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340.幽幽云燕:第340章

面对云亦岚的问题,飞燕不回答,她低着头,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

“飞燕?”

他又唤她囡。

飞燕觉得可笑,他们认识这么久,最近只怕是他唤她名字唤得最多的时候呢,以前他好像都没认真叫过她的名字!

看来这个林幽若的魅力可真不小呀鲺!

云亦岚见飞燕一直没说话,脸色愈发地深沉了,他那好看的眉微微皱起来,朝着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不理我了?”

说话间,他没有手上的那只手朝着飞燕伸了过去。

“云亦岚,别碰我!”

飞燕躲过他的动作,声音中带着怒气,她实在不明白云亦岚哪来这么厚的脸皮。

这种时候居然还能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他有什么好委屈的?

难不成还想左拥右抱不成?!

或许男人三妻四妾并不算什么,然而只可惜,她百里飞燕不屑!

或许在这方面,她是受沈先生影响太深了!

沈先生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当年,他不顾沈家反对,坚决向伊锦求亲,甚至拒绝了大魏国的公主……

那个时候,她便下定决心,这辈子要嫁就嫁沈先生这样的人!

她想,当年她暗恋的并不一定是沈先生这个人,更多的是他对感情、对婚姻的态度……

只可惜……

“云亦岚,我放我走吧。”飞燕对着云亦岚说道。

“你说什么?”云亦岚皱起眉头。

“云亦岚,你已经有林幽若了,既然你们真心相爱,又何必把我留在身边添堵呢?”

飞燕对着云亦岚说道。

“胡说什么!”

云亦岚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强势地打断飞燕的话,目光幽冷无比。

“云亦岚,你可以不爱我,但你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

飞燕的声音很冷,如果是之前,她还曾想过打动他的心,但在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她已经私信了。

如今,她只想要离开这里!

“你不准走。”

云亦岚看到飞燕决然的表情,眼中竟露出了一丝类似于害怕的表情。

他在害怕什么?

难不成是害怕她走了没法向南宫世家交代?

只是,南宫世家虽然厉害,可他云亦岚不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吗?

哎——

肯定又是因为林幽若!

真没想到一向叱咤风云的云亦岚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变得这么不像他自己……

“不是你想的那样……”

云亦岚看到飞燕的表情,知道她又想歪了,他上前一步,正欲解释。

这时候,黄晓明突然走了进来。

“主子,薛神医来了。”

云亦岚见状点了点头:

“先带他去林幽若的住处,我马上就来。”

“怎么?薛神医来了,觉得我失去利用价值了,便不远再待在我这里了?”

飞燕见云亦岚要走,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飞燕,不要胡思乱想。薛进画脾气古怪,不能让他久等,我晚点再来找你,等我。”

云亦岚对着飞燕说道。

薛神医虽然乃神医,可从来不以悬壶济世为己任,他看病凭心情!

心情好了,免费治疗,心情不好了,六亲不认,而且他最讨厌等人……

云亦岚说完之后,便急匆匆地转身走人了

百里飞燕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露出一抹冷笑。

云亦岚,你就这么担心林幽若呀……

哎——

飞燕紧紧地捂着胸口,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的,以为自己已经痛得麻木了,可是当她看着云亦岚绝尘而去的背影,心里依然是那么的疼……

可是她又不能怪云亦岚,他也没有错!

他只是不爱她而已!

也没有那条律例规定他非爱她不可!

他不爱她不犯法,只能怪她自己魅力不够!

曾经,她以为自己只要努力便总有一天会打动他,哪怕他是一块木头,她也一样可以让他燃烧!

可是现在,她发现他早已不是木头了,他早已燃烧过,为了另一个女人……

哎——

既然如此,她只有一条路,那便是离开……

至少不要让看时时刻刻看着他为另一个女人燃烧……

她想走!

因为她知道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成为他向南宫世家换取林幽若的工具……

飞燕觉得自己至少还没有伟大到为了自己爱的那个人牺牲一切、甚至成全他同她的爱人的地步……

她只知,她非常讨厌林幽若这朵白莲花!

而且,她现在也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个孩子呢……

若孩子落到林幽若这个白莲花手里,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逃吧!

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可是她逃得掉吗?

飞燕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四周的环境,虽然云亦岚派了很多侍卫盯着她,但是以她的功夫,要离开这间房并不是多难的事情,毕竟“金燕子”——百里飞燕这个名称可不是白叫的。

然而她没有把握能逃出云府,毕竟她现在大着肚子,不比当初……

该怎么办?

