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4 物质的女人,死神逼近

此刻的周长安正坐在萧家的客厅里面,佟秋练就坐在他的对面,两个人是面面相觑的那一种,周长安忽然觉得自己这次来萧家根本就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此刻的萧家的气氛十分的诡异,就比如说此刻他的位置吧。

佟秋练的手里面端着茶杯,不时的喝上一口,儿表情也是那么的轻松惬意,但是他的身边,左边坐着小易,右边则是坐着萧晨,关键是这两个人把自己夹在中间是个什么意思啊,再者说了,这两个人为什么看着自己的表情这么的古怪呢。

自己这还什么都没有说呢,而萧寒则是坐在轮椅上面,离这里有点距离,低头似乎在看着什么东西,不过周长安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总是有一道视线不停地射向自己这个方向。

“怎么了?是不是案子有什么新的进展啊?”佟秋练倒是也有些弄不明白了,这三天两头的往自己的家里面跑是几个意思啊?还是说真的有什么新的线索被发现了呢?

周长安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图片,这是赵铭的手机拍摄下来的Aldrich的车车轮的痕迹,佟秋练在看到了这张图片的时候,心里面也是一惊,“这是谁的车子?难道说你们已经找到了那辆将洛阳带走的车子么?”佟秋练这次虽然说没有直接的参与案子的调查工作,但是还是看见了许多案子的证据资料!

这个车胎的花纹印记,佟秋练是记得十分的清楚的,萧寒也是那种喜欢各种各样车子的人,所以萧家的车子也是特别多的,佟秋练为了这个案子还专门的询问过萧寒。

萧寒的车子里面是没有车子有这种花纹的轮胎的,不过白少贤似乎是有一辆这种花纹轮胎的车子的,只不过这种车子是全球限量版,一般人很少能够看的到。

“不是的,我是想要问你一下,你和Aldrich和Osborne这对兄弟熟不熟?或者说洛阳和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周长安这话说的这么的直白,佟秋练也不是傻子,自然之道,Osborne是不可能开车的,那么这辆车子的主人肯定就是Aldrich了!

“你是怀疑Aldrich有问题么?你是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还是说只是你自己的单纯的怀疑呢?”佟秋练这话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周长安要是有证据的话,早就直接去他们家抓人了,怎么回来自己的家里面和自己磨磨唧唧呢,也真是够了。

“目前的话也只是有些怀疑罢了,也许就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我和赵铭去了他们公司询问情况,正巧就看见了这辆车子,我们还在这个车轮里面的土壤做了取样,不过小王和小白都说这个和现场的泥土样本是不一样的!但是我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周长安也知道自己现在是纯属空谈,毕竟什么证据都没有,仅仅是凭借一个车轮,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那你来这里又是先要和我说什么呢?”佟秋练喝了一口茶,不过心里面已经在暗自盘算了,Aldrich和Osborne其实说起来是有些奇怪的,不过佟秋练首先想到的还是少年那一双澄澈干净的眸子,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做的出来呢,更何况自己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躺在床上面,气息微弱的就像是一只小猫咪。

“我就是想要问一下洛阳和这对兄弟之间有没有什么接触,因为洛阳出了军区之后,最常来的地方就是你这里了,况且我听说,你和这对兄弟还挺熟的!”

周长安这话说完,明显感觉到了几道视线都同时的射向了自己,尤其是那一道来自萧寒的视线,目光灼灼,怎么觉得要把自己吃了一样的。

其实吧,萧寒虽然坐的地方有些远,不过他们之间的对话还是可以听得十分的清楚的,萧寒是觉得自己的感觉和周长安其实是一样的,这对兄弟确实是透着一些古怪的,尤其是他们对于佟秋练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尤其是那个有自闭症的弟弟,萧寒压根就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那个Aldrich萧寒就更是看不过眼了,到底是几个意思啊,你的眼睛老是盯着别人的老婆看是几个意思啊,不过萧寒对于这种事气缸也就是和白少贤吐槽了一下而已,不过白少贤到时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人家外国人本来就是那种热情好客的那种,什么亲手贴面礼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萧寒啊……人家盯着嫂子看,说明嫂子长得好看啊,这和这个人的过激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个雄性生物吧,你们家的茶茶和大人要是靠近了嫂子,你不也是要吃醋的么?”白少贤可是看透了,这萧公子现在整个就是一个大醋坛子。

