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9 我的人,别人看一眼都是抢

“查一下吧,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对了,最近那个贩毒网络一直没有消息么?”这自从顾北辰和萧寒通了气儿之后,这两家一直都是有什么事情互相告知的。

“没有动静,自从令狐泽的事情之后,就变得十分的安静,顾家那边也说,最近就是贩毒网络都消停了不少,不知道又在谋划着什么,还是因为令狐家的事情,军部那边对他们加大的打击力度,暂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季远就站在萧寒的身侧,恭敬的微微弯着身子。

而此刻大人摇着尾巴走到了萧寒的脚边,伸出舌头舔了舔萧寒的脚背,萧寒低头伸手摸了摸大人的脑袋,大人则是十分享受的蹭了蹭萧寒的手心,“继续观察吧,我总觉得这个组织没有这么轻易的消停,那两个兄弟密切关注,我总觉得他们透着一股古怪!”

不是萧寒真的有些疑神疑鬼,而是那个孩子,为什么会对佟秋练那么的特别,光是这一点,就让萧寒心里面不太舒服,加上那个Aldrich总是笑眯眯的看着佟秋练,萧寒怎么觉着这对兄弟都有一点动机不纯的感觉呢!

而此刻的佟秋练还没有到案发现场,这车子越开越远,“这是去案发现场?这已经离开了市区了吧?”这周围的建筑物越来越少了,开始出现一些临时搭建的出租屋什么的,但是人口却是变得越来越多了!

“这里是C市的一出城乡结合部,在这里住的人多是一些来C市务工的外来人员,这里的人员比较复杂,而且鱼龙混杂的,这里的房租低廉,所以这里的人很多!”确实是很多,也是幸亏了他们开的车子是警车,这一路下来车子行驶得也是很慢的,人流比较密集,但是给他们让路的人却不多!

“让开啦,让一下,警察办案啦——”赵铭摇下车窗,冲着外面吼了一句,外面的人都是满面风尘,看起来从事的工作也是重体力的活儿,他们只是用一种十分冷漠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特么的!”赵铭似乎有些急了,直接开了车门,跳下车子,“都给我让开一下,要是谁耽误了我们办案,我就把他抓回去,关几天!”

“警察就了不起么?哼……”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不屑的声音,但是人流中还是让出了一条路,赵铭连忙跳上车子,嘴巴里面还在碎碎念着,而佟秋练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人群,冷漠,麻木,可怜……这是佟秋练对他们最直观的感受。

车子缓缓地行驶着,佟秋练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忙碌的人群,心里面就觉得很不舒服,“其实吧,这群人怎么说呢,他们有些人到了C市,但是却一直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一直觉得融入不了这个城市,所以这里算是处于一种隔离地带吧!”赵铭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在这里,你会觉得特别的压抑。”

“那这次的死者就是外来务工的人员?”佟秋练看着外面的廉价出租屋,偶尔有孩子在外面嬉笑追逐,在车流中穿梭,有的孩子和小易一般大小的年纪,穿得还好,就是那一双眼睛看着这个世界的时候,总是让人觉得心头不舒服!

“不是的,她的身份有些特别,你到了就知道了!”赵铭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子就停了,“到了?”赵铭看了看,车子停在了一个巷子口,“这不还没有到么?不是说是个出租屋么?这是哪里啊!”

“队长,前面的巷子太窄了,车子开不进去!”开车的民警挠了挠头发,周长安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哪里受刺激了还是怎么着,几乎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径直打开了车门,“下车吧!”佟秋练很快下车,这里的出租屋很密集,而且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有的出租屋外面还搭建着厨房,因为是中午的缘故,所以到处都弥漫着一股饭菜的味道,夹杂着一股煤气味儿。

佟秋练蹙了蹙眉头,跟着周长安走进了巷子里面巷子很窄,走了一段之后,前面又出现了一排廉价的出租屋,而李耐此刻摞着袖子正站在一个出租屋的门口,而外面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了,周围围了一些人,不过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脸上面的表情看起来都是那种淡漠的没有什么感情的。

“周队长,您可算是来了,能热死个人!”这种出租屋都是石棉瓦搭建的,它是屋顶防水材料,它有单张及有效利用面积大、防火、防潮、防腐、耐热、耐寒、质轻等优点。但是这种材料是一种国际上公认的淘汰建筑材料。

