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6 两个凶手,诡异歌声

佟秋练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面了,车子缓缓的驶入了萧家的大院子里面,佟秋练则是靠在后座上面,闭目养神,主要是刚刚现场勘查,对于她来说真的是耗费心神!

她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解剖许多次,就是之前校园暴力的案子,那些尸体也是被残害的体无完肤,当时她的心里面是难受的,她痛恨那个凶手,痛恨她的残忍和无情,但是更多的时候,有预谋的谋杀更让人的心里面觉得好受一些!

最残忍的就是这种完全没有一点的理由,只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而随意的剥夺别人的生命,真的是很残忍,“嫂子,您睡着了么?到家了!”萧晨将车子停好,佟秋练刚刚下车,就看见了大门是没有关起来的,“嫂子,你先进去吧,外面凉,我把车子停在车库里面!”

佟秋练点了点头,外面的风仍旧在肆无忌惮的刮着,佟秋练紧了紧身上面的衣服,伸手推开门,客厅里面亮着昏黄的灯光,“怎么样?这一局的话,你总该输了吧!哈哈……你看看,姜还是老的辣啊!”这刚刚进去就听见了萧老爷子的声音,笑声直接传入了佟秋练的耳膜。

“爷爷,你早就教过我,在你没有取得胜利的时候,千万别轻敌,而且……”萧寒的话音未落,只听见了一个落子儿的声音,然后就传来了萧老爷子的哀嚎声音!

“萧寒,你这个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是不对的,你这是不尊老爱幼,我是你爷爷,你让我一盘会死么!”萧老爷子明显的有些怒了!

“行了,大半夜的,等会儿把小易给吵吵醒了!”萧寒说着转动了一下轮椅,就和佟秋练面对面了,而此刻墙上面的时钟指针,正好指向了两点钟,“回来了?累了吧!”萧寒说着冲着佟秋练挥了挥手,佟秋练抿了抿嘴角,就直接走到了萧寒的身边!

“怎么还不睡?爷爷,你怎么也没有睡觉啊?”佟秋练看着仍旧在低头思索棋局的萧老爷子!

“你出去了,我心里面也不踏实,睡不着,正好这个臭小子在下面看文件,我就找他下一盘了!不对,已经下了三盘了……”萧老爷子说着打了个哈气,“行了,你回来了就成,我也该回去睡觉了,不早了,早点休息,要是累了,让这个臭小子给你捏捏肩什么的……”

“那爷爷,您慢点儿……”佟秋练的心里面此刻充斥着一股暖流,瞬间将之前的一切阴霾都冲刷干净了,原来真的是可以有这样的地方,无论是你多么的疲惫,多么的无助,多么的茫然,这个地方都可以让你瞬间感觉到温暖,感觉到动力!

“累了么?脸色这么难看!”萧寒说着伸手握了握佟秋练的手,佟秋练摇了摇头,伸手推着轮椅,“没什么,只不过是觉得为什么有的人可以那么的冷血,那么的漠视一个人的生命呢!”

“行了,回到家里面了,你就别想了,赶紧上楼睡觉去,我让人热了牛奶,喝了有助于睡眠!”佟秋练点了点头!

而此刻的警局里面确实一刻都没有闲下来的,因为徐敬尧的话,周长安开始对他们认为有嫌疑的人,开始了一遍大的清理和排查,重点集中在了三年前的案发时间到这次方琳琳的第一次案发的时间范围之内,看看这些人都在做些什么。

但是因为有些怀疑对象是外国人,对于他们的行踪什么的,调查起来颇为费事,而萧寒在佟秋练睡着了之后,接到了季远的电话,季远刚刚是暗中保护佟秋练的,“少爷,我们这边的人查到了一点东西,或许我们已经知道了犯案的人是谁了!”萧寒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正躺在自己胸口熟睡的女人!

“嗯,你把具体的东西发我邮箱里面!”那边应了一声,萧寒就挂了电话,而萧寒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不是都说黎明前的夜市最深,最黑的么?是不是预示着这一切也即将结束了呢!

佟秋练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了白少言的电话,然后急匆匆的去了警局,到了实验室里面,“老师,您来了,赶紧准备吧,周队长那边催的厉害!”

