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71 凶手浮现,洛阳被打

其实洛阳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此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是有一盆冰水直接从头浇了下来,浑身都是寒意,彻骨的寒意,那种感觉真的特别的不舒服,洛阳此刻的嘴巴仍旧是被封住的,但是此刻的洛阳却已经像是失去了挣扎的想法了,只是任由着他摆弄着自己的身体。

“听出来我是谁了么?果然军人就是不一样啊!”那个人的笑声显得格外的诡异,尤其是在洛阳听起来,这个地方貌似很空旷,因为声音出去了还有回声传过来,洛阳只是咬了咬牙,但是心里面却是恨的牙痒痒的!

混蛋,这个混蛋,这么欺骗别人真的有意思么!这个禽兽,而洛阳正在心里面咒骂着呢,“嘶——”嘴巴上面的胶带就被扯了下来,但是因为粘起来的时间有些长,洛阳觉得很疼,尤其是嘴唇附近,感觉像是破皮了一样的难受,此刻的洛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破了!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哪里知道居然会弄破了!”那个人笑着说着歉意的话,“反正现在正无聊呢,你陪我聊会儿天吧!”那个人看起来明显是心情不错的样子,声音中带着笑意,不过此刻的洛阳要是能看见,能动弹,肯定把他揍得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你这么做真的有意思么?你要知道绑架我的话,这个罪名可不小!”洛阳其实心里面更为奇怪的是,他们之间应该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吧,更别说有什么利益方面的冲突了吧,为什么他会想要绑架自己呢!

“绑架?洛少校是不是太天真了!”那个人的声音待着笑意,但是却是那种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尤其是洛阳听见了一些金属碰撞的声音,“洛少校真不愧是华夏最出色的女军官之一啊,这心理素质,你难道就不害怕么?你若是害怕的失声尖叫了,其实我会更高兴的!”

洛阳则是冷哼一声,冷笑了两声,“那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说吧,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潜伏在C市到底是为了做什么!”洛阳可不相信这个人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

“其实还真是处心积虑的,你知道么?佟秋练……”洛阳似乎都能够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但是洛阳还是努力地让自己保持镇定,尽量让自己在他看起来还是很镇定的,不过洛阳的心里面却是并不平静的,居然是冲着小练来的,不能说是冲着,应该是为了她来的!

而此刻的佟秋练在家里面也是只能够干着急,此刻的施施和顾北辰已经到了萧家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啊,洛阳失踪了?不是吧,你在和我开玩笑么?”施施一进门,就看见了局促不安的佟秋练,施施快步上前,伸手将佟秋练按在了沙发上面。

“我也不知道,洛阳失魂落魄的从我们家离开之后,接着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了!现在已经找不到人在哪里了,哎——”佟秋练说着叹了口气!施施和顾北辰对视一眼,顾北辰点了点头,走出去开始打电话了。

“行了,你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用啊,你别激动,洛阳那丫头身手那么好,不会出事的,你就放心吧,你现在还处于头三个月的危险期,你好好照顾自己,这种事情交给我就成了,你就别跟着添乱了,你这个样子到了哪里都是添乱!”施施说着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背,试图安抚佟秋练,不过佟秋练虽然是点着头,但是心里面却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的。

“那你们若是有消息了,一定要尽快通知我!”佟秋练显得有些着急,施施则是伸手搂着佟秋练的肩膀,小易则是趴在一边,一直安静的等着!

从小的时候开始,萧老爷子就一直教小易要学会如何简单的防身术,如何摆脱这些绑架什么的,但是从小到大小易一直都被保护得很好,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若是真的有的话,也就是那次医院的那次吧,小易咂了咂嘴巴,“妈咪,洛阿姨那么厉害,肯定会没事的,你就放心吧!”佟秋练点了点头。

此刻的顾北辰站在外面的草地上面,萧寒则是转动着轮椅走了出来,“你们也派人找了?其实这个绑匪的反侦察的意识很强,到现在能够找到的线索真的是寥寥无几!”萧寒背靠在轮椅上面,双腿上面盖着毛毯。

“我就是比较好奇,是谁的胆子居然这么大,抓了军部的人,这倒是有好戏看了!”顾北辰直觉觉得是那个贩毒网络的人,“最近军部对那个组织的打击力道正在逐步的加大,他们在这边的几个窝点都被打掉了!”