其危害来自于它的纤维,这是一种非常细小,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纤维,当这些细小的纤维释放以后可长时间浮游于空气中,被吸入人体内,被吸入的石棉纤维可多年积聚在人身体内,附着并沉积在肺部,造成肺部疾病。按理说这种材料都不会用了,但是这里还在用石棉瓦,看起来有一定年代了。

虽然现在已经是夏末了,但是到了中午的时候太阳还是很大的,李耐擦了擦额头的汗,而白少言一听周长安过来了,就知道佟秋练来了,连忙从里面出来,白少言摘下口罩,“老师,您可算是来了,我给你拿衣服!”佟秋练点了点头,但是佟秋练明显注意到白少言的手套上面居然沾着鲜血。

莫非这个案子和前面的案子是没有联系的么?因为前面的几起案子,凶手对于死者的都是进行了很好的处理的,无论是尸体上面还是现场都没有遗留什么血迹的,佟秋练穿上衣服,戴上口罩,一边戴上手套,一边往出事的出租屋走去!

“现场有血迹?”佟秋练指了指白少言手套上面的血迹,白少言点了点头,“不过这个情况有些特别……哎……反正现场很复杂就是了,我也说不出来,您还是跟我一起进去吧!”白少言走在前面,佟秋练的心里面更是好奇了,这一路上面,周长安是闭口不语的状态,而赵铭的烦躁也是越发的明显。

佟秋练这刚刚到了出租屋里面,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很重的味道,而且佟秋练感觉到了这个地方很潮湿,而且这个屋子是没有窗户的,所以唯一的光源就是屋子里面亮着的一盏白炽灯,这里估摸着也就是十几平方吧,很小,或许是屋顶很低的缘故,给人的感觉有些压抑。

佟秋练刚刚走进去,白少言就出声提醒,“老师,您小心一点,这里地面是泥土的!”佟秋练低头这才注意到,这里门口有个地毯,很小的塑料地毯,而里面确实是泥土的地面,佟秋练深吸了一口气,都是一股发霉的味道,或许是前几天下雨的缘故吧,而血腥味道也是显得越发的浓烈了,佟秋练的脚步变得越发的小心了!

白少言微微让开了身子,小王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现场采集工作,在这个十几平方的房间里面,显得有些拥挤,而随着白少言的错开身子,佟秋练看见了躺在地上面的尸体,一个女人,又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躺在地上面,身上面穿着十分暴露的衣服,烈焰红唇,波浪长发,那脂粉厚的完全看不清楚她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子!

佟秋练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在一个桌子上面的容器中发现了一大瓶血,佟秋练的瞳孔都瞬间收缩了一下,因为这血液的颜色过于骇人了,佟秋练直接走到了那瓶血液的面前,伸手触碰了一下,冰凉,浓稠,血腥……

白少言走过去,“这就是血腥味的来源,凶手将抽出来的血液留下了,很奇怪!”佟秋练点了点头,这玻璃瓶很大,这里面的血液还真不少,难怪这血腥味儿这么的浓烈,佟秋练拿着放大镜仔细的看了看玻璃瓶,这个玻璃瓶上面很干净,没有一点的东西,应该是擦拭过了,而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作案的工作!

佟秋练走到了尸体的旁边,这个尸体和前几个是差不多的,死状都是很安详的,她的关节边上面已经白细线穿起来了,只不过没有像是前几个被吊起来,或许是因为这里的建筑缘故吧,石棉瓦的出租屋,是没有房梁和任何的能够支撑人的身体的地方的。

佟秋练检查了一下死者的眼耳口鼻,和死者的尸体僵硬的程度,“死亡的时候是夜里十二点到两点之间!”佟秋练说着开始检查死者的身体,就在佟秋练将死者的衣领往下面拉了一下的时候,就看见了死者的锁骨处那个红点,果然啊……

“这次的下手对象有点特别,前面的几个,怎么说呢……还是生活得不错的人吧,无论是大学生还是演员模特,但是这个女人……”白少言看了看屋子,他刚刚进来除了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之外,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这个房间的布置。

明明是个小姑娘的房间,但是这里除了衣服还是衣服,而且都是那种暴露的衣服,地上面还散落着一些套套,就是垃圾桶里面,居然还有一些用过的,这让一直都是乖宝宝的白少言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啊!”其实佟秋练的心里面已经有数了,因为靠近这个女孩的时候,也只是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佟秋练才知道,这次死亡的是个女孩,年纪不大,也许就是刚成年吧,因为身体的发育程度总是和成年人有些差别的,佟秋练在看见女孩的胸部之后,就直接将女孩的衣服合起来!“通知她的家里人了么?”

