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六十章

北堂帝察觉到身后追上来的人,回头看去,示意身边的其中一名太监先将人送回去。

太监领命,就转身往身后追来的北堂宇走去。

北堂宇嘟起小嘴停在原地,看着北堂帝吩咐完继续往前走了后,在太监恭敬地对他说“小皇子,快请吧”时,眼珠子忽然调皮地一转,就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对皇宫上下早已经很熟悉,直接抄近路去御书房。

太监不料,想要阻拦时根本来不及,只能在后面一边喊一边追。

北堂宇才不理会身后的太监,只顾自己跑。

御书房的外面,夭华与澹台玥都还在等着。

抄近路跑来的北堂宇,在快跑近的时候,忽然抱住廊道上的其中一根圆柱停了下来,然后将自己整个人藏到圆柱后面,再从圆柱后面探出头来往前看。

追上来的太监已经整个人气喘吁吁,还满头大汗,“小……小皇子……别跑了……”

“嘘——不要说话,不然等一下会被父皇发现了,他一定会让人打你的。”北堂宇立即有模有样地对太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并接着让太监躲他身后。

太监仔细一想,倒确实如此,要是真被北堂帝发现北堂宇现在跑来了这里,到时候非赏他一顿板子不可,一时间只能也躲到柱子后面,希望不会被人发现,同时也希望北堂宇只是在这看一眼就好,之后快点走。

夭华内力深厚,周围一定距离内任何声音都别想逃过她的耳朵,早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敏锐地发现跑近过来与躲到柱子后面鬼鬼祟祟偷看的小男孩,余光不动声色地侧眸看去一眼。

不久,先前的侍卫回来。

“两位,皇上说了,既然两位觉得在后宫中接见不合礼数,也降低了两位的身份,那便在朝殿隆重接见两位。两位,快请吧。”

澹台玥当做没听出来侍卫话音下的北堂帝说这句话时的那丝反话,让侍卫在前面带路。

躲在廊道柱子后面偷看的北堂宇,见人走了,从后面走出来就要追。

太监已经有些战战兢兢,连忙再阻拦,“小皇子,不要去了,皇上知道会生气的……”

“你快往后看,你看你后面现在站着谁?”北堂宇忽地一惊一乍,猛然看向太监身后。

太监一时不疑有他,反射性得回头往后面看去。

北堂宇趁着这个时候立即从太监伸出来阻拦他的手臂下面一钻,就钻过太监,一个人快速往前面追去。

太监惊觉上当时已经晚了。

走在前面,跟在侍卫后面的夭华,很快再度察觉到声音,并且即便不回头,从声音中也不难判断出身后追来之人谁。而能在这么大的皇宫中这么跑来跑去的孩子,除了皇子外恐怕也不会有其他可能了。不得不说,这小皇子长得还挺粉雕玉琢的,很可爱。

殿门敞开的宏伟庄严朝殿,还没有走到,就已经能看到熠熠金光从里面折射出来。

一层层的台阶,每层刚好十阶,要连续走上九层才能达到朝殿大门口。

台阶上面,左右两侧每隔几步就站着一名全副武装的侍卫。

带着夭华与澹台玥到达后的侍卫,示意夭华与澹台玥先在三层台阶的下面等着,他先进去禀告。

殿内,北堂帝早已经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上。

听完侍卫的禀告后,北堂帝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有意让外面的人好好在太阳底下给他等着。不磨磨他们的气焰,还真不把北堂国放在眼里了。

半响后,进去禀告的侍卫也没有出来。

夭华已经料到,很明显朝殿内的人准备好好“晾晾”他们。

一路跟来的北堂宇,直接跟上五层台阶,在从上面数下来的第四层台阶处停下,然后躲到一旁。

两侧的侍卫看在眼里,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全都没有动,因为一直以来都只负责这里的安全。只要与安全问题无关,一般都不会有任由的举动。