“可是我觉得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应该不是这群人!”这是萧寒的直觉,因为萧寒总觉得洛阳的这次失踪其实并不单纯,“这个组织一直藏得很好,而且组织严密,就是军部打掉了几个窝点,但是抓到的人却也只是这个组织的一些小喽啰罢了,而若是这个组织的话,那么等于是自投罗网了,军部肯定是从严打击的,他们现在需要的是韬光养晦!”

“这种说法也是有道理的,对了,你不是说等你回来了,就找个好的地方和小练一起去旅游么?过一段神仙眷侣的日子么?怎么了?到现在也是不见你有动静!”顾北辰的声音在黑夜里面听着有一些寒意,没有什么温度,但是萧寒已经习惯了。

萧寒只是微微侧头,就看见了顾北辰的那枚在昏黄的灯光下面泛着幽绿色的光的戒指,“我也想啊,这不刚刚回来,就是紧赶着令狐家的事情,这小练也没有兴致啊,我只希望小练手头的案子能够尽早结束,这样的话,正好在她头三个月的危险期过去之后,可以出去外面走走!我的腿……”

“听薛伦说你恢复得挺好的啊,你的自我修复能力也是不错的!”顾北辰的语气中透着些许的赞许,萧寒则是点了点头,“不过你也别自己逞强什么的,什么东西都是要循序渐进的!”

“说得好像你多么懂一样的!”萧寒无奈的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现在比起之前确实是很多了,最起码现在不会像之前那样子,半夜有时候都会被疼醒,现在只是觉得有些痒,想要抓挠,雪伦说这是伤口恢复的必经阶段,一定不能抓挠!

“我之前受过的伤比这个严重得多了,说实话,很多次都是在鬼门关前面走了一圈的,顾家树大根深,水也是深得很,今天的一切毫不客气的话,都是我用生命换来的!”关于顾家的事情,萧寒也是调查过一番,顾家的水确实是深得很,旁系分支先不说了!

就是顾家的这些近亲之间勾心斗角的也是非常厉害,你若是弄不好,分分钟都是要丢掉性命的,顾北辰一开始不让施施怀孕,考虑得确实很多的!

“比起你们,我们萧家倒是很简单。一直以来都是一脉单传的那种,倒是嫌少会出现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萧寒一笑。

“是啊,不过你这一辈倒是出了两个男的,不过萧晨这个智商。这个也是硬伤啊,分分钟就能被你秒杀了,更别说对你构成威胁了,在顾家,你不能够小看任何一个人,因为或许那个看似柔弱的人,下一秒就会直接拿着匕首刀枪直接戳进你的心脏!”一阵风吹过来,带来了一阵凉意,萧寒和顾北辰则是相视一笑。

“对了,这事情结束之后,你还是少让小练出门干嘛的,最近也不安全,话说C市不大的地方,倒是有些鱼龙混杂了!”顾北辰说的除了近些日子出现的关于“木偶杀手”的案子之外,还有的就是那个贩毒组织的事情了,“那个组织的首领貌似不太正常,听说是个变态,喜欢找女人,不过也喜欢虐待女人就是了!”

“不会是小时候被女人虐待过吧,所以这个时候才会有这种想法和行为!”萧寒也是听说了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传闻。“不过这个人的行事作风实在是狠辣,若是真的和你为敌的话,你一定要小心了!”

“与我为敌?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拿枪杀过人了,不过若是无聊的话,倒是可以陪他玩一玩,他想做什么,我是懒得管的,只要不触碰到我的利益就成了!”顾北辰虽然嘴上面说着无所谓什么的,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些介意的,因为最近他们是被打击的蛰伏起来了,前段时间的动作有些事针对顾家的啊。

“没针对顾家?那前段时间南笙那么炸毛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萧寒可是记得顾南笙直接要冲到那边去单挑来着的。

“虽然说是挑衅了我们,不过都是些小喽啰,不必理会,南笙就是喜欢咋咋呼呼的,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脾气会变得很差,我看啊,珊然的脾气倒是收敛不少,这南笙的脾气倒是越来越差了!”其实吧,顾珊然的脾气不是变差了,而是因为不能发脾气,她还想着给肚子里面的两个宝贝做好胎教呢!怎么能随意生气呢!