“暂时还联系不到她的家里人,搜出来的身份证是假的,所以暂时还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周围的人也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白少言已经开始让工作人员准备将尸体运回去了,因为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差了,所以外面的讨论声音就不绝于耳的传入了佟秋练的耳中!

“真是可惜了,身材不错啊,而且价格也不贵,也就不到一百块钱,身体那个嫩啊,哎……真是可惜了,怎么好好地就死了呢,我本来还想着等等工作结束找她乐呵乐呵呢!”佟秋练站起了身子,打量着这个房间,这里完全不像是个女孩的房间,看得出来是个作风方面有些问题的女孩。

“那可真是可惜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早说了我也来乐呵乐呵!”外面又传来了低低的猥琐的笑声,佟秋练蹙着眉头,就是白少言和现场的几个工作人员听了这话都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而现场的勘查工作持续了快两个小时,而这种低俗猥琐的笑声一直都是不绝于耳的,肆无忌惮的讨论着那个女孩的私生活,白少言指了指一边的垃圾桶,“老师,那个……垃圾桶里面的那个东西,需要带回去检查么?”

“为什么不带回去?”佟秋练此刻的脸色已经难看的要死了,白少言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老师这个样子真是有些可怕啊,佟秋练脱下手套,直接走了出去,外面的周长安和赵铭几个人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有的民警正在向周围的人打听消息和询问情况。

或许是佟秋练的气场过于强大,或许是佟秋练最近一直出现在电视或者报纸上面,这些人对于佟秋练心里面带着一些好奇,同时又不敢大声说话了,“佟法医,结束了么?有什么情况么?”

“垃圾桶里面有个用过的避孕套,刚刚外面不是有人在讨论这个女孩的事情么?都带回去审问吧,保不准凶手就在这群人里面!”而佟秋练显然看见了有些男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人都去世了,还要肆无忌惮的讨论这些。

“这个女人卖过的人何止我们这些啊,你凭什么说要把我们带回去问话!”一个人突然开口!

“这是个女孩,不是个女人,或许还没有成年,你们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难道不需要负责人么!”而因为女孩的打扮成熟,周围的人都以为她已经成年了,这陡然听见,这是个未成年,几个人的脸色变了变!

“行了,带回去吧!”周长安心里面正憋闷着呢,这群人又一直在叽叽喳喳的,也是实在烦人!

“哎——你们警察你们就能够欺负人么这是你情我愿的,我又没有逼迫她,你们怎么能抓人呢!”佟秋练只是冷眼看了一眼被抓起来还在挣扎的男人,年纪估摸三十出头,身上面不是很干净,鞋子上面尘土比较厚重,应该是在工地这种地方干活儿的人,满嘴的黄牙,佟秋练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快傍晚了,这时候,小易正在草地上面和教他跆拳道的老师练习跆拳道,这小身板儿,认真的练习起来一板一眼的,还是有模有样的,而萧寒正在和萧老爷子对弈呢,但是两个人的神情却是迥然不同的。

这萧寒一边喝茶,注意到佟秋练回来了,还冲着佟秋练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佟秋练过来,而萧老爷子则是全程眉头紧锁,眼睛锐利的一直盯着棋盘,佟秋练走过去,萧寒招呼佟秋练坐到自己的身边,“累了吧?喝口水!”萧寒说着将手中的杯子递给了佟秋练,佟秋练则是顺手接过就喝了几口!

“小练,你喝的是那个小子的嘴水!”萧老爷子抬头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知道这是萧寒的杯子,只不过他们之间已经乜有分的那么的仔细了!

