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失身(中)

一股从未有过的寒气瞬间席卷上夏侯赢,并蔓延过夏侯赢的四肢百骸。

夏侯赢难以置信,刹那间浑身一僵,“夏侯渊晋是你亲手杀的?那这么说来,这一切根本就是你故意栽赃嫁祸给她,让我也以为人是她杀的?从头到尾,你根本不是料到了我会压制下所有安排再威胁你,而是根本就设好了这一步棋引我往下跳,再通过我的压制顺藤摸瓜查清一切,彻底铲除干净?”

“没错。只是你现在才知道,未免已经晚了。”

“你……”

“这些年来,你们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说过,只要有我在一天,就没有人可以伤她分毫,也没有人可以伤孩子分毫,更没有人可以拿孩子的身世来威胁我。可你们不但做了,还一而再再而三,现在这就是下场。”伴随着话,乌云终彻底走上山峰,距离夏侯赢不到十步的距离冷然停下,一袭白衣被风吹得更加翻涌,阳光下冷冽如冰。

回来向夏侯赢禀告的黑衣人,此时已十分戒备地对着乌云,手悄然握紧了拿在手中的利剑。

夏侯赢顿时悔之不及,他真的是太笨了,那么精心的安排,就为有一个最好的保障,以防万一,不管是他还是夏侯渊晋一旦出了事,死讯传开,暗中一直秘密安排好的人就会立马将早就备好的消息大肆传出,就算乌云再厉害也不可能将这些暗中之人查出。但他为了再拿这个来威胁乌云,他的亲手压制等于是亲自带着乌云查清楚了这一切,可他自己还浑然不知。乌云,他真的太会算计了,并且真的是挖好了坑等着他往下面跳!

而此刻再环顾四周,山峰之上除了他和他之外,就只有一个黑衣人。乌云既然敢孤身一人上来,还说亲自动手确保万无一失,夏侯赢霎时再度闪过丝难以置信,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你的武功早就已经恢复了?连妖女都不知道?”

“既然能杀了夏侯渊晋,自然是恢复了。没想到事到如今,你的意识还是这么慢,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呵呵,与你比起来,我确实是慢了,不然怎么会这么上你的当?”步步落败,满盘皆输,最后还遭耻笑,时至此刻就算夏侯赢再怎么不愿意也已经不得不认输,但真的还是很不甘心,自己怎么就会这么蠢的败在他手上。如果不是他此刻亲口说出来,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乌云,我突然发现,你真的是比想象中还来得可怕。一步步都落在你的算计中,昨天我前去威胁你的时候,你竟然还那么面不改色,一如刚才一样,难怪夏侯渊晋会一再说要小心提防你。不过,就算你再厉害又如何,你改变得了自己与那妖女是亲兄妹的关系吗?最爱的女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自己面前,触手可及,却始终不敢以真面目见她,更不敢让她知道真相。乌云,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我真为你感到可悲。”

“那就带着你的这份可悲,到地底去见夏侯渊晋吧。”与夭华之间永远无法改变的亲兄妹关系就好像一把插在胸口永远无法拔出来的刀。乌云冷冽如冰的脸上顿时终倏然裂开一条缝,面色一变,原本不显露的杀气也刹那间迸发出来,山峰上的气息顷刻间一丝一缕冻结,冷得令人窒息。

夏侯赢冷笑,即便已经到这个地步,但看着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乌云因自己这么几话而起的变化,还是感觉狠狠扳回了一局一样。这么多年了,即便知道那妖女是自己亲妹妹,即便那妖女曾见异思迁水性杨花地嫁给明郁,他竟还是放不下她,甚至还始终如一的将她放在第一位,想保护她,为了这么个妖女与一个天生有残疾的小孽种这么想方设法想掩盖掉一切,“好,我人现在就在这里,命也在这里,其他人都已经被你除干净了,一个不留,你现在只要杀了我,这一切就都将沉埋地下,成为一个永远不会有人会知道的秘密,就看你今天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杀我了。”

