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5 性感女人,人体木偶

周长安在去警局的路上面堵车了,周长安看了看时间,十点半,这个时候的C市其实已经很安静了,而前面貌似是出了什么交通事故一样,堵得很厉害!

周长安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包烟,点上,在车子里面吐着烟圈,整个车子都是充斥着一股浓重的烟味儿,周长安靠在座椅上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周长安的手机忽然响了……

周长安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赵铭的电话,“喂……你都已经把我送回家了,你现在又打电话过来做什么!”周长安一想到刚刚赵铭直接将自己扔在家门口,心里面还是有些窝火的。

“这不是因为你长时间不睡觉的缘故么?现在出事了,你想要睡觉也是睡不成了,赶紧过来吧,西郊的别墅区里面出现了一具女尸,死的人你也认识!”“啪嗒——”烟头瞬间掉落在他的腿上面,滚落到了皮鞋上面……最后落在了车子上面,周长安的心里面仿佛是被人忽然重击了一下!

整个人都是懵的,后面的赵铭说了些什么,周长安是完全没有听见的,他只是使劲的按着喇叭,但是前面的车子纹丝不动,而他的车子此刻正被堵在中间,没有办法,周长安直接跳下车子,就往车流外面跑!

“洛阳……洛阳……”周长安的嘴巴里面开始念念有词,而外面的风依旧很大,一些砂石都刮进了周长安的眼睛里面,但是他只是朝着西边跑着,此刻的他脑子里面全部都是洛阳……

而赵铭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他怎么挂了电话了,我这话都没有说完呢!”

“队长,我们已经联系到死者的家属了,但是因为她的家属都在国外,所以要赶过来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我们已经联系了她所在公司的负责人了!”李耐走过来,“小王和小白过几分钟之后就会到的!”

赵铭点了点头,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包烟,但是摸索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打火机,赵铭只能够将烟拿在手里面,“周围的邻居都询问过了么?有人知道她的情况么?”

“这边的别墅基本上都是没有人住的,都是一些有钱人买了在这里增值的,她的别墅也是刚刚买的,不过这个别墅买的人不是她……而是……”李耐将刚刚查到的资料递到了赵铭的面前,在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赵铭的瞳孔都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

洛阳此刻的脸色苍白,嘴巴发干发白,头发也是黏糊糊的粘在额前,而周围的动静,还是让洛阳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了一身休闲服的Aldrich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回来,手里面提着一个箱子,而洛阳敏锐的嗅觉,明显的闻到了……

“你杀人了?”洛阳闻到了血腥味道,虽然那股味道并不是很重,但是洛阳确确实实闻到了,而Aldrich则是一笑,将箱子放到了一边的地上面,直接走到了洛阳的面前,伸手捏住了洛阳的下巴,“嗅觉果然是不一般啊?”

“你到底要做什么!”洛阳被关了这么久,对于时间什么的,已经是完全么有什么概念了,她只知道时间过去了很久,而这种等待,真的是很消磨人的意志。

“你知道木偶最好的一点是什么?”Aldrich加重了力道,而因为两个人此刻的面对面,洛阳真的可以确定,他刚刚杀人了,他的身上面没有人任何的伤痕,不过这股血腥味道,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你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洛阳完全搞不懂他们要做什么,就这样关着自己,别的什么事情都不做!

“木偶最好的一点就是他们不会有什么喜怒哀乐,更不会问为什么……”Aldrich突然加重了力道,洛阳的眉头蹙了起来,真是够了,是想说自己说得太多了么?

Aldrich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就松开了手,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地上面,整个人显现出了一种疲态,“呵呵……”一开始他只是低低的笑着,但是笑着笑着,声音就忽然变大了……“哈哈……”洛阳听着怎么觉得有些毛骨悚突然呢,这个人是不是疯了啊,还是说他其实也是有神经病的啊!

过了片刻,Aldrich坐在地上面,抬头看着洛阳,“人活着为什么总是那么累呢!”

洛阳有些茫然的看着Aldrich,因为洛阳此刻明显在他的眼中看见了脆弱,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呢,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杀了我的助理,为了你……”洛阳的瞳孔骇然的睁大了,他真的去杀人了,为了我!

