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3 露出破绽?陷阱?

现在佟秋练在萧家就是一个所有人都要把她供起来的对象啊,这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自己还动手动脚的,这指不定大手一挥直接让他们分房睡也是有可能的啊,这老爷子眼里面可是除了小练肚子里面的孩子,就压根没有自己的存在啊,哎——

“一顿肯德基!”萧寒立刻开出了条件,而小易本来上楼的脚步也停止了,回头看了看萧寒,微微一笑,佟秋练能说,这两个人的笑容真的是越来越像了,“一个月的糖果!”小易立刻反驳道!

萧寒的脸色立刻一凛,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和自己讨价还价了,而小易就知道和萧寒这种老狐狸说这种话是根本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的,不过要是真的能敲诈一点东西的话也是好的,“不行的话,半个月也行!”

“五天!”萧寒直接说道,小易刚刚想要开口,“不然就三天,没得商量了!”小易手里面抱着拼图,委屈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则是一直靠在萧寒的怀里面,表情十分的惬意,“妈咪啊,爹地欺负人,你看看,这是想要和我谈判的态度么,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就不该吃糖果,晚上多吃两碗饭倒是可以,你想要告状就随意!”佟秋练这是懒得理会这对父子,还能不能别把自己当空气啊,“你摄入过多的糖分对你的牙齿不好!”小易的脸立刻垮塌的下来!

“爹地,三天就三天吧!”小易眼睛立刻放光的盯着萧寒,而萧寒则是搂紧了佟秋练,伸手揉了揉佟秋练的肩膀,“我听你妈咪的,今晚你多吃两碗饭就成了,电话就在这里,你想打就打,我随意!”小易立刻撅着嘴巴,那模样倒是很可怜的模样,真是的,大人果然都是大尾巴狼,都是喜欢逗小孩子的,哼——

而此刻周长安根据那个木屑的情况,找到了Aldrich,因为这种木料还是比较少见的,尤其是在C市更是比较少见,而他们已经跑遍了C市可能有这种木料的家具厂,木板厂,建筑工地等各种各样的地方了,而最后排查下来,也就剩下这个匹诺曹木偶公司了,这个公司过几天就要开始对外营业了,而公司现在还是处于装修的阶段,看起来十分的忙碌。

周长安和赵铭进入了他们顶楼的接待室的时候,这电梯门刚刚打开,满眼看过去就是一片童话色彩特别浓厚的地方,而且到处都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木偶,他们穿着各个国家和民族的衣服,就是头发都弄得惟妙惟肖的。

“这里的木偶倒是做的真精致,你看看这头发,和真的一样!”赵铭走到了其中的一个木偶身边,这脸上面的表情是嘴角上扬的,而且因为木质的缘故,这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逼真,赵铭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木偶的头发,“这个头发……”

“两位警察先生,我们公司这种和人等量其高的木偶,头发都是从一些理发店收购的真头发或者是高仿真的头发,而且都是镶嵌在木偶的头部的,看起来和真的一模一样,和别的公司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我们木偶的衣服都是专门采购回来的真人的衣服,所以看起来给人的感觉都死格外逼真的!”领着他们进来的一个小姐不停地说着。

周长安则是觉得这里的木偶虽然看起来都精美绝伦,但是给他的感觉却不是很舒服,要是那些小小的能够在手里面玩乐的木偶就算了,但是这些木偶和人都是差不多高的,这种感觉就像是这里到处都是人,这种感觉并不是特别的自在!

尤其是这些木偶都是那种微笑的脸,周长安不自觉的就觉得有些寒碜碜的,特么的,真是见鬼了,这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几个木头弄起来的小人么,怎么心里面还害怕起来了!

而他们两个人很快的就到了Aldrich的办公室,这还没有进去,门刚刚被打开,就听见了里面三五个人在讨论问题的声音,听着几个人的三言两语,估计是在谈论关于公司发布会的一些问题,“总裁,两位警官来了!”那个小姐是直接推门而入的,Aldrich则是大手一挥,“你们先出去吧,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讨论一下!”几个人点了点头,倒是纷纷看了一眼周长安和赵铭。

“两位先休息一下吧,Linda,给他们倒一杯茶!”Linda估计就是送他们上来的那位小姐了,而周长安则是微微一笑,“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就是询问一下一点事情,不会耽误很长时间的,喝茶就不必了!”Aldrich点了点头,让Linda先出门!