“爷爷,妈咪经常吃爹地的嘴水,你真是大惊小怪的!”小易冲着佟秋练吐了吐舌头,佟秋练嗔怪的瞪了小易一眼,萧寒则是大方的搂着佟秋练的胳膊,“你有意见么?”萧寒这话自然是对小易说的,小易连忙转过头,一脸认真地和老师学习踢腿。

“小易不能有意见,我不能有么?”萧老爷子这完全是被萧寒气的啊,这和萧晨下棋,自己就没有输过,这怎么到了萧寒这里,就屡屡受挫呢,萧老爷子心里面那个郁闷啊,一个爹妈生的孩子,这智商方面也是差的太多了吧,还有啊,这个萧寒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让一下老人家啊!“咳咳……到你了!”萧老爷子琢磨了半天,终于落了一个子儿。

“爷爷,这步棋您已经下了快半个小时了,您要是不行了,就和我说,别逞强,弄得好像是我欺负您一样!”萧寒似乎已经猜到了萧老爷子下的是什么棋了,直接就落下了一个子儿,而萧老爷子此刻的来呢都快要变成猪肝色了。

“谁说我不行了,萧寒,你这个臭小子,你现在胆子肥了啊,我今天就听小易说你把他惹哭了?现在好了,你是准备……”萧老爷子拿起了手边的拐杖,伸手就要挥过去,这萧老爷子本来就就是军人出身,现在身子也是十分硬朗的,这可吓坏了佟秋练,而萧寒则是悠哉的看着萧老爷子!

“爷爷,您不要打岔,您可千万不要企图破坏棋局哈,这世上可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您可别这个由头,来掩盖您要输了的事实!”这萧老爷子还真的是这么打算的,只不过现在这拐杖已经举起来,却是打过去也不是,放下去也不是!

“行了,爷爷,您也这么大岁数了,您要是真的实在想赢的话,找萧晨就成了,何必找我呢,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上去了!”萧寒说着拉了拉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立刻会意推着萧寒的轮椅就往里面走,果不其然的身后传来了萧老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今天把小易惹哭了?”其实佟秋练是压根不信的,这小易越长越大,这性子是越来越随着萧寒了,小易虽然是小孩子,但是也不是轻易会掉眼泪的那种,所以佟秋练压根就不信啊,不过若是萧寒惹哭了小易,倒是真的可能,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那个臭小子,给我耍心眼儿呢,甭搭理他!”佟秋练点了点头,佟秋练忙活了一天了,这刚刚进入房间,就忍不住的伸了个懒腰,而随着房门被关起来,“你站在那里别动!”佟秋练此刻已经走到床边了,而萧寒的轮椅是在窗前的!

佟秋练看了看萧寒,有些疑惑,而佟秋练听见了轮椅“啪嗒——”的声音,这是轮椅上面的带的防滑的功能,这样轮椅的轮子就被固定住了,佟秋练看着萧寒,萧寒只是冲着佟秋练一笑,双手放在轮椅的扶手上面,佟秋练似乎已经猜到了萧寒接下来要干什么了,说实话,佟秋练心里面还是比较激动的!

萧寒是右脚先着地的,右脚经过这几天的锻炼,还是可以支撑起整个身子的重量的,萧寒然后慢慢的将左腿放下,萧寒就这么朝着佟秋练走过去,走得很慢,还是一瘸一瘸的,“小练,要是我以后走路都这个样子了,你会嫌弃我么?”

因为萧寒知道,自己一瘸一拐的走路还是持续一段时间,不可能经过一段时间的复健,左腿真的就可以直接恢复到和原来一样的,佟秋练摇了摇头,“挺好了,真的……”佟秋练其实还想着萧寒还得在等一段时间才能站起来,所以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好了。

萧寒走了几步之后,额头上面就渗出了一些细汗,佟秋练想要朝着萧寒走一步,“站住,你别动!”佟秋练刚刚想要迈出去的腿也停住了,只是看着萧寒,“等着我!我要走到你的身边!”到你的身边!这句话听起来显得格外的诱人,佟秋练一笑!