此刻警局更是一团乱啊,本来因为今天的死者的案子已经从别的地方临时调派了人手了,但是此刻又出了洛阳的事情,所有人此刻都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周队长,这是洛上校的车子的行驶记录,您看一下!”李耐将洛阳车子的行驶路线大致描绘了出来,“洛上校从军区出来之后,是直接去的萧家,待了一会儿就出来了,而后在C市绕了几圈之后,车子停在了我们旁边的那个小巷子里面!也就是我们找到手机的地方!”李耐这算是看出来了,这洛上校估摸着是偷偷来看一眼周队长的,哎——所以啊,就算是再强势的女人,在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时候,都会变得很脆弱!

“之后的话,车子就开出来了,不过那个巷子没有监控录像,我们并不知道犯罪嫌疑人的具体情况,但是这是各个路口随后拍摄下来的图,这个人戴着洛上校的帽子,将脸整个遮住了,只能分辨出来这个人肯定是个男人,不过别的就不知道了!”李耐说完,将之后各个路口拍摄下来的截图资料交给了周长安!

周长安点了点头,确实是看不出来什么东西,这个人将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倒是一点都不露出来,“这个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对了,军部那边有怀疑的对象么?”

“他们说怀疑是他们最近在严厉打击的一个犯罪组织的人,或许是最近打击的力度过于强劲了,所以惹怒了其中的某些极端分子……”李耐的话没有说完,周长安直接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周队长,您怎么……”

“没事,我知道了,还有别的情况么?”周长安得双手握拳,整个人的身子都开始微微地战栗,他此刻的心情是十分的复杂的,这个组织他是有所了解的,还有那种可以使人的脏器衰竭的药物,周长安简直不能够往下面想。

“车子后备箱里面的头发已经检测出来是属于洛上校的,别的暂时没有了,关于出租屋的死者,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她的身份,她的身份证是假的,就是平时用的名字都是假的,和她熟悉的人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就连身份我们都无法确定!”李耐也是觉得最近的案子太多了一些,比起之前的案子更是让人觉得压力更大。

“通知各个分局,各个地方的派出所,张贴悬赏通报吧,记得筛查一下,附近有没有报失踪或者离家出走的女孩的,重点筛查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周长安说完,李耐点了点头,拿着资料就朝着外面走。

今夜的警局注定是灯火通明的,每个人都是出于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他们不能够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和消息,每个人头脑中的弦都是绷得很紧的那种。

此刻的洛阳还是被吊着,但是洛阳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了,她能够感觉到吊着自己的双手的东西已经死死地卡住了自己的手腕,好像是要嵌入自己的皮肉中一般,只不过此刻的洛阳已经疼的没有什么知觉了。

那个人已经走了很久了,洛阳则是迷迷瞪瞪了,晕乎乎的,也不知道今夕何夕了,只是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而不一会儿,洛阳听见了鞋子走动的声音,“你终于回来了?”而回到洛阳的只是男人诡异的笑声,洛阳本来晕乎乎的脑子也是瞬间清醒了不少。

因为这个声音听着过于渗人了,尤其是在洛阳此刻的这种情形下面,她完全是看不见的,所以听觉会变得异常的灵敏,明锐的感觉着外面的一切动静,而这种声音,在空荡的屋子里面回想着,直直的朝着洛阳的耳朵里面钻进去,实在是难听的要死,那种寒意就像是从脚底升起来一样,冰冷彻骨。

“我都已经让你说话了,你都不喊人救命的么?或许就正好有人经过呢,也许就能够救了你呢!”男人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居高临下,洛阳不做声,但是心里面却已经将这个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其实吧,你作为一个女人真的还很不错,可以这么年轻的凭借自己的能力坐上现在的位置,可以说是很多男人都是做不到的,不过你知道你这个样子有些时候真的让人觉得很讨厌啊!”这个人忽然就伸手捏住了洛阳的下巴,很疼,但是洛阳却忍着没有叫出来!