“若是说接触的话,我知道的也就是那么一次,就是有一次Osborne出了点事情,我去他们家看他,正好那个时候洛阳也在我们家,我们就一起过去了,不过洛阳不是很喜欢他们家的装修风格什么的,所以也就是和Aldrich匆匆的打了个招呼,就到他们家别墅的外面溜达了!”佟秋练倒是没有觉得这中间有发生什么特殊异常的事情啊。

“他们就是说话都没有说上几句,更不要说什么有什么别的接触了,我平时看出来了,洛阳压根就不太喜欢他们家,所以说接触的话,也就是这么一次吧!”

周长安点了点头,所以说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过节或者是别的足够让他们冒险绑架一个女军官的理由啊。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我总觉得他们公司透着一点古怪,说不上来,不过他们公司在这种时候到C市,说实话,我的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些膈应!”周长安的这话刚刚说完,小易忽然起身。

噔噔噔……的朝着楼上面跑去,很快的就跑了下来,手里面还拿着两个木偶,这是白少贤那天专门过来给小易送的木偶,“叔叔,这个东西送你好了,这些木偶是不是特别好看啊!”

周长安看着手里面的木偶,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子,我早就已经过了玩木偶的年纪了好么?再者说了,这两个木偶还都是女的,这个……就是拿回去摆在办公室里面都会被人笑话好一阵子的,佟秋练则是放下杯子,“拿回去研究一下也行,或许还能给你找到些破案的灵感!”毕竟他们还有凶杀案在急着侦破呢,周长安看着手里面捏着的木偶,真是放下也不是,拿走也不是啊!

其实佟秋练早就知道了,小易从小就聪明伶俐,很多的玩具都是玩了几次之后,就直接失去了兴趣了,更何况是木偶呢,佟秋练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女性木偶,小易早就想要转手送人了,这不正好找到了一个好的时机么?

“叔叔,这个木偶真的不错的,你闻闻,这个木偶还有一种奇特的香味呢!”小易说着就拿着木偶送到了周长安的鼻子边上面,周长安在闻到了这个味道之后,整个人都是心里面一凛,直接从小易的手里面拿过木偶闻了几下。

小易疑惑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也是不明白,这周长安瞬间化身为警犬又是个什么样的节奏啊,“这个木偶我先收下了,佟法医,我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有事情我们再联系!”说着也不等佟秋练说个什么,就急匆匆的夺门而出了。

弄的所有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难道说是察觉到了什么东西么?这个木偶佟秋练是把玩过的,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啊,难道说是自己忽略了什么么?

气味?难不成和现场发现的木屑的味道是一样的,当时因为佟秋练怀孕的缘故,气味辨别什么的,佟秋练并没有参与,佟秋练并不知道,难道说那个时候的那种木材其实是有味道的么?

佟秋练看了看周长安消失的门口,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的,风风火火的,弄得好像是要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结果呢,就是来这里溜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留下,佟秋练压根不知道,这货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佟秋练眼睛的余光却瞥见了萧寒看着自己的灼灼视线。

佟秋练是真的想要忽略萧寒,只不过萧寒微微扬起的嘴角,昭示了这货此刻的好心情,但是佟秋练此刻的心情却不是那么的明媚了,真是的,她还以为周长安来这里又是因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就急匆匆的准备下来,但是当时的萧寒牵制着自己,无奈的自己,只能答应了许多割地赔款的条约,现在想一下的话,还真的是亏大了。

其实吧,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萧寒在说了要佟秋练补偿之后,佟秋练自然是不同意的,“萧寒,你还是不是人啊,孕妇你也要欺负,你也是可以的啊!”

“谁让我这么的想你呢,不过小练,我只是说要你用手什么的,又不是让你做别的,你要是不想的话,我们可以再仔细地研究一下怎么补偿我!反正我是不急的!”萧寒完全是开启了无赖模式了!

