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失身(上)

带着三人进入山林,一路往许家寨而去的东泽,很快遭到了埋伏。

夏侯赢的人都已经在山林中等着,各个训练有素。

刀光剑影转眼间交错在山林中。

许久后——

一身伤的东泽,孤身一人退出来,其他三人为了保护他撤退已经全部惨死。

此时的天色,已经略有些泛白,但总的来说还是灰蒙蒙的。

不同于林中的血腥杀气,林外还一片宁静。

留在原地的人还在等着,包括车内的夭华。

“宫主,林中有埋伏。”退出来的东泽,顾不得先休息一下,立即喘息地快步走近马车,站在马车外面隔着车帘对里面的夭华禀告,右手在这一期间始终紧按着左手臂上伤得最重的伤口,整只手掌都已经鲜血淋漓,并且血还透过指缝一滴滴不断滴在地上。

林子中的人没有追出来,在东泽逃出林子后便退了回去,重新埋伏好。

一直守在马车周围的魔宫中人,刚开始听到声音的时候立即戒备起来,在看清楚出来的人是东泽后才放下戒备。

车厢中听到东泽禀告后的夭华,再次掀起一角车帘,从车内往外看,借着外面微弱的泛白光线将东泽身上的伤与脸上的苍白,还有一身的狼狈都收入眼底,开口的语气淡然无波,一如脸上的神色一样没有多少起伏,“可看出来那些埋伏的人是哪路人马?”

东泽摇了摇头,还是有些抑制不住地轻微喘息,“看不太出来,那些埋伏的人一个个全都黑巾蒙面,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见人就杀,出手狠厉,很像是专业杀手。”

夭华沉默片刻,双眸几不可查地微微一眯,随后收回视线平直看向车内对面的乌云。

乌云不知何时已经又闭上了眼,在火烛早已经被吹灭,没有再点燃的光线昏暗的车厢内坐着,重新一动不动,好像又睡着了一样。

夭华于昏暗中看了一小会儿后,忽地淡笑一声,当然不相信乌云是真的睡着了,“祭司大人先前不是还说要祝本宫一臂之力吗?那眼下,本宫可就要拜托祭司大人了。”

“可是,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宫主已经直接拒绝我了。”乌云没有睁眼,整张脸与脸上的神色都陷在昏暗中。

“但本宫现在又突然改主意了,岂能如此辜负了祭司大人的一片‘好意’?就算祭司大人真的想耍诈,暗使诡计,本宫也只能认了。”变脸如同翻书,对夭华来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如果不是带着小奶娃,她倒是可以自己直接进去,简单又省时间,从没有真正怕过什么,“那现在就先这样,请祭司大人马上先献出些毒药来,你可千万别告诉本宫说你这段时间来根本没有偷偷制作任何毒药,本宫可不相信祭司大人真会如此‘安安分分’的一心留在本宫身边任本宫摆布。”

乌云仍旧没有睁眼,身体也依旧一动不动。用医治小奶娃的借口向夭华索要的那些草药,他除了用来医治小奶娃与悄悄医治自己的眼睛外,确实没有趁机制作任何毒药,也根本不需要制作什么毒药来防身或对付人,因为他的武功已然恢复,尽管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但这样话夭华自然不会相信。对于夭华此刻正等着的回答,一时间乌云便面不改色地顺着夭华的话与意思回道:“就算有,可出来的这么匆忙,我也不敢带在身上,不然岂不是直接被你搜到了?”

“实话?”夭华挑眉,完全不信,就像丝毫不信乌云会始终乖乖的不耍花招一样。试问,他怎么可能会一直任她摆布地留在她身边被她控制?虽然她也很想把他看守得更严一点,但他用医治小奶娃的身体向她索要各种草药,偏偏她又丝毫不懂得医术,真的是有些防不胜防。

“那要不要我马上站起来走出去,让你当场搜查一下?”

“这可是祭司大人你自己说的,不是本宫逼的。既然这样,那好,就请祭司大人顺便把身上的衣服也脱了,这样搜查起来才能彻底搜查干净了,省得再来一次。”顺杆子上,真以为她不会搜?夭华冷笑,就算搜不出来也当场好好羞辱羞辱他。反正不管羞辱他多少次,也不管怎么个羞辱法,只要对象是面前这朵乌云,夭华就怎么都不会嫌多!