洛阳什么样的苦没有受过,生死线上面也是徘徊过的,这点疼痛算得了什么啊,所以洛阳只是咬着牙什么都没有说,愣是一声都没有叫出来,而这个男人却从喉咙里面发出了低低的笑声,那种声音是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很低沉,听着让人觉得实在是难受,洛阳晃着脑袋想要挣脱,但是很显然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这个男人的手死死地钳制着她的下巴,洛阳都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我和小练是朋友,你难道就不怕小练之后,就对你!”“啪——”这个人完全不给洛阳将一句话说完的机会,一巴掌已经直接扇了过去,而洛阳毫不意外的尝到了嘴巴里面的血腥味道,“呸——”洛阳将血水吐掉!

“你算个什么男人,你还算是男人么?找我算是什么事情啊,我哪里得罪你了么?真是好笑了,你不觉得很可笑么?我们之间有什么交集呢!”洛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左脸火辣辣的疼,尼玛,下手这么重,虽然说老娘没有什么女人味,但是也是货真价值的女人啊,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我们是没有什么交集,不过你不觉得你最近真是太讨厌了么?你为什么像是苍蝇一般的总是出现在她的身边,你真是有些碍眼,你知不知道,很碍眼,你就滚回你的地方就好了啊!”那个男人的声音轻佻,还带着一些倨傲!

“小练现在肯定在找我,若是被她知道的话,你觉得你还能够维护你现在在她的心里面的这种形象么?”洛阳算是知道了,敢情小练是这个男人的死穴么?不过很奇怪啊,小练的说法应该是认识这个人不久啊,若是只是见过不久的话,为什么这个人对她的占有欲会这么强烈呢!

“你这么的喜欢她,为什么你绑架的人会是我,为什么不是萧寒或者是别人呢,比起我的话,小练的身边,和她走得近的人多了去了吧,你为什么偏偏要来针对我,你是什么意思,再者说了,抓了我,你要知道,你要冒多大的风险么?”洛阳心里面的十分的疑惑,为什么偏偏就是自己了!

“因为那些都是小练喜爱的人,但是你,是你缠着小练的,你真是无耻啊,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不了么?为什么要去纠缠别人,难怪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他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轻佻,但是却狠狠地戳中了洛阳心里面那最脆弱的角落!

洛阳不再说话了,是啊,自己的事情都不做好,哼……是啊,麻烦别人了吧,这么看的话,我还真是有些失败呢!

“是么?你凭什么觉得是我缠着她的呢,你不觉得用你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别人的想法,真的是有些不好么?或者是在你看来是我缠着她了!”洛阳的话没有说,就感觉到了有一双手死死地掐住了自己的喉咙!

现在这种场景绝对是洛阳最狼狈的时候,洛阳从小到大都是欺负别人的,但是此刻的洛阳却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像是砧板上面的肉,只能任人宰割,任由着别人蹂躏,这样的感觉很不爽,洛阳简直要抓狂了!

而洛阳感觉到了那双手很粗糙,摩擦在自己的皮肤上面,有些刺痛,但是还是死死地卡住了自己的喉咙,手指捏住了自己的喉咙,洛阳逐渐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了,血气上涌,洛阳知道自己的此刻的脸肯定是涨得通红的!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呢,我用什么想法想是我的事情,不过你这般的惹怒我,你确定这么做真的好么?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命是捏在我的手里面的!”男人的话带着一些急切,一些怒不可遏!