“放心,你马上会知……”道……

“上,给我马上杀了他!”没等乌云说完,夏侯赢已然转头对此刻山峰上的唯一一个黑衣人下令,并在下令的同时自己迅速往后退,就准备从山峰的另一边下去。

得到命令的黑衣人,立即二话不说对乌云动手,手中的利剑快若闪电。

但黑衣人的速度快,乌云的速度更快。几乎在黑衣人挥出的剑,那剑身上的银白色冷光在阳光下一闪的时候,乌云就已瞬间近到黑衣人跟前,手扣上黑衣人的颈脖,利落地一下子将其折断,再如丢“东西”一般反手一把将黑衣人甩出去,在黑衣人的倒地声中面无表情地紧追逃离的夏侯赢,倒映在地上的阴影更是俨然如“死神”迅速朝夏侯赢笼罩而去。

一边离去一边有回头看的夏侯赢,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速度同样没乌云快,很快被乌云截住。整个山峰的上的局面,转眼陷入混战。

尽管已经满盘皆输,但夏侯赢还不想死。正如他刚才所说,眼下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就只剩他了,只要乌云杀了他,一切就都将埋于地下。可他只要不死,就还是能将这个秘密告诉夭华,毁了一切。

与此同时的底下山林中,在夭华还在继续破阵的同时,另一边已经察觉到整个山林变得不对劲的容觐,在意识过来是有人在林中布了阵后,自然也开始破阵,一边想从阵法中摆脱出来,一边想尽快见到夭华。

两边一起努力下,最终明显加快了阵法的破解。

待阵法一破,容觐与夭华等一干人终于见到面。

而破除了阵法的林子,恍若一下子拨开了迷雾,阳光透过交错的枝叶渗透入林中,斑斑点点的照射在地上,光线明显变得明亮清晰起来。

容觐立即快步走近,亲眼看到夭华确实来了,并且没事,才终于放心,“宫主。”

“萧黎呢?”夭华已经朝容觐身后看去,除了看到之前派出去的,带着乌云制作的毒气对付林中埋伏之人的那几名魔宫中人外,并没看到萧黎的身影,现在还是比较关心萧黎的安危,此次也是专门为她而来。

“她中毒昏迷,现在还在许家寨中。”说到这,容觐重新往夭华的左右两侧与身后看了一眼,如同夭华没看到萧黎一样并没有看到乌云的身影,“宫主,那乌云呢?这毒恐怕只有他能解。”

提起乌云,夭华的一肚子气就又立即上来,当即对魔宫中人下令,“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必须尽快将乌云找到。如果他已经联系到他的人前来营救,直接杀无赦。”

“是。”魔宫中人领命。

“那宫主,我们先进许家寨吧。等进了许家寨后,我也亲自去找,务必将乌云找到,并押解回来。”听夭华这么命令的容觐,心中已大致明白情况,再眼见小奶娃在夭华怀中难受地动来动去,转而建议道。

夭华点了点头,“那好,就有你先带我们去那许家寨,先去看看那萧黎,然后等一下你也亲自出去找。乌云的武功已经被废,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多一个你也就更有把握带他回来。记住,不必手下留情,断手断脚都无所谓,只要带回来时还有一口气就好,有任何情况随时发信号联系本宫。”

周围已经没有打斗声,安静下来中渐渐不再害怕的小奶娃,自然忍不住想往外面看,但头还是被按着,抬不起来,自然忍不住动来动去,也有些难受。

东泽本就已经重伤,刚才又与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一番交手,然后躲入林中,一直在助夭华破阵,已然伤上加伤,对夭华的命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

许家寨内,寨中的人此时已差不多将整个山寨都翻过来一遍了,可还是找不到萧黎。

忽然,一眼看到山寨外面一路朝山寨这边走来的几个人,并看到其中的容觐后,先前答应容觐会好好照顾萧黎的人连忙跑上前去,“容……容公子,不好了……萧姑娘她不见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人怎么会不见了?”山寨寨门外,因山寨中的人急跑出来而暂时停下来的容觐与夭华等人,容觐直觉自己听错了,脱口而出道。