乌云的面色在这时终隐隐一变,绝对相信夭华做得出来。

昏暗的光线下,夭华虽然依旧看不清乌云此时此刻脸上的神色,但如此近的距离,同在车内,从乌云的不接话与不动中还是能清楚猜到乌云此刻脸上的变化。想跟她斗,他们都已经斗了这么多年了,“怎么,祭司大人又不敢走出去了?不敢让本宫搜了?自己说的话,不会这么快就后悔了吧?还是心虚了?”

乌云缓缓吸了口气,真不该顺口说出刚才那句话,没想到她还真顺杆子上了。不过就算他不说,她要是想搜还是会搜。下一刻,稍改刚才的语气,乌云再开口道:“毒药我现在身上确实没有,你就算再怎么搜都没用。不过我可以马上列份清单,上面尽量都是一些简单好找与普遍的草药,你立即让人按上面的草药去准备,我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当场制作一份简单有效的毒气给你。现在你手中的人手不多,林子中的情况又还未明,你又不可能留下孩子自己一个人进去,让人用毒来对付里面埋伏的人确实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祭司大人真的没有说谎?也不是想耍诈?”夭华语气不辨。其实关于毒药毒气这类东西,她在来的路上就该准备了,只是临时停下来准备又实在有些浪费时间,再说她是真的断定乌云这厮身上绝对已经悄悄制作了什么毒药,在关键时刻用来反击与对付她,摆脱她的控制。

“如果这样宫主还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话已经到这个份上,要是夭华还不信,再说多少也没用,乌云大有言尽于此,不准备再废话的意思。

夭华不动声色地再辨析了一下乌云话中的真假。

心中量武功被废,现在孤身一人的他,就算再耍花招,也还是逃不出她的掌心。

片刻后,不管是真相信,还是假相信,夭华先勉强应了乌云这一回,就让乌云当着她的面立马列出清单来,然后让人马上按上面的草药去准备,尽快准备齐全。不管里面埋伏的到底是哪路人马,也不管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尽快带着乌云进去解了萧黎身上的毒才是关键。

马车外面的魔宫中人领命,拿到乌云列的清单后,立即按清单上的草药去准备。

夭华接着让马车外的东泽先包扎一下伤口,好好休息一下。

不远处的山峰上,夏侯赢依然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这一幕,虽然光线与距离的缘故一直都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隐约模糊的大致样子还是都尽收在眼里。

一名黑衣人回来禀告,在夏侯赢身后站定脚步,“公子,让东泽逃出去了,另外三人都已经解决。”

夏侯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从背后看去丝毫看不出他此刻的喜怒。

黑衣人不免略有些忐忑,一时进退不得。

大概半个多时辰后,清晨时分,朝阳初起,迅速前去寻找和准备草药的几名魔宫中人终于将清单上面的草药全部准备妥当了,一一送入马车车厢中。

夭华在这时抱起小奶娃,先出马车,到马车外等着,免得毒气不小心泄露让小奶娃吸入进去。

外面暂时坐在不远处那块大石上休息的东泽,眼见夭华下来,连忙起身往前迎。

夭华继续朝东泽的方向走,准备走到东泽刚站起来的大石旁坐会。

小奶娃忽然微微抿了抿小嘴,还是睡得很香很沉。

渐渐落在夭华身后的马车,还在将找回来的草药依次送入马车车厢的几名魔宫中人,那走在最后面的人一直略低着头,浑身上下与其他魔宫中人一模一样的穿着,脸上也和其他魔宫中人一样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但脸上明显有些脏乱,在将草药送入马车内的乌云手中的同时也将一份密函不动声色塞入到乌云手中,然后转身就走。

“你去哪?”另一名魔宫中人恰好看到这一幕,疑惑地出声对离去之人喊道。

转身离去的,打扮成魔宫中人的人,脚下的步伐顿时微微一顿,但随即加快速度地离去,没有回头。

正好走到大石旁边,刚准备坐下的夭华,霎时反射性地转身回头,面色一变,电光火石间倏然一把隔空吸起地面上的一颗石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射向逃离之人的后背。