“你们两个人又是整宿没有睡觉么?脸色很难看,赶紧去喝个咖啡提提神!”毕竟解剖的事情是个大事情,弄不好精神不济,遗漏了什么东西,这可是造成了重大的过失啊,很有可能就直接导致了这个案子无法侦破!

当佟秋练进入解剖室的时候,尸体已经被全部处理过了,整个尸体都被按照顺序放在了解剖台上面,而尸体在被截取的地方,也是十分的明显,“尸体被处理成了许多个部分,处理起来也是很费力气的!”白少言这边是尸体刚刚处理好,就忙不迭的给佟秋练打去了电话。

“我知道!”佟秋练点了点头,而是直接伸手检查了一下,尸体右侧锁骨上面的针孔,佟秋练盯着那个地方看了半天,而后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拿了个放大镜又继续看,“老师,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啊,这个尸体运过来的时候,十分的小心,是出了什么问题了么?”

因为佟秋练盯着尸体已经看了好半天了,愣是没有下手,而白少言和小王则是盯着佟秋练看了好半天了。

“出了点问题,这个尸体,今天你们两个人负责解剖,我出去查一下资料!”佟秋练这话说完,急匆匆的就往外面走!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啊,你看出来什么了么?”白少言指了指佟秋练一直在看的那个针孔,小王摇了摇头,两个人都是同时抓了抓头发,一时半会儿都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而佟秋练则是连衣服都没有脱掉,直接打开了电脑,打开了那个时候她的教授给她发的邮件,这里面有当时三年前的三个案子的解剖记录,还有一些照片,和一些当时解剖的详细信息,佟秋练将这些东西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而后拿起了手边白少言正好的,最近这三起案子的解剖内容,最主要的还是仔细的看了这里面的照片,就是当时拍摄下来的尸体照片!

这六张照片放在一起之后,佟秋练的眉头整个都皱了起来,她直接抓起了手边的文件,就往外面走!

“资料传过来了没有啊,我这边还没有接收到,麻烦你们快一点,我们这边急用!”周长安通了电话之后,就直接点了一根烟!

“怎么样?那边不配合么?”赵铭端了杯浓茶放在了周长安的面前,“每个国家都不是很希望自己国家的某些东西被别的国家知道的,这很正常,他们就算是不肯透露这个案件的细节,不过我们还是要到匹诺曹木偶公司的人员的这些年的一些行动记录,这已经不错了!”

“这个东西我都知道,不过这个凶手一天逍遥法外,始终是后患无穷,况且现在还有证据表明,洛阳很有可能在这个杀手的手里面,我怎么可能不急啊!”周长安的话音未落,“叮咚——”邮箱响了,显示接收到了一封新的邮件,“特么的,办事效率未免太低了,终于把东西传过来了,李耐,我把这些外国人的这几年的行踪给你发一下,你们那边做一下筛查好吧?”

“周队长,您也行行好吧,我们这边已经一团乱了啊!”李耐苦着脸!

这个时候佟秋练直接推门而入,这刚刚进去,就忍不住掩住了口鼻,这里面的味道未免太难闻了一点,赵铭正好是正对着佟秋练的,“佟法医,您怎么过来了,赶紧的,开窗户通通风!”佟秋练忍不住的蹙起了眉头!

这是周长安的办公室,这里面还是比较宽敞的,所以能够容纳下很多的人,此刻的办公室却显得十分的狭小拥挤,尤其是此刻很多人都围在一圈,每个人都黑眼圈很重的那种,而整个办公室里面都是弥漫着一股很怪异的味道,有泡面的味道,咖啡的味道,烟草的味道,甚至还有汗臭味,真是难闻的要死!

周长安也是赶紧将烟头掐灭,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佟秋练的身上面,“行了,我不进去了,周长安,你出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一下!”佟秋练说着就直接转身出去了。

两个人站在走廊的尽头,这里有窗户,空气流通性比较好,“是不是发现什么问题了啊,所以这么急着过来,尸体的解剖工作已经结束了么?”

“尸体的解剖工作还在进行着,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佟秋练的脸上面本来就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那种,而此刻更是冷峻,弄得周长安都不自觉的心跳加速了起来,这气氛一瞬间变得出奇的诡异,周长安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

“是有什么重大的发现了么?”周长安看着佟秋练,而佟秋练的脸色清冷,完全看不出来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这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次的凶杀案有些特别!”佟秋练说完,周长安就伸手抓了抓头发!

