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9.坑深299米:七七是一张王牌,你不会输

简雨审视着晚安的表情,想从她的脸上读出部分的信息,比如情绪,比如她和顾总……到底谈了多少。

可她不大能看出来。

她脸上仍是那副表情,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妩媚和轻佻,眼眸漆黑看不到内容,但是同时也没有丝毫对她的愤怒,连厌恶的影子都没有。

简雨踯躅了一会儿,低下脑袋才开口,“顾总他……是怎么解释的?囡”

晚安的眼睛眯了眯,嗓音慵懒的开腔,“解释么,男人对这种事情的解释来来去去就那么几种,无非么就是喝醉了酒,认错了人,所以稀里糊涂的上了床。”

简雨收在衣袖里握得紧紧的手指慢慢的松弛了,脸色苍白,勉强的笑着,“是啊……当初只是误会一场,是我不自量力去找你。”

晚安歪头笑了笑,“那当初车祸的时候,我已经警告过你叫你让开了,你怎么站着不动呢?”

“我……鲺”

车当时开过去的时候,不过几秒钟,她是没有时间考虑的,那时她太恐慌,不知所措,只想逃避,而死亡是每个人潜意识里最彻底的逃避方式,虽然她的人生里绝没有求死这样的念头,但那一瞬间,她是想过以此解脱的。

“抱歉,我被吓坏了,也不知道……你会真的开过来,等我想闪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慕晚安提车速的时候就很快,这点也是事实。

“连累你……很抱歉。”

晚安踩着高跟鞋走了两步,咚咚的两声,微卷的长发垂下,掩住她的半边脸颊,她轻柔浅笑的出声,“你去他的办公室应该不是想找我是想找他吧,是关于你电影的事情?”

简雨斟酌了一会儿,才回答,“是……电影已经筹备好只等开机了,可是忽然撤资,我想这件事情应该跟顾总有关……所以才想问问他。”

“哦,”晚安拉长了语调,笑道,“已经都筹备好了吗?”

“是。”

“那我晚上陪他吃饭的时候,跟他提一提吧,如果电影不错的话,我想让顾总出钱他应该也会愿意的,怎么样?”

简雨愣了愣,“慕小姐,你不介意……我和顾总的事情吗?”

晚安扫了她一眼,勾唇,“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吗?”

“你爱他的话……不是应该很介意吗?”

“我有说……我爱他?”

简雨瞪大眼睛,“你既然不爱他,那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他有钱啊他有势啊他喜欢我又死缠着我不放啊,不然,有别的男人比他棒?”

简雨心口的火一下就烧了起来,但她死死的忍住了。

“是……顾总很爱你……”

晚安淡笑,“那你的电影要我说吗?”

简雨直觉没有这么好的事情,慕晚安虽然可能不会出手对她怎么样,但是也绝不会到主动的帮她。

可是除此之外,她又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主角请的都是名腕,都是大投资,成本极高,一般的投资人很难点头,这个电影跟她上两个电影都不同。

她露出笑容,“如果顾总肯答应的话,那就太好了。”

晚安朝她笑了笑,轻轻袅袅的说了句没关系,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上车,她一张脸就恢复了冷淡,手机恰好响了,“搞定了吗?”

晚安发动引擎,慵懒的道,“嗯啊,很简单啊,没什么挑战性。”

“你现在去哪儿?”

“探监。”

那端的男人道,“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你出来了,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去探监,不怕陆笙儿知道?”

晚安眼睛盯着前面,淡淡的道,“知道又如何,我巴不得她这次亲自出手,她要是肯灭口的话,我可以省去很多的生气。”

“那顾南城呢?”