下一瞬,被石子准确无误击中的逃离之人,猛地往前扑倒在地,刚想爬起来再接着跑时,人已经被身后追到的两名魔宫中人按住。

夭华旋即一把将手中的小奶娃先塞入东泽的手中,然后就瞬间回到马车边,一把扯下车帘往里看去。

此时的乌云,已经“看”完密函上的内容,并且已经亲手毁了密函,正面色如常地制作着毒气,丝毫不受车帘被一把撕裂的影响。

夭华刹那间眯起眼来,眸中快速闪过一丝凌厉,如利箭一样射在乌云身上,“刚才那个人,到底给你送什么了?是你的什么人?”

“我不认识他。难道不是魔宫中人?”乌云不但面不改色依旧,还对着夭华反问一句。不得不说,夏侯赢考虑得还挺周到的,密函内的字用了特殊的方法,让每个字都有些凸出,好像用硬物刻的一样,指腹一模就能摸出来。看来,他到现在仍然还不清楚他自己目前的状况。而这一切,已经在他意料之中,果然都是夏侯赢在背后安排的。

夭华扯下并扯裂车帘的手一寸寸握紧起来,一时不怒反笑,“好好,既然祭司大人不肯承认,那就容本宫好好审问审问这个人,看等一下祭司大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在她的眼皮底下来搞这一套,让人冒充魔宫中人,也就是她的人,这样堂而皇之地直接过来与他碰面,简直太大胆了,也太不将她放在眼里了。如果不是这个人见完了乌云后急着走,被魔宫中人看到,或许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蒙骗过去了,她实在大意。

被人这么蒙混进来的马车周围的一干魔宫中人,顿时大气不敢喘一下。

东泽抱着夭华塞入进来的小奶娃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前方这一幕也怎么都没有想到乌云竟会如此大胆,就这样让他的人蒙混进来碰面,险些被他们给糊弄过去了,刚才真的是有些毫无所觉,只是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联系到他的人的?又是怎么联系到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被看得很牢,几乎时刻被人一眨不眨地监视着。

逃走的人,在夭华话音刚落后就被押了回来,并被一左一右两名魔宫中人一把按跪在地上。

夭华转身看去,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晨光已起,光线都已经越发亮起来,只见被迫跪在面前的人脸上又黑又脏,肯定刻意用东西涂抹过一番,但清单上有几样草药是魔宫中人在周围与附近的山林中直接找的,这样的黑脏又有些很正常,所以一开始才没有引起人注意,让他成功蒙混了进来。照这么看来,乌云绝对是故意列这么一份清单让她的人到处找,“说,你刚才到底跟他说什么了?或是给他送什么了?”

被按跪下的人猛然撇开头去,不答。

“立即搜查一下,看看他身上有没有藏什么自尽的毒药,尤其是口中。查完了后,给本宫一截骨头一截骨头的敲碎,本宫倒要看看他的嘴到底有多硬。”伴随着话,夭华猛然将手负于身后,就不信敲不开跪在面前之人的嘴。

闻言之下的被按跪在地上之人,面色明显一变,就要咬舌自尽。但他的速度快,魔宫中人的速度更快,一下子就把他的下颚直接卸了下来,让他没办法再咬舌,就算口中暗藏了见血封喉的毒药也无济于事。

片刻后,上下都检查完毕,惨烈的哀嚎声伴随着手骨被硬生生敲碎的声音响起。

夭华冷眼看着,余光同时撇着已经被扯下车帘的马车内的乌云。

乌云气定神闲,丝毫不受外面的影响,继续用手头的草药配置着毒气。此刻被用刑逼问的人,根本不是他的人,也不是他故意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好蒙混进来,根本就是他们自己抓住了这个时机,相信夏侯赢此时此刻定然在某处看着这边。

