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2 诡异兄弟,迷雾重重

此刻的周长安真的可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了,周长安长了这么大,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毕竟出生清贵之家,家里面富足有余,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顺的,若是说唯一让周长安觉得不顺遂的事情,就是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和洛阳被捆绑销售的!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周长安特别怕听见洛阳这两个字,尤其是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这洛阳两个字于他来说,简直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这京城的姑娘只要是听见是自己的名字,就直接想到了那个女霸王,就是一句话都不敢和自己多说一句的,但是此刻周长安从未如此急迫的想要听见洛阳的声音。

佟秋练看到周长安在自己的身边捉耳挠腮的样子,只是在心里面连连叹气,哎——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看清自己的内心么?

而佟秋练和萧寒之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若不是萧寒的车祸事件,佟秋练真的不知道,萧寒可以为了自己做那么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就是放在半年多以前,佟秋练都是不敢奢求的。

车子很快到了警局的大院里面,里面停放着很多车子,还有许多是军方的车子,洛阳的事情军方肯定十分的重视,毕竟洛阳正在接受令狐乾扔下的摊子,还有过一段时间的军演,都是十分重要的事情,而洛家本身在军界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

三个人匆匆忙忙的往里面走,但是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逆着光,所以一开始有些看不清他的脸,不过身材魁梧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就走了过来,“吴恙——”周长安的话音未落,迎面走来的人直接上前,一拳就砸在了周长安的脸上面,萧晨这一次倒是反应很快,拉着佟秋练就闪到了一边!

“嘭——”周长安整个人都栽在了地上面,光是听着这闷哼的声音,就知道这一下子肯定很重,而吴恙则是双手握拳,所有人都能够听见他的双手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特么的这是做什么啊!吴恙,你疯了吧!”周长安没有站起来,而是蹲在地上面,伸手擦了擦嘴角,破皮流血了,“嘶——”周长安伸出舌头稍微舔了一下,好疼!

“我是疯了,我要是没有疯,会放任洛阳到这里来么?洛阳也就不会出事了,特奶奶的,周长安!洛阳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等着吧,看我不把你揍死,老子就不姓吴——”吴恙说着直接蹲下身子就要拉扯起周长安!

这佟秋练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这个男人身上面的戾气,而且这个人光是从露出的胳膊就看得出来,精壮有力,绝对是个练家子,和萧晨这种花架子是完全没得比的,吴恙额头上面的青筋突突突的直跳,而周长安则是已经被他拉扯起来了。

这周长安本身也有一米八多,这到了吴恙的面前,瞬间矮了一截,而吴恙握起了拳头,就直直的朝着周长安的门面上面砸去,“吴恙——你大爷的,你这是公报私仇!”

“老子我就是公报私仇了怎么滴,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告诉你,老子忍你很久了,要不是……”吴恙的拳头没有落下来,已经被一个人伸手攥住了胳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后来的这个男人身上面。

说实话,大家的视线和精神都是集中在吴恙和周长安的身上面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嫂子,你说这个吴恙是不是喜欢洛阳啊,不然怎么会这么生气啊!啧啧……看周队长给揍得!”因为刚刚被走了一圈,这周长安此刻的半边脸整个肿了起来,尼玛,这下手也是够狠的啊!

“行了,打够了吧,你这是准备让别人看多久的笑话!”来着说话声音很轻,淡淡的,像是一阵春风一般,轻柔的,但是却又是带着不可抗拒,这个男人的眼睛犀利,不期然的让人联想到了一种动物……蛇!

是的,就是蛇,这种眼神会让觉得有些遍体生寒,但是这个人周身的气度却又是带着柔和,所以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倒是周长安和吴恙看到了这个人,都是低着头,“大哥——”周长安的声音让佟秋练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穿着考究得体的西装,西装口袋上面别着一只钢笔,在灯光下上着一缕柔和的光,头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长得和周长安不过只有五分相似罢了,但是周身的气度却是十分相似的,只不过这个人眼神很冰冷,而且眼睛细长,微眯着的时候,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周长宇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周长安,像是从鼻子里面发出的嗯的一声,松开了钳制着吴恙的手,“已经够丢人了,现在都立刻给我忙着做自己的事情,你们多耽误一分钟,洛阳就多一份危险!”