“你真的可以么?你别逞强,你复健也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而已!”佟秋练只是担心这样逞强的话,不利于萧寒的身体恢复而已。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还要和你一起走遍世界各个角落呢,这个身子我还知道爱护,放心吧,等着我……”佟秋练用力点着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萧寒的双腿,萧寒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挪到了佟秋练的身边,轻轻伸手抱住了佟秋练,“小练,终于到你的身边了!”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佟秋练伸手搂着萧寒的腰,她已经摸到了萧寒的背部有些湿了,这么痛苦么?佟秋练紧紧的搂着萧寒,而萧寒将头搁在佟秋练的肩膀上面,“要不要去洗个澡什么的!”

“你要和我一起么?”萧寒张嘴咬了咬佟秋练的耳垂,佟秋练真想要伸手直接拍死萧寒,萧寒则是伸出舌头邪恶的舔了一下佟秋练的耳垂,弄得佟秋练的身子一阵轻颤,感觉到了佟秋练的异样,萧寒的心里面才算是得到了些许的满足,“好了,不逗你了,我先去洗澡!”

萧寒的身上面都是一些细汗,佟秋练扶着萧寒坐在了轮椅上面,萧寒自己进去洗漱间之后,佟秋练则是直接拿出了教授给自己发的资料,继续看了起来,佟秋练越来越觉得这个凶手的行事作风很有问题了,因为就算是到了现在他们还是不知道这个凶手的下手目标。

本来的话,还觉得针对的是一些相对来说比较特别的女性,或者是学历很高,或者是工作很好,但是这一次很奇怪,凶手选择的下手目标很奇特,是一个堕落的女性,而且是在那样的一个出租屋里面,无论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

佟秋练想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头绪,而佟秋练刚刚下楼,就听见了楼下传来的动静,原来是洛阳来了,洛阳仍旧是一身的军装,或许会萧老爷子在这里的缘故,洛阳坐在沙发上面,显得有些局促,倒是小易开始忙乎着为洛阳端茶倒水了!

“阿姨喝茶!”洛阳笑了笑,从小易的手中接过茶杯,“太爷爷,你别老是板着脸啊,笑一个啊你看看你都把洛阿姨吓到了!”小易说着跑到萧老爷子的身边,伸手就开始扯动萧老爷子那本来就松弛的皮肤,吓得洛阳差点将手中的杯子甩出去!

“小易,别扯了,你再扯爷爷的皱纹都被你扯出来了!”萧晨在一边笑着,佟秋练走过来,示意洛阳跟自己出来,“怎么了?案子出问题了么?”

“没什么问题,虽然施施最近因为程依依的事情不是很方便出来,不过没什么事情,就是关于周长安的事情,我最近真的觉得很烦躁!”洛阳伸手拉扯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微微地叹了口气,真是的,烦死了!

“怎么了!”佟秋练示意洛阳跟自己到草地上面的遮阳伞下面坐下,“出什么问题了么?”佟秋练本来还想着给洛阳出谋划策的,但是因为程依依的案子来得过于突然,加上又来了早晨的案子,佟秋练倒是直接将洛阳的事情忘记了。

“那件事情之后,周长安居然一直都不接电话,我也是疯了!我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要怎么样啊,烦死了!”洛阳在军中的时间长了,想问题的方式方法,都是很直接的,那次的事情之后,周长安好像是想要直接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一般,她也知道周长安最近很忙,但是接个电话的时间总是有的吧!

“应该是最近太忙了吧,你怎么这么着急啊,这不像你啊!”佟秋练喝了口茶!

洛阳则是仰面看了看天空,微微地叹了口气,“过几天要军演,我应该会离开C市,短的话也要一周的时间,长的话或许要半个月的时间,这件事情要是不解决,我觉得这次的军演我是输定了!”洛阳额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约周队长出去吧,就说感谢他那天晚上照顾你!”佟秋练说完洛阳就摇了摇头,“不行么?”

“行什么啊,我和他认识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感谢是个什么东西,周长安小时候也是个受虐狂,每天都要被我不知道揍上多少次,但是我一招呼就乖乖的过来了,要我说什么感谢他的话,我估摸着他肯定以为我姨妈来了,直接抽风了。特么的,我真是脑子抽了,才会喜欢上这么个混蛋!”佟秋练轻轻咳嗽了一声,也许还真是脑子抽了,这周长安也是脑子够迟钝的。

“那你就直接说你要走了,我就不信他不来!”佟秋练直接示意洛阳打电话给周长安,洛阳拿起电话,“现在是午饭时间,现在是挺忙的,但是吃顿饭的时间总是有的吧!”