飞燕皱起眉头!

“沙沙沙——”

门外传来声音,听起来不过是树叶在风中翻飞,甚至微不可察,可飞燕却能感受得到外面有人,并且那个人是冲着她来的……

会是谁?

不会屋漏偏逢连夜雨,遇上仇家来寻仇了吧?

飞燕虽然自认为在江湖中口碑不错,朋友满天下,也没什么仇家,然而凡事没有绝对的,得罪人并非你愿,有时候甚至会仅仅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而已……

飞燕正思量着,便听“咿呀——”一声,窗户开了,一个斯文俊美的锦衣男子仿佛蝴蝶一般轻盈地飞入屋子当中……

“别慌,是我。”

男子轻轻地对着飞燕笑道。

“凤公子?”飞燕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我来带你走,可以吗?”

凤无夜温柔地冲着飞燕笑,那笑容竟比春日里的暖阳还要温暖数倍,好似春风拂面,原本枯燥乏味的空气中顿时充满了芬芳,飞燕甚至闻到了栀子花的味道……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光阴好像流水飞快……”

记忆中,曾有个男孩轻轻地在她身边低唱……

那时候年幼,她并不知道他唱的到底是什么,只觉得好听……

“你是无夜?”

飞燕的心猛地一哆嗦,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男子。

他真的是干娘的儿子无夜吗?

那个体弱多病的男孩………

那个总是需要她保护的男孩……

那个唱歌很好听的男孩……

凤无夜嘴角微微上扬,一抹绚丽多姿的笑容从他的脸上荡漾开来,他低头,小声地说。

“飞燕,我带你走。”

那特有的栀子花香迎面而来,清香无比,将飞燕整个人都包围了……

真的是无夜!

飞燕觉得这一

切实在是太不敢置信了!

记忆的匣子倏然洞开……

还记得那年,干娘突然染上了一场怪病,为了给她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

可最后,干娘还是走了!

只剩下她同无夜两个人相依为命……

无夜是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他好像什么都懂,而且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赚钱……

只可惜,他的身体太弱了!

常年卧病在床,飞燕为了照顾他,几乎腾不出精力做别的事情……

干娘去世的那一年,他们都还是小孩子……

尽管无夜的那些点子很棒,可是她根本没有精力去实施,而且无夜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

赚过来的钱远远不够给他看病……

飞燕走投无路,才道沈家行窃。

还在沈先生为人宽厚,不但没有责怪她,听了她的描述之后还对无夜非常欣赏,愿意出钱给无夜看病……

那日从沈先生那里要了钱,飞燕便第一时间去请了大夫赶回去给物业看病,谁知却再也找不到他了……

她找遍了整个琅琊,都没有找到他……

认识她的人都劝她放弃,无夜一定不想拖累她,自杀了……

可是她不信!

她记得无夜曾信誓旦旦地说他一定会好一切,他会变强,会保护她,会赚很多很多的钱,让她不愁吃、不愁穿……

无夜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才不会舍她而去呢!

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干娘和他便没有亲人了,如今干娘走了,便只剩下无夜了……

无夜才不会那么狠心地舍她而去呢!

一定不会的!

琅琊找不到,她就去别的地方找……

哪怕找遍全世界,她也要找到无夜……

这就是为何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居无定所的原因……

因为她一直都在找儿时的亲人……

她相信他一定还活着!

“无夜,真的是你!”

飞燕激动地咽呜,如鲠在喉,想哭,却怕无夜看到她流眼泪!

要知道小时候,她在无夜面前可是非常彪悍的。

用无夜的话讲,就是女汉子!

她总是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保护着身体孱弱的无夜……

“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

无夜的声音比小时候低沉了很多,却非常地好听,好似这世界上最动听的音籁。

“不是认不出来,是不敢认……”

飞燕缓缓地说。

其实当她第一眼看到他出现在林仙儿面前替她解围的时候,她就觉得他就是无夜……

然而她不敢认!