尼玛,你杀人就杀人吧,你居然还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面,你杀人和我有半毛钱关系么?真是够了,不过洛阳倒是十分的惊讶,这个男人居然会主动和自己说他杀人了。

“你杀人就杀人,什么叫做为了我,我有什么值得你去杀人的!”洛阳的声音干涩嘶哑,眼神却是异常的清亮,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而洛阳即使是在这种狼狈的状态下面,她的身上面所带着的那种桀骜和刚强的性格也是显得那么的吸引人。

“是啊,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却是真的为了你,要不是你,你的小相好,也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面,而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我只能……”洛阳真的是满头黑线啊,小相好?

说的是周长安么?洛阳能够听见一些周长安的消息,其实心里面还是觉得舒服一些的,而更何况周长安还在寻找自己,他是在乎自己的吧!

洛阳想到了这里,本来心里面灰色的阴霾也被瞬间一扫而空了,所以说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一点点的事情就可以让她的心情好上一整天,像个傻子一样……

“你确定这样真的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么?你杀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真的不明白,你要什么有什么,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洛阳不明白!是真的不明白。

“你不会明白的,有些债,背负了……就是一辈子!”洛阳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男人此刻的眸子是灰败的,没有一丝的光泽,看起来是那么的颓败。

“你是想说你的弟弟的事情么?”Aldrich看着洛阳,笑了笑,“你果然是很聪明……”

“他是个病人,就算是被人知道杀人了,估计这判刑……倒是你,你真的是会失去生命的!”这样的人,也算是天之骄子吧,模样俊朗,本来可以一辈子顺风顺水的!

“只是我欠了他的,本来就该还的!”Aldrich说着,嘴角扯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而周长安赶到了现场之后,他是半路拦截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就跑了过来,这里稀稀拉拉的有些人围在现场外面,嘴里面都是在谈论这个死者,但是周长安本来加快的脚步,在逼近现场的时候,却突然却步了,他不敢上前走了!

周长安忍不住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二心跳却开始猛烈地跳动,“周队长——”白少言忽然从后面叫了周长安一声,吓得周长安差点将手里面的手机,直接甩出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啊,进去吧!还等着勘察现场呢!”白少言看着周长安面如菜色,这脸色也是惨白的有些吓人,“您是生病了么?脸色这么的难看?”白少言的身上面背着工具,小王则是紧随其后,看着周长安的脸色那么的难看,也是疑惑的看着周长安,“周队长,一起进去吧,听说这个死者死的也是够惨的!”

“死的很惨……”周长安不自觉的重复着小王的话,刚刚是真的被白少言吓到了,其实白少言也是被周长安吓了一跳,自己长得那么的恐怖么?怎么一副见到鬼的表情啊!

“对啊,快进去吧,等一会儿那边该催了,不过这次倒是好了,直接死个外国人,你说会不会引起别的问题啊……”白少言见周长安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就和小王朝着里面走,但是周长安在听见了外国人之后,心里面陡然一震!

直接从后面拉住了白少言,白少言疑惑的看着周长安,“周队长,您这是做什么啊?有事情么?您要不要去看个医生啊,你的脸色很难看啊!”

而且身上面还有烟味儿,这个样子,真的适合办案么?

“你刚刚说死的人是个外国人?”周长安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白少言,弄得白少言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对啊,死的是匹诺曹木偶公司的总裁秘书——Linda啊,赵队长应该和你说过了吧,难不成你刚刚在梦游么?我们先进去了!”白少言和小王对视一眼就直接朝着里面走,而身后突然就传来了周长安的笑声,这两个人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小白,这个周队长确定真的正常么?好吓人啊?怎么觉得有些寒碜碜的……”小王说着还象征性的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是有些不正常,和这天气一样的反常!”今晚的天色看起来有些乌云压顶的感觉,也不下雨,但是风很大,让人觉得很压抑,天上面没有一颗星星,漆黑的夜色,像是被墨水浸染过一样,看起来让人的心情都会不自觉的变得不舒服。

此刻的两个人已经走进了别墅里面,这个别墅式两层的楼房,整个房间的布局都是那种欧式的,倒是符合一个外国人的品味,楼下已经挤满了人,赵铭看见他们进来,冲着他们指了指楼上面的房间,白少言和小王就直接走了上去,二当他们见到了现场之后,还是被震撼到了。

这种手法和杀人的手段,和前面的几个案子都是几乎一摸一样的,现场干净整洁,而尸体也是处理得十分的干净,他们绕着尸体看了几遍之后,还是决定找一下佟秋练好了。

此刻的佟秋练早就准备睡觉了,洗漱好了之后,正躺在床上面,看着手中的资料,而萧寒则是坐在一边看着手中的公司文件,“小练,你想好了,之后我们去哪里旅游了么?”