没多久,乌云快速将配置好的药分别放入面前那排空的白色小瓷瓶中,然后倒入几滴水,紧紧封住瓷瓶,在马车外连续不断的惨叫声中语气不变的开口,对外面的一切始终无动于衷,“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里面的药就会互相腐蚀,化为毒气。你到时候让魔宫中人直接将瓷片打碎在地上,散发出来的毒气就会使对方中毒。另外,这是专门为这种毒气配置的解药,你让魔宫中人提前服下就没事了。”伴随着话,乌云再快速配置了一瓶解药,放入另外的白色小瓷瓶中。

“祭司大人真的是好定力,够冷血无情,自己的人这样在自己面前受刑都毫无反应。”对于乌云面前的一排小瓷瓶,夭华面无表情瞥了一眼后,视线又立即回到乌云的脸上,负到身后的手止不住再收紧一分,紧握成拳。

看来她还真已经完全认定此刻被抓这个人绝对是他的人,也是他安排混进来碰面的!乌云不紧不慢地迎上夭华的目光,坐在车内与站在外面的夭华“对视”,在夭华的目光下语气还是不变,“若论冷血无情,宫主也丝毫不输于我。我可以清楚地说一遍,眼下这个人确实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宫主要杀要刮,或是要我亲自动手,我都悉听尊便。”

哀嚎连连的被抓之人,两只手手臂上的骨头在这时都已被硬生生敲碎。

对于逼问,被抓之人还是硬咬着牙,一个字不吐。

被东泽抱在怀中的小奶娃,在这样的惨叫声中,忽然有些被惊醒,在东泽怀中动了动,有醒来的迹象。

东泽感觉到,再低头看在眼里,不由唤了声夭华。

夭华回头看去,负在身后的手再收紧了一下后,对魔宫中人冷然挥了一下手,让魔宫中人将已经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的人给拖下去,直接解决了。都已经这样了,相信她再让魔宫中人继续折磨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同时也已经清楚无法逼乌云开口承认,还会吓到惊醒过来的小奶娃,最后对乌云警告一遍道:“这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下次若再敢在本宫面前耍花招,看本宫不断了你双脚。还有,你最好保证你现在做的这些毒气有用,否者本宫第一个先杀了你。就眼下来说,本宫杀你还是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宫主要这么防着我,我也无话可说。”乌云收回视线,不再“看”夭华。

夭华接着让魔宫中人当着她的面试了试乌云刚做出来的毒气,再让魔宫中人服下解药,确定可以一用后,让半数魔宫中人带上这些白色小瓷瓶马上再进山林一趟,她继续在这等着。

此时的天,已经基本上大亮。

时间流逝,就在魔宫中人带着小瓷瓶进入山林后不久,山林外一大批黑衣人突然冒出来,就二话不说对原地留下的夭华与东泽等人动手,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刀光剑影连成一片。

一起到来的,还有夏侯赢,同样一身黑衣打扮,混在黑衣人中,在其他黑衣人缠住夭华东泽等人之际,趁机靠近停在中间不动的马车,对马车内的乌云动手,在一剑刺进去被乌云避开的同时用只有乌云一个人听到的声音对乌云小声提醒,背对夭华的方向,即便是在众目睽睽下也将一切都掩饰得很好,“刚才的密函你应该收到了吧?”

“是你?”乌云意外而又意料之中,淡漠吐出两个字。

“对,就是我,想不到吧?”伴随着话,夏侯赢又是一剑,但速度显然不是很快,也没有真正的杀气,毫无疑问地再度被马车内的乌云轻松避开,“相信接下来要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杀一个妖女,你还可以保全住自己,尤其可以保全住孩子,我绝对说到做到,反正你们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真的再在一起。如若不然,一旦这个小奶娃的身世传播开,人尽皆知,你们三个都绝对一起玩玩。舍一而保二,这对你来说应该还算是一门很合算的‘买卖’!”

