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九章

“是要提前做准备,准备一下提早见那北堂帝。”夭华抬头朝房门口走进来的东泽看去,若有若无一笑。

乌云为了避免让夭华怀疑,自从被夭华“困”在身边后,能少联系自己的人就尽量少联系,除非到必要的时候,一时间暂时不知东泽口中所说的这个“秦恬”是谁,也不知道刚才出什么事了,没有主动问。

东泽走近,再对夭华道:“宫主,刚才的事,我已经对澹台玥大致说了一下。”

“无妨。”夭华无所谓,也已经料到了。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被夭华狠狠羞辱了一番,又被带来的人硬拉走的秦恬,此时已经在赶往皇宫的路上。

北堂帝还留在水俞的永宁殿中,一大早的时候顺了水俞的意思,下了一份圣旨,直接给秦恬和南耀国前来出使的那位使臣赐婚了,因为水俞说他们两个人在南耀国的时候就已经相识,秦恬还对她情有独钟,没想到这次南耀帝会钦点她前来出使,实乃天意。

北堂宇回绕在老皇帝与水俞之间跑来跑去,玩得不亦乐乎。

进了宫,知道北堂帝在永宁殿的秦恬,就直奔永年殿这边,在太监通报过后大快步踏入殿内,拱手请安。

水俞看去,不等秦恬开口,就已经先一步笑道:“皇上,你看他兴奋的,这么快就进宫来向你谢恩了。”

北堂帝也看去,还没有见过那南耀国的使臣,准备等其他两国的使臣也到了后再一起接见。当初之所以会派人送请柬,邀三国使臣前来,也是顺了水俞的意思,心中很清楚水俞一心想要他派兵攻打南耀国的心思,但这件事实在兹事体大,他也有召集过几名亲信大臣与将领私底下询问了一番,结果全都反对,便直到现在还一直拖着,只能后面视情况而定。

秦恬现在哪里是兴奋,都已经快气炸了,勉强稳定住脸上的情绪,再拱手平静地道:“回皇上,回贵妃娘娘,南耀国使臣并没有接圣旨。”微微一顿,在北堂帝与水俞诧异住的神色下,秦恬再面不改色地添油加醋一把,“并且,不但没接,还当众狠狠羞辱了微臣一番,践踏了微臣的一片真心。这是圣旨,微臣现在还于皇上。”

话落,秦恬上前,双手将圣旨奉还。

水俞顿时彻底恼怒,猛地拍案而起,“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北堂帝的反应没有水俞这么大,但一时间面对这一结果,心中的恼怒同样可想而知,试问自古以来颁下去的圣旨哪还有奉还回来的道理,虽然他这次这么做确实有些唐突,但她这么当众抗旨也未免太不将北堂国放在眼里了,“来人,马上去将那南耀国使臣押进宫来。”

殿门外的太监连忙领命,马上跑出去将话传给侍卫。

秦恬仍然略低着头,双手坚持朝北堂帝呈着手中还没打开过的圣旨,唇角在北堂帝看不到的角度止不住隐隐一勾,这可是她自己自找的,可就怪不得他了。今日当众羞辱这笔账,再加上之前的,他定要她百倍奉还。

水俞在这个时候同样缓缓勾了勾红唇,这几乎是她最想看到与最期盼的结果,然后最好气得北堂帝一怒之下直接下令攻打南耀国。再之后,等战事一起,她再大力举荐秦恬成为北堂*师,彻底灭了南耀国,踏平了南耀国每一寸土地,以报心中苦心谋划了这么多年的仇,一切就完美了。

安置使臣住的府院内,大厅中,已经不断派人打探宫中情况的澹台玥,耐心地等着结果。

这件事实在事出突然,按照东泽所说的,是北堂帝随心所欲地突然下了这么一道圣旨,与那个名叫“秦恬”的男人无缘无故看上了夭华,非要娶她不可,依她的性子抵抗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能全怪她。现在只希望这件事能够圆满解决,千万别破坏了两国间的邦交。