而三个人坐定之后,周长安和赵铭都是下意识的对Aldrich的这个办公室打量了一番,或许是职业病的问题吧,他们到了某个地方,总是下意识的观察他们所处的环境,“两位来这里到底是想要问什么?难道说是前些日子我给你们的提供的资料信息,我们公司的员工出现问题了么?”

“这个倒不是,主要是有事情想要询问你一下!”周长安说着从手边的包里面拿出了两个密封的袋子,其中一个里面装着木屑,而另一个里面则是装着透明的细线的,“我想问一下,您对这两个东西会不会很熟悉!”

Aldrich从周长安的手里面接过东西,仔细的看了看,看的十分的认真,这周长安和赵铭两个人面面相觑,似乎都在双方的眼中看到了两个字“有戏!”Aldrich看了半天,“这种木材我是知道的,因为制作木偶,选材料很重要,就像是制作家具选择木材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会选择很多种木材进行有针对的选择,这种木材我是看过的,不过我们公司是不用这种木材的!”

周长安和赵铭两个人本来是十分高兴的,因为Aldrich说他是认识这种木材的,但是这两个人还没有高兴一会儿,这Aldrich就紧接着说他们公司是不会用这种东西的,他们两个人本来悬挂起来的心,瞬间跌入谷底,因为这已经是他们在排查的最后一家和木材有关系的公司了。

“为什么你们公司不选用这种木材,按理说的话,这种木材的材质很好,而且听说木材还带着一种淡淡的木质清香,选作木偶材料的话,应该很不错才对!”周长安反问道。

“这种木材是很好,制作木偶什么的,也是上乘之选,只不过这种木材本身的价格昂贵,除非是有人专门定制要这种木材制作的木偶,否则的话,我们是不会选用这种木材的,因为耗费太大了!”Aldrich笑了笑,Aldrich说话的语气始终都是不紧不慢地,或许是因为是外国人的缘故,他说话的时候,总是洋腔洋调的,而且说话很慢,不疾不徐的,听他说话,你是看不出来他是紧张亦或是害怕什么的。

“那你手中的这种细线你了解么?”周长安和赵铭也不是不知道这种木材并不便宜,只不过这个匹诺曹公司的木偶是以做工精良著称的,而且选用的木材也都是上好的木材,所以对于他们的公司调查,他们是抱了很大的希望的。

“这种东西是随处可见的,有些渔具店里面都是有的吧,你们要不要去那里问一下!”Aldrich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些嬉笑,不过这周长安和赵铭面面相觑,其实这渔具店倒是真的可以去看一下,毕竟有些鱼竿的材料也是木质的啊,难不成这侦查方向又要转变了!

两个人有些颓然的走到了地下车库里面,因为这公司都没有正式营业,所以这地下车库都没有怎么理会,还是那种刚刚建成的模样,地上面是泥土的地面,而且墙壁还是那种水泥的,看起来阴暗潮湿,而且这里的灯很少,几个而已吧,昏黄的灯光,能见度很低!

“还记得我们的车子停在哪里么?”两个人似乎是绕着这个地下车库转悠了一圈,但是转来转去的两个人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车子,谁让这个地方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很像的那种呢,真是的,反正都是差不多的,这两个人晃悠了半天,愣是没有知道找到自己的车子。

“不记得了,真是的,弄个这么大的车库做什么啊,见鬼了!”周长安自从洛阳失踪之后,就变得火气很大,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的车子,“这公司看起来人不多,但是这下面的车子倒是挺多的,这公司的待遇不错啊,这里的员工看起来都生活的不错!”

“国外的公司或许待遇好一点吧,那个是不是我们的车子!”赵铭说着直接走过去,按了按手中的遥控锁,车子响了,两个人心里面一喜,他们两个人朝着车子走过去,但是两个人在路过了一辆车子的时候,都纷纷停下了脚步!

这倒不是他们两个人发现了什么,而是这辆车子是全球的限量版,这男人堆车子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执着,赵铭直接走过去,“这车子可不便宜啊,你猜是不是那个Aldrich的车子啊?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人买得起这样的车子了吧!”