佟秋练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真是够了,这货怎么越来越无耻了,但是佟秋练看着压在自己的身上面的某人,那还笑的那么的灿烂,佟秋练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啵——”萧寒亲了一下佟秋练的嘴唇,萧寒笑着看着佟秋练,“不过有件事情我想要和你说一下,不过你最好是答应我,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你还有什么事情啊?”佟秋练已经不指望这货的嘴巴里面能够吐出什么好话了,只是无语的看了看萧寒,却发现萧寒也不说什么,只是眼睛一直盯着佟秋练,浅浅的,淡淡的,不过满眼的都是佟秋练,佟秋练似乎觉得此刻的萧寒眼中只有自己,那幽蓝色的眸子中都是满满的自己的倒影,佟秋练忽然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充满了一样。

“等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我们就出去旅游吧,这个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就我们两个人,我的腿很快就能够慢慢的行走了,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就出去旅游怎么样?没有任何人的打扰,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萧寒的声音温柔,带着一些魅惑,仿佛像是一根羽毛一样,轻轻的拂过了佟秋练的心头。

佟秋练在听到了这话之后,看着萧寒,萧寒的眸子中盛着笑意,浅浅的眉眼弯弯,温暖的有些过分了,佟秋练这个时候是真的怦然心动了。

佟秋练很小的时候就没有he父母住在一起了,二佟秋练的爷爷一直身体都不太好,所以旅游这种事情,是真的没有过几次,而到了萧家之后,因为佟秋练职业的特殊,虽然有很多次能够全家出去旅游的机会,不过佟秋练都没有能够参加。

说起来,佟秋练对于自己的职业的选择,一开始是带着忐忑和不安的,尤其是在住到了萧家之后,佟秋练更是觉得有些害怕,是的,是害怕,不过萧家的人全部都无条件的包容了自己,而萧寒更是对自己的职业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毕竟自己有时候起早摸黑的,完全没有时间he萧寒好好的相处。

更何况有些时候,自己深更半夜的还要去现场,而萧寒更是因为不放心自己,每次都和自己一起出去,然后就在外面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说实话,佟秋练是心疼的,不过这种有人等着的感觉,佟秋练的心里面是十分的高兴的。

“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我们就出去旅游吧,我很想和你一起过一下我们的二人世界,你觉得怎么样?”萧寒又一次靠近佟秋练,不过双手撑着床,让自己的身子没有直接压在佟秋练的身上面,深怕压坏了佟秋练,而佟秋练此刻其实已经开始有些神游了!

说起旅游什么的,佟秋练的脑海中自然都是那些大海、沙滩、椰林……什么的,更何况佟秋练一直觉得有些亏欠了萧寒的,就微微的点了点头,萧寒笑着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红唇,佟秋练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双手也是不自觉的抱住了萧寒的脖子,两个人的身子贴近,对方都感觉到了双方的体温在不断地升高,慢慢的,两个人的吻在不断地加深。

萧寒已经是那种久旱逢甘露的状态了,使劲的吸取着佟秋练的甜美,而过了片刻之后,佟秋练的脸已经红彤彤的了。

而佟秋练也感觉到了萧寒的身体异样,“你想要我么?”佟秋练这话说完,佟秋练就后悔了,而且萧寒在听见了佟秋练的话之后,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之后更是直接笑出了声音,而佟秋练则是恨不得此刻在自己的嘴巴上面打几下子!

这句话算是佟秋练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说出来这么露骨的话,佟秋练双手直接捂住自己的脸,而佟秋练的这种羞赧,更是惹得萧寒笑得更加的大声了,而佟秋练感觉到了自己的脸烧得更加的厉害了。

“其实我很高兴,因为我的小练和我一样,我也想你了……”佟秋练怎么觉得萧寒这话说的那么的慎得慌呢,“不过你现在想要的话,我也是可以满足你的!”

