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六十七章

船舱内——

乌云这次被夭华折磨得不轻,但好在夭华当时折磨他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武功已经恢复,不然再来一次的话倒确实可以要了他的命了。不管一个人医术再好,不管他有多大的能力,能一连恢复两次武功已然是极限,这也是还想留在她身边的他不想让她知道他武功恢复一事的原因之一,另外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她重新怀疑夏侯渊晋之死与他有关。

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容觐的命竟然那么大,当时只是一时闭气,并没有断气。他情急之下没有补上一掌,的确失算。另外同样没想到容觐会那么快苏醒,还告诉了东泽,东泽又转而告诉了夭华。

眼下,距离夭华昨夜知道他武功恢复一事已经*个时辰。这几个时辰中她并没有任何举动。乌云心中自然清楚夭华这是不想打草惊蛇,想不动声色地看看他究竟意欲何为。

这样也好,少了顿折磨,更免了又被她废武功。

察觉到船头方向射进来的目光,乌云躺在竹椅上面没有动,当做浑然不知。

船头,看着东泽一路下船去的夭华,不紧不慢返回船舱。

其他魔宫中人,也同时按命令去办。

船舱内,眼见夭华回来的婢女,快速换上一杯新的热茶,放在夭华所坐软榻旁的木几上。

夭华走过去坐下,看向对面竹椅上面色苍白,只剩半条命的乌云。但这极有可能又是他的表象,故意在这里装给她看的而已,“祭司大人,船已靠岸,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怎么,不出去走走?”

“也要我能出去才行。”乌云淡淡勾了勾薄唇。

“不就是腿断了么,祭司大人连武功被废了都能一再恢复,这么点区区小伤也能难得倒你?”似讽非讽,夭华冷冷撇了眼乌云被自己亲自打断的双腿。

“那宫主实在是太高看我了。”说着,乌云闭上眼,大有闭目养神之意。

夭华抿了抿唇,真的是更加琢磨不透对面这朵乌云了,不知道他宁愿受她的折磨也不离开,不想暴露自己武功已经恢复一事,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她身上还有什么是他所图的?对于魔宫,他不是已经不想要了吗?而就算是为了魔宫,他也大可不必如此。

被夭华重新安置在腿上的小奶娃,在这时迷迷糊糊醒来,一把扯下了双眼上的蒙布。

夭华一时没有料到,快速低头看去,恰一眼对上小奶娃睁开的双眼。

小奶娃看着夭华,片刻没有反应。可能是时间确实又过去了很久,又可能是这几天来已经重新习惯了夭华身上的气息,并没有立即哭闹,不一会儿后抬起小手慢慢挠了挠头。

夭华看着看着,片刻后不由暗暗松了口气,伸出手缓缓抚上小奶娃的小脸,万事只要他不哭就好。

入夜,便宿在船上,夭华并没有下船进城的意思。而船上,从上到下也丝毫不显寒碜,要知道眼下这艘船本来就是夭华原本进出魔宫所用的御用大船,堪比一座移动“行宫”也丝毫不为过。

婢女们准时送上饭菜。

夭华虽然担心容觐,也急着想找到萧黎与夏侯赢,但小奶娃不再排斥她,还是让她心情大好。

扶着小奶娃软绵绵的小身子,让小奶娃在软榻上靠坐好后,夭华如之前一样,亲自喂小奶娃喝稀饭,唯一不同的是不再有蒙布蒙着小奶娃的一双眼。

小奶娃虽然不再怕夭华,也不再排斥夭华,但对着夭华还是不是很亲近,目光看看夭华,又看看夭华手中的碗,再又偷偷地看向对面竹椅上的乌云。

夭华对着这一幕,大有一股“负罪”感,好像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硬生生拆散了面前这对“父子”一样,让大的小的都成了“受气包”,对着她敢怒不敢言,一点声音都不敢有。

站在一旁伺候的婢女,同样大气不敢喘一下,虽然夭华脸上的神色看上去有些说不出的温柔。

船舱内的整个气氛,可以说要有多静就有多静,静得几乎能清楚听到外面海风呼啸过的声音。

慢吞吞喝了十余口后,小奶娃小手推推夭华的手,头也跟着躲了一下。

夭华不勉强,待会儿等小奶娃饿了后可以再喂。

一名魔宫中人在这时到来。

“宫主。”到来的魔宫中人,拱了拱手后,余光明显瞥向竹椅上的乌云。

夭华抬头看去,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就抱着小奶娃起身往船头走去,顺便让魔宫中人将软榻抬到船头,准备好好与小奶娃赏赏月。

到来的魔宫中人快步跟出去,直到走到外面后才对夭华道:“宫主,岸边有个人鬼鬼祟祟,不断往大船这边看。”

“不要打草惊蛇,继续悄悄监视着,再有情况立即来报。”夭华听完,淡淡吩咐一句。

小奶娃在夭华怀中不断往回看,依旧想看船舱内的乌云。

夭华随后继续朝船头走,在魔宫中人搬出来的软榻上坐下,将小奶娃放在自己腿上。一向冷血无情惯了,虽然已经与小奶娃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但很多时候还是不懂得如何与小奶娃相处。这么小的孩子,不管是之前乌云带在身边的时候,还是现在,都依然像一团白糯米团子。

小奶娃与夭华小眼瞪大眼,一会儿盯着夭华看,一会儿又缩缩头。

不久,一名魔宫中人上船来,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坐在船头软榻上的很明显地夭华,但却装没看到,径直走向烛光明亮的此刻只有乌云一个人在的船舱内。

站在软榻旁边伺候的婢女,就要开口提醒进入船舱的人。

夭华自然也看到了,无声摆了摆手,示意婢女不要出声。

婢女一眼看到,连忙闭嘴。

进入船舱内的魔宫中人,左右环视了一眼后,快速将一封密函送入乌云手中,然后又小心谨慎地环视了一眼,就快步走出船舱,走向船头的夭华,“宫主,这是刚刚收到的消息。”说着,将另一份信函交给夭华。

夭华接过,打开,只见信函上白纸黑字写着,萧黎已经重新落入夏侯赢手中,不过夏侯赢突然消失不见了,不知去向。

夭华看完,脸上的面色不变,似随口问道:“这是谁传回来的?”