“估计是的,倒是挺土豪的啊!”周长安啧啧了两声之后,两个人就看了看这辆车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车子的车辙有点熟悉啊……”赵铭指了指这个车子的车辙!

而两个人正盯着这个车子的车子发呆的时候,一个员工的走了个过来,似乎是刚刚在办公室里面谈事的几个人之一,看到他们两个人则是一笑,“请问,这个车子是谁的啊?”周长安指了指自己身边的车子。

“这是我们总裁的车子!”说完那个人就径直的往前走,因为这里过于安静,而他们很快的就听见了车子发动的声音,而赵铭直接蹲下身子,拿出手机对着车辙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直接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一次性的手套,将车辙里面的泥土剐蹭了一些下来!“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带回去检查一下啊,现在案子又重新回到了起点了,反正现在是什么证据线索都没有了,这种轮胎并不常见,好不容易看见了一辆车子,就带回去检查一下啊!赶紧回去吧,已经不早了,我们接下来是接着去渔具店什么的,还是直接回去?”赵铭将泥土包裹好,就直接到了车子里面,两个人开着车子就直接离开了!

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车库里面虽然很简陋,没有装修好,到处还都是一些扬尘,但是这里是有监控探头的,不过他们两个人倒是都没有注意到,而此刻的Aldrich则是坐在电脑面前,电脑上面的画面就是地下车库的!

Aldrich手里面端着咖啡,悠哉的喝了一口,慢悠悠的舒了一口气,他的桌子上面放着他和Osborne的合照,照片上面的男孩年纪还很小,看起来不过只有六七岁的年纪,不过当时的男孩笑起来格外的灿烂,Aldrich则是看着两个人的一系列动作做完,开着车子扬长而去之后,转动着轮椅!

“倒是真的以为我会把这么明显的东西送到你们面前么?那个木屑已经是我的失误了!”Aldrich的手里面拿着一个巴掌大的木偶,而这个木偶的材质和刚刚周长安给他看的木质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这种木材已经经过了处理了,打磨的十分的光滑,而且上面还打了蜡什么的,周长安和赵铭都不是什么内行的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刚放茶杯的茶几上面木偶就是这种木材制作的。

Aldrich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他淡淡的一笑,轻轻的伸手抚摸着木偶,“不过这里警察和国外的相比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已经找上门了,只不过还是有些蠢的,都找上门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么?”Aldrich的眼中都是玩味的笑容,而且伸手不停的摆弄着手中的木偶!

木偶的关节都是可以活动的,在Aldrich的手中变化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听说这个洛少校和刚刚那个小队长是恋人关系,真是很讨厌这种爱来爱去的,看着心里面就觉得厌烦!”Aldrich微微叹了一口气!

洛阳此刻已经觉得有些头昏眼花的了,这里就是一个仓库,而且是一个堆满了木材的仓库,所以这里一直都是弥漫着一股木材的味道,但是这里也是特别的干燥,地上面都是一些木屑,那个时候没有听见Osborne的脚步声音,估计是因为木屑的缘故吧!

这里都放着各式各样的木材,洛阳看着这些木头,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烦死了,这对兄弟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一下,整个都像是消失了一样,洛阳的脚边散落着各式各样的药丸,无聊的时候,洛阳就将药丸一个个的数了一遍,一共是四十三颗,要是一顿就吃这么多的话,倒是真的像个药罐子了!

“就是个神经病,什么自闭症患者啊,整个一个神经病,吃再多药都没有用!”洛阳的话没有说完,就听见了一点动静,洛阳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里唯一的一个出口,很快的就有人进来了,是Osborne!洛阳的心头瞬间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Osborne的手里面抱着一块木头,是的,不是别的东西,是一块木头,他紧紧的抱着,就像是抱着什么绝世珍宝一样的,他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扫过洛阳,“我……”洛阳刚刚想要开口,但是这人完全是无视自己的啊!

“尼玛,这是完全无视我啊,我这是一个大活人啊,看了一眼是个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什么木头什么的,你这是*裸的无视我啊!”洛阳只能在心里面吐槽,因为洛阳压根就摸不准此刻的Osborne的心理,这个人可不仅仅是自闭症那么的简单啊!