顾南城?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才轻笑道,“他我还真的不知道……他要是出手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不过也没关系。”

“七七是一张绝顶王牌,你不会输。”

只不过她并不想用。

她只会输效果,不会输结果。

没有多说晚安便挂掉了电话,开车四十分钟到了郊外的监狱,探监的程序她已经很熟悉了,二十分钟后,便见到了她要见的男人。

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模样很普通,整个人看上去都很普通,低着头,发梢已经泛着白。

晚安修剪得干净整齐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据我所知,你老婆如今已经供不起你儿子上学了,你儿子他才上初中,”

那颗低着的脑袋动了动,晚安挑唇继续漫不经心的道,“我也听说,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小区周围,他总是免不了要被邻居指指点点,说这家孩子的爸爸怎么怎么的……在吃牢饭,小孩子可不比成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你有没有想过,他长大后

会变成什么样子?”

男人忽然抬头,激动的站了起来,“你走,不管你说多少次,来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我不会帮你,我不可能帮你的!”

晚安纹丝不动的坐在这边,手仍是那样敲打着桌面,淡淡的笑着,“我不过是来给你说说你老婆孩子的现状……你不是想知道所以才答应见我的么?除了我没有人来看你,除了我,也没有人告诉你他们怎么样了。”

她看着男人呼吸急促双眼慌乱的样子,挽唇温柔的道,“我们今天只谈你的妻儿,不谈陆小姐的事情,别激动。”

男人站了一会儿,还是回到了位置上,声音有些颤抖,干涩,“我儿子怎么样了。”

“不好,妈妈积劳成疾身体很差已经很难找到工作了,没有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你儿子一年前升初中,如今要读初二了,可是开学半个月都没有去……你儿子挺懂事的,说宁愿不念书,也要让妈妈看病。”

有些脱皮的唇瓣颤了颤,“我……我家的亲戚呢,叔叔呢……”

“法官判你故意杀人罪名成立,无期徒刑……亲戚再好也只是亲戚而已,再多的钱借给你们家都是无底洞,救急不救穷,凑巧你家也没什么特别富裕的亲戚能够轻松的给你老婆治病,供你孩子念书。”

男人的唇翕动着,双眼无神,整个人显得很苍老。

他直直的看着晚安,眼底带着抹希冀的亮光。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不是观世音菩萨在世要免费的救济终生,也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做慈善,”晚安看着那张迅速灰败下去的脸,微微一笑,“不过你老婆得的不是特别严重的命,我资助的起,你儿子的学费呢我也供得起——如果你肯答应跟我合作的话,我保证你的妻儿即便不大富大贵,至少能温饱,可以把书念完。”

那张脸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挣扎。

晚安起了身,居高临下的浅笑,“你儿子为了维护你的名声跟人打架断了两根肋骨连看医生手术的钱都没有……所以你老婆才不得不来找我,虎毒不食子,为了你所谓的爱情把自己下半辈子毁在监狱不够,也想毁了你儿子吗?”

男人没出声,只是脑袋又低了下去,呼吸紊乱着。

“我先走了,你好好考虑吧,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随时联系我。”

晚安走开好几米,顿住脚步忽然回头朝他道,“我猜你老婆应该不知道你的事情,她会来找我……也是你教的才是。”

………………

晚安回家的时候刚好十一点左右,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下午带着七七和冷峻去游乐场和海洋公园玩了一圈。

一直到下午五点,顾南城打电话给她,“在家吗?”

“没有,在外面玩。”

“把地址告诉我,我过来接你们。”

“不用了,你告诉在哪里吃饭,我带他们过去就行了。”

“说吧,我过来。”

晚安也没有跟他争执,懒洋洋的报了地址。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她在公园的门口看到朝他们大步走来的男人,顾南城一把将在舔冰激凌的小姑娘抱了起来。

七七还在认真的啃冰激凌,嘴巴上都是黏糊糊的,懵懵懂懂的不知道怎么就被抱了起来,直到看见男人温柔英俊的脸,困惑的瞧着他,“鼠鼠?”

顾南城因为那支被吃得一塌糊涂的冰激凌而皱起的眉舒缓开,低沉的笑,“还记得我?”——

题外话——第二更,月底最后一天,票票不清仓就浪费了╭(╯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