“特别?难道是是因为死的人是外国人,不过这个Linda确实是死的够惨的!我觉得每个案子都很特别啊,难道不是么?”这个倒是真的,毕竟这个木偶杀手的杀人手法虽然说不尽相同,但是每个死者的死状都是不一样的,从来没有重复过,“每个人死的都不一样,时间,地点,背景,职业……完全都不一样啊,当然都很特别了!”

“你认为我会无聊到因为这个问题和你专门讨论么?再者说,调查这些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么?”佟秋练说话是丝毫不客气的,周长安伸手摸了摸鼻子!

这个女人果然是冷血啊,说话都这么狠,不过除了这些,还能有有什么特别的么?其实吧,佟秋练本来是正正经经的找周长安说事情的,但是现在只剩下无语了!

“其实我要和你说的事情,主要是我自己的猜测而已,听不听,或者是你调不调查,是你的事情了,不过或许对你破案子是有帮助的!”周长安点了点头。

“你说吧,你想到了什么都可以和我说,现在这个案子就是一团乱,完全无从下手,任何的线索,或者是有任何值得怀疑的东西,我们都不会放过的,所以你就直接说吧,我自己会看着办的!”周长安此刻也变得比较严肃起来,他靠在床边,风吹乱了他的头发,让这个本来像是白面书生的男人,此刻变得沧桑了许多。

“这次的杀手和之前的那些应该不是一个人!”佟秋练这话说话,毫不意外地看见了周长安惊愕的神情,好像是那种见到鬼的表情一样!

“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周长安此刻的脑子是嗡嗡的开始作响了,他完全不敢相信佟秋练刚刚和自己说的话!

“我觉得这次的杀手并不是之前的那个木偶杀手,这次的杀手另有其人,不过是谁我就不清楚的了!”周长安直接转身背对着佟秋练,看着窗外,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这么说的话,你真的很难接受,不过这次的凶手和之前的那个人或许是同一个人,或许不是,我不能肯定!”

“你从什么地方推断出来的,这次的凶杀案和之前的几起案子不是同一个人所为,总是要有证据的吧!”周长安此刻的声音确实无比的平静,似乎是受惊过度了,反而是恢复了平静了,其实周长安的内心真的一点都不平静,佟秋练的这句话,就像是在平静的湖水里面丢下了一枚石子,瞬间就荡起了涟漪。

“之前的几起案子,相关的解剖资料你应该都看过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个凶手在死者的锁骨处注射留下的针孔!”周长安点了点头,因为这是凶手在死者的身上面留下的很重要的信息,所以周长安自然都是有关注的。

“其实这个凶手应该是对人体的哥哥方面的构造都是十分的熟悉的那种,他可以清楚地知道人体的各个部分的结构构成什么的,所以之前的每一次的注射,都是精准无误的,几乎都是毫不偏差的那种,所以针孔的位置,也是没有偏差的,但是这一次却向上挪动了半厘米!”

周长安回身看着佟秋练,而佟秋练的目光仍旧是像一口井一般,深邃幽深,你看不到底,你也看不透,只不过佟秋练的目光灼灼,坚定有力,而这种坚定,让周长安都觉得心里面开始确信了,这次的事情和之前的那个人不是同一个人。

“就凭这一点么?是不是过于草率了?”确实是过于草率了,毕竟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是真的完美的,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可以做到完美无缺的,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在杀人!

“我也觉得过于草率了,不过我就是觉得很奇怪,这个人应该是那种苛求完美的人,这样的人,有的时候就像是最严谨的科学家,他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偏差,而他的眼中,这些人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人那么的简单,这些人在他的眼里或许就是一件艺术品,他是不会允许出现任何的失误的!”佟秋练这话其实是在顾北辰的身上面找到的灵感。

顾北辰这种集合了强迫症和洁癖于一身的人,对于任何的事情都是追求到了极致的,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有的时候甚至是变态到了,要求吃饭餐具的摆放也不能出现任何的偏差,所以也是变态的很。

“这一点我倒是很认同,不过若是他这次有点急了,或者说他每次下手都是不假思索的那种,这种偏差和失误也就很正常了不是么?”周长安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关于这一点我也想过,不过听说你们接到了这个案子,是一个匿名电话打过来的?”这个事情也是刚刚佟秋练从白少言的口中得知的!