“真的,那萧姑娘真的不见了,我就去厨房端稀饭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一回来就看不见她了,现在寨中的人都已经快把整个山寨找了一遍了,还是没有找到。”跑出来的人立即重复一遍,并说得比之前更详细。

夭华顿时止不住皱了皱眉,看看面前跑出来的人,又看看前方已经近在眼前的山寨。

容觐同样皱了皱眉,随即猛然意识到什么,快速对夭华道:“宫主,恐怕她是一个人出去,去找萧恒派来追杀的人了。不过她身中剧毒,身体虚弱,应该走不了多远,我这就去把人追回来。”

夭华点头,“快,必须把人追回来,不能让她被萧恒的人带走,也不能让她有事。”

“是。”容觐拱了拱手,接着让夭华随跑出来的人进山寨中去等着后,就立即去找。

魔宫中人在林子中的时候都已经被派去找乌云了,几乎没留下什么人,眼下跟着容觐前来山寨的也就只有夭华、东泽与夭华手中的小奶娃而已,这一刻也就没办法让容觐多带几个人一起去追。

跑出来的人看着容觐走远后,连忙请夭华东泽进寨。

简陋的寨门口,“许家寨”三个字的匾额一直挂着。

独自一个人离去的萧黎,继续摇摇晃晃地一路往前走,心中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找萧恒的人,只能希望萧恒的人快点发现她。

山峰上的乌云与夏侯赢,还在继续交战着。

夏侯赢的武功原本远不及乌云,但乌云的武功才恢复不久,又重伤在身。

原先又是布阵,又是埋伏着对付夭华等人的黑衣人,没想到阵法会这么快被破,急忙先上山向夏侯赢请示,这才看到山峰上的情形,于是又连忙快速召其他人上来帮忙。

片刻的时间,山峰上的人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黑衣人不断包围住乌云,阳光下刀光剑影交错成一片。

乌云只想速战速决。原本还以为这些黑衣人会继续留在下面困住夭华等人,不会上来,他只要亲手杀了夏侯赢,就可以重新回去,神不知鬼不觉,就算夭华质疑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哪,他也可以敷衍了事,只要夭华没有亲眼看到就行。现在黑衣人陆陆续续上来,每个都亲眼看到了他,他只有一个不留全部铲除干净,才能继续保守住自己已经恢复武功与杀夏侯赢这个秘密。另外就是抓紧时间,免得夭华也上来了,被夭华看见。就目前而言,他既不想夭华知道他武功恢复一事,也不想夭华知道夏侯渊晋与夏侯赢是他杀的,免得夭华揪着他这么急于杀夏侯渊晋与夏侯赢的原因不放。

这时的山脚下,从山寨一路出来,正好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到这,实在有些坚持不住,停下来准备稍微休息一下的萧黎,无意中抬头往上看的时候,恰好一眼看到山峰上刀光剑影的画面。

而身体虚弱,再加上阳光反射,眼前阵阵眩晕的缘故,萧黎丝毫看不清山峰上那一道道人影的具体样子,也看不清具体的情况。但依目前的局面来看,萧黎心中想来想去只想到容觐,忍不住担心此刻正是容觐在上面,正被人围困,就咬紧牙毅然往山峰上而去。希望此时此刻围攻容觐的人会是萧恒的人,这样一来她就可以马上让他们住手。如若不然,她就算救不了他,也大不了与他同进同退,不管什么危险都一起面对,真的无法眼睁睁看着他陷在危险中不顾。