“嫂子,这个人说话的时候,好吓人啊,怎么像是被老师训话的感觉啊!”萧晨虽然是小声的嘀咕着,但是周长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细长冰冷的眸子瞬间射向了佟秋练和萧晨,佟秋练只是冲着周长宇点了点头。

“您是佟法医是吧?洛阳和我提起过你!”周长宇直接走过去,伸出手,佟秋练则是礼貌性的伸手,轻触,分开,两个人的手同样冰冷,佟秋练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眼中的疏离,“我不知道洛阳居然会和我提起你!”

其实关于洛阳身边的人,洛阳除了旁敲侧击的说过自己的爷爷之外,几乎就不曾提起过任何人,“那很正常,洛阳从小就不会和不熟的人说很多!”佟秋练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尼玛,这嘴巴也是够毒的啊!什么叫做和不熟的人不会说很多啊,我们是认识的时间不久,但是也算是很熟了好么!

“好了大哥,我让佟法医过来是做尸检的,我先和她过去了,您先忙着!”周长安说着直接用眼神示意佟秋练赶紧和自己走,佟秋练完全看得出来,这周长安看见自家的大哥完全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啊!

“周队长,你怎么这么怕你大哥啊!”萧晨在路上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周长安则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你们不懂,哎——我这是天生的,没有办法,谁让我大哥从小就是这么吓人呢,谁不躲着他啊,不过刚刚也是幸亏了他,不然吴恙铁定我把揍成猪头了,特么的,还揍上瘾了不成,疼死了!”

这稍微到了有光亮的地方,佟秋练才发现这揍得还真不轻啊,这半张脸都肿的像个猪头了,“其实吧,我们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你们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了,我们家这情况有些复杂,反正吧,我大哥要是不这样子的话,我和她现在指不定在哪里喝西北风呢!嘶——疼死老子了!”

周家的事情,佟秋练倒是知道一些,不过不是很多,毕竟这种人多的大家族,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情也是很常见的。

佟秋练也不再追问什么,“实验室里面有药,等一会儿让小白或者小王给你擦一点!”周长安点了点头,这半边脸现在是完全不敢乱碰啊,疼得厉害。“这个吴恙是洛阳舅舅家的表哥,前些年也是在军中服役的,前两年因为负伤退役了,你看看那体格,我这种小身板哪里受得了啊!”

佟秋练和萧晨对视一眼,都不再说什么,不过这周长安的小身板确实是经不住这吴恙的几拳几脚的,不过这吴恙和洛阳倒是长得一点都不像啊,不过这一家人的性子倒是挺像的,都是比较直的人,这周长宇就是很明显心思很重的人。

佟秋练到了实验室里面,一刻都不停的直接到了解剖室里面,此刻的那个死者正安静的躺在解剖台上面,脸上面仍旧是十分的安详,但是她的关节处的细线并没有取下来,而是耷拉在解剖台的边上面,看起来就像是个精致无比的木偶,也像个洋娃娃。

佟秋练一进去就可以直接的看到死者的厚重的妆容已经被擦拭干净了,这露出来的本来的皮肤也是莹白透亮的,在白色的灯光下面更是平添了一丝惨白,而她的头发垂落在解剖台边上,大波浪的卷发,让她增添了几分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成熟韵味,佟秋练走过去,将盖在死者身上面的白布掀开,和佟秋练想的一样,尸体很干净,但是身上面却有着一些瘀伤,还有一些……吻痕!

白少言走过去,帮佟秋练准备好解剖的工具,“那个现场遗留的血,已经检测过了,是属于死者的,而在那个容器上面,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一丝的线索,现场仍旧是被清理的非常干净!”

“周围的出租屋那么的密集,难道就没有人听见了这个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些异样么?”比如说女人的尖叫声什么的,不可能说这个人会这么安静的被人杀死吧!