宫中奉命前来的侍卫很快到达,要南耀国使臣马上随他们进宫,不得有误。

起身迎出大厅的澹台玥,一边稳住侍卫打探具体情况与打听北堂帝恼怒程度的同时,一边让人去后院请夭华,也不知她回后院磨蹭什么了。

侍卫本不想多说,但对于送到手中来的大额银票,实在拒绝不了,暗暗收下后小声对澹台玥泄露了几句。

澹台玥听完,眉宇一皱再皱,面色说不出的沉凝,在终于等到夭华过来后直接走向夭华就道:“我与你一道去,北堂帝现在很恼怒,到时候要小心了,你最好别说话,让我来说。”

夭华闻言,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澹台玥,他好像一点也不知道萧恒这趟让她前来北堂国的正真目的,现在这么说怕是在担心她到时候再说出什么来越发惹恼北堂帝,以致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坏了两国长久以来的邦交。但想归这么想,夭华自然不会直接把这话说出来,在澹台玥的目光下很快挑了挑眉,“这么说来,澹二公子是担心本宫再惹恼了北堂帝?澹二公子在担心本宫?”

“谁担心你了,我担心是的两国的邦交。就你这样,非被你给搞砸了不可,真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选你出使。”最后半句话,澹台玥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

夭华失笑,“这个,恐怕你只能自己去问南耀帝了。”

“好了,我不想再和你浪费唇舌。总之说好了,到时候你闭嘴,全都我来说。”

等候着的侍卫,毕竟刚刚收了银票,看着澹台玥走去与夭华交头接耳,也不好马上催促,只希望两人快点。

夭华随后对旁边的东泽吩咐一句,让东泽“在这好好守着,等着她回来”后,便与澹台玥一道随侍卫进宫。

“万事小心。”四个字,在夭华抬步往前走之际,东泽小声开口送入夭华耳中。

夭华听着,没有回头,脚下的步伐也没有停顿。

金碧辉煌的皇宫,处处庄严肃立,不管在哪方面都不亚于南耀国。

长长的宫道上,走着走着,夭华越走越觉得不对劲,鉴于澹台玥之前说的话,便给他这个面子,小声对他提醒一句,让他来开口说。

澹台玥其实也已经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不管是按照眼下这条宫道的宽窄程度,还是按照红墙高耸的情况,以及七拐八拐地穿过一道道宫门,都俨然像在行走在后宫之中,往后宫深处而去的。现在听夭华也这么说,心中便已经基本上肯定,澹台玥的脚步就顿时停了下来,对带路的侍卫问道:“请问,这是到哪?”

侍卫没觉得有何不妥,跟着停下来后,转身回头对澹台玥回道:“皇上现在正在贵妃娘娘的永宁殿中,我们眼下就是前往永宁殿。”

澹台玥的面色立即一沉,义正言辞,“我们身为南耀国使臣,第一次面见北堂帝,岂能到北堂国后宫之中?马上带我们出去,等带我们出去后,你们再去禀告北堂帝。”

侍卫一怔,这怎么行,先不说北堂帝已经在永宁殿等着,就北堂帝现在的怒火,再来这么一出岂不是火上浇油嘛,“澹台大人,这是皇上的命令,还请你别为难我们,再说也是为你们好,别再惹皇上动怒了。”

“这是原则问题,也是两国的礼仪邦交问题,南耀国使臣第一次正式面见北堂帝,断不可能到北堂国后宫中。若北堂帝还是执意这样的话,就是没把南耀国放在眼里。如此,我们只能告辞,马上返回南耀国了。”对于到后宫中这个问题,澹台玥真的是相当检坚持,话落后不用神色为难的侍卫带路,自己当即就往回走。

夭华在这一过程中始终只是看着,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没有说话。真不知道这北堂帝是真心不靠谱,还是怎么的,这一连做出来的几件事可够让人别样相看的,在后宫中接见一国使臣亏他做得出来。当然,别国使臣到达的第二天他就当众来了一道赐婚的圣旨,这也是其他国绝做不出来的。