“老师,这次的案子好奇怪啊,我刚刚听说,这次是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匿名电话,说是在西郊的别墅里面死了个人,然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白少言当时正在给佟秋练穿上解剖的衣服,也是状似无意的说了这么句话!

“匿名电话?难道说是被什么人看见了么?还是说有目击的人?”佟秋练当时心里面是有些惊喜的,因为这样的话,就说明这个案子终于有迹可循了。

“不是这样的,这个电话是一个公用电话亭拨出来的,而且因为是报警电话,所以警局这边是有录音的,这个人说话很沉稳,没有一点的惊吓,或者是惊恐什么的,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变声了,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声音是什么,最诡异的就是他们到了现场,找到那个电话亭,这个电话亭,周围连个虫子都没有,更别说人了!”白少言无奈的开始吐槽,“所以说他们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案子的凶手,也就是传说中的木偶杀手!”

“这倒是有可能,不过这个人为什么要报警呢!”白少言摇了摇头!

“这个谁知道啊,或许是一时兴起吧,所以啊,重案组的人都被气死了,这简直是*裸的挑衅他们啊,怎么能忍啊!”

周长安则是想了一会儿,看了看佟秋练,“你是说这次的案子是因为一通报警电话,所以……”

“所有的案子都是被人发现的,然后有人报警,我们才会出警去现场,但是这一次,居然是一个匿名的变声电话,若是普通的目击者,或者是别的人,怎么可能这么的沉着冷静呢,要不就是直接跑了,要不打电话也是不可能专门找打闭塞的公用电话,还处理了自己的声音!”

“这一点确实是很可疑,我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所以这一起案子很多地方都很可疑,若是说这个连环的凶杀案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所为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这个人这一次有些不正常了,他在害怕什么,还是担心什么,或者是真的和你们想的一样,他是在故意的挑衅你们!”周长安一听到挑衅这个词,脸色都变得难看的要死。

“要不就死你所说的,这个案子和之前的案子并不是同一个人所为,而伪装成了木偶杀手的这个人,是想要转移我的视线,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达到他的某种目的!”周长安此刻的脑子里面忽然那就灵光一闪了,转移注意力?难道说是……

“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这个人有些急了,或者是最近被什么事情牵绊住了,而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佟秋练的话音未落,周长安就直接吐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洛阳?”似乎某些事情正在得到印证,而周长安此刻的心里只能有心潮澎湃来形容,他似乎预感到了一些事情,而似乎距离解救洛阳又进了一步!

“我是这么想的,更何况之前我们就有推论,洛阳很有可能是被木偶杀手抓住了,而最近因为洛阳的事情,不仅仅是警方,就是军方的人也出动了,所以他迫切的想要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佟秋练接着刚刚的话茬。

“那么这个人也是很有可能使木偶杀手啊,只不过他急了,所以手法上面……”

“是有这种可能性,不过也不排除是某个熟悉他的人做的案子,我只是给你提供一种猜想和可能性罢了,之后的话,还是要靠你自己进行调查取证的,放心吧,洛阳肯定会没事的!”周长安点了点头。

“大胆猜想,小心求证!这个道理我明白……”周长安的话音未落,突然他的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赵铭拿着一个东西直接跑了出来,看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直接冲了过去!

“有线索出现了!”赵铭这话,让周长安和佟秋练的眼前都是猛地一亮,两个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光亮!

“什么线索!”周长安直接就从赵铭的手中夺过了几张A4大小的纸,应该是刚刚打印出来的,还带着浓重的油墨的味道,拿在手里面还带着一点温度,但是这上面……“这是Aldrich和Osborne的资料?”

佟秋练在听见了这两个名字的时候,身子一阵僵硬,直接走过去,在周长安的身边落定,这上面是他们这几年的行踪!