“其实吧,我听他们调查的人说,这女孩的出租屋里面动静都能够持续到天亮,反正每天都是很吵的,所以压根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出租屋里面传来异样的声音!”白少言说着说着居然就脸红了。

佟秋练只是目光如水,清明淡漠的看了一眼白少言,“你已经不小了,也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白少言则是伸手抓了抓头发,“老师,您还是开始解剖尸体吧,工具都给您准备好了!”白少言可不想在家被老爷子念叨,到了工作的地方还要被老师念叨!再者说了,自己的年纪也不大啊,急什么啊!

“对了,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是谁啊?他是如何发现死者的啊!”佟秋练已经开着手检查死者的尸体了,这女孩子的年纪真的不大,但是她的身体发育的还算是比较早的,也发育的很好,只不过,死亡了一段时间之后,这身体本来受过的一些伤痕就会显现出来,她的胸部出现了很明显的青紫的痕迹!

这种痕迹很明显是男女欢爱过后留下来的,在这个女孩洁白的皮肤上面显得格外的刺目,而且这些人下手也是很重的,不然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指痕,“老师,你说这会不会是凶手留下来的啊,或许这个凶手和死者那个啥啥啥了……”这白少言说着这脸还不自觉的红了,佟秋练则是低头检查!

“或许是有这种可能的,那垃圾桶里面的那些套套你都检查了么?”白少言一听这话,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毕竟这个系列案子线索实在是少的可怜了,所以只要是现场遗留下来的线索,都是一丝一毫都不放过的,更何况是那么多的生物检材呢,自然是全部都被带回来了,只不过这种东西检查起来也是很费劲儿的,再加上这个数量也是真的有些多……

“都已经取材完毕了,只等着检查结果了,不过听说就是这些男人中的其中一个人发现这个死者的!”白少言一边在边上记录一边说!

“是的,听说是其中一个男人那天熬夜加班,下班回来的时候,估计是想去死者那里那个什么来着……然后就发现了这个死者躺在屋子里面了,估计是这个屋子里面那个瓶血过于吓人了,加上这个屋子里面冲天刺鼻的血腥味道,这个人当时就吓尿了,就直接报了警!”小王也在边上,就接着解释了。

“但是我和小王就直接过去了,到了那边就发现和前面的案子是有联系的,这才让周队长叫您过去的!”小白笑了笑,只不过白少言却是对眼前的这具尸体本能上面是有些抵触的,就像是白少言第一眼看见这个尸体的时候。

第一眼的时候,这个尸体上面无论是关节上面的细线,还是她的死状,白少言都不是第一眼看见的,第一眼就是这个死者浓妆艳抹,暴露大胆的着装,对于一直接受着正统保守教育的白少言来说,真的是有些大尺度了,尤其是这个房间的床单上面,上面还遗留着不同男人的生物检材,所以白少言在身体和心理上面都是有些排斥这个死者的。

佟秋练似乎是看出了白少言的抗拒,“人死了就是一具身体骨架罢了,无论她生前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这是每个人选择的权利,况且,就像是前面的死去的方琳琳和程依依一样,并不是你看见的或者是听见的就是事实,生活有些时候是很无情的,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我想这个女孩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选择这一条路的!”

因为这一条路,就相当于已经不把自己当成一个人了,就是别人的一个玩偶,一个发泄的工具而已,这样的人生未免太可悲了一点。

白少言点了点头,佟秋练则是已经检查到了死者的下体部位,这个地方……哎——佟秋练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因为这个女孩的下体撕裂的很严重,毕竟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而且双腿的地方淤青,青紫的痕迹也是很多的,看着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佟秋练只是按照常规开始给死者检查身体,这个死者的死法和前面的几个人其实是差不多的,若是说真的有地方不一样的话,就是死者的身份还有拿一瓶血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凶手将血留在了现场呢,这就让那个现场看起来没有前面的完美了。

佟秋练拿起了一个小镊子,将死者关节上面的细小给夹住,真的是很细,在如此聚光的灯下面,虽然看的清楚,不过稍微离得远一些,就觉得这个细线有些若有似无的感觉了,“老师,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穿过这个死者的关节的啊!”

“应该是有工具的,只不过我们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罢了,不过人的关节的地方是骨骼相接的地方,相比较别的地方,很容易被东西穿过去,只不过这个凶手既然都已经将这个死者的关节各个地方都用细线穿起来了,为什么没有直接弄成一个木偶的样子呢!”按照前面的案子分析的话,有些不合逻辑啊!