因为眼前这个男子是大名鼎鼎的傲天堡凤二堡主,威震天下……

而她的无夜只是个孱弱的男孩……

虽然小时候每当他信誓旦旦地同她讲有朝一日会变强,会保护她,她都很配合地点头,可是她内心深处并没有想过无夜真的会变得这么厉害……

她一直觉得她会保护他一辈子、照顾他一辈子……

因为无夜的身体实在是太弱太弱了……

她一直觉得只要无夜能或者便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怎么也不敢想有朝一日他会成为这么厉害的人……

“飞燕,我说过我会变得强大,保护你一辈子,让你有花不完的钱的。”

凤无夜低头,眯着眼睛,对着飞燕笑,说话间,飞燕才发现他们竟已经离开了云府……

“无夜,你的武功……”

双腿落到地面上,飞燕才敢相信这一切。

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斯斯文文、一脸儒雅的男子

……

这一刻,她又开始怀疑了!

他真的是无夜吗?

无夜的身体连站起来都很困难,更别说练武了……

可是眼前这个男子的武功绝不在她之下!!!

“飞燕,十年没见了,想不想知道我的事情?”

凤无夜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拉着飞燕的手来到一颗榕树下,背靠着榕树,就如同他们小时候一般,轻轻地聊了起来。

“想!”

当然想!

一直以来,她都在找他!

如今能重逢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些年来他遭遇了什么,又是如何成为如今的傲天堡二堡主的,又是如何练就了一身武功……

凤无夜看着飞燕激动的样子,微微地笑,抬眸缓缓地说:

“飞燕,我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很幸福很幸福的人!小时候,能遇到你,后来又遇到了大哥……”

凤无夜当然没有说他是如何从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校园歌手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古代,并且成为一个孱弱的婴儿,然后一点点长成一个残弱的男孩……

他同飞燕讲的是飞燕想知道的。

原来,当年,他不忍心看着飞燕因为自己受苦,不忍心看着她为了给他看病而乞讨、失去尊严……

他不想连累她,所以那日在她出门之后,他独自一人,拖着孱弱的病躯爬上了后山……

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他觉得自己真的快死了……

可是他不能让飞燕看到他的尸体!

她若看到他的尸体会伤心的……

可她又不想要连累她……

他很清楚,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飞燕的日子会很难过……

他不想要让她受苦,她还只是个小女孩……

飞燕,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要好好保护你,让你过最舒心的日子!

然而,我做不到……

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只有不连累你!

“飞燕对不起!”

那是他跳崖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是命运却再次眷顾了他,他竟然没死……

一个少年救了他……

那个少年就是他现在大哥,傲天堡堡主凤天皓……

凤天皓本不想救他的,只因为凤天皓有个好朋友叫做薛进画,他最喜钻研各种稀奇古怪的病……

薛进画看到他躺在地上,拿了他的脉之后坚决要把他带回去治疗!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稀奇古怪又有意思的病!

从那以后,他便成了薛进画的试验品……

当时他只是想着既然没死,那边要想方设法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他便有机会再次见到飞燕……

他做梦也没有想着薛进画试着试着就真的把他给治好了!

为了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他开始帮凤天皓打理一些生意,然后他发现他们两个人在商业方面总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竟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

于是,二人结拜兄弟!

当然,他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大哥也同他一样,曾经身重巨毒、疾病缠身……

他的武功是跟南宫世家学的,自从二人结拜之后,凤天皓并没有隐瞒他,他是南宫世家的公子南宫无痕这件事……

……

飞燕靠着树干,静静地听着,竟然久久不能言语……

她漂亮的眼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因为她知道宇文辙便是南宫无痕……

也就是说是薛进画和宇文辙救了无夜!

而宇文辙就是傲天堡的堡主天下首富凤天皓……

原来世界竟然是这么小!

……

“无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百里飞燕就是以前的那个飞燕的?”

飞燕问道。

“一直都知道。”

凤无夜淡淡地说道。

“什么?!”

飞燕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先是惊讶,然后一股子的无名怒火从她心底“腾——”地一下席卷而来!

“臭小子,你太过分了!你既然知道我就是那个飞燕,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让我苦苦寻觅这么多年!”

飞燕气地跳了起来。

“别激动,小心胎气,你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

凤无夜宠溺地看着飞燕,他低头,道歉。

“我错了!你要打我便打吧!我就坐在这里,随便你打!只要你别乱动伤到自己便好!”

凤无夜眯着眼睛,温和无比地看着飞燕。

他为什么一直以来不找她?

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不能保护她……

不想要给她希望之后又让她失望!

这么多年,他做梦都想要来找她!

但他一直克制着,他跟自己说,除非你有把我能保证她下半辈子无忧无虑、否则便不要再去找她了……

这也是一直以来吃撑他活到今天的动力!

只是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放在心里也挺好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