佟秋练从文件中抬头看了看萧寒,“不是说等这个案子结束之后么?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啊?”

其实佟秋练此刻还在研究着这个案子的情况,因为洛阳很有可能也是被这个杀手抓去的,而洛阳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况且这个杀手杀人如麻,心细如发,杀人对于他来说更是家常便饭,佟秋练很担心洛阳会出什么事情,所以还在研究着案子的情况。

萧寒放下手边的文件,转动着轮椅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伸手将佟秋练手里面的文件抽了出来,“已经快十一点了,你该睡觉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熬夜对你的身体不好!”

佟秋练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过这两个人刚刚关灯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佟秋练的手机就响了,佟秋练看了看手机,是白少言的电话,难不成是案子有什么进展了么?“喂——”佟秋练刚刚接起了电话,那边就传来了白少言一连串的声音,佟秋练猛地坐了起来。

这萧寒刚刚躺下去,看见佟秋练这样的举动,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一看就知道,肯定警局那边又出事情了,真是的,有没有哪天能够让他们安生一点的啊!

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萧寒只是自己翻了个身子,然后直接闭目养神了,佟秋练无奈的伸手抓了抓头发,“萧寒……”

佟秋练的声音很小,带着一些试探性的意味,萧寒却没有一点的动静,只是不作声,“你没有睡吧?”萧寒睁开眼睛,直接坐了起来,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只是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没有睡?那你是要准备做什么,已经十一点了,你还怀着身孕,他们这是准备做什么,难道没有法医了么?”

“主要是这个案子都是由我经手的,再说了,这个案子不破,我们也不能出去旅游不是么?”佟秋练的声音不大,软软糯糯的,听着萧寒直摇头,又开始了,只要是有事情求着自己的时候,这语气都变得软糯了!

“是啊,案子不破,我们的二人世界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呢!”萧寒说着叹了一口气,直接拿起了手边的电话,给萧晨打了电话,让萧晨送佟秋练出去!

“我的腿是没有办法陪着你去现场了,我让萧晨陪你去好了,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行……我得让季远和你一起去,不然的话,我根本就不放心!”佟秋练无奈的起身换了衣服,这事情要是不顺着他的话,估计就要和自己没完没了了!

萧晨其实已经睡着了,萧家的作息时间都是很规律的那种,所以萧晨真是晕乎乎的下床,洗了个脸,直接下楼开车,送佟秋练过去。

佟秋练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而这个时候,现场周围来了许多的人,佟秋练走进了现场,他发现这里坐着的,不仅仅是有警局的人,居然还有徐敬尧,而徐敬尧的边上站着几个外国人,赵铭走过去,“佟法医,您过来了啊,现场在上面!这次死的人是匹诺曹木偶公司总裁Aldrich的秘书Linda,现场是她的卧室,就在楼上!”

佟秋练点了点头,难怪会有外国人在这里,估计是因为这个事情牵扯到了外国人,徐敬尧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这个案子还是由你接手么?你的身体吃得消么?”佟秋练点了点头。

“放心吧,之前怀着小易的时候,我还不是经常的在教授的实验室里面观摩学习什么的么,放心吧,没事的!”佟秋练说着就直接走了上去,而徐敬尧则是跟着佟秋练走上楼,“话说,你怎么过来了,新型药品的案子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么?”