“一边去,谁说的,你赶紧走开!”佟秋练刺客根本就不敢看萧寒的眼睛,因为萧寒此刻的眼睛中都是笑意,佟秋练根本就不敢去看。

“其实老婆既然想要的话,作为老公的我,按理说应该无论如何都要去满足你的,只不过我现在也算是个半残的人啊,爱——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们就继续好了,不过估计会有些困难啊,小练,那就需要你多多卖力了!”萧寒这话说完,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佟秋练真是恨不得在萧寒的脸上面打几巴掌,真是的,这货还能不能正常一点啊。

什么叫做半残的人啊,这话说的好像是自己有多么的饥渴一样,佟秋练真是想要直接钻进地缝里面。

“好了,不逗你了,先不说我的身子不太方便,就是上你的肚子现在还不到三个月,我也不能这么的禽兽啊!好啦,不逗你了,看你还这么害羞,我们都赤诚相见那么多次了!”萧寒笑着伸手抱了抱佟秋练,张嘴在佟秋练的耳垂上面咬了一下,惹得佟秋练的身子一阵僵硬。

“再者说了,这周长安此刻还在下面等着你呢,要不我们就继续吧,只要你不介意!”佟秋练真是想要直接一头去撞死,对啊,周长安还在下面等着我呢,我怎么就和萧寒在这里……

“再说了,我们以后的日子不是还长着么,再说了,案子破了,我们就可以二人世界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萧寒的声音在佟秋练的耳边低低的响了起来,佟秋练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直接将萧寒一把推开,挣开了就想要直接下床!

“你慢点儿,记得穿上鞋子,别着凉了!”佟秋练回头瞪了萧寒一眼,因为自从佟秋练怀孕之后,家里面但凡是走路的地方,都已经铺上了厚厚的毛毯,就算是踩上去也是软绵绵的,根本就不会着凉,不过佟秋练还是点着头穿上鞋子,对于萧寒的这种霸道的温暖,佟秋练的心里面听着还是很温暖的。

在佟秋练离开之后,萧寒就自己挪到了轮椅上面,慢悠悠的转动着轮椅,“说什么我会被美人计迷惑了,美男计什么不是也同样有用么?”敢情萧寒是还在记得小易曾经调侃自己的话啊,所以说萧寒这种人真的是记仇的狠,你千万不要惹着他什么的,萧寒这种人,有些时候你会觉得他的脑回路he平常人是不同的,就是想的东西都是很特别的,不能说是特别,而是总是记得那些别人不记得东西!

但是这边的小王和白少言则是再次受到了惊吓,这两个人刚刚已经被周长安和赵铭给吓了一跳了,这两个人刚刚平复了一下心情,正在收集整理材料,正专心致志的看东西呢,忽然就听见了……

“嘭——”门就被大力的踹开了,白少言和小王都是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瞬间激灵一下,手里面的东西都差点直接掉了出去!两人都是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二周长安在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冲了进来,这门还剧烈的震动了几下!

而就在两个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长安已经直接将木偶直接丢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而小王和白少言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是在对方的脸上面看见了不可思议,尼玛,真当他们两个人每天都是没有事情做的么?这刚刚给他们两个人丢了一包吐过来,这包土刚刚进行了取样,还没有来得及分析什么的,这又丢过来一个木偶是个什么鬼啊,真当他们每天闲得淡腾啊,也真是够了啊。

“周队长,您这是准备做什么啊?”小王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二白少言也是疑惑的看着周长安。

“这个木偶的材料想要请你们分析一下,我等着急用!”周长安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慌不择路的感觉了,二小王则是指了指实验室的一个角落,周长安回头看了看那个角落,这个角落里面居然都是堆放着木材,周长安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

“你们重案组的警官们都是一些急性子,什么样的东西都往我们这里塞,我们这里已经堆放了许多需要检测的木材了,你这是有哪里来的东西啊!”白少言叹了口气。

但是周长安在听到白少言这话说完之后,就直接开始讲木偶的身上面的衣服撕扯开了,白少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实验室的天花板,这周队长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了啊,这刚刚还在那里说什么要检测什么的,这现在就直接动手将木偶身上面的衣服给扒了,还是个女木偶,虽然说只是个木头人吧,不过小王he白少言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诡异的。

他们看着木偶的衣服被慢慢地剥落,就剩下了一个木头架子,周长安讲木偶放到了两个人的面前,“你们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和你们给我的样本的味道很像啊!”白少言疑惑的从周长安的手里面接过木偶。