Osborne抱着手中的木头,眼神一直在各种木头上面游离,不停的伸手抚摸着各种各样的木头,眼神中满是迟疑,不时的看着手中的木头,忽然就将眼镜转移到了洛阳的身上面了。

洛阳的心头猛地一跳,冲着Osborne勉强的扯出了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实在是勉强,而且洛阳感觉到了本来就开裂的嘴角此刻又被扯开了,好疼!

Osborne慢慢的走到了洛阳的面前,洛阳看见了他手中的木头,那上面赫然有着一个人脸,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洛阳,忽然就笑了,嘴角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

“你要做什么!”因为洛阳忽然就想到了那天Osborne和Aldrich离开的时候,他说过的话“放心吧,等你的脸上面上好了,我一定会把你做成最精致的木偶的!呵呵……”这句话就像是个魔咒一样。

Osborne的手慢慢的抚摸着洛阳的脸,Osborne的手上面有着纱布,他是用指腹慢慢的抚摸洛阳脸上面的轮廓的,一点一点的,轻轻的抚摸着,每一寸都抚摸过,从美貌到眼睛,到鼻子和嘴巴,洛阳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

“你到底要做什么?”洛阳的声音干哑,实在是难听的要紧,洛阳的眸子却是一如既往的锐利,在Osborne的脸上面游离,这个男孩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干净,没有一丝的杂质。

就像是一张没有被污染过的白纸一样,所以就是佟秋练也是经不住对这个男孩产生了恻隐之心,那么冷心冷情的一个人,也是动了感情了,也难怪了,因为这个男孩看起来过于干净了。

“你的脸为什么还不好?”男孩反问道,眼神疑惑的看着洛阳,那种眼神带着一些茫然,让洛阳心头又是一跳,她只是看着他,她很想看到这个男孩的内心,看到他在想什么,但是很显然她失望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洛阳的眼睛又游离到了Osborne手中的那个木头上面,那其实还不算是一张完整的脸,有眼睛,有鼻子,但是嘴巴只是刻了一半,所以显得有些诡异,尤其是只是一块木头,他就是将这个木头死死地抱在手中的木头!

“我说了,要把你做成做精致的木偶啊,你的身材比例也挺好的!”洛阳为什么会觉得心头有些紧张,是因为这个孩子说话的眼神太认真了,完全看不见一丝一毫的玩味,或者是开玩笑的成分。

尤其是此刻他的眼神在洛阳的身上面游离,从脸慢慢的下滑,脖子,胸部,双臂,腰部,双腿,因为长期训练的缘故,洛阳身材高挑,身材比例完美,是十分健康的那种体型,“真美——”

Osborne由衷的发出了一声感叹,但是这种赞美在洛阳听起来并不开心,她此刻只觉得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怪异,若是带着什么*的话,洛阳或许心里面还会觉得舒服一些,就是这种没有*的眼神让洛阳更是觉得不舒服!

因为Osborne是真的想要将自己弄成木偶的,而洛阳的心里面立刻就想起了那几起案子,“最近C市的那些事情是你做的么?”洛阳的眼睛死死地盯着Osborne的脸,他似乎是在看什么物体,这种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一个人!

“什么事情?”Osborne此刻的说话态度十分的认真,而且看起来十分的正常,完全像是一个正常人,只不过这种眼神过于炙热了,Osborne的手在洛阳的身上面比划着什么,“你说的是什么事情啊?”

这种眼神天真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而洛阳此刻看着Osborne,心里面开始揣度,难道说这些事情是Aldrich做的么?可是洛阳总觉得很奇怪,他们是有什么怪癖么?毕竟家境殷实,什么都不缺,看起来一切都是让人艳羡的啊,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难道说这兄弟两个人心理上面都是有问题的么?真是的,倒霉催的,怎么这么倒霉的事情就让她遇到了呢,“你喜欢小练么?”洛阳这话说完,她感觉到了眼神的少年身子僵硬了一下,这个少年直接坐在了地上面,也不管地上面都是木屑。

少年直接蹲在地上面,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几把雕刻刀这些刀子都十分的锋利,就看到这些刀子在木头上面游离就可以看得出来了,“你喜欢佟秋练么?”Osborne这才抬头看了看洛阳,然后继续低头雕刻!

