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许家寨

许家寨,北堂国境内的一处偏僻小寨,地处山林。

萧黎身中剧毒,已危在旦夕。

容觐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旁边,几天来不是没有想过带萧黎出山,但外面追杀的人基本上已经把整个山寨都包围了,几次想方设法想突围出去都没有成功。犹记得最后一次传书信给夭华还是刚到这许家寨的时候,那个时候不知道后面追杀的人会这么快包围上来,本来还只是想在许家寨稍微休息一下就马上接着赶路。如今,已被困数天,时间一再耽搁,萧黎身上的毒已不能再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下他只能命剩余的人每人身上带一封他的亲笔书信做最后的努力,希望能有一个活着出去,将消息送到夭华手中,让夭华知道他和萧黎都还在许家寨中。

敲门声忽然在这时响起,寨中一名婢女送水进屋。

容觐闻声回头,朝房门看去,在看着婢女推门进来后礼貌地道了声“谢”。

婢女没有说什么,放下水后就退了出去。房间内这两个人是前几天突然逃到山寨来的,身边还带着好几个穿着一模一样的人,其中几个身上都还带着伤,尤其是此刻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女子,当时就已经不太乐观,总的来说一看就觉得这些人有些不简单。

果不其然,在他们刚到不久,整个山寨就被人从外面团团包围住了。别说是他们自己再出不去,就是山寨里面的人也没办法再外出一步,每次一有人往外去就会有密密麻麻如雨点一样的利箭猛射进来。

这两天来,就光看他们一次次突围,又一次次带着伤被逼着退回来,每次退回来的人都比上次少。

若非寨主有侠义心肠,不忍将人赶出去送死,他们现在也不可能还留在这。

伴随着心中这些腹诽,退出去的婢女顺手带上房门。

容觐在看着房门合上后,起身走到桌边,然后端起婢女送进来的茶回到床榻边重新坐下,一只手将昏迷不醒的萧黎微微扶起,动作轻柔地喂她喝下一点水。

昏迷中的萧黎有些被水呛到,咳嗽了几声后迷迷糊糊醒来,视线朦朦胧胧地看到面前近在咫尺的容觐,心中始终想不通他为什么会突然偷偷进宫要带她走。但不得不说,出了宫后虽然一路惊险,可他始终护着她,甚至不惜用他的命,让她恍惚中竟有些不理智地希望一直这么下去。

“你醒了?你觉得现在的身体如何?”见萧黎醒来,容觐先是一喜,连忙关切地问道。

“咳咳……我……我没事……”萧黎虚弱地摇摇头,几个字下来就已经有些抑制不住地连连喘息,面色苍白如纸。

容觐知道萧黎这话绝对只是在安慰他,说来说去还是怪他保护得还不够,竟让她中了毒,“放心,我已经派人送消息出去了。一旦成功将消息送到,相信宫主定会尽快带乌云到来。乌云的医术极好,会没事的。”

“要不……要不还是将我送出去吧……我可以让我皇兄停手,告诉他是我自己要出来的,不关你的事,让他不要再派人追杀。”对于容觐的话,萧黎并不相信。如果能将消息送出去,他们之前那几次早就突围成功了,怎么可能还会被逼回来。而尽管心中忍不住希望能一直这么下去,不和容觐分开,可又没办法看着他继续陷在险境,都已经这样了还是不希望他有事。有时候她真的很想很想问他一句,如果是她先一步遇到他,遇到的时候他还没有成亲,还是单独一个人,他会不会有喜欢上她?哪怕只是一点点?

容觐拧了拧眉,先不说不可能将萧黎送回去,就这一刻而言如何还能不清楚眼下的情况,“不,没用的,现在追杀的人不止是你皇兄派来的人,还有另一批人,那批人才是关键所在。”

萧黎愣了愣,又是一连串止不住地虚弱咳嗽,“你说,现在不止我……我皇兄的人在追杀?”