“这个案子本来是由洛阳负责的,也就是从令狐乾的手里面接过来的,其实很多的东西,都不是特别的清楚,许多的细枝末节的东西,都还在慢慢的摸索中,而洛阳的突然失踪,现在整个案子都陷入了一种僵局,所以军部那边也是很着急的,都在催促着警方破案,不过案子似乎进展的十分的缓慢!”徐敬尧伸手在后面护着一点佟秋练,因为这个别墅的楼梯有点陡。

“那倒也是,洛阳的失踪,这个案子几乎是陷入了僵局了,军部那边没有重新的指派人手过去么?这个事情是拖不得的!”佟秋练一边扶着扶手,一边上楼,而楼上面不时的传来一些对话声音,很显然有的声音很熟悉,比如说白少言的声音。

“军部那边已经在采取紧急预案了,但是怎么说呢,想要尽快的找到一个人,还能够这么快的就上手的,也是比较困难的,这个事情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的,不过因为前段时间对这个贩毒组织的打击加强了,这个组织最近也是比较安分的,没有再掀起什么大风大浪的,倒是很安静,这倒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安排部署的时间!”徐敬尧和佟秋练也就是说了两句话的功夫!

两个人已经到了楼上了,这个别墅其实说起来不算是太大,不过一个单身女性住的话,到时有些奇怪了,毕竟她不过是个总裁秘书,按理说的话,是买不起这种房子的,而周长安正站在门口,和几个人在交代着什么,看到佟秋练,倒是和佟秋练点了点头,不过对于佟秋练身边的徐敬尧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又出事了啊!”白少言听见了佟秋练说话,连忙走了出来,给佟秋练送上了工作穿的衣服,“老师,您可算是过来了,您赶紧进来吧!”

“还能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杀手就是存心不让我们消停呗,又开始杀人了!”周长安叹了口气,自己的电话,刚刚已经快被打爆了,所有人都是在追问着关于这个案子的进展,更多的则是上级打电话过来,催促着赶紧破案!

这个案子在国外是个悬案,一直都是没有侦破,而和国外联系的时候,他们给的反馈和线索,在周长安看起来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而这些人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那种,有本事你们来破案好了,别整天就知道在那里唧唧歪歪的!

佟秋练穿好了衣服就直接走进了现场,这刚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花香,还有一股很浓重的脂粉味道,这个房间里面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香水味道,这种味道闻多了,还是有些刺鼻的!

佟秋练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鼻子,将口罩戴上,而且佟秋练刚刚进去,一阵风吹过来,弄得佟秋练觉着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那种味道给包裹住了,“这是什么味道啊!”

“香水瓶打翻了,味道很大,开了一点窗户通通风!难闻死了!”白少言指了指地上面的一个浅碧色的香水瓶,而白色的地毯上面也被浸湿了一大块,佟秋练点了点头。

这个房间一进去,就是那种充斥着浪漫的欧式风情的家居装潢,整个房间的布局看起来格外的典雅,不过这个房间里面布满了深紫色的纱幔,倒是给这个房间增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不过佟秋练看到这样的房间布局,心里面隐隐的有些不舒服,因为这种布局,总是会让人又不好的联想,再加上这个房间里面到处都是浓重的香味,让这个房间看起来虽然是性感迷人的,但是也是奢靡的。

“死者是Aldrich的秘书么?”佟秋练伸手摸了一下这边的紫色纱幔,走到了床边,床上面是罩着紫纱的,就像是古典的蚊帐那种,而此刻的紫纱已经被他们收起来了,所以佟秋练可以很直观的看见死者躺在床上面。

穿着性感裸露的睡衣,而且这种睡衣暴露的可以看见她的身体的各个部位,她的里面也只是穿了一个内裤而已,还是那种布料很少的内裤,身材高挑匀称,面容姣好深刻,身材火辣性感,怎么看都是性感尤物的那种,但是这个女人此刻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面,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确实是匹诺曹木偶公司的总裁秘书,我们这里还有照片的!”白少言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几张照片,在佟秋练的眼前翻了一下!

照片上面的女人,穿着得体的职业装,一般都是黑色和灰色套裙居多,头发时而披散着,时而盘起来,看起来十分的大方得体,而且看得出来是一个很出色的女秘书,但是现在的这个女人,穿成这个样子……真是!

“老师,你说这个衣服是她自己穿的,还是那个凶手给她穿上的呢?这个人平时可不是这样子的!”白少言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明明长得不错,工作也好,为什么就被凶手杀了呢,这个凶手挑选目标的时候,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标准的么?”