因为木偶上面还涂抹着别的东西,所以本身的原料的味道都被遮盖住了,白少言讲木偶的胳膊给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没有被打蜡或者是别的加工的原木,闻了一下,虽然说是有一些化学制品的味道,不过这个木材的味道还是有一些的,虽然不是很浓郁,不过闻得出来,相比较重案组别的人找来的那些没用的木头,这个木材是真的和那个木屑的样本接近的。

“这个东西是在哪里找到的啊?”白少言将木偶递给了边上的小王,小王狐疑的接过了木偶,闻了之后,也是有些诧异的。

“萧家!”周长安这话说完,白少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啊,老师家里面的,不是吧,这事情总不会和老师扯上什么关系吧,“小易的玩具,估摸着是他们送的礼物什么的,萧家和匹诺曹公司不是有合作么?送个礼物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白少言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话说他们家里面好像也有几个这种木偶来着!是白少贤带回来的,要不回家也研究一下怎么的!

“我立刻给你做取样检查,不过你最好还是去他们公司问一下,他们是不是真的用这种材料制作木偶什么的,最好是能够再那几个木偶回来给我们研究一下!”白少言说着已经动手讲木偶表层的东西剐蹭掉了,很快的就露出了里面的那种原木。

周长安一听这话,脑海中就闪过了关于Aldrich回复自己的话,什么他们公司一般是不会用这种材料的,什么材料贵成本高什么的啊,现在想想根本就是鬼话啊,这也没有说他们公司不曾用过这种木材啊,尼玛……居然哈老子玩这种文字游戏!周长安在心里面将Aldrich给骂了一遍。

“我知道了,你们先研究着,我现在就去问一下!”周长安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小白,这周队长是几天没有休息了啊,着脸色真是难看的有些吓人啊!”小王摇了摇头,白少言则是耸了耸肩膀。

这个很正常的,自己在乎的人现在生死未卜的,这怎么可能睡得安生呢!

周长安和赵铭到了匹诺曹公司的时候,Aldrich已经先回去了,而接待他们的仍旧是那个叫做Linda的女人,这个女人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眼睛也是棕色的,身材高挑,穿着职业套装,露出了修长精致的双腿,五官立体深刻,看起来十分的漂亮,而且说话的时候,也是嘴角含笑,看起来十分的亲切自然。

“两位警官,我们总裁已经先回去了?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直接打他的电话,或者说我帮你们联系一下!”Linda说话带着官方的标准化的微笑,看起来格外的亲切温柔。

“那也没事,我们就是有事情想要问你一下,就是个东西,这种材料,你认识么?”周长安说着将口袋中木屑样本递给了Linda,周长安知道,这个Linda虽然说并不是什么木偶师,也没有从事木偶制作这样的工作。

但是作为公司的接待,她对各种材质或者他们所用的各种木材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的,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材料我们公司有用过,不过不多,毕竟这种木材价格昂贵,除非是送人或者是别人的专门定制,否则的话,我们是不会用这种木材的!”Linda说话的时候嘴角含笑,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一丝异样,而周长安和赵铭的实现也是死死地锁住Linda,但是他们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那你们公司最近有没有用过这种材料?”周长安知道这个公司是用过这种材料的,那么那个Aldrich显然在自己问话的时候,有些回避自己的问题了。

“前段时间有过,是一个客人专门要求定制的,因为这位客人定制的是那种和人差不多高的那种木偶,所以剩余的材料会比较多一些,剩下的一些材料做了一些小的木偶,也就是巴掌大的那种吧,听说我们总裁送人了,不过具体的东西我不是很清楚,你们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查一下,或者说你们可以直接找一下我们总裁,他应该知道的更多一些!”

Linda笑了笑,这种微笑是他们两个人完全没有看出来任何的异样的。

两人问了一些东西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很显然,这次又是没有任何的收获的,两个人在车子里面,都是没有说什么话,毕竟这气氛,真是该死的诡异啊!

“周队长,你等一会儿要不要直接回去休息一下,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你再这样下去的话,身体会熬不住的!”赵铭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到坐在后座的周长安正靠在座椅上面,脸上面都是疲惫之色!