洛阳看到这个少年在那块木头的眼睛和鼻子嘴巴上面,都开始仔细的雕刻着,而只是片刻的功夫,他就将这个木头放到了洛阳的眼前……

“这是我的脸!”洛阳虽然说不是那种特别喜欢照镜子的,但是对于自己的脸洛阳还是很熟悉的,只不过现在的脸出现在一个木头上面,洛阳还是觉得很不是滋味,“这是我……”眼前的少年点了点头!

然后又拿着刀子在上面仔细的修了一下,“我说了,你一定会是最精致的木偶的,我的技术很好的!”

尼玛,不是这个问题好么,洛阳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特么的,怎么觉得这么的诡异呢,而且现在这个地方都是木头,洛阳忽然就明白了,这个地方是他们制作木偶存放木材的地方,这里的所有的木材,不出意外的话,都会被制作成木偶的。

“你能放我走么?我和小练是朋友,你要是放我出去了,小练也是很高兴的!”洛阳根本就摸不清眼前的男孩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想要干什么,尤其是此刻男孩的眼神看起来格外的干净,认真,专注,只是专心的集中在哪个木头上面!

“哗啦——”洛阳看见这个木头的人脸上面忽然被划出了一条大口子,这个少年刚刚正在专心的打磨这个木偶的面部,但是忽然这一下子,发出了难听的声音,少年忽然就将雕刻刀扔掉了,重重的砸在了洛阳的腿上面,雕刻刀落在了洛阳的身体一侧,“砰——”

少年将木头直接扔到了地上面,“我都要把你做成最精致的木偶了,你居然想要离开,这里不好么?”少年的眼中都是控诉!

洛阳无语望天,真是的,尼玛,是这个问题么,你被人这么的绑着,难道说你会觉得好么?再说了,你哪里对我好了,真是够了,再这样下去,我就是没有病,也会得病的,而且到这里就连一口水都没有给我喝过好么?

而这个时候Aldrich过来了,光是听脚步声音洛阳就听得出来这是Aldrich,Aldrich看到了Osborne脚步顿了一下,“你该回去了,医生要过来了,你最近别刻东西了,你是不想要你这双手了,你就继续!”

Aldrich说话的时候仍旧是一个大哥哥的样子,Osborne似乎也不想和他多待,伸脚将那个木头直接踢到了一边,然后很快的离开了,这次的Aldrich并不是空手过来的,手中拿着一点吃的喝一瓶水,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我还以为自己要被饿死了呢!

“今天我见到你喜欢的那个人了!”洛阳的眼神忽然就变得凌厉起来,这个人是什么意思,难道手周长安这个小子终于开窍了么?终于找到了他的头上面么?但是他和自己说是几个意思啊!

“其实这个人并不是很笨,怀疑到了我的头上面了,居然还带走了我车辙的痕迹和碾压过的泥土的样本,说起来作为一个警察,还是可以的!”Aldrich将吃的东西和喝的东西放到了一边的一个台子上面,“说实话,这个男人配不上你,你这么优秀,其实完全可以找更好的人!”

“我喜欢谁和你没有关系吧!”洛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对自己的事情指手画脚了,你们有什么资格么?再说了,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

“是啊,和我没有关系!只不过这个男人其实也算是聪明了,只不过遇到的人是我,或许他就没有这么容易找到你了!”男人发出了几声笑声,像是那种埋在喉咙里面的声音,低沉的像是大提琴的低音,低沉,挺好听的,但是却又有些诡异,尤其是还带着回声。

“你又做了什么!”洛阳知道这个男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就是他能够将自己绑过来,也说明了这个男人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洛阳注意到这个男人拧开矿泉水瓶的手,虎口的地方有茧子,不是很厚!

“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换了个轮胎罢了,我不可能留下任何可以让人发现我行踪的机会的!”洛阳真的觉得这个男人也是够了,居然可以心细到这个地步,“而且他们这做也是正中下怀,如果他们不这么做的话,我也会找机会让他们这么做的!”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别人不都是唯恐避之不及么?你要送上门?”洛阳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警察既然已经怀疑到了他的身上面,正常人的思维不都是尽力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么?