太监最后面追上来。

澹台玥在这时自然也已经察觉到了后面跟上来与躲起来的小男孩,回过头看了一眼,心中同样不难猜到小男孩的身份,看来他应该就是北堂帝现今膝下最小的子嗣——十一皇子了,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一个人偷偷跟来这里。

时间流逝,头顶的太阳越来越大,逐渐向正午靠近,温度也越来越高。

一路追过来,此刻一直守在北堂宇身边的太监深怕北堂宇的身体会受不了,当然同样担心被发现,自己会受处罚,忍不住一再小声劝北堂宇,“小皇子,我们还是走吧。”

“要走你自己一个人走,别妨碍我。”北堂宇继续躲着偷看,一会儿看看夭华,一会儿看看澹台玥,再又收回视线看向一袭红衣的夭华。

再过了片刻后,忽然,夭华转身就走,显然不准备再等下去。

澹台玥连忙伸手阻拦,“你想要干什么?”

“这还用问?”夭华挑眉。

“不行,还不能走,必须在这等着,直到北堂帝接见为止。”

“澹二公子,南耀国应该还没有低微到要在北堂国朝殿外‘卑躬屈膝’等接见的地步吧?再等下去,损的可不只是你与本宫的脸面,而是整个南耀国的脸面,更是南耀帝的脸面。即便这样澹二公子还要等的话,那澹二公子随便,本宫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了。”说完,推开澹台玥阻拦在面前的手,夭华继续离去。

北堂宇在这时突地往前跑,也阻拦住夭华的去路,双手张开挡在夭华面前,高高扬起头,“你不可以走,你还没有见过我父皇呢。”

夭华低头看去,似笑非笑,“现在好像是你父皇不肯见我们。”

“那是因为……因为……”北堂宇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夭华难得有耐心地等上一会,“因为什么?”

“因为……那你可不可以先回答我,你们以前是不是惹我母妃生气,让我母妃不高兴了?”小脑袋转的还挺快,北堂宇话语忽然突地一转,就有对夭华问起来。

夭华笑容扩大,她现在可是第一次来北堂国,除了今天当众狠狠羞辱了一番那所谓的“秦太傅”,可还没有得罪过北堂国任何人,不过眼前这个小人儿既然这么说,也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缓缓吐出两个字,“没有。”

北堂宇顿时忍不住挠起头来,好像有点不信,又好像更加疑惑了。

澹台玥可没有兴趣与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说话,不过夭华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再继续这么等下去,虽然不会再惹恼北堂帝了,但南耀国脸面也确实丢尽了。

这时,之前进去禀告的那名侍卫终于出来,请夭华与澹台玥进去。

澹台玥闻言,回头看了眼身后殿门一直敞开着的朝殿,示意没有立即动的夭华进去,“走吧。”

夭华也回头看了眼,算这北堂帝时间把握的好。他要是再晚一下,她绝对走了不会回头,这世上还没有人可以让她等这么久。

北堂宇已经不再挠头,一心想在后面跟上去,就要躲朝殿的殿门外偷听偷听。

而就在这时,又有侍卫过来。这名侍卫乃是从外面进来的,显然还不清楚眼下的情况,心中自然而然地以为这么久了人应该是刚见完北堂帝出来,浑然不知道夭华等几人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北堂帝,眼下这是正准备进去见,跑近几人跟前后就快速将一封染血的信函交给夭华,“这是你的人刚送来的,现在人还在皇宫外等着。”

夭华听着,伸手接过来打开。

下一刻,待看完信函上的全部内容,夭华的面色倏然一变,随即猛然将手中的信函一收,就头也不回地迅速离去,一边下阶梯一边对落在身后的澹台玥道:“本宫有急事去办,这里的事就先交给你了。”

事出突然,人又走得太快,澹台玥一时间别说是拦了,就是反应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而等到反应过来时,人早已经离远了。

北堂宇又挠了挠头,看着离去的夭华一脸疑惑好奇之色。

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一名一直看着这边动静的太监,将这一幕都收入眼底后,连忙跑去向水俞禀告。水俞自然一直有派人到这边来盯着,时刻关注这边的情况。

皇宫外面,宫门口处,前来送信的魔宫中人仍旧焦急地等着。如果不是因为势单力孤,没办法打赢宫门口这些侍卫,真想直接冲进去找夭华。

夭华出来,几乎像一阵风一样瞬间出宫门,立即就对等着的魔宫中人问道:“怎么会这样?”