女博士是坐着死的,也算是一种姿势吧,模特则是走在T台上面,女高管是被弄在像蜘蛛网一样的细线上面,而最近的方琳琳则是被肢解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也算是一个死法和姿势吧,而程依依更是直接被挂在了拍戏的片场,这总总综合看起来,这个凶手似乎对于死法什么的,是格外的在意的,那么为什么这个死者就是直接躺在地上面呢,就是现场的处理都不是很干净,到底是为什么呢!

佟秋练接下来则是拿起了手边的刀子,直接在死者的腹部划了一刀,开始进行更深层次的解剖工作了!

但是此刻的洛阳处境却不是那么好了,因为这个人走了之后,就没有再过来,而洛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逐渐的流失,因为自己双手被绑住了,吊起来,这双脚是耷拉在地上面的,这种姿势真的是十分的容易耗尽人的体力的,而且洛阳感觉到了自己的口干舌燥,她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呵呵……”突然洛阳就听见了一声笑声,洛阳的心头立刻一紧,因为她明明没有听见有人过来啊,难道说体力的逐渐消耗,已经让她的听力出现了问题了么?不会啊,因为参加特种兵的选拔和训练的时候,他们也是经历过几天几夜不吃不喝的极限情况的,这种时候人的感官仍旧是可以保持高度的明锐状态的,那么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洛阳对这个声音十分陌生,难道说那个人把自己带过来的地方,真的是那种自己叫喊几声就会有人过来么?那他就真的是个傻子了,况且他并不是傻子啊,而这个人的声音却又再度响了起来!

离自己很近,洛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人呼吸就在自己的耳侧,那个人像是故意的一样,就是故意靠自己这么近,好让自己感觉到他的笑声,“呵呵……”这种声音很清脆,洛阳似乎能够感觉到发出声音的这个人应该有着比较清脆的嗓音!

而下意识的洛阳的心里面就划过了一个人,洛阳的嗓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了,所以开口之前,洛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而那个笑声却忽然戛然而止了,就连本来近在咫尺的呼吸声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地方又重新陷入了一种死寂,而洛阳顿时有些心如擂鼓了!

毕竟眼睛看不见,洛阳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脑子里面也是瞬间闪过了许多的念头,只不过都是一闪而过,但是洛阳还是清了清嗓子,“你还在么?”

大约过去了一分多钟,洛阳忽然感觉到了有东西在自己的脸上面游走,是一双手,一双有些茧子的手,“好可惜啊……”这种带着浓重的惋惜声音和叹息声音,让洛阳的心头又是猛地一紧!

而洛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蒙在自己眼睛上面的布就瞬间被撕扯了下来,就算是洛阳的心里面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了,但是这个人出现在了洛阳眼前的时候,洛阳还是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Osborne,而绑架了自己的人也不是别人,即使Osborne的哥哥——Aldrich,眼前的男孩一脸单纯无辜的看着自己,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清澈,看着洛阳就像是在看着什么不知名的东西,那眼神中都是兴趣盎然!

“你放了我!”洛阳的声音有些沙哑,因为洛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像是冒火了一样的难受,整个嗓子都是干涩得不行,而此刻的男孩则是看了看洛阳,忽然就“呵呵……”的笑了!

“帮我解开我手上面的绳子,拜托你了!”洛阳从佟秋练的口中知道这个男孩是个自闭症患者,但是洛阳却从来没有和这个男孩打过交道,更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洛阳只能希望这个男孩还记得自己!

不过这个男孩的眼神却让洛阳觉得特别的不自在,因为过于清澈了,洛阳眼睛上面的布被取下来的时候,眼睛出现了短暂的一瞬间的眼盲,面前的景象是有些模糊不清的,但是这个男孩的眼睛,金色的,就像是太阳一般,透亮清纯,干净清明,但是总是让洛阳的心头浮现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是那天的那个人……”Osborne伸手指了指洛阳,洛阳看见这个男孩的手上面不是只有茧子这么的简单,上面还有血痂,细细小小的全部都是伤痕,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让他的双手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洛阳的眼睛就定在了男孩的双手上面,男孩则是笑眯眯的看着洛阳,伸手又摸了摸洛阳的脸。

而这一次却让洛阳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因为这个男孩笑得很诡异,那种感觉有些寒碜碜的,让人有一些受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而此刻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音,是Aldrich过来,而洛阳明显感觉到了眼前的男孩抚摸在自己脸上面的手瑟缩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都轻颤了一下,然后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男孩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个男孩怕他的哥哥……洛阳直觉就是这样子的!