山峰上,有了黑衣人的不断补充与加入进来,不管乌云出手怎么个越发狠厉与利落法,也不管乌云多想速战速决,夏侯赢多多少少还是得到点喘息的机会。

渐渐地,几乎所有黑衣人都上了山峰。对于原本要围困的夭华等人,在没有得到夏侯赢进一步的命令下,一时倒暂时先放到一边了。

忽然,得到喘息的夏侯赢,余光一眼瞥见半山腰上如龟速一般艰难上来的萧黎,双眸止不住一眯,就一边继续命黑衣人杀乌云与缠住乌云,一边一个空翻抽身出去,直接飞掠向半山腰的萧黎。

萧黎走着走着,只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久很久,浑身上下实在使不上力气了,忍不住略停一下再仰头往上看去。

这一看下,刺眼的阳光霎时直射入眼中,眼前刹那间又是一阵黑暗,整个人不稳地倒退一步,就直直往后倒去。

飞掠过来的夏侯赢,于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拦腰搂上萧黎的腰身,将往后倒的萧黎整个人用力往怀中一带,在萧黎劫后余生般正忍不住松口气时,另一只手冷冷地扣上萧黎纤细的颈脖,就将萧黎挟持在身前,继而对上山峰上的乌云,只见还被黑衣人围在中间的乌云正好一个横扫千军,手中不知何时夺过去的利剑一瞬间一圈划破十数名黑衣人的脖子,一下子就夺了十数名黑衣人的命。

剩余的黑衣人面对这一幕,不免有些胆战心惊,握着手中的利剑战栗地微微往后退,有些不敢再进攻。

夏侯赢的声音在这时突然大声响起,“乌云,萧黎现在可在我手中,那妖女为了救她不惜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可见她有多在乎她的命。如果你再动手,信不信我马上杀了她?看那妖女会怎么样?萧恒会不会放过她?”

“你……你是夏侯赢?”萧黎听出声音,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怎么也没想到。

夏侯赢没有理会萧黎,继续扣着萧黎的颈脖,将她牢牢挟持在。

乌云冷笑,就算夏侯赢现在真的杀了萧黎,萧恒真的会将至少一半的账都算在夭华身上,也阻止不了他杀他,因为杀他这事事关小奶娃的身世。那些他与夏侯渊晋一直以来的安排,那些原本一直是他心中的后顾之忧,如今都已被除得彻彻底底,就差这夏侯赢了,绝不可能在这时候放了他,“那你大可以动手了。”

“你就真的不怕萧恒找那妖女算账?把这账也算在妖女头上?”

“那你觉得我会怕了萧恒?会护不了她?”一个“护”字,狂妄霸气尽显。

夏侯赢一震,看来拿萧黎来威胁乌云根本无济于事,他想得太简单了,乌云竟压根没将萧恒放在眼里。也确如他所说,只要他想护,不管萧恒怎么样出手对付,他怎么可能会保护不了夭华。明明九年前就已经知道那妖女是自己的亲妹妹,也明明已经知道自己这辈子与那妖女都已经万万不可能,竟还是用这样的方式留在妖女身边,这个乌云真的是魔障了。但虽然威胁不了乌云,可是他知道萧恒的人马现在在哪,在不久前刚好被他引开了,因为他不想那些人坏了他包围许家寨和在这里设伏对付夭华。如此,那就不妨拿萧黎来威胁萧恒的人,让萧恒的人转而对付乌云,这样一来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这前提是他必须先带着萧黎找到那些被引开的萧恒的人。

想到这,夏侯赢又一度命黑衣人拖住乌云,与尽量杀了乌云后,就连拖带拽地拉着被自己挟持的萧黎迅速下山去。而萧黎身上所中的毒,是他命黑衣人下的,从而引夭华来,所以他身上自然有解药。