“确实很合算。一旦秘密传开,反正她也会崩溃,与其那样还不如我直接杀了她,也免得她承受一切,并且还能保住自己与孩子。夏侯赢,你算得确实很不错,这门买卖也确实很合算。”乌云脸上的情绪不辨。

“果然还是与聪明人对话比较轻松。照这么看来,你应该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不用我多说了。即然这样,那现在我就引她过来救你,这把匕首上已经涂了剧毒,你只要趁机从她背后刺进去就可以了,简单容易的很。”音落,又一剑朝乌云砍去的同时,夏侯赢不动声色的将一把锋利匕首倏然塞入乌云手中,然后反手一掌打破马车车厢。

一边护着手中的小奶娃,将小奶娃的头按在怀中,再一边应对黑衣人,杀伐果决的夭华,一直有留意乌云这边的动静,但短时间内并没看出什么异样,只是看到一个背对着她的黑衣人一剑一剑不断朝马车内砍。

忽然,车厢壁被打破,车内的情形便清晰映入人眼底。

乌云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收下夏侯赢塞入进来的有毒匕首,在车厢壁被打破的瞬间,一个跃身跳下马车,仍旧丝毫不露武功。

夭华目前还用得到乌云,果然如夏侯赢所料立即抽身过来护乌云,将乌云护在身后。

蒙面的夏侯赢看在眼里,黑布下的薄唇冷冷一勾,就改为亲自对夭华动手,并用眼神示意夭华身后的乌云尽快出手,别耽搁。

乌云根本看不到,不过就算看到了也一样,一时间站在夭华的身后并没有任何举动。

几招下来后,夭华清楚感觉到面前这个黑衣人的武功比其他黑衣人都来得好,并且从对方的招式中很快发现自己以前应该与他交过手,绝不会认错,就止不住眯了眯眼,朝对方只露在外面的双眼看去,一下子将这双眼与那夜闯入到澹台府内的她房间中夏侯赢重合在了一起,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是你?”

夏侯赢没有回夭华,在这时忽然转而对乌云大声道:“你还不动手,还磨蹭什么?”

夭华闻言,倏地回过头去看向乌云,“你们一起的?”

乌云没有说话,对谁都没回。

夏侯赢趁着这个时候一个转身迅速撤离。看来他刚才的话说得太满了,说与做真的是两回事。如果乌云真的已经决定好了对夭华动手的话,刚才已经有好几次机会,他这是逼他走第二步了。但在走第二步之前,他也不会让他好过,当着夭华的面大声让他动手,让夭华亲耳听到,误以为他们是一起的。

其他黑衣人一见夏侯赢撤离,立即包围上来断后,好让夏侯赢离去得更顺利。

已经受伤的,原本被黑衣人隔在远处的东泽,在这个时候终于得以抽身,立即一个飞身靠近夭华,回到夭华身边。对于撤离的黑衣人所说的话,也听到了。

乌云没有解释,也不想解释。

夭华收回视线,再想阻拦离去的黑衣人时,已然来不及了。

下一刻,其他黑衣人也开始撤退,同时密密麻麻的利箭开始如雨点一般从四面八方射过来。

不久,夏侯赢回到之前所站的那山峰,又一度居高临下地俯瞰前方底下的情形,这一次在明亮的光线下将底下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就对身后走上来的黑衣人吩咐道:“马上传令下去,将那个小奶娃的身世公之于众,传遍四国。还有,关于‘乌云并不是夏侯府的人,与夏侯府没有一丁点关系’这条信息也一并传出去。”

后方的黑衣人领命,应了声“是”后马上去办。

另一名黑衣人随后到来。

夏侯赢仍然没有回头,对后面到来的黑衣人吩咐道:“按照之前布置的,立即命第四批人在周围的山林布阵,还有命第三批人继续射箭,不要停,谁能射杀了包围圈内的夭华与乌云,我定重重有赏。”这样一来如果还是杀不了夭华与乌云,等他们活着出去的时候,关于传播开的小奶娃的身世,一份前所未有的“礼物”绝对已经在等着他们两位了,相信夭华也万万想不到此刻的乌云就是当年那个人。

后面到来的黑衣人领命,应了声“是”后,同样马上下去办。

底下,面对四周层出不穷的利箭,不尽快撤入周边的山林等于是一直站在显眼处给人当箭靶射。

眼见四周的魔宫中人一个个倒下去,自己身上又再度挂了彩的东泽,不得不劝夭华,“宫主,箭太多,这位置太显眼,我们还是先稍微避一避吧……”