“是泽公子传回来的。”送上这份信函的魔宫中人同样面色不变。

夭华点了点头,“好,先下去吧。”

“属下告退。”送上信函的人拱了拱手,就快速退下去,尽管脸上始终很镇定,但后背早已经出了一层冷汗,就怕露出破阵。

等下了船后,送上信函的魔宫中人避开所有人,就单独快速往另一处而去。刚才,突然有人抓了他。但因为他是守在最外层的人,所以微小的动静没有惊动任何人。之后,被抓了他的人下了毒,不得不按照他的命令送一封密函给乌云,同时对方又劫了东泽刚传回来的信函,让他一并送上,这样就不会引起夭华的怀疑。等办完了后,就回原地找他,索要解药。

等下了船的人回到原地时,原地空空如也,哪还有刚才抓他与威胁他之人。

暗中已经悄然尾随其后的另两名魔宫中人,其中一人连忙回去向夭华禀告,另一人则留下来继续监视。

船舱内,收到密函的乌云,已经将密函打开。与之前在许家寨外面那片林子外时收到的密函一样,密函中的字迹已经经过特殊处理,微微凸出来,用手摸就能摸出。

待“看”完整封密函,乌云的面色不由暗暗一沉,是夏侯赢约他见面,见面的地点是回昔日那个地方,并且只给了他三天的时间。

而所谓的昔日那个地方,指的正是他当年与夭华两个人居住厮守之处。

那处,他这些年来不是没回去过,每次回去回想起之前的一切都好像梦一样,真不希望从梦中醒来,却又不得不将自己拉出那梦。

但可以肯定的是,夭华这九年来从未回过一趟。

很多时候不得不承认,夭华比他还得冷血无情。

另外,密函上还特意写了让他一个人去,不许带任何人,不知道夏侯赢究竟想做什么?

次日一早,乌云便“不见”了,好像一下子凭空消失了一样。

船舱下面的房间内的夭华听到消息时,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唇。

昨夜花钱雇了一个人,让人留意海岸边的大船,并在后来亲自出手抓了一名魔宫中人,让魔宫中人将密函悄悄送到乌云手中的夏侯赢,早在昨夜看着被威胁的魔宫中人上船后,就已经快速转身离开,重新呆着萧黎与明敏两个人赶路,此刻仍在赶路的途中。

小道上,缓缓行驶的马车,丝毫不引起注意。

车厢内,中毒未解,身体虚弱,再加上连番受打击,心如死灰的萧黎,继续昏迷着。

双手双脚牢牢被绑的明敏,渐渐地悠悠转醒,睁开眼来,犹记得自己刚刚折磨完容觐与卓池,回到房间内,正准备为葛天倒茶,之后的记忆就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了。

“醒了?”忽然,一道极为陌生的男子的声音响起,清晰传入明敏耳内。

明敏一惊,猛然坐起身,差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两个乞丐手中。当时她伤得实在太重,一朝虎落平阳被犬欺,在被那两名乞丐折磨与带去卖掉的途中就如同现在这样,在马车中悠悠转醒,听到一声“醒了”,之后就是漫长的被凌辱,在凌辱中又昏迷过去,昏迷过去后又醒来,换了个乞丐进车厢来,如此反反复复,她几乎快要疯了,简直生不如死。

“别怕,我不会杀你。”见明敏一下子吓得不轻,还脸色发白,夏侯赢淡淡勾唇,没想到如此心狠手辣的一个女人竟然也会像惊弓之鸟。

惊吓坐直的明敏,顺着声音看去,这才从噩梦中缓过神来,但浑身上下还是已经一层冷汗,快速喘了喘息后才让自己勉强冷静住,冷冷开口:“你是谁?”

“一个和你一样,很不得置妖女于死地的人。”

明敏闻言,忍不住微微眯眼,同时余光打量了一眼马车内的第三个人,只见对方也是女子,脸上苍白如纸,到现在还昏迷着,不知道是不是和她一样被面前这个男人掳来的。不过看面前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贵气,很想世家子弟,不像是土匪恶徒之流,想了想后再度开口,语气和之前一样,“是吗?那你抓我做什么?”

“自然是合作。”五个字,夏侯赢说得极为自然。

马车还在不停行驶着。

车夫只是一介普通百姓,只顾着赶车,并不故意去偷听车厢内的动静。

明敏似信非信,动力动手脚,想将自己的手脚挣脱出来,恢复自由,“合作?你在做梦吧?如今谁能杀得了那妖女?再说了,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合作’?”说着,明敏在动了动手脚,弦外之音显而易见。

夏侯赢自然没有解开的意思,接下去道:“我既然找你,自然已经有办法对付那妖女,只要明二小姐能配合,我保证此一事后,那妖女会生不如死。怎么样,有兴趣合作嘛?”

“哦?那你说说看。”

夏侯赢接着讲自己的计划大致对明敏说了一下,这步棋还真需要的明敏。如果她能配合,自然是事半功倍。如果不然,他也还是会按计划就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