“可是洛阳一天没有下落,我的心里面……”周长安也不是不想休息,只不过现在只要是一闭上眼睛,满眼满脑子里卖弄就都是和洛阳相识相知的各种画面!周长安从来不知道,洛阳在自己的心里面居然已经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周长安说着叹了一口气。

“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啊,所以啊,你也别想了,我送你回去稍微休息一下,你的身子再这样下去肯定是熬不住的!”赵铭说着开车打了个方向,直接去了周长安暂住的地方。

二此刻的Linda在楼上面看到了两个人的警车离开之后,微微一笑,靠在窗口,给Aldrich拨了个电话,Aldrich刚刚处理完Osborne的事情,刚刚准备休息一下,刚刚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这边的电话就响了,在看见了来电显示之后,Aldrich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凌厉之色。

但是在电话接通之后,Aldrich的脸上面立刻挂起了公式一般的微笑,“有事情么?”

“总裁大人,我刚刚给你处理了一个麻烦,您是准备怎么感谢我呢!”Linda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娇媚,和刚刚应付周长安和赵铭的神色完全是不同的!

Aldrich则是喝了一口咖啡,嘴角扬起了若有似无的微笑,“是么?是什么事情啊?我得看看这个事情需不需要我好好的感谢你!”Aldrich说话的语气之中带了一些异样的东西,但是Linda却是完全都没有察觉。

“之前来过公司的两个警察又过来了,带了一个木材的样本给我辨认,我知道这是Osborne专用的木材,所以我就说……”Aldrich倒是眸子中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果然是不一般啊,能被洛阳看上的人,看起来还是有些斤两的,只不过这个样子真的可以抓到真正的凶手么?

“这样的话,我倒是真的需要好好感谢你了,怎么样?晚上有时间么?”Aldrich的脑子中瞬间闪过了许多的东西,而Aldrich也知道现在的警察都还在继续的追查着洛阳的下落,他们是没有直接的证据的,所以都在旁敲侧击的打探虚实的状态中。

但是这种被人紧盯着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继续追查连环杀手么?想到了这里,Aldrich的脸上面突然就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今天晚上么?老地方见行不行?”Linda显然十分的激动!语气中透着不言而喻的高兴。

“OK!今晚见……seeyou!”Aldrich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将咖啡一饮而尽,哼……有些时候有些人就是喜欢自作聪明,就不能让我安生一点么?

Aldrich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Aldrich直接起身走进了洗漱间,里面很快的就响起了水声,而不言而喻的,Aldrich这是准备去赴约了,只不过那个傻女人还在做着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丝毫不知道死神正在一步步的降临,一步步的逼近,而她——

将无路可退!

周长安已经在自己的床上面翻来覆去的好一会儿了。愣是怎么都睡不着,周长安仰面看着天花板,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而周长安住的地方很安静,能听见外面的风声呼呼的刮着,周长安起身讲窗户关起来,“这是要下雨了么?风这么大?”周长安看着天,一颗星星都没有,满眼都是黑色的,周围都是树叶的沙沙声音。

周长安在床上面又睡了一会儿,实在是睡不着,直接起身开车准备去警局!

而此刻的Linda正坐在自家的小别墅里面,穿着十分性感的蕾丝内裤,外面只穿了一件薄纱性感内衣,性感迷人的身体若隐若现的,甚是迷人,尤其在昏黄的灯光下面,显得越发的动人。

Linda坐在梳妆台前面梳着头发,“Aldrich,总裁夫人的位置就是为我准备的,也只有我才能这么义无反顾的帮你!”其实Linda完全不知道,Aldrich当时能够上她的床,也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女人足够的物质,有的女人是看重感情大于物质的,但是有的女人却是为了钱财可以放弃一切的,而Linda恰巧是属于后面的这种女人,这样的女人只要你给的钱足够了,就很好打发,所以Aldrich才会和她有点关系,不过这个女人很显然会错意了!

门外的铃声想起来了,女人起身站在全身镜的前面仔细的照了照,很完美“今晚,我一定要你下不来我的床……”女人显得十分的自信,飞快的下楼,脸上面都是明媚的微笑!

而她丝毫不知道这个铃声就是死神的号角……

死神来了,而她!

注定逃不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