“什么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你看看这里……”小王此刻正在搜查这个Linda的房间,而在一个衣柜里面,小王居然看见了不同种类,不同类型的性感睡衣,还有别的一些十分暴露的衣服,小王随手捏了一件衣服在白少言的面前晃了晃,“看看这个,这个布料也真是够节省的啊!”

“咳咳……你是来查案子的,你这是在做什么啊!”白少言看见了那个性感内衣的时候,那俏脸蹭的一下就红了,真是够了,尼玛……果然这个年代,看人还是不能光看表面的!

“这个案子的死的这几个人,那个女人是看上去的那么的简单的啊,那个方琳琳,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是个狐狸精,可是呢,人家清纯的一塌糊涂,听说一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这样的女人,现在可是很少的!”小王说着一边检查衣柜一边说,“那个程依依别人都觉得是个玉女,冰清玉洁的,俘获了很多观众的心啊,结果呢,私生活简直是一团混乱啊,居然还生过孩子,你说说看,这个年代,还能相信什么啊!”

小王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气,倒是佟秋练看了看那个内衣,倒是真的很性感,不过佟秋练的视线还是转移到了这个死者的身上面,她此刻是躺在床上面的,但是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她的关节是吊在上面的薄纱上面的,没有什么承受能力,所以也只是形式一下而已,佟秋练伸手摸了一下她手腕上面的细线,看了看死者,伸手检查死者的眼耳口鼻。

“死者的身体还有温度,推测死亡时间实在三个小时以内,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因为休克窒息,死者的……”佟秋练伸手将死者的衣服往下面拉一下,终于知道为什么白少言和小王都没有动这个尸体了,还专门叫了自己过来。

佟秋练本来是以为是不是因为这个现场过于混乱,还是因为这个凶手过于残忍什么的,结果到这里一看,现场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女人在睡觉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异常的。但是这个衣服一掀开来……

“尸体被肢解了?”佟秋练看了看一边的白少言,白少言点了点头!

“之前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准备将尸体检查一下的,但是我们在准备将尸体挪动一下的时候,发现这个尸体被肢解成了许多块,和方琳琳的那种肢解方法不一样,这一次并不是仅仅是头和四肢,而是真个像是一个木偶一样的……”白少言指了指尸体的各个地方,尤其是她的手臂的关节处!

佟秋练伸手摸了一下,心下骇然,将死者的睡衣衣袖整个撩了起来,光是一个手臂,就被肢解出了许多块,手腕处被截了,手肘的地方,然后才是胳膊,关键是佟秋练在抬起了死者的手指的时候,发现,她的手指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耷拉的垂落着,每个骨节的地方都已经错位了……

“您也看见了,这个……我和看了之后,都觉得有些骇人了,这个凶手这次是真的按照一个木偶的方法在杀人的,她现在就是一个真正的人体木偶!”

人体木偶!白少言的话,重重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心里面,而所有人都是缄默不语,这样整个案发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

“我已经说了,我们会尽快破案的,你们就知道催催催的……有本事你们直接来破案好了,就知道说这些有的没的!”外面穿了周长安咆哮的声音,“特么的,真是越来越变态了,还给不给我一条活路了!”外面传来了周长安的声音,弄得屋子里面的几个人都是一阵心惊肉跳的。

“好了,这种时候,我们更加不能够乱了阵脚,那个凶手越是这么沉着冷静的杀人,简直是有些公开挑衅的意思,我们就更加不能够这么的不冷静了,不能这么的不理智!”徐敬尧的声音传来了。

“不是我不想冷静,而是这个杀手真是嚣张过头了,尼玛,简直是*裸的在挑衅我啊,我做警察也有好一阵子了,真是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杀手,还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逍遥法外了么?”周长安是越想,心里面越是来火!

“最近的这几起案子我已经研究过了……”徐敬尧的话刚刚说完,周长安的视线立刻射了过来!“你这是什么眼神啊?你不会以为我偷偷的看了你们的内部资料吧!”