夭华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方的人全都隐藏在暗处,并且一周都是,还有一定的距离,完全是事前周密安排好了的,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绝对是有意引她前来,设伏等她。而这个“对方”,眼下已经再清楚不过,就是乌云。他一方面当着她的面说此行可能是陷阱,一方面又和夏侯赢设埋伏等着她,也不知道他们两“兄弟”什么时候和好了,或许夏侯赢之前的逃脱根本就是乌云在背后搞的鬼。

“宫主,不能脱了,快避吧……”见夭华还是不下令,东泽再劝道。

夭华瞬间收回思绪,眼疾手快地避开又一次避开迎面而来的利箭,突地飞身而起,于半空中猛然一个横扫千军,将所有利箭反向逼回去的同时,目光扫视一圈底下,终下令撤入林中。

剩余的魔宫中人闻言,皆忍不住松了口气。

乌云跟上魔宫中人的脚步,在魔宫中人或保护、或押送中,一道撤入林中。

周围一圈的山林,林中都已经布下阵,并开启。地方虽大,但之前显然已有“彩排”,速度自然可想而知。

一退入林中后,正当夭华就要立即质问乌云时,目光所及处哪还有乌云的影子,“人呢?”

保护与押送乌云进林子的魔宫中人彻底愣住,人明明刚刚还在,怎么会突然间凭空不见了?

夭华顿时气恼不已。对这朵该死的乌云,就该从一开始就直接砍了他双手双脚喂狗,让他就算有再好的医术也没办法再接回去,再用铁链锁住他脖子。

小奶娃其实早在刚才就已经醒来,只是头被夭华按在胸口,对于外面的声音又忍不住害怕,就一直缩在夭华胸前不敢乱动一下。

与此同时,距离这里不是很远的许家寨内。

对于许家寨周围的动静,寨内的人自然很快有所察觉到,连忙第一时间将情况告诉房间内彻夜不眠守在昏迷不醒之人身边的容觐,“公子,外面有动静,好像有人来营救了,包围住许家寨的人也明显有减少。”

容觐闻言,心下不由一喜,想了想后对前来告诉的人道:“我这就亲自出去看看,她就麻烦你们照顾一下,我一定很快回来。”

前来告诉的寨中之人点头,“公子,你就放心吧,这位姑娘留在寨中绝对很安全。”

“那就拜托了。”说完,容觐再看了一眼床榻上昏迷不醒的萧黎,拢了拢萧黎身上的被子后,迅速起身出去。

萧黎在容觐离开后不久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房间内静悄悄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并没有看到容觐,虚弱地唤了几声也没有任何回应,咬了咬牙后勉强坐起身来,强撑着身体下床往外走。

让容觐放心走的人,在房间外面守着,有些打瞌睡,以致丝毫没有听到房间内响起的那道虚弱声,直到房门突然开启才一下子惊醒过来,快速回头看去,“姑娘,你醒了?”

打开门走出来的萧黎,已经许久没有见阳光,再加上身体过度虚弱,一下子触到阳光的时候眼前止不住一阵眩晕,整个人止不住晃了晃,若非双手还扶在房门上,险些跌倒,一连喘息了好几下后才勉强稳定下来与看清楚了房门外之人,但还是没有看到容觐,“请问,与我……与我一起的那人呢?”

“外面好像有人来救你们了,他出去看看,说很快回来。”守在外面的人回道,忍不住想伸手扶萧黎一把,但又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将手收了回来。

“有人来救?真的?”萧黎有些不信,直觉容觐去冒险了,不想容觐有事。

“还不是很清楚,只是好像有人来救了,相信等容公子回来后就清楚了。姑娘,要不你还是回房去躺着,我去厨房端碗稀饭过来给你吃。”说着,守在门外之人转身离去,前往厨房。

萧黎闭了闭眼。或许真的如容觐所说,追杀的人不止萧恒派来的人,而那一批人更像是正对她的,她再与容觐在一起或许反而会害了容觐。当初初救了他,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他,希望他能够娶她,并不惜跟他开条件,后来那份喜欢不知不觉越来越深,竟丝毫不在意他利用他,可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成亲。而眼下,即便清楚他已经成亲,已经有夫人,她竟然还忍不住想和他在一起,真是有些恬不知耻,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去破坏别人夫妻两个。或许眼下只有她立即离去,让萧恒派出来追杀容觐与救她的人找到,转而命这些人杀了另一批追杀他们的人,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次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又回到南耀国,更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带她出宫,她都不该再抱有任何幻想,就算再怎么不舍也该斩断一切。