侍卫见状,没有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就这么走了吧,连忙小跑着拦住转身就走的澹台玥,“那好,我们先带两位去御书房外等候,再去请示皇上。”

澹台玥这才算勉强满意,低沉着脸没有说话,等着侍卫带路。

两名侍卫面面相觑一眼,心中已不难想象北堂帝待会的盛怒情况,一颗心都已经止不住提起来。

片刻后,等快速将澹台玥与夭华两个人领到御书房门口,两名侍卫让夭华与澹台玥都在这里稍等一下后,就急忙跑去永宁殿请示。

永宁殿内,在水俞的不断添油加醋下,北堂帝的恼怒有增无减。

秦恬自然也不忘添上几句。从小到大都养尊处优,哪个人对他不是卑躬屈膝的,又哪个人对他不是趋之若鹜的,谁敢轻蔑嘲讽他,那日在南耀国擂台几乎是他人生中遭遇的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这个仇岂能轻易放下,今日这个女人就是当日嘲讽他与耻笑他的那些人中的其中一个,并且还是让他记忆犹新的一个。本以为她今天会乖乖屈服了,让他出了心头这口气,他日后也不见得真的会每天都折磨她,对她怎么样,可没想到她竟如此当众羞辱他。事到如今,不将她狠狠刮了一层皮,不让她真的哭着跪在他脚下求饶,他决不罢休。

北堂帝在水俞与秦恬两个人的一再添油加醋下,止不住越想越气,怒不可歇。

半响,还是不见侍卫将人带来,这又成为水俞攻击的一个理由。水俞嗤笑地道:“皇上,这么久还不见人来,怕是那南耀国使臣真的不将皇上你放在眼里。”

北堂帝恼怒得猛然拍了把案桌。

原本在殿中跑来跑去的北堂宇,这个时候早已经跑出殿去,但又忍不住趴在殿门口往里偷看,人虽小但心思已经不少,人小鬼大地不难看出来自己母妃与秦恬两个人好像故意让自己父皇越来越气。而每次自己母妃只有在让他故意装病,想办法引自己父皇来这里的时候,才会对他很温柔,与亲自喂他吃东西。

再过了一阵后,两名侍卫几乎小跑着回来复命,喘息地跑进殿内,将情况快速一说。

果然,在侍卫话音刚落后,北堂帝更加恼怒,一连说三个好字,“好好好,还不肯到这里来见朕,还要朕摆大场面正式接见他们。”

水俞连忙握住怒不可歇的北堂帝的手,在这时开始“好心”劝起来,但到底是劝还是再添油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皇上,你千万别动怒,别气坏了身体,不值得。依臣妾来看,这南耀国使臣也实在是太目中无人,太嚣张了,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还真让人以为我们北堂国好欺负的了。再说,据臣妾所知,这次南耀帝指派的这个使臣,是他临时选的,并非南耀国朝中之人,并且还是个女人,这一切怕是南耀帝在背后示意的,不然量他们绝没这个胆量。皇上,真的要给南耀国一点颜色瞧瞧才行了。”

北堂帝岂会听不出水俞话中的那丝弦外之音,她这是又要劝他对南耀国出兵,可这毕竟是大事,就算他现在再怎么气,也还没有到糊涂的地步,对于此还是有必要再好好想想,当即站起身来,怒意不减地道:“他们既然想要朕正式接见,不肯来后宫,那好,朕现在还真就亲自去见见。”

话落,北堂帝恼羞成怒地拂袖而去。

水俞虽然还没有完全劝成功,但依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已经差不多成功一半了,看着北堂帝一身怒火离去的背影,红唇再一次缓缓勾起,并端起手旁的茶笑着喝了起来,对底下的秦恬越发满意,“你这一计,还真是不错。”

秦恬表面上回以一笑,心底里继续针对夭华,非要夭华好看不可。

在殿门外偷听的北堂宇,看到这里后小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就转身追着怒气冲冲离去的北堂帝而去,忍不住好奇地想去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