洛阳都能够感觉到男人的呼吸整个喷洒在自己的脸上面,他着急了?生气了?洛阳此刻却是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只能通过喉咙发出一些低低的喘息声音,而洛阳本能的想要呼吸更多的空气,但是此刻的洛阳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挣扎,但是却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而这个人似乎在戏弄洛阳一样,突然就松开了手,洛阳使劲儿的开始咳嗽了,“咳咳咳……”洛阳使劲儿的咳嗽着,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种感觉无异于像是落水的人,忽然被人救起来一样。

“你看看你,现在多么狼狈啊,啧啧……真是可怜啊!”那个男人在一边放肆的大笑着,“洛少校,你真是可怜啊,你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意气风发的样子啊,真是可怜啊,你看看你,就是个可怜虫!”

洛阳平复了一下呼吸,的喉咙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刚刚这个人是真的下了死手的,这个人刚刚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的,这个人根本就是个疯子啊,疯子!而洛阳此刻的喘息和狼狈还是惹得这个男人更加肆无忌惮的大笑。

“其实吧,我觉得戏弄你还是挺好玩的,你觉着呢,被人这么对待你也是头一遭吧,嘿嘿……还真是巧啊!”巧你妹啊,老娘欺负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真是见鬼了,居然会落在你的手上面,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我才不是什么可怜虫,真正的可怜虫是你吧,你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你那么的喜欢小练,小练知道么?你这辈子都不敢正大光明的站在小练的身边,我最起码还能去他们家做客,你能么?”洛阳可是丝毫都不客气的回击了这个男人,真是的,老娘活了这么久,这巴掌还真是没有被人扇过呢,你丫的,你给我等着!

“你才是真正的可怜虫,你就只能够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顾影自怜,可怜兮兮的乞求着小练能够看你一眼,真是可怜到家了,只能用一些苦肉计才能够吸引小练的注意,你真是可怜啊!你就像是最恶心最阴暗的虫子,只能够偷窥,你真是太……”“啪——”毫不意外的,又挨了一巴掌!

洛阳在心里面默默的骂了一句脏话,真是的,明明说好不去激怒他的,自己真是头昏了,也是洛阳从小到大就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这一时间心里面也是堵着一口气,结果好了,又被赏了一巴掌。

“是啊,我是可怜,放心吧,我这个可怜人会好好对你的!”男人说着就已经直接离开了,而洛阳伸出舌头舔了舔已经破裂的嘴角,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喝上一口水了,洛阳的嘴巴已经干燥的起皮了,而被打了两巴掌之后,更是裂出了几个小口子,鲜血慢慢的在往外面渗出来。

洛阳舔了舔嘴唇,只是尝到了一点鲜血的味道,腥甜腥甜的,很难吃,“尼玛,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啊,尼玛,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面,不然我肯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特么的,气死我了,什么东西啊,居然呼了我两个巴掌,真是要死了!”洛阳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能够感觉到呼吸都有些难受!

那喉咙被死死扼住的感觉很不舒服,好像是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别人的手上面一眼,对于一向把控欲很强的洛阳来说,真的是觉得很难受,洛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特么的,要死了啊,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的狼狈,特么的,我真是觉着够了,烦死了,都看不见东西,我真想看看这货的嘴脸!”洛阳还在愤愤的骂骂咧咧的,嘴巴里面那是脏话不断啊!

其实吧,这洛阳在军中和这些男人相处久了,这别的没有学会,但是这个脏话倒是学会了不少,这洛阳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的脏话都彪了一遍,但是这好不容易说完了,心里面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了。

“真是特么的够了,没有办法了,只能够等着这个狗娘养的再出现了!”洛阳在心里面又一次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真是的,他的心里面是不是变态啊,这扭曲的也是够严重啊,他那只眼睛看见我缠着小练了啊,真是的,我特么的也是够了!”

洛阳在这边骂骂咧咧的,而佟秋练这边则是已经忙活了好半天了,这愣是没有什么动静,弄得所有人的心里也是十分的着急啊,“还是没有线索么?”佟秋练正在和周长安通电话,周长安此刻桌子上面都是满满的关于洛阳这个事情的线索资料,周长安此刻心如乱麻,完全没有办法好好地思考之后的事情。

“没有线索,虽然说拍到了这个人的照片,但是整个面部都被遮挡起来了,完全是看不清楚这个狗杂碎的样貌的,现在只能说在等着小白那边的一些检测结果了,希望能够对这个案子有所帮助吧!”佟秋练也是明白了此刻的周长安的无措和彷徨。

挂了电话没有多久,白少言就急匆匆的推开了周长安额办公室大门,“周队长,有情况了,但是……”白少言欲言又止了,这个消息说实话,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或者说是个坏消息,周长安看了看白少言,“你说吧,到底是找到了什么样的证据啊!”