“属下也不知,回来送信的人一路上流血过多,伤得很重很重,几乎将信送到的时候就死了,根本来不及说一个字。泽公子看了后,让属下马上送来给宫主。”等候在宫门口的魔宫中人连忙回道。

“走,马上去看看。”就目前的局面来说,能让夭华如此担忧与上心的,除了小奶娃外,便只有一个萧黎了,因为萧黎是萧恒最在乎的妹妹,对她日后至关重要。而现在信函上所说的恰恰就是事关萧黎,并且还十分紧急。另外信上的字迹是容觐的亲笔,夭华不会认错。

魔宫中人急忙跟上,两人迅速消失在宫门外。

宫内留下的乱摊子,还有接下来面见北堂帝,一时都只能先留给澹台玥处理了。

回到安置南耀国使臣的府邸的时候,差不多是两炷香的时间后。

东泽也一直在等着,一看到夭华就迅速迎上前。

“走,带上乌云一起去,断不能让萧黎死了。”

“我已经去通知过他了,也已经让他准备好,我们随时可以出发赶过去。只是这里……”东泽已经想到夭华会怎么做,并且已经先一步作安排。

“这里就留给澹台玥,相信他应该能应付。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尽快赶回来。你现在马上去把孩子抱过来,乌云也带过来。”夭华对东泽的提前安排十分满意,接着吩咐。

东泽点了点头,就马上按夭华的话做。

片刻后,直到坐上马车,乌云也一直没有说话,相当沉默。

夭华这个时候没心思理会乌云,一时也没有觉得乌云这神色有何不对劲之处。

马车很快驶出北堂国城门,一路马不停蹄地朝染血的信函上所说的地方而去。

北堂国城外出去的官道上,其中一处山坡上,一袭蓝衣的夏侯赢负手而立,远远看着这一幕。

“公子,都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准备好。”一名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快速到来,在距离夏侯赢三步之遥的身后停下,拱手对夏侯赢回复。

夏侯赢没有回头,继续看着前方的官道,看着官道上飞驰过去的马车。早就已经知道夭华让容觐将萧黎带出南耀国皇宫一事,也一直知道萧恒在派人追杀容觐。这个时候萧黎若出了事,夭华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趁机下手。可以说,现在就是他有意将夭华给引出北堂国都城的。

这样一来,也可以说是给乌云制造了一个杀夭华的机会。

一方面是小奶娃的身世。一旦小奶娃的身世传开,他们三个人都别想保全。一方面是取夭华的命,如果直接杀了夭华,乌云或许还能保住他自己,更重要的保住小奶娃,所以他先故意出了这么个难题让乌云选。

如果乌云还是不下手,没有选杀夭华的话,那他就自己来,反正都已经将夭华引出来了,机关也都已经布置好,也是给他夏侯赢自己制造了机会,顺便将小奶娃的身世彻底传开,就算最后杀不了夭华,他倒要看看他们几个如何在这世上立足。

抓萧黎出来这步棋,现在可以说是她自己在给自己自掘坟墓。夏侯渊晋这笔仇,非血债血偿不能消。

“走,抄近路去等着。”随即冷冷一笑,夏侯赢转身就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回来禀告的黑衣人点头,就快速转身跟上前方的夏侯赢。

官道上的马车,继续一路绝尘而去。

策马在旁的东泽,忽然间似乎隐约感觉到了什么,转回头看去一眼,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