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323.幽幽云燕:第323章 云木头好闷骚啊

“你该不会……是专门挑拨离间,让我们夫妻不合吧?”

飞燕咄咄逼人地瞪着薛进画,而此时云亦岚的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是因为飞燕教训欠扁的薛进画,还是因为她用了“夫妻”二字。

“夫妻?!”

薛进画大声叫道,显然是被这两个字吓到了鲺。

只见他满脸疑惑地看看云亦岚,又看看飞燕,然后挠着脑袋:

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俩不是还在闹矛盾中吗?

怎么突然之间就以夫妻相称了?

“云不是说取消婚约了吗?”

“喂——薛进画,你很希望我们取消婚约啊?”

飞燕不满地嘟起红唇,瞪着薛进画,抗议道。

“怎……怎么可能?!小飞燕,我对你一直都是掏心掏肺地好呀!”

薛神医一脸委屈地看着飞燕,叫道:

“你莫要被歹人挑唆了呀!”

“掏心掏肺?”

一直沉默的云亦岚终于开口了,他眼角的余光充满了嘲讽。

薛进画忍不住抖了三抖,也不知道为何就底气不足了:

“那……那……当……当然……”

“掏心掏肺到骗她留下孩子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云亦岚冷哼一声,薛进画心里一抽,意外地瞪大了双眼:

云木头他……他怎么知道的?!

“我……我没有要骗她……”

薛进画皱起眉头,我只是想要骗你而已……

然而薛进画这个人虽然作,但还不至于作到把这种纯属找死的话说出来……

“小飞燕,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薛进画清楚现在也不是思考云亦岚是怎么知道真相的时候,他想要同飞燕解释,然而却对上飞燕愤怒的眸子。

“薛进画,你拿这种事情来骗我?”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薛进画,眼中带着忿忿不平。

“不……不是的……小飞燕,你听我说……”

“薛进画,你知道我昨天有多害怕,有多难过,多担心吗?亏我还一直把你当朋友,那么信任你……”飞燕咬着唇。

“所以说,交友要谨慎,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朋友的。”

薛进画想要解释,然而云亦岚却在这个时候很不客气地补了一刀。

薛进画觉得自己好冤枉,至始至终,他想要骗的只有云亦岚一个,他本来就打算今天找个时机跟飞燕说明真相的,没想到被云亦岚先下手为强了……

奇怪!

他明明掩饰得这么好,怎么会被云发现呢?

薛进画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被赶出房门,看到小团子贼兮兮的笑,才恍然大悟。

“慕容团子,是你告诉云的?!”

“恩。”小团子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我觉得不应该拿这种事情让美人哥哥和飞燕姐姐担心……毕竟事关重大……”

薛进画才不要听一个小孩子将大道理呢!

他咬牙切齿,捶胸顿足,捂着耳朵大叫:

“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死小孩,没意思!出卖我!亏我还把你当做好朋友……”

慕容北辰看着眼前这个蛮不讲理的大男孩,无言以对。

“神医哥哥,是你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朋友叫做损友的。”

面对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于是小团子原封不动地把她的话还给了他。

……

******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安稳,飞燕每天都待在醉烟楼养身子,云亦岚几乎寸步不离,他甚至把工作都带到了酔烟楼。

不过与其说是他在陪飞燕,倒不如说是飞燕在陪他,他们之间

的相处模式基本就是飞燕坐在一边激动地讲着各种各样的趣事,而云亦岚要么在看账本,要么就是忙着制作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飞燕都怀疑他把云华楼的工作室都搬来了……

经过相处,飞燕才发现云木头真的不是一般的沉闷。

有一次飞燕讲了半天都得不到回应,便忍不住拍着自己的肚子,小声地说:

“孩子,你以后千万不能学你爹,这么闷,把人都闷死了,小心娶不到媳妇……”

原本正在干活的云亦岚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身,一脸认真地看着飞燕的肚子,说道:

“儿子,别听她瞎说,“娶媳妇跟闷不闷没关系,爹教你,看上了直接推到才是正确途径。”

“云、亦、岚!”

飞燕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难道不是吗?”

云亦岚那双比黑曜石还要好看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反问道。

飞燕的一张小脸顿时就红了:

“云亦岚,你无耻!”

“那你还喜欢?”

某人不要脸地低下头,一脸暧--昧。

这厮……

明明是一张木头脸,还搞得这么***……

飞燕咬了咬牙,狠狠地瞪他。

“真的不喜欢吗?”

他低下头,略带薄茧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白-嫩的脖颈,痒痒的,酥酥的。

灼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地喷在飞燕敏感的耳际,挑拨着她敏感的神经。

“云亦岚,是谁说男女授受不亲,成亲前保持距离的?”

飞燕窘迫地红着脸,抗议。

云亦岚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小脸红得跟苹果一样的小女人,他修长的手指挑起她乌黑柔软的头发,嘴角一勾,笑得勾魂夺魄:

“是谁说的?”

飞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厮就这么正大光明地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了?!

“云亦岚,你真不要脸!”

飞燕咬着唇,郁闷地骂道。

云亦岚也不怒,那张一向面瘫的脸居然不面瘫了,还噙着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妩媚无比:

“谢谢娘子夸奖,为夫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的。”

说话间,他的手开始不规矩。

“云亦岚,别乱叫,都还没成亲呢……”

飞燕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胸口一凉,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雪白的美景若隐若现……

“迟早的事,你还跑得掉吗?”

云亦岚笑得妖娆,带着茧子的手灵活地挑开衣服。

“谁说我跑不掉的,我可是百里飞燕,轻功冠绝天下……”

“敢跑,小心我……”

“小心你怎么样?难不成你还要打断我的腿不成?”飞燕挑了挑眉,挑衅地看着他。

云亦岚的指腹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的柔嫩的小脸上暧--昧地摩擦:

“我怎么舍得呢?”

他又低头笑,那种绝美的脸宛若世上最艳丽的花朵,娇媚极了,也风***极了。

“我最多让你下不了床……”

“……”

这一刻,飞燕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呐!

这个风***到极点的男人真的是云木头吗?

飞燕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可以闷***成这样……

“云亦岚,你别乱来……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待飞燕回过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毫不留情地将某人从身上推开。

云亦岚猝不及防,被她推得踉跄地退了两步,皱着眉,不满地看着她,漂亮的

眉心紧紧皱着。

“云亦岚,真的不行……”

飞燕咬着牙,小声地重复道。

“知道了。”

云亦岚没好气地闷哼一声,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他转过身,重新拿起工具,开始工作前,他眉心紧锁地看了飞燕尚未凸显的小腹一眼,冷飕飕地道:

“所以说,我讨厌孩子。”

“……”——

题外话——乐乐:我早就说了云木头是个闷***货!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