“我们在这个人的车辙的痕迹里面找到了这个东西!”白少言将一个资料放在了周长安的面前,是个很小的东西,灰色的,周长安诧异的看着白少言,这个东西是在车辙里面发现的,其实车辙的碾压痕迹里面有很多的东西,或者是从别的地方沾上的,也不能够作为直接的证据!

“到底是什么东西!”周长安感觉到了白少言似乎在有意的回避这个问题,周长安拿起资料,仔细的看了看,“木屑——”周长安的瞳孔不自觉的开始收缩了,他此刻的脖子都是僵硬的,他只是僵硬的扭过头看着白少言!

“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东西是木屑,那个地方杂草丛生的,到处都是灌木,有木屑什么的很正常吧!”周长安尴尬的笑了笑,“是吧,这个东西是不是很正常的,到处都有的,倒是真的不能够作为什么证据呢,你拿着这种东西给我做什么啊,要是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先出去吧!”

现在在逃避问题的话,就是周长安了,因为周长安此刻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个东西过于熟悉了,周长安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个问题。

“这种木头只生长在南方,C市是没有这种木头的,这种木屑自然也不会很常见!”白少言说完周长安忽然直接冲到了白少言的面前,白少言显然被吓了一跳,白少言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真是的,他这是准备做什么!

“你告诉我,这不过是个巧合罢了,是吧,木屑随处可见,那辆车子或许就是不经意间碾压到了的木屑,是吧,你告诉我!”周长安此刻说话的神情还是很正常的,而此刻的白少言却是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真是的,若是真的这么巧合的话,那还真是见鬼了!

白少言这边刚刚给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扯个谎,“你倒是说话啊!”周长安的声音突然提高,直接吓到了白少言,白少言浑身打了个哆嗦,整个人都觉得瞬间不好了,奶奶的,不带这么吓人的!

“那个……”白少言还没有说完,周长安就直接从白少言的身边掠过去了,白少言则是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细汗,真是的,看起来那么温润谦恭的男人,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有些……恐怖呢!

果然就算是平时如何稳如泰山的人,遇到了这种事情,都是坐不住的,哎……所以说啊,感情这种事情,旁人还真的是没有办法说的,这种事情只能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爱或者不爱,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明白有些人对你有多么的重要啊!

佟秋练也正在家里面等消息呢,忽然就听人说周长安过来了,佟秋练还以为是洛阳的事情有消息了,急匆匆的往下面走,就看见了周长安的脸色煞白,就像是撞到鬼一样,周长安看见了佟秋练,直接就冲了过去!

“萧晨,拦住他!”萧寒是自己不能动弹,不过指挥一下萧晨还是可以的,萧晨这人高马大的,直接上去就从后面将周长安一把抱住了,周长安此刻像是急红了眼一般的,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周长安有点不正常啊!

尤其是那双眼睛,或许是彻夜熬着的缘故,此刻都变成了猩红色了而且看着佟秋练的目光灼灼,佟秋练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肚子,“你这是来干嘛,不是洛阳有消息了么?”

“那个木偶杀手你有线索了么?”佟秋练则是疑惑的看着周长安,“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啊,我在和你说洛阳的事情,你扯到什么那个木偶杀手啊,现在是说这个时候么?你还能关心一下洛阳的安危么!”佟秋练似乎有些激动了,而显然佟秋练想岔了,周长安将手里面的东西直接递给了佟秋练!