“是的,之前我们调查,也就是局限在案发的那个时间段里面,而这个资料上面显示,在三年前,这个Osborne因为自闭症发作,所以有长达快三年的时间,是在国外的一家疗养院里面的,不曾出去过,而因为弟弟的生病,这一段时间,他的哥哥——Aldrich,几乎是在疗养院里面全程陪护的!这一点我们刚刚已经打电话给国外的这家疗养院得到了证实了,因为这对兄弟比较特殊,所以他们记忆深刻,而Osborne入住这家疗养院的时间,恰好是……”

“是那个女高管遇害后的第二天……”佟秋练对于这个时间十分的敏感,因为她刚刚在查找照片资料的时候,也是不经意的留意了一下时间,所以现在在看到了这个时间的时候,就会突然想起来了。

“这个时间来说的话,要说是巧合的话,似乎有些勉强,不过这也不能够作为直接证据……”赵铭和周长安此刻虽然这么说,不过脸上面却都是闪着激动的神色,尤其是那双眼睛,本来都是疲惫的没有一点的光彩,眼睛是没有神采的那种,但是此刻却都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但是此刻的佟秋练心里面却十分的不舒服,难道说这对兄弟和这个系列案子真的有关系么?

佟秋练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那对兄弟的容貌,还有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那么的干净通透,怎么可能会和一个连环杀人案子车上任何的关系呢,不会的……不可能的。

“在这期间,Osborne是在疗养院记性康复治疗的,而根据我们刚刚电话询问的情况来说的话,Osborne应该不仅仅是有自闭症这么的简单,他的精神方面似乎也是一些问题的,所以说……”

“那个孩子来年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是没有的,况且他还有营养不良等一系列的症状,怎么可能去杀人呢!而且他的年纪也还小……”其实Osborne的年纪也不小了,或许是那双眼睛过于干净了,就像是没有经过任何污染的一张白纸一样,佟秋练根本不愿意这么干净的一个人和这种事情会扯上任何的关系。

“那么在他们出院后,就直接到了C市,而C市紧接着不久,就发生了那一系列的杀人案件,木偶杀手又重新出现了,难道说这也是巧合么?”

周长安对于这对兄弟可是没有任何的好感的,尤其是那个Aldrich,明明自己就是个外国人,但是却喜欢玩什么文字游戏,而且每次见到他们都是一脸的笑意的,而且弄得他们好像是很熟一样,反正周长安就是从心里面觉得这对兄弟很奇怪!

而此刻的所有证据,似乎都在印证着周长安心里面的那种猜想,周长安直接扬起了嘴角,“行了,现在先去他们家,先问了再说吧!”

很显然,周长安一斤迫不及待了,等不及的想要见到这对兄弟,想要知道Aldrich和Osborne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所有人此刻都显得十分的激动,就像是瞬间被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冲冲的就要往外面冲!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的心里面……”周长安已经知道了,佟秋练和那对兄弟的关系非同寻常,也不能说是非同寻常吧,不过还算是熟悉那种,点了点头。

“李耐,等一会儿,你负责照顾佟法医,别出了什么岔子了!”李耐啊了一声之后,脑袋上面就被赵铭拍了一下!

“队长,你干什么啊,我又没有说不照顾啊,再说了,我也知道佟法医身子特殊,我会照顾她的!”李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只不过案子好不容易有些进展了,李耐自然也是十分的亢奋的,这突然说要他照顾佟秋练,之后佟秋练要是一直待在车子里面,这李耐岂不是要被憋死了啊!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不需要任何的人照顾,我自己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佟秋练也是觉得有些无语了,自己又不是什么三级残废什么的,要什么人照顾啊,再说了,这么多人在这里呢,能出什么事情啊!

“还是照顾一下稳妥一点儿,不然萧公子指不定要把我们整个警局都夷为平地了!”周长安打趣的说!

佟秋练无奈的看了看窗外,真是的,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是萧寒搞得自己好像是真的那么的脆弱不堪一样,随时随地都要有人跟着,也是够别扭的!