容觐点头,“如果只是你皇兄的人,他们不过只是想杀我与将你带回去而已,绝不会对你下杀手,更不会对你用毒,现在绝对还有另一批人,这批人更像是针对你来的。不过没关系,我既然把你带出了皇宫,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你有事。”

“那你……你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带我出……出宫?”

“这个问题,我暂时还没办法回答你。总之,不论如何,有我在,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来,再多喝点水,坚持住。”说着,容觐再将手中的水喂向萧黎,喂萧黎慢慢地喝。

萧黎忍不住紧握住容觐的手。

是夜,夜明星稀,冷风徐徐。

看着萧黎又迷迷糊糊昏睡过去的容觐,打开门走出房间。之前派出去做最后努力的那些人,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回来,一时间丝毫无法知道他们当中到底是全军覆没了,还是已经有人成功出去了。

在从北堂国都城出来,前来许家寨的半路上,官道中,一路不停行驶的马车稍微停下来做短暂休息。

乌云在这一期间一直都是闭目养神,没有说过一个字,让夭华几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和哑巴坐在一起。

小奶娃没有醒过,睡到现在。

“宫主,水,干粮,还有烛灯,你先吃点东西吧。”外面的东泽突然敲了敲车厢,将准备好的东西全都一一送进车内。

夭华伸手接进去后,借着烛光先打量了一番小奶娃的面色,希望这么来回折腾不会伤到他才好。如果可以,她自然也不想这么来回颠簸他,可是将他留在北堂国都城中又怎么能放心的了,再说乌云都带出来了。

乌云在这时缓缓睁开眼来,一双黑眸漆黑如墨,深不见底。

夭华敏锐地察觉到,侧头看去,当即冷笑一声,“祭司大人可算‘睡’醒了,这一觉睡得可安稳?”

乌云不认为夭华是真的觉得他睡着了,对于夭华的人没有理会,摸索着给自己倒杯茶,先喝了一口。

夭华冷哼一声,将视线收回。

没多久,接着赶路,一路继续往染血的信上所说的地址赶。

时间流逝,也不知具体过了多久,安静的车厢内一直沉默不语的乌云终于开口,声音低沉,“其实,不知道宫主你有没有想过,或许眼下这会是个陷阱?”

“想过。可是本宫不能拿萧黎的命来冒险,即便是陷阱也必须去。怎么,祭司大人难道是害怕了?”

“我只是不想你带着孩子去冒险而已。”乌云的语气不变,极为自然地拿小奶娃的安危来当借口。这次,夭华突然命容觐去带出那萧黎,萧恒派出来追杀的人只会对容觐下杀手而已,绝不会伤萧黎半分。但现在的情况是萧黎中毒,危在旦夕,这其中绝对没那么简单,不得不防。而夭华眼下的话,竟然将萧黎看得这么重,乌云忍不住微微蹙眉,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夭华到底想干什么,好像从重新回到南耀国那一刻开始就有些看不懂她了,这是以往从没有过的,这种感觉他不喜欢,“或许,容我冒昧问一句,不知宫主助南耀帝统一天下,到底有何目的?”

“想知道?”夭华挑眉。车内的烛灯还亮着,光亮在马车的颠簸与吹进来的夜风中一晃一晃的,但并不妨碍夭华将乌云此刻脸上的神色都丝毫不漏尽收眼底。

乌云没有点头,只是薄唇不缓不急地再吐出四个字,“愿闻其详。”

“但可惜,本宫没这个闲情逸致说,尤其是告诉你。”

“或许你说了,我还能祝你一臂之力。”

“祭司大人别使计在背后坑害本宫,本宫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至于祭司大人的相助,本宫可没这个本事收。”夭华毫不给情面的直接拒绝,从没有想过一五一十地坦白告诉任何人。