而萧晨则是死死地抱住了周长安,一点不敢松懈啊,这个周长安明显太激动了,这嫂子现在就是我们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啊,这要是冲撞了嫂子什么的,这可怎么得了,要是真这样的话,那自己肯定会被爷爷和大哥弄死的,他们对付起自己的时候,可是丝毫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佟秋练则是疑惑的从周长安的手里面拿过了资料,光是看这个资料的外面,佟秋练就知道这是出自白少言手里面的东西,因为这是他们实验室里面专门用的资料文件,佟秋练将资料打开,仔细的将里面的东西看了一遍,“和程依依手上面发现的那个东西是一摸一样的么?最起码说材质是一样的!”

“嗯,所以说,洛阳很有可能是落到了那个人的手里面,最起码目前我们是不能够排除这种可能的!”佟秋练此刻的表情也是变得煞白的,这萧晨还是云里雾里的,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一会儿是什么事洛少校的事情,这怎么又扯到了什么木偶杀手了!

话说这个木偶杀手萧晨还是有些了解的,因为萧晨向来对这种东西就是很感兴趣的,但凡是比较出名的案子或者是连环杀手,萧晨都是有过专门的仔细研究的,所以萧晨在听见了木偶杀手的时候还是显得有些激动的!

而相比较萧晨这个二货的茫然和不知道发生了事情,萧寒已经从两个人只言片语中知道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萧寒直接转动着轮椅到了佟秋练的身边,“好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查找洛阳的下落,这个杀手既然也是重点的稽查对象,一起调查不就好了!”反正最主要的是现在关于洛阳的事情,是毫无线索可言的。

“周队长,出租屋的那个死者的尸体解剖了么?”因为昨天上午去的现场,下午洛阳就出事了,佟秋练完全忘记了这档子事儿,而佟秋练这么一说,萧寒在心里面默默地说了一句,“完蛋了!”可不是完蛋了么,这本来佟秋练在家好好的,看样子又要和这个周长安去警局了!

真是的,这周长安只要是来我们家准没好事儿,这个事情萧寒早就预料到了,真是特么的见鬼了,这两个人还能不能让他们消停一会儿啊!

“暂时还没有,因为洛阳突然出事,所以那边的人手完全不够用,大晚上还去勘察现场什么的,忙活了大半夜,那个尸体还一直在停尸房,暂时还没有进行解剖处理,关键是我们现在都没有找到这个死者的任何的身份信息,所以解剖的事情也就暂时搁置了!”佟秋练点了点头!

“洛阳的事情,暂时只有木屑这个线索了,而这个出租屋的死者很有可能和这个木偶杀手有关,所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个死者身上面了,希望能够找出一点有价值的线索吧!我和你去警局一趟吧,不然我心里面不安定!”周长安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啊!

而周长安完全无视萧寒和小易射向自己的并不是很友好的目光,“不好意思啊,又来打扰你们了!”周长安这才想起来道歉啊,这刚刚冲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啊,这萧家现在可是有持枪的人守卫的,要不是他这张脸算是比较面熟的,早就一枪崩了他了!

“道歉有用么!真是的,你每次一来妈咪就要出去,你以后千万别来我们家了!”这萧寒还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小易先开口了,萧寒只能在心里面窃喜,哈哈……果然是我的儿子啊,想的东西都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这个周长安也真是的,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啊!

“童言无忌啊,虽然说的是实话,不过你听听就成了,别往心里面去!”萧寒说着还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这周长安则是觉得这父子两个人的敌意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啊,自己有这么讨厌么!

“好啦,你们别闹了,我争取早点回来!”佟秋练说完,在父子两个人脸上面都亲了一口!

“爹地,妈咪这是在使用美人计,你可不能被迷惑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只不过送上门的吻,不要白不要,你说是不?”

“这倒是可以有!”关于这父子二人的对话,佟秋练只想说,她真的有点想要揍人了,能不能在背后讨论这个问题啊,为什么讨论这种问题还偏要当着自己的面呢!

是萧晨送他们回的警局,碍于这个周长安的情绪过于不稳定,所以只能让萧晨送他们过去了,而一路上面周长安都在催促着萧晨,让他速度一点,而萧晨则是掏了掏耳朵,自己已经很快了。总不能直接飞回去吧!真是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