不知道这个少年此刻的眸子里面杀气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说就是因为自己刚刚的眼神带着一些陌生,他的性情就会大变么?佟秋练惊骇的朝着后面退,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自己的肚子,“拦住他!”赵铭伸手从伸手抱住了Osborne!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个Osborne居然就直接甩开了赵铭,力气大的惊人,赵铭叫着周围的警察,他们几个人上去将Osborne给按住了,但是Osborne此刻就像是急于挣脱牢笼的野兽,爆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叫喊声音,眼神猩红带着寒意!

这一幕真的是吓到了佟秋练,就算是此刻的Osborne被几个警察按住了,佟秋练还是在不自觉的朝着后面退,“啊——”忽然踩到了一个木头,就是那个还在唱歌的木头,佟秋练的身子猛地就朝着后面开始倾斜!

“小心……”李耐距离佟秋练最近了,伸手想要拉住佟秋练,但是手指只是掠过了佟秋练的衣角,佟秋练当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完蛋了,但是佟秋练却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里面,“夫人,请小心一点!”

这个声音是季远的声音,季远此刻是半蹲在地上面的,佟秋练倾斜着身子,半个身子都是压在了季远的身上面,而两个黑衣保镖立刻上前,将佟秋练扶了起来!

“咯吱咯吱……”是轮椅的声音,佟秋练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萧寒一脸的冰冷之色,佟秋练的心里面划过了一丝不安,“你怎么过来了!”

“我要是不过来,你这是准备做什么,我说了你可以去勘察现场,你可以去解剖尸体,这些事情,我完全没有阻止你吧,佟秋练……”萧寒的这一句佟秋练,叫的佟秋练的心里面发颤!

因为萧寒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的连名带姓的叫过自己的名字了,而这一声呼唤,带着一股怒气,一股怨气,对于萧寒的宽容大度,佟秋练自然是十分感激的,有的人甚至说孕妇见血光都不好,但是萧寒却还是让自己出了现场,所以佟秋练在心里面是感激萧寒的!

“我不是的,我只是……”佟秋练走过去,伸手想要握住萧寒的手,但是萧寒只是直接躲开了,自己转动着轮椅,朝着别的方向走!

“再说了,你是法医,不是警察,你没有缉捕罪犯的权利和义务!”萧寒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萧寒本来在家里面正在处理公务,因为最近要照顾到佟清流的生意,所以萧寒的公司有些方针政策是需要调整的,所以萧寒有些忙,佟秋练出门了,萧寒就开始工作,也想着将工作早点忙完,就可以和佟秋练过一下甜蜜的二人世界了!

但是跟踪保护佟秋练的保镖却说佟秋练居然和周长安他们一起,估计是去抓人了,这去的地方还是Aldrich的家里面,这萧寒已经知道了这对兄弟是有问题的,这哪里能放得下心啊,这不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了!

这身上面还是穿着家居服,萧寒什么时候这么的不修边幅过,但是一到这里,就看见了如此惊险的一幕,萧寒当时整个人的都要被吓懵了,幸亏季远眼疾手快,直接扶住了佟秋练,不然还指不定出什么乱子,这萧寒的心里面怎么可能不堵着一口气呢!

“我知道,我只是……”佟秋练再一次伸手握住了萧寒的手,而这一次握住了,但是萧寒更生气了,将腿上面的毛毯直接丢给了佟秋练,“你给我披着,你这是好好照顾自己了么?你的身上面为什么这么凉!”萧寒此刻哪里还有平时的温润之色啊!

这般的疾言厉色的,看的周围的人都觉得,这萧公子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吧,还是说这个萧公子本来就是那种霸道总裁类型的啊!佟秋练也知道萧寒是生气了,佟秋练本来也就是嘴拙的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将毛毯裹在身上面,果然是暖和了许多!

“你别生气了,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不也没事么?”佟秋练伸手攥着萧寒的手,萧寒则是反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尽量用自己的手包裹住佟秋练的手,“另一只手伸过来!”佟秋练错愕,不过还是乖乖听话了!

萧寒将佟秋练的两只手暖在手心里面,“冷不冷了?”萧寒这一句话却是极致的温柔,尤其是配着那一双幽蓝色的眸子,很深沉,很幽邃,很温暖!

佟秋练笑了笑,摇了摇头,这个男人取悦温暖别人的方式,永远都是那么的特别,而自己……甘之如饴!无论是霸道的,或者是温柔的,或者是腹黑的,这个男人最起码从来都是关心自己的!

“那就好,这个案子结束了,你一步都不准离开我!”佟秋练愕然,但是看着萧寒这般的凶神恶煞的模样,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倒是此刻的Osborne眼睛死死地盯着两个人,萧寒抬头看了看Osborne,“你喜欢小练是不是?”

萧寒和Osborne从未接触过,这是萧寒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根据萧寒的调查,她的年纪和萧晨应该是差不多的,这和白少言自然也是差不多的!

白少言是在家族的庇护之下,专心的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无忧无虑,萧晨则是一直都处于呆傻的状态之中,每天都是那种傻里傻气的,这智商也是让人实在捉急,但是无论是怎么样的,这两个人都是已经步入了社会,这身上面自然不会有如此单纯的眼神了。

“我喜欢她!”Osborne直接说,眼睛却又忽然黯淡了下来,“但是她不喜欢我,她喜欢你!”Osborne说话的口气和一个吃醋的小孩子是差不多的。Osborne忽然就喊了一句,佟秋练整个人都是定格在了原地!

“姐姐已经不记得我了,可是我一直喜欢姐姐……”Osborne的眼神带着热切,看得佟秋练心头一热,眼眶都开始湿润了!

“你……”叫过佟秋练姐姐的人,屈指可数,但是有个人却一直在佟秋练的脑海里面,只是记忆中的人很难和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