“我就是要送上门,我要让他们证明我是清白的,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再怀疑到我的身上面了,不是么?”说完Aldrich发出了一声笑,嘴角咧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这种笑容就像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那么的温暖,看起来这个人阳光大方。

Aldrich将水瓶拿到了洛阳的嘴边,“喝几口吧,别死了!”对于送上嘴边的东西,洛阳自然是不会抗拒的,再者说了,自己现在已经要渴死了,洛阳直接喝了几口,Aldrich也是十分的配合,洛阳一口气喝了一瓶水!

Aldrich不可思议的看着水瓶,微微一笑,“需要吃的么?我们家的厨师做的,口味挺好的!”洛阳看了看那边的食物,摇了摇头,“我还是喜欢中式的食物!”

“那就没有办法了!”Aldrich将水瓶扔到了一边,“你不觉得有些时候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上,这种感觉很棒么?”

“我没有你这么变态的嗜好!”“啪——”洛阳的话没有说完,脸上面就被挨了一巴掌,洛阳只是低头笑着,“你倒是很喜欢打人啊,很顺手吧!”

“还不错,不过你的体质是真的挺好的,吊了这么多天还是这么的有活力,不过你喜欢的那个人估计要白忙活一趟了,哈哈……”变态,这个人绝对是心理变态的,让警察为他证明清白!

敢情周长安就是掉进了这个人陷阱里面了,那种证据,就算是周长安自己没有直接去拿的话,他也会让周长安注意的话,这个人就是想要周长安怀疑到自己的头上面,然后否定了自己,这样的话,自己就被直接划出了嫌疑人的反范围了。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心思深沉的有些可怕,洛阳完全看不出来这个看起来似乎很容易看透的男人,心思居然可以藏得这么深。

“木偶杀手是你么?”这个问题对于那个自闭症少年是问不出来什么的,不过Aldrich则是一笑,看了看洛阳,点了点头,洛阳心头一阵瑟缩,尼玛,还真是狭路相逢啊,怎么就被自己遇到了呢!

不过片刻之后Aldrich又摇了摇头,“你到底是这个杀手,还不是啊!点头又摇头的!你是什么意思啊!”

Aldrich只是直接拿起了食物,准备离开,“也是……也不是……”说完就直接走了,洛阳微微叹了一口气,真是的,这对兄弟真是难以揣测,周长安,你一定要好好地查案啊,尼玛,老娘的死活就握在你的手上面了啊。

这种感觉真的十分的不爽,洛阳从小时候就是孩子王,什么时候都是听她指挥的,从来没有发生过将所有的事情交付在别人的手上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洛阳觉得心里面十分的不踏实!

“周长安……若是还能在见到你的话,我一定要将你绑也要绑回去,直接把你睡了……哈哈……”洛阳说着忽然就笑了,“这样的话也不枉费我,这么多年背负的女恶霸,女土匪的恶名啊……哈哈……”

洛阳忽然在眼前就闪过了以前的许多的事情,从和周长安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到了后面的很多的事情,似乎变得越发的清晰了,难道说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个木头堆里面的,真是特么的窝囊的要死啊!想想心里面就觉得不舒服!

“周长安,你一定要找到我,一定要找到我……”洛阳仰面看着屋顶,哎——是不是欺负人欺负多了,报应来了啊,洛阳想到了这里,就笑了笑,忽然低头就看见了刚刚被Osborne丢弃在这里雕刻刀!

洛阳伸脚想要勾一下这个雕刻刀,但是距离有些远,关键是洛阳的脚是悬空的,哪里能够到这个雕刻刀啊,洛阳扭动了一下身子,但是还是够不到,真是的,看得到够不到,刚刚怎么就不能丢的离自己近一些呢,洛阳只能凭借自己的体重让绳子微微晃动一下!

借助这个力道让自己的脚能够多接近那个雕刻刀,或许这把刀能够帮助自己!

此刻的周长安和赵铭带着一堆土到了实验室里面,此儿科的白少言和小王都在实验室里面,白少言正在低头观察东西,忽然就看到了两个人走进来,“周队长,赵队长,你们怎么过来了!”

这是这两个人脸色实在是难看的要死,白少言的话音未落,“啪嗒——”一个东西就被丢在了白少言的面前,“关于带走洛阳的那辆车的车辙里面的泥土分析的怎么样了!”