“Osborne,你的身体都没有恢复,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跑出来很让人担心啊!”Aldrich此刻就像是个很关心弟弟的哥哥,而Osborne则是像是在躲着瘟疫一般,抗拒着Aldrich的靠近,“我已经说了,你好好休息,我会帮你把事情办妥的!”

“那你会杀了这个女人么?”Osborne说话的时候很天真,带着一丝无邪,就是说话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清亮,但是在洛阳听来,这无疑像是个晴天霹雳一般,因为这个男孩是刚刚自己给予了很大的希望的人,但是此刻这个男孩却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么残忍的话,让他哥哥杀了自己!

洛阳在听见了Aldrich的声音的时候,就分辨出来了,因为外国人的声音,无论是怎么变都是改不了那一副洋腔洋调的,况且作为军人来说,洛阳出国是受到限制的,所以能够接触到的外国人真的不多,更何况是刚刚见过面的人,洛阳对于Aldrich的声音自然是记得格外清楚地。

只不过洛阳好奇为什么Aldrich为什么要抓了自己,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因为佟秋练,但是现在洛阳对这个男人的话产生了怀疑,因为这个男人很在乎他的弟弟,甚至可以为了他的弟弟去杀人。

“你别骗我了,你都没有杀过人,你怎么可能杀了她呢,不过哥哥……”Osborne的眼神中满是惋惜,就像是最心爱的玩具被毁坏了一样,他伸手轻触了一下洛阳被打的侧脸,洛阳在心里面默默地骂了一句脏话,“特么的,以为老娘是什么啊,不是捏捏摸摸就是戳一下,不疼啊……”还真的很疼!毕竟那个时候Aldrich下手是真的很重的。

“我知道,我不该打她的,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行了,跟我回去吧,你该回去吃药了!”Aldrich说着上前就要拉扯Osborne,但是Osborne却十分灵活的躲过了他的触碰,只是笑着看着洛阳,那种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只不过却让洛阳觉得遍体生寒,心头一直在跳。

“我没有病,为什么要吃药!你才有病,你们所有人都有病,你们才该吃药……”Osborne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啦一把东西,摊开,“啪嗒啪嗒——”药丸滚落的声音,而洛阳明显的看见了Aldrich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你的药为什么又没有吃!”Aldrich的声音不断的提高,而Osborne则是瑟缩了一下,有些害怕的看着Aldrich,“我没有病,我没有病,我不需要吃药,你们有病,你们才该吃药……”

洛阳本来就是看戏似的看着这兄弟二人,但是这画风陡转,Osborne忽然直接冲到了洛阳的身边,拿着一把药,就朝着洛阳的嘴巴里面塞,Aldrich则是快速冲过去,一把将Osborne的手扯掉!药丸散落了一地,洛阳虽然一颗都没有吃进去,但是这牙齿上面却沾上了一些药渣,她呸呸呸的将药渣吐掉,特么的,真是有病啊!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自闭症,而是神经病啊,神经病!洛阳真是想要在张嘴骂爹骂娘了,只不过她知道现在不适合激怒他们!

“你在做什么,跟我回去!”Aldrich说着扯着Osborne的胳膊就朝着外面走,而Osborne似乎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洛阳能够感觉到这对兄弟长得有些像,但是他们给人的感觉气度却是完全不同的!

这个哥哥在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之前,给人的感觉是阳光帅气,高大俊朗,弟弟则是阴郁沉闷,干净忧郁的,而Osborne的体格也是不及哥哥那么的健壮,很瘦弱,而且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看起来很是羸弱!

但是刚刚将药丸塞进自己嘴巴里面的动作却是很迅猛,而且力气很大,让洛阳心里面闪过了一丝诧异!