想到这,萧黎咬了咬牙后,不等去端稀饭的人回来,也不等容觐回来,怕容觐回来后会阻拦,就独自一个人毅然离去,不让自己回头。

当去端稀饭的人回来,附件内外已经丝毫没有萧黎的身影。

山寨外面,当容觐赶出去的时候,确实如山寨中的人所言,有人来了,并且来的人还在与黑衣人交手。

黑衣人显然已经中毒,就算容觐不到来,也已经抵不住几名魔宫中人。

容觐的到来,令这一打斗更快结束。

几名魔宫中人随即包围上容觐,对容觐唤道,“容公子。”

“宫主可亲自来了?现在在哪?”容觐立即问道,目光一圈环视下来都还没看到夭华。

“宫主在外面,让我们进来解决这些黑衣人,进许家寨见容公子。”

“那你们马上带我去见她。”容觐接着道。

魔宫中人点头。

此时的山林中,都已经设下阵法,走出一段距离后,整个林中的情形忽然一变。

容觐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双眼一眯,立即停了下来。

魔宫中人跟着停下,后知后觉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似乎突然有种周围的情形都变得很不一样的感觉。

夭华那边,夭华已经在想办法尽快破阵。对于趁机逃离的乌云,也已经在想办法找,非找到了不可。

同一时刻,在夭华破阵与想办法找乌云的同时,乌云已独自一人缓步登上山峰。

负手站在山峰上的夏侯赢,正听着匆忙回来的人禀告。

回来的人面色显然很不对,明显有些惊慌失措,“公……公子,不好了,外面的所有人都……都……”

“都什么?”夏侯赢蹙了蹙眉,语气不悦,没有回头。

“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有……”在夏侯赢的不悦下,回来的人硬着头皮一口气说完。就在不久前,夏侯赢吩咐他传令下去,命安排好的人将小奶娃的身世传开,并传播有关乌云不是夏侯府的人这一消息,可当他出去,外面已没有一个活口,任他怎么联系就是联系不到一个人。

夏侯赢在这时面色一变,倏然转身回头,就要问身后回来之人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余光只见身后方一袭白衣的乌云一步一步朝山峰上走来,眼中止不住闪过一丝诧异,他是怎么出底下那片山林中的阵法的?还有他现在一个人,他是怎么摆脱夭华的?按理来说,他撤离时留下的最后那句话,让夭华误以为他与他是一起的,夭华绝不会放过他才是。

一刹那,夏侯赢脑海中已闪过诸多疑问,要对回来之人问的话明显卡在喉咙。

“或许,由我代替他来回答,更能解了你心中的疑惑。”一路走上来的乌云,脚下的步伐没有丝毫停顿,每一步都相当的稳,不缓不急,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袍被风轻微吹起。

夏侯赢回过神来,负在身后的手已不自觉收紧,但脸上还是冷笑一声,“呵呵,你来回答?”

“或许,在我回答之前,我应该先谢你一声。如果不是你想办法压制住夏侯渊晋身后的那些安排,在夏侯渊晋刚死的时候不让他所安排的人将孩子的身世传播开去,我也不会从你身上趁机查到夏侯渊晋的那些安排。同样的,如果不是你将夏侯渊晋的安排与你自己的安排整合在一起,再次拿这个来威胁我,我也不会连你的安排也一并查清楚了,从而斩草除根,一锅端干净了。怎么样,这样的回答,你可还满意?”

每个字都没有任何起伏,脸上也没有任何变化,但连在一起,却听得夏侯赢面色骤然大变,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这一切根本就是你一手安排好的?你用这样的方式查清楚我们暗中的安排,一锅端?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或许,我还该告诉你,夏侯渊晋其实是我亲手杀的。现在,终于该轮到你了。由我亲自出手,确保万无一失,你该感到荣幸。”

------题外话------

国庆尽量每天更新,更新都在晚上。

这章貌似与标题有些远,下章(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