洛阳点了点头,电话刚刚接通,那边的周长安的语气就不是很好,“洛阳,什么事,我很忙,你有什么事情么?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周长安此刻看着面前的资料,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个小女孩子,这社会关系居然这么的复杂,和那个程依依的社会关系相比,也是毫不逊色啊。

“我要离开C市了,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佟秋练伸手扶着额头,刚刚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明明还是挺小女人的啊,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变得这么的生硬呢!

“又不是见不到了,先这样吧,我先工作了!”周长安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洛阳看了看被挂断的电话,突然就笑了,而佟秋练真是恨不得直接给周长安一下子,真是迟钝到了极点了,“那个……”佟秋练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先走了,军区那边还有事情,最近的军演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真是弄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我先走了哈……”洛阳此刻真的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了,洛阳直接握紧了手机,就要往外面冲,佟秋练皱了皱眉头,“洛阳,你的帽子……”

“啊——嗯,谢谢!”洛阳此刻的脸上面扯起了一抹十分难看的笑,佟秋练起身,“我让萧晨送你一程吧,你这个样子,我不太放心!”这整个人都是有些失魂落魄的,这个样子谁会放心啊!

“没事的,我先走了……”洛阳说着,给了佟秋练一个安抚的拥抱,直接小跑着上了自己的军用路虎,车子飞快的开了出去,佟秋练只是看着车子消失,而萧寒此刻已经坐着轮椅出来了,“出什么事情了?”

“洛阳和周长安的事情呗,你说周长安明明是喜欢洛阳的,为什么就是不承认呢,觉得洛阳喜欢上了这样的男人真是……”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微凉的手,“萧寒,我想帮她一下,我觉得她和我那个时候很像,那么的无助,很无措!”

“每个人处理自己的感情方式都是不一样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你想要帮就能够帮得上的,顺其自然吧,周长安若是真的喜欢洛阳,就不会拱手让人的,若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别的男人就是碰一下都会觉得是抢!”佟秋练看着萧寒,“别这么看着我,本来就是啊,我的人,别人凭什么碰一下啊!”

佟秋练无奈的笑了笑,“若是他们不在一起了,真的是好可惜啊,青梅竹马的感情,若是最后走不到一起,或许见面都会觉得尴尬吧!”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

“按照洛阳的性格,应该会远离周长安的,对于一个曾经深爱过的人,若是不在一起了,每次的见面都是一种折磨……”佟秋练却在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令狐默的脸,他此刻又在哪里呢!

“嗯,我们先进屋吧,中午的太阳挺大的!”佟秋练伸手推着轮椅就朝着里面走,萧寒则是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佟秋练的手背。

“因为每一次的见面……都抑制不住想要得到那个人的贪念!”佟秋练微怔,直接推着萧寒进去了,不知道怎么的,佟秋练忽然觉得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

而此刻的洛阳车子在车流中仍旧保持着高速的行驶状态,惹得许多人纷纷侧目,因为是军部的车子,所以交警也不敢上前阻拦,洛阳一只手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是死死地抓着手机,似乎是想要将手机捏碎一般,洛阳此刻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车子在车流中穿梭,每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地的,但是洛阳却是没有……

车子在警局的门口绕了几圈,最后还是停在了警局边上的小巷子里面,洛阳坐在车子里面,她看着周长安办公室所在的位置,靠在背椅上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洛阳,你不是胆子一向很大么?你怎么不直接冲进去啊,你在这里算什么啊!”洛阳苦涩的一笑!

“是啊,自己的胆子一向很大,但是一旦遇到了周长安的事情之后,怎么就变得不像是自己了,你真是没有用啊,杀人的事情都做过,你现在是在怕什么啊!”洛阳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她还是想要在离开之前和周长安见一面。

但是此刻的周长安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洛阳还没有下车,就看见了周长安和一个女人走了出来,这个女人穿着短的要死的牛仔裤,看得洛阳整个眼睛都直了,居然还有这么短的牛仔短裤,和内裤有什么区别么?上半身虽然是白色的短袖,但是也是紧紧的包裹在身上面的,将女人的好身材展露无遗。

洛阳听不见两个人在说什么,周长安虽然没有说什么,只是时不时的点头,倒是那个女人的身子几乎都要贴在周长安的身上面了,“尼玛,那是老娘的男人,谁准你动手动脚的了!”洛阳直接伸手拍了一下方向盘!