而佟秋练不知道的是,其实她的周围,随时随地都是有萧公子的人在的,而佟秋练的一举一动都会事无巨细的传到萧公子的耳朵里面,只不过佟秋练一直都不知道罢了,再者说,其实佟秋练对于萧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一直都是不甚清楚的。

而对于萧家这些能够持枪的警卫来说,佟秋练更是知之甚少,而这些人很显然都是在暗处保护着她的。

洛阳其实现在意识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因为自从那次Aldrich给她喝了一杯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她送过一杯水,洛阳心里面那个后悔啊,早知道那个时候,自己就不应该任性的说什么不吃欧式的东西啊,什么东西不是吃啊,再说了,闻着还是很香的,也不用像是现在这个样子,弄得这么的狼狈了。

洛阳的肚子是一直都在抗议那种,但是洛阳只能吞咽一下口水,哎——这把自己关在这里,难不成是想要把自己活活饿死么?洛阳也是搞不懂了。

洛阳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抬头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少年,Osborne的手里满抱着一个木头,正朝着自己走过来,他的眼神中满是笑意,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一般,他淡淡的笑着,那清澈的眸子都是带着点点的笑意,温暖而干净!

这样的人,洛阳若是第一次见到,肯定以为这是天使吧,其实吧……就是个魔鬼,“你还没有死么?”

尼玛,这是什么话啊?什么叫做自己还没有死啊,老娘怎么说也是受过了特种兵特殊训练的女汉纸好么?是那么容易死的么?再者说了,对于逃出这里的想法,洛阳市一刻都不曾放弃过的!

部队里面或许是教会了她许多的东西,而最重要的东西,也是让洛阳最受益的东西,莫过于一种精神了,“不抛弃不放弃!”洛阳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无数次的枪战,很多次都是在鬼门关绕了一圈的,但是她每次都是坚信着自己能够活着!

“你个小屁孩子,说什么昏话呢,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死掉呢!”再说了,你都没有死,我怎么可能死啊,洛阳还等着看着他们兄弟两个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呢!

不过一想到佟秋练对于这个Osborne的怜惜和疼爱,洛阳都能够想象得到,在佟秋练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会有多么的伤心难过。

“我也觉得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的,你也知道我是打算把你做成最精致的木偶的吧!”Osborne的嘴角忽然就咧开了很大的弧度,看得洛阳心惊肉跳的,她的心里面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其实吧,我哥哥真是多此一举了,我想要杀你,你是逃不掉的,他把你抓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是送我的生日礼物么?”

“你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把她抓过来就是那个Aldrich一个人的想法么?这个Osborne什么都不知道,生日礼物?杀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怎么样?你要不要给我唱一首生日快乐歌啊……”Osborne冲着洛阳一笑!

生日快乐歌,尼玛,老娘都好久没有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了,我想在想要吃了你的心都有了,你还跟我说什么生日快乐歌,不如直接让我去死好了!

“你不愿意么?好可惜啊!”Osborne叹了口气,此刻的这个少年,看上去没有一点的异样,Osborne现在看起来和一个正常人是一样的!这个人根本不是自闭症吧,估计是双重人格加神经病吧,这种人就该被关起来啊,出来祸害别人真的不好!

“这是我做的,你看看……”Osborne将手中的木头放在了洛阳的面前,洛阳的瞳孔瞬间放大,这个木头,不过是一块圆木,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这个木头的一面已经被打磨得很光滑了,而且上面还镶嵌着一张人脸!

“这个人是我!”洛阳虽然现在意识有些不清晰了,但是这个人脸出现的时候,洛阳整个人可以说是激灵了一下子,整个人的神经都瞬间紧绷了,这个人脸确确实实就是自己啊,而且是睁着眼睛的,洛阳心头开始突突突突的跳动起来!

“是啊,这个人就是你啊,怎么样,是不是很精致啊……”Osborne笑的格外的诡异,而这个人脸是那种扬着嘴角的,看得洛阳心里面一阵心惊肉跳!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Osborne,HappyBirthdaytoyou。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那个木头突然就发出了声音,洛阳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懵的,这是什么情况啊,洛阳整个人都傻眼了。

而面前全部都是Osborne的笑声,那种笑容越发的明显,而洛阳的心里面惊骇程度也是越来越大,变态啊,洛阳真是特么的想要惊声尖叫啊!

“这也能算做你为我唱的吧,好听么?”

洛阳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的天真无辜,完全是天真无邪的那种啊,不过洛阳心里面却已经莫名的产生了一点恐惧!

没有由来的,她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笑声,逃离这里的一切……

可是只能想一下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