“放心吧,等你的脸上面上好了,我一定会把你做成最精致的木偶的!呵呵……”男孩的笑声低低的传过来,洛阳的瞳孔都不自觉的收缩起来,她完全不能够将最近在疯传的木偶杀手和眼前的这个男孩联系起来,尤其是这个男孩被他哥哥带走的时候,还冲着自己笑得那么的灿烂!

这个案子最早是发生在三年多以前,但是那个时候,这个Osborne应该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吧,难道说那么多骇人听闻的案子都是这个孩子做的,还是说是他的哥哥……若是他的哥哥的话,洛阳倒是能够接受!

因为洛阳已经能够感觉到来自那个男人身上面的那种健硕的体格,缜密的心思,难以揣度的心理,这一切都很符合一个杀手的标准,但是现在看到了Osborne之后,洛阳真的疑惑了,这对兄弟之间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啊,为什么像是一团迷雾一样,完全看不清楚呢!

而此刻的Osborne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阴暗的房间亮着昏黄的灯光,Osborne坐在自己的桌子上面,手中拿着一把雕刻刀,正在一个木头上面进行雕刻,而Aldrich则是在这个房间里面转悠:“你到底要做什么,你难道真的想要杀死那个女人么,你要知道,现在全城的人都在搜捕这个女人……你……”

“你不是我抓来的!”Osborne就是头都抬一下,而是“呼——”的冲着木头吹了一口气,那个木头上面出现了一个人的眼睛,惟妙惟肖的眼睛,不过只有一只,Osborne则是仔细的对着灯光看着刚刚雕刻好的东西,“我和你说过了,我的事情,你别管!”

“我别管,我是你的大哥!我不管你谁管你!”Aldrich显然是被他的这句话给刺激到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药也不吃,你就不能每天乖一点么!”

“我每天都很乖啊!”“哗啦——”Aldrich的瞳孔一阵收缩,因为Osborne的雕刻刀直接戳进了他自己的手指里面,那鲜血就顺着手指慢慢的往下面的,也地落在了那光滑的木头上面,鲜红刺目!

Aldrich直接冲过去,从Osborne的手中将雕刻刀躲过去,一下子扔到了地上面,拿过了床头柜上面的纱布就给Osborne将伤口缠绕起来,“疼不疼,我叫医生过来!”

“叫她过来吧!”Osborne抬眸看着Aldrich,Aldrich的脸色大变,而男孩则是低低的笑着,完全就是无视此刻他哥哥的坏心情,“你让她过来吧!”

“她现在正在找被我藏起来的女人,你让她过来,是想让她知道,我们兄弟是杀人凶手么!”Aldrich此刻的呼吸都有些紊乱了,他看着自己的弟弟,心里面真是百感交集,说不出来的酸涩滋味。

“那就算了!等把这个女人处理了再说!”Osborne的语气生冷的有些吓人,仿佛在说的根本就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什么不人命,就像是掉落在地上面的木头,可以随意得雕刻,完全无需考虑木头本身的感受,Aldrich则是完全不说话,只是熟练地帮他将伤口包扎好!

佟秋练从解剖室出来的时候,已经足足过去了三个多钟头了,佟秋练有些腰酸背痛,刚刚坐下,萧晨就十分狗腿的过来,给佟秋练递上了汤,“嫂子,您喝点汤,别累着了!”佟秋练只是任由着萧晨伺候自己!

白少言则是侧目看了一眼萧晨,“狗腿子,比大人还狗腿!”这萧家的大人,看到了萧晨那个狗腿劲儿,真是所有人看到都醉了,这狗是不是知道在萧家,萧寒是一家之主,所以才这么狗腿啊,这见到别人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唯独是见到了萧寒,那个样子,真是……啧啧……

“白少言,你刚刚说什么!”这萧晨吧,就是个糙汉子,在家里面是没有什么威风可以逞的,这偏偏就出来了一个白少言,这个白少言也是好死不死的还真的是有些怕萧晨的,这可是让一向被人欺负的萧晨找到了一个出气筒了,“你才狗腿子,我没有看见我这是在温柔体贴的照顾大嫂么?”