洛阳强忍着心里面的怒火,而那个女人在临走的时候,居然还在周长安的脸上面捏了一把,弄得洛阳心里面那个火大啊,“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婊砸啊,老娘的男人都敢动……看我不废了她……”洛阳说着直接下车,而洛阳刚刚下车,忽然就从身后伸出了一双手,洛阳刚刚想要动作,但是口鼻忽然被东西捂住,那刺鼻的气体瞬间吸入,洛阳整个人直接栽在了地上面……

“这可是专门为了对付你研制的!效果果然不错……”那个人将洛阳直接扛上了车子,将地上面的帽子捡起来,直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面,开着车子直接扬长而去!

“特么的,这都是哪里冒出来的狐狸精啊,真是够了!”周长安伸手擦了擦脸,刚刚回去,看见了大厅里面几乎都是穿的十分暴露的女人,因为涂抹着厚重的脂粉,所以很难看出年龄,不过整个大厅里面都是充斥着廉价的化妆品的味道,弄得周长安忍不住打了喷嚏。

“周队长,今晚没什么事情的话,来找我们玩啊,我们会给你很便宜的,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啊!”一个打扮的更是妖娆妩媚的女人直接走过去,伸手就要挽住周长安的胳膊,周长安直接侧身躲开。完全不理会身后的女人,直接朝着办公室走去。

刚刚进去就看见了赵铭那嬉皮笑脸的一张脸,“笑死你得了!”周长安瞪了赵铭一眼,“那个女人怎么那么难缠啊,真是从未见过这么脸皮厚的女人,真是的,弄得老子身上面都是她的味道,熏死人了!臭死了……”周长安说着直接将衣服脱掉,扔到了一边,“烦死了,还有多少人没有审讯完?”

“还有十几个吧,很快了。”赵铭看着周长安一脸的嫌弃模样,也是觉得醉醉的,“不过周队长还是很受欢迎的啊,那个女人要不是你亲自出马。都不肯开口的!”

“是啊,还要老子亲自送她出去,不然就赖在警局不走了,真是够了!”周长安想起那个女人心里面还是觉得一阵恶寒,“特么的,真是够了,好好地正道不走,为什么非要从事这种职业呢!”

“或许也是迫不得已吧!”赵铭看了看手边的人物资料,这些女人自然是和死者有些关系的女性了,不过背景什么的都不是太干净的,很多都有赌博吸毒等等的陋习,所以调查起来很麻烦,因为涉及的背景环境过于复杂了!“我先出去审问了!”周长安点了点头。

要怪的话也是这周长安长得过于唇红齿白了,整个一个白面书生的模样,笑起来的时候还很好看,这些女人平常接触的都是一些十分猥琐的男人,况且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们很少接触到上流社会的人,这周家在京城那种豪门大户那么多的地方,也是排的上号的,所以周长安的浑身气度和别的警察也是不同的,完全是谦恭有礼的模样!

这群女人平时也是喜欢调戏一些小男生的,况且像是周长安这种一看就是极品的男人,不过这周长安实在是招架不住啊,闻着她们身上面的味道心里面就难受!

“还是洛阳身上面的味道好闻一些!”周长安换了件衣服,看了看手机,想起了刚刚洛阳的话,她要离开了,“还是见一面吧,不然下次见面指不定又要把我揍成一个猪头了!”周长安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嘴角扯起了一抹弧度!

但是电话拨出去却是无人接听的,周长安蹙了蹙眉头,若是有事的话,洛阳通常会直接关机的啊,但是此刻却是显示的无人接听,怎么回事,周长安又拨打了几次,同样是无人接听的!

周长安不知道的是,此刻洛阳的手机,和他不过是百米的距离,手机静静的躺在巷子里面,不停的震动着……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周长安看着手机,懵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