“成分什么都在这里了,只不过这个和C市别的地方的泥土没有很么特别的啊,除了有一点木屑,别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这里的泥土有一些成分在那个地方是没有的,我查了一下C市各个地方的泥土土质的分布,这辆车子应该是去过北边的地方!”而Aldrich也是恰好住在北边的!

周长安和赵铭对视一眼,赵铭拿出了手机,给白少言看了看照片,“这个车子是哪里来的啊,这个车辙和那个车辆留下来的车辙痕迹很像!”

“我也觉得很像,这里有那辆车子的泥土样本,你研究一下!”赵铭指了指白少言面前的一包东西,白少言将东西打开,只是看了眼就摇了摇头,“怎么了?”

“和那个不一样!有很明显的区别!这辆车子根本不曾去过案发现场!”小王听了这话也走了过来,看了看泥土!

“这车子的泥土土质是偏棕褐色的,而案发地点潮湿阴暗,哪里的泥土是黑色的,而且是很松软的,车子去过的话,一定会有泥土粘附在车辙里面的,这个泥土……”小王直接拿起了笔在泥土里面戳了一下,“是一种土质,这辆车子应该没有去过案发地点!”

“可以肯定么?”周长安和赵铭本来还是雀跃的心又一次被打入了谷底,“你这个是从这个车辙里面剐蹭下来的吧,要是去过那个地方的车子,上面的肯定有那种黑色的松软泥土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看看几辆去过现场的警车,他们的轮胎的凹进去的地方肯定有黑色的泥土!”

小王和白少言都这么说了,周长安和赵铭面面相觑,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对了,关于出租屋死者的尸体解剖有什么进展么?”

白少言摇了摇头,“不过这个车子是谁的啊?这种车辙不常见啊?”白少言倒是在自己的家里面找到了一辆有这种车辙的车子,是白少贤买的新车,还是全球限量的车子。

“匹诺曹木偶公司的总裁,那个老外的,真是的,我还以为这次能瞎猫碰上死耗子呢,果然是想多了,这个外国人能和洛阳扯上什么关系啊!”周长安摇了摇头,“不过这个总裁还是很配合我们工作的!”

“估计是公司快开始营业了,不想要惹上什么事情吧!”赵铭叹了口气,“那你们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联系我们吧!”

“匹诺曹?”怎么这么熟悉呢,白少言想了一会儿,“是那个外国的木偶公司?匹诺曹?”

“是啊,最近正准备在C市开业呢,估摸着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不过这个公司也是够怪异的,到处都是木偶,还做得和人差不多高,这种木偶摆在家里面半夜起来也是够吓人的!”赵铭想起了刚刚摸过的木偶的头发,和真的是一模一样的。

“想起来了,我哥的公司之前要合作的公司好像就是这个,不过这个公司现在和萧氏合作了,你们要是真的怀疑这个什么总裁的话,也可以去问一下老师的,听说老师去过他们家!反正萧大哥似乎并不喜欢这对兄弟!”这种八卦,白少言自然是听到了白少贤说的!

而白少贤自然是听了萧寒的唠叨了,周长安和赵铭对视一眼,周长安此刻的脑海中闪过了几个画面!

洛阳最近和佟秋练走得很近,而佟秋练和这对兄弟走得很近,难道说洛阳真的和这对兄弟接触过么?虽然说这个Aldrich看起来是那么的干净,但是周长安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很怪异!

而这种怪异在地下车库的时候,更是愈发的明显,“去萧家!”周长安说着就直接往前面冲,赵铭揉了揉脑袋,真是的,还没完没了了,你都没有注意到萧公子在看到你的时候,那种仿佛要吃了你的样子么?

实事上面也是如此的,这萧寒和佟秋练正在床上面准备休息呢,就听说周长安来了,萧寒心里面那口气堵得啊!

“我就想要和你好好睡个觉都不行了!”萧寒直接将佟秋练压在身下面!

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别闹了,起来吧!”佟秋练说着在萧寒的嘴角亲了一口,萧寒摇了摇头,“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你要什么!”果然美人计都没有用了么?佟秋练有些苦恼!

“你呗,晚上补偿我!”佟秋练则是骇然的睁大了眼睛,她能说她的手很酸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