萧黎丝毫不敌夏侯赢的力气,一时间直接被夏侯强拉着下山,一步一晃,整个人抑制不住地连连喘息。

等终于到达山脚下时,就在夏侯赢准备继续拉着萧黎尽快出山之际,一道白色身影瞬间而至,挡在前方,阳光下尽管衣袂飘飘,但丝毫吹不散那丝冻结的寒冰。

夏侯赢猛然停住脚步,看着前方一下子挡住去路的乌云,再回头往山峰上看去,已看不到一个站着的黑衣人,心中顿时又是猛然一震,不难想象那些黑衣人此刻都已经怎么样了,但这未免也太快了,这么多人竟这么一转眼的时间就被他给通通杀光了。

萧黎被夏侯赢这么拽了拽去,一下子拽着走,一下子又拽着停下,实在已经快撑不住,整个人都忍不住往地上倒,精疲力尽,双脚更是已经酸软的没有感觉,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真的就只剩你了。你是要先杀了她再与我动手,还是自己自尽,我留你个全尸?”

“想要我自尽,休想。就算我现在单枪匹马,但要杀我,还要看你本事。”话落,夏侯赢就要对乌云动手,打不过也必须要打,事关自己生死。但就在这时,只听后方突然传来一声“放开她”。

夏侯赢霎时反射性地回头看去,只见容觐迅速往这边赶来,刚才还真没注意到,眸光一闪后就立即先住了手,不急着再对乌云出手,继而挟持着手中的萧黎慢慢后退了一步。

容觐很快赶到,并没看清之前的情形,只是突然一眼看到夏侯赢挟持着萧黎,之后才看到夏侯赢前方一袭白衣的乌云,没想到萧黎竟落入夏侯赢手中了。

“马上放开她!”赶到的容觐,再度冷冽开口道。

夏侯赢冷冷勾了勾唇,这可真是天不亡他,“想要我放,就要看乌云的意思了。”

“你挟持她,与乌云有什么关系?夏侯赢,你可别忘了她可是你们南耀国的堂堂公主,你现在这么对她,就不怕萧恒治你的罪?”

“那你也别忘了,你之前指使她诬陷我,我在南耀国还是一名阶下囚,你以为我还会回去?还有,对于当日发生的事,到底怎么回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说起那日在林中发生的事,他怎么会身中媚药,全都拜面前这容觐与那妖女所赐,最后并没有真的碰了萧黎,但还是被萧黎告了一状,从而被萧恒打入了天牢。

容觐拧眉,“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了她?”

“我说了,这得看乌云的意思。”说着,夏侯赢的目光又转回到乌云身上,“乌云,马上放我走。如若不然,要是我用这萧黎威胁容觐拿下你,你可就要暴露了。”这暴露二字,很显然,暗指的是乌云武功已经恢复,却还一直瞒着夭华一事。夏侯赢知道乌云一定听得懂。

什么暴露?容觐有些听不懂,与夭华一样仍以为乌云的武功还没恢复。

乌云不介意连容觐也一起杀了,杀人灭口,关于武功恢复一事就不会被人知道。总之还是那句话,今日要他放了他,绝对不可能。

“乌云,我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容觐,那好,你想要我放了这萧黎,就先拿下乌云。只要你拿下了乌云,放我走,我一定放了她,将她完好无损地还给你。”本是再一次对乌云威胁,但眼见乌云好像依旧无动于衷,夏侯赢立即转而就对容觐威胁起来。

容觐已不难看出夏侯赢现在似乎很怕乌云,可是乌云武功已废,难道……刹那间,容觐心中不由蓦然想到一种可能性,再回过头来联系“暴露”二字,虽然觉得很不太可能,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就在这时,对面的乌云已经出手,电光火石间容觐急急忙忙侧身闪躲。

萧黎已经快晕厥,勉强还撑着一丝神智,眼看赶来的容觐被人攻击,自己又被夏侯赢拿来威胁他,心中不免后悔,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忽地,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萧黎突地低头咬上夏侯赢扣在她颈脖上的手手臂,并用全力咬下去。