“要不然你为什么会知道案子的情况,你拿什么研究?”周长安不喜欢徐敬尧的原因,其实特别的简单,因为徐敬尧几乎是整天都和洛阳待在一起的,虽然说是一起在办案子,但是周长安的心里面就是觉得不舒服。

“其实你不用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的,毕竟我和洛阳那可是清清白白的,你要是乱吃醋也要找对人啊,再者说了,这个案子,三年前我就已经在国外开始有过调查了,只不过这个案子查来查去的一直没有进展而已!”徐敬尧耸了耸肩膀,“这个事情我可没有骗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一下小练,不行的话,也可以打电话给当年办案的警官!”

“我又没有说不信,那你到底是研究出了什么东西!”周长安摸了摸口袋,下意识的想要摸一支烟,才发现东西都忘在了车子里面了。

“三年前一共是死了三个人,而且每个人死亡的时间,虽然说不是一样的,但是每个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差的都比较长,有的甚至是隔了一个月甚至是更长时间,但是现在却不是这个样子的!”周长安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徐敬尧虽然说有些讨厌,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徐敬尧是犯罪心理学这一块的专家。

“也许是这段时间校内供述正在查找下手目标吧,或者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耽误了!”周长安看了看徐敬尧。

“其实这个事情我是不想插手的,你也知道,其实军部的案子本来就已经够麻烦的了,所以很多时候我是不想插手别的事情的,不仅仅是分散精力这么点简单,更何况还是这种棘手的案子,这个事情还是洛阳亲子拜托我的,说实话,有这样的女人爱着你,你该知足的!”徐敬尧说着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你到底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周长安现在只要是提到了洛阳就有些心烦意乱的,更何况洛阳喜欢自己的事情,又一次在别人的嘴巴里面听到,周长安真的觉得这个世上面再也没有男人比我更傻了!

“或许是因为,但是时隔这么久再一次杀人,没有任何的征兆,就这么一个个的杀了这么多人,不觉得很奇怪么?这个人这么多年做什么去了?”周长安其实并没有将这个案子和之前的国外案子联系起来,因为之前的案子能够找到的证据线索寥寥无几,更何况和国外的警方沟通一直都是很困难的。

“也许是有什么原因让他不能杀人,或者是无法杀人!”周长安试探性的说了一几句话!

徐敬尧点了点头,“你要是有什么怀疑的对象,其实大可以看一下,他们这几年都在做些什么,或者是从三年前的最后一个案子到现在他们都在做些什么!”

周长安点了点头,屋子里面的人此刻则是在搬运尸体,首先是白少言直接上穿,将绑在顶上面的细线全部剪短了,然后他们在尸体下面铺上了东西,将尸体整个搬运到了床下面,这个尸体是真的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

其实佟秋练做法医这么久,大大小小的案子也是经历了很多,其实若是说肢解尸体的话,这个还真不是最残忍的,有的凶手甚至是将死者的尸体断成了许多尸块,这些或许是激情犯罪,或许是因为情杀仇杀,但是像是这种,佟秋练几乎都可以想象这个人在处理尸体时候的沉着冷静!

而你在想象一个人就这么一丝不苟的在处理一个人的时候,心里面多多少少会有些毛毛的。

这个尸体的所有的尸块的横断面都是切得一丝不苟的,佟秋练真的十分的好奇,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工具呢,而且这个人对人体的构造也是十分的熟悉,因为每一次下手都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的,而且人的骨头其实是很结实的,很难被什么东西断开,所以这个人选择的都是关节的连接处,所以说这个人对于人的各个部位还是十分的熟悉的。

“老师,尸体我们先运回去了,尸检的时候,您要过来么?”白少言可是不敢轻易地去萧家了,白少贤可是很早的时候就和他说过了,你要是找你的老师,最好是打电话,你要是直接去萧家,你就小心了!

“尸检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先下去了,萧晨还在下面等着我,你要不要一起回去?顺路送你一起回去!”白家是出于闹市区当中的,也是顺路的,总是要经过那里的!

“不用了,老师,您早点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东西我们处理就好了!”白少言可是不想见到萧晨那个煞星啊,尼玛……和他就是天生相克啊!

“那行吧,你们也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其实白少言和小王虽然是应着,但是心里面都在想,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啊,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