“是啊,温柔体贴,你别恶心我了!”白少言说着还冲着萧晨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萧晨立刻冲上去就要拉扯白少言,“你可别碰我,我这身上面还没有洗过,可不是很干净的,你不怕的话,就尽管来好了!”

“你还以为我真的怕了啊!”萧晨说着伸手值了搂着白少言的脖子就进了一边的洗漱间,“嫂子,我和小白谈谈心,您慢慢喝汤!”萧晨说着直接扯着白少言就往里面走!“老师,救命啊,老师——”

“那个……真的不用管么?”这小王刚刚洗了手出来,有些担心的看着被猛地关起来的房门!

“别搭理他们,不会出事的!”佟秋练只是一笑,悠闲地喝了一几口汤,不过表面上面的冷静,并不代表她此刻内心的平静,佟秋练仔细的回忆着刚刚的解剖细节,仍旧是没有什么进展,佟秋练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呢,不留下一丝的痕迹!

这么强的心理素质到底是如何练就的呢,佟秋练也是十分的好奇,就像是自己解剖尸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在看见了人体的真正的这些器官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恶心反胃的,有些人甚至是几天都吃不下饭的那种,但是这些都是慢慢的适应磨合出来的,这个人难道说经常接触尸体么?

佟秋练刚刚回到家里面,就看见小易趴在客厅的毛毯上面,仍旧在继续着他的拼图,而萧寒则是坐在沙发上面,轮椅放在沙发的一侧,他的腿上面盖着毛毯,穿着米色的休闲服,侧脸看起来格外的温暖迷人,萧寒冲着佟秋练挥了挥手,佟秋练笑着走过去,“你们吃饭了么?爷爷不在家么?”

萧寒则是亲了一下佟秋练的侧脸,她的身上面仍旧是那种特有的馨香混杂着福尔马林的特有味道,“等你一起吃饭啊,爷爷去白家了,少贤说晚些时候会亲自送爷爷回来的,不用担心!”佟秋练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等一下再吃饭吧,让我歇一会儿,好累啊!”

佟秋练说着就靠在了萧寒的胸口,萧寒将手边的资料扔到一边,小易则是抬头看了一眼被抛弃在一边的文件,“爹地,季叔叔说了,这是个涉及了几个亿的项目方案,让你好好看看的!”

“要不给你看!”难道还有什么比陪着老婆更加重要的么?自然是没有的!萧寒伸手搂着佟秋练的腰,伸手不自觉的摸了摸佟秋练的肚子,“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没有动静啊!”

“现在才几个月啊,我都还没有显怀呢,你急什么啊!”佟秋练伸手拍掉了萧寒在自己的腹部作乱的手,这厮还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啊,这都往哪里摸啊,不是朝上就是朝下的!“我的肚子里面又不是两个,珊然显怀的时候,会特别明显,而且……快到她的预产期了吧?”

“不是还没有十个月么?”萧寒的手继续摸着佟秋练的肚子,真是的,自己的老婆还不能摸一下了么?

“多胎的情况通常都是不足月生产的,你还能有点常识么?”佟秋练真是无语的想要翻个白眼!

“爹地又不是女人,有没有生过孩子,自然是不懂得,妈咪,你要原谅爹地!”小易忽然抬头冲着佟秋练嘿嘿一笑,萧寒则是瞪了小易一眼,这个臭小子,真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怎么样打击自己哈!

“我不是正在努力地学习中么?你说是不是……”萧寒又开始恶趣味的咬了一下佟秋练的耳垂,佟秋练回头刚刚想要说什么,嘴巴就被萧寒堵住了,“唔——”佟秋练伸手捶打着萧寒的胸口,但是萧寒却是浑然不在乎的那种,双手死死地箍住佟秋练的腹部!

“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少儿不宜啊,少儿不宜!”小易说着将拼图收起来,噔噔噔——的就往楼上面跑,“我哦要去告诉爷爷和太爷爷,爹地开始耍流氓了,太爷爷说了,在妈咪肚子里面的妹妹出生之前,爹地都不许耍流氓的,我要去告状!”

“站住!”萧寒大吼一声!脸都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