夏侯赢吃痛,另一只手立即猛然一把打晕萧黎,就趁着乌云对付容觐之际再带着萧黎以最快的速度迅速离去。

容觐想追,听声音察觉到夏侯赢逃的乌云同样想追,但到头来两人还继续打着。

下一刻,眼见夏侯赢带着萧黎逃得越来越远,容觐不免焦急起来,忽然抽出一丝缝隙就先发了信号,看来只能请夭华亲自来了,真的怎么也想不到乌云的武功竟然又恢复了,他的医术到底已经厉害到何种程度?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被废,要想恢复几乎是永远不可能的事,但他却已经第二次恢复。

伴随着信号弹发出,乌云的一掌毫不留情打在容觐身上,将容觐整个人打飞出去。

奉夭华的命令到处找乌云下落的魔宫中人,其中两人恰在这时找过来,一眼看到这一幕后,连忙飞身护容觐,抵抗一身杀气的乌云。

乌云出手同样毫不留情,两三招便取了两名魔宫中人的性命,再步步逼近被打发出去后重重落在地上的容觐,一掌朝容觐的头击去。

容觐快速闪躲,千钧一发之际尽管避开了乌云的正面袭击,但还是被擦着头过去的掌风伤到,并被一掌落在地上时四溅而起的碎石伤到,顿时猛然吐出一大口血来,气息一断。

乌云紧接着朝夏侯赢逃离的方向追去,再不追就来不及了,杀夏侯赢才是今日的关键所在。

带着打晕过去的萧黎飞速离去的夏侯赢,眼见前方有处水潭,又眼见后方的乌云已经开始追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紧急关头就急忙先带着萧黎躲入水中,闭上呼吸,谨慎地留意水面上方的情形。

被打晕的萧黎,虽然晕了过去,但呼吸还在,顿时被水呛到,忍不住咳嗽与苏醒过来,但还来不及出声,嘴巴已经被一只手紧紧捂住,接着又被身后之人点了穴道,既没办法出声,也没办法再动。

很快追到的乌云,突然再察觉不到夏侯赢的气息,也再察觉不到其他气息,只是听到一点水声,就猛然一掌朝水声传来的方向击去。

藏到水中的夏侯赢,虽然没有被落下的掌正面击到,但一时还是忍不住有些气血翻涌,在一口血就要吐出来的时候又硬生生地咽下去,还是不让自己出声,知道乌云现在只是在试探,他一旦出声就暴露了。如今这局面,只怪他上了乌云的当,被他给算计了。

夭华与东泽在这时赶来,在看到空中划过的信号后,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

但不管是夭华还是东泽,都没看到乌云出手,到的时候只看到乌云一个人站着,不远处的水潭中波澜阵阵,水潭四周全是溅开的水。

“祭司大人,没想到你竟然一个人在这里,真是让本宫好找。”

乌云不语,夭华到来的时间比他料想的快了点。

东泽随即一眼看到远处的地面上,也就是山脚下的那处地方,好像倒着几个人,与夭华对视上一眼,在夭华的示意下连忙先赶去山脚下那边看看,只见倒着的人是两名魔宫中人,还有容觐。另外,容觐的脸上全是血,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没气。

东泽面色一变,一边连忙快步走近,蹲下身试探容觐的鼻息,一边朝夭华喊,“宫主,是容觐。”

夭华闻言,面色同样变了变,就带着手中的小奶娃迅速过去,“怎么样?”

“已经没气。”说着,东泽还是努力输真气给容觐。

夭华跟着蹲下身来,也试了试容觐的鼻息,再覆上容觐的左胸,皱着眉示意东泽继续输真气的同时,一再按压起容觐的胸口。他决不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她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他。

半响,就在东泽忍不住想放弃的时候,容觐忽然轻微地咳嗽了声,嘴中咳出血来。

东泽一喜,连忙再试探容觐的鼻息,只见容觐虽然没醒来,但已经恢复一丝微弱的呼吸,胸口也有了一丝轻微的起伏,算是捡回一条命了。

夭华跟着松气下来,随即猛地抬头,就又看向原地的乌云,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