话落,夭华不自觉再低头看向腿上的小奶娃,伸手抚上小奶娃的小脸。

小奶娃无意识地微微撅了撅小嘴,小手抓住夭华的一根手指,侧个头在夭华腿上继续睡。

夭华脸上的神色不知不觉柔和下来,九年前曾无数次想过眼下这样的画面,生下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安安静静地躺在她怀中,她就算给不了他最好的,也一定给他她所有的一切,并倾尽一切地宠他、疼他、爱他、护他。可九死一生的醒来,一切都被那个男人给毁灭了,那种“被遗弃”与“自生自灭”的感觉如匕首一刀一刀割着心一样。如今,时隔九年,孩子突然回到身边来,还是一岁左右的模样,那个男人却早已经死了。

带孩子回那个世界去,医治好孩子的身体,让孩子从此健健康康长大,自己则与这个世界彻底一刀两断,再没有一丁点瓜葛,这就是她现在与今后最想做的事,也是唯一想做的事。

外面的风,渐渐的越来越大。

忽然,吹拂进车厢的冷风一下子吹灭了车厢内的烛光。

乌云虽然还看不到,毕竟让眼睛恢复过来需要一个过程,但感觉得出来。看来,套夭华的话,从夭华口中探出她的目的是不可能的了。

时间继续流逝,月上中梢之时,车厢内的夭华也忍不住闭目休息一下,整个人慵懒地往软榻上一躺,侧着身,将原本安置在腿上的小奶娃改为安置在身前,然后一只手支着头,一只手覆上小奶娃的小脑袋。

次日黎明,天还未亮,终于达到信函上所说的那处“许家寨”外面的那片山林。

东泽勒马停下,坐在马上往前审视了片刻后,掉转马头折回几步到马车边,在外面轻轻敲了敲车厢壁,对里面的夭华小声禀告道:“宫主,到了,穿过面前的这片山林就是。”

车厢内只是闭目养神,并没有真正睡着的夭华,早在马车停下的那一刻就已经察觉到了,听完东泽的话后掀开一角车帘往外面看了眼,只见外面漆黑一片。

“宫主。”策马在旁,见夭华掀开车帘看出来的东泽,立即再唤上一声。

“这样,本宫停在这里等着,你马上带三个人悄悄前去看看,一有情况马上回来汇报。”夭华随即下令道。

东泽点头,“我很快回来。”

夭华没有再说话,放下车帘。

不远处的一座山上,早已经先一步赶到这里的夏侯赢,一如之前夭华出都城时一样,已经在居高临下负手而立地看着,并且脸上也和之前一样没有一丝表情与温度。当年夏侯渊晋一直囚禁乌云,不想多年后乌云突然一夕间让夏侯渊晋刮目相看,从而让夏侯渊晋忍不住想重用他,可没想到竟被乌云给反将了一军,还让乌云转身离去,从此消失灭迹。

终于查到乌云的消息,再找到乌云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年多后了,两年还不到一点。

而那个时候的乌云,不但已经成亲,身边的女人也已经怀孕多月了。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不就是娶了个女人嘛,但万万想不到的是,他与娶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如今的妖女,竟会是亲兄妹的关系。

因为当时是他在全力负责查乌云的下落,在突然查到乌云后也是他陪夏侯渊晋一起赶去那边的,所以一切的事他都和夏侯渊晋一样清楚,并且他也曾用小奶娃的身世威胁过乌云。

如今,夏侯渊晋突然被杀,关于夏侯渊晋在身后所做的安排都已经暂时被他压制下来,但他的压制绝不是为了将这件事继续保密下去不让人知道,而是拿来对乌云最后一次威胁。

良久,一直居高临下俯瞰着下方情况的夏侯赢终于开口,冷漠如冰地对身后如一道影子一样站着,随时听候他命令的黑衣人吩咐,“传令下去,让包围住许家寨的人半路拦截,任何前往许家寨的人都杀无赦,一个不留。另外,想办法马上将这封密函送到乌云手中,不得有误。”伴随着话,夏侯赢从衣袖中取出一封早就已经备好的信函,反手递给身后的黑衣人,依旧没有回头。

黑衣人领命,从后面双手接过夏侯赢手中的密函后,就躬身退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