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8.坑深298米:谁叫他欠她还爱她呢?

一句这样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轻描淡写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听不出一丝的在意。

晚安蹙眉,那只圈着她的腰的手臂力气大得能勒断她的骨头。

她转过头,不满的看着他,“你弄一疼我了。”

顾南城盯着她,面上没有波动,但是手上的力气还是撤了下去,只是动作亲昵的环着她,胸膛也跟着贴上了她的背脊,低声道,“叫她出去,我跟你说。”

晚安睫毛动了动,没搭理他囡。

恰好此时章秘书端着两杯咖啡进来了,她看了眼形势,放了一杯在茶几上,然后把另一杯放在了顾南城的办公桌上,“慕小姐,您的咖啡。”

“谢谢。鲺”

晚安等章秘书带上门出去,手指碰了碰咖啡杯,因为温度烫又收了回来,才重新抬眸看向简雨,微微一笑,“说吧,我不像顾总这么不好说话,有什么事情能够说的,那就说清楚。”

她的手撑着下巴,托腮,眼眸漆黑不透光,漫不经心的,眉眼的笑意似乎还染了几分轻佻。

简雨用力的咬住唇,在对上那双眼睛的一瞬间错开了,“是慕老先生的事情……很抱歉,我不知道慕小姐如今看到我是不是还会想起那些让你难过的事情。”

“怕我说看到你难过,然后你就很难再继续混下去了么?”

简雨露出苦笑,“当初的事情是我错了。”

晚安的眼睛凉凉的,似乎在笑,表情又似乎显得很冷漠,“我爷爷会过世,你是要负一部分的责任,不过到底应该怪谁,很难说,你的电影被撤资……可不是出于我的报复。”

爷爷那时已经将近七十的高龄了,其实即便骨髓配对成功,手术的成功率和老人身体的承受能力,都很难保证手术会成功。

她对简雨,绝无好感,但也没有起过这份心思。

当年的车祸,她判断失误,付出了三年多的代价。

简雨没有躲开,她也在那场车祸里付出了她的代价。

出狱后有一次她偶遇了越月,听她唏嘘不已的说,简雨在医院躺了大半年,又在家里休养了一年多,即便如此,身体也还是留下了后遗症,内脏有些功能不比正常人,眼睛的视力也急剧的下降。

都是终生的,很难完全治愈。

那时她听了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做评价。

简雨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难堪的道,“是我误会了……”

晚安拿勺子搅拌着,“我倒觉得,简小姐好像很不能释怀四年前你和顾总滚上床的事情……”她挽起唇角,徐徐淡淡的道,“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

腰上的骨头被男人的手劲捏得吃痛,晚安再度重重的蹙眉,仰头去看他,却在下一秒对上男人沉郁到极致的脸色。

顾南城掀起眼皮,冷眸扫了眼简雨,“再不滚,让保安扔你出去的话,以后你每一部电影都会被撤资。”

简雨手捏成了拳,明明是慕晚安惹他不高兴了,他的怒气却洒在别人的身上。

知道他说出口的话就不只是说说而已,简雨还是咬牙转身离开了。

门被带上后,总裁办公室里有好几秒的死寂。

她抬手去掰他,“顾南城,你干什么?我疼你松手。”

听她喊疼,他还是松了松,只不过脸上的神色仍是很不好看,低眸盯着她的脸蛋,下巴紧绷,“她跟你说什么了?”

晚安蹙起的眉舒缓了点,不在意的道,“你说简雨么,就是四年前她很喜欢你,又加上你好像把她睡了,所以她跟我说希望我消失在你的生活里,那样你就有机会看到她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时间太久了我记不清了。”

顾南城慢慢的收紧抱着她的手臂,低低的笑着,“你不介意么?”

女人尝了一口咖啡,“介意什么?”

她眉目清晰,较之以往更加的绽放,但又更难捉摸。

他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喝着咖啡,长长的眼睫毛,淡淡的笑,“你不在意我跟谁睡过,不在意谁喜欢我,也不在意那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不都是陈年旧事了吗?有什么好介意的,顾总你有你的过去,我呢有我的过去,

那些过往,和现在的我们无关,“她侧过脸蛋朝他笑,像是斟酌般的道,“其实顾总现在想和谁在一起,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钱色钱色,唯有钱和色。

只谈钱只谈色,不谈情不谈心。

顾南城知道她话里是什么意思,晚安也明白他听得懂。

顾南城闭了闭眼,“晚安,你该知道这话我不爱听。”

眼睛不眨一下的,言笑晏晏的说他可以去找其他的女人。

女人点点头,脸上仍是带着笑,“好,你不喜欢,那我下次不说了。”

顾南城睁开眼睛,看着她说完后继续慢吞吞的喝着咖啡的动作,一马平川的开腔解释,“我

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也不在乎跟我有关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解释一次。”

“四年前,你的电影在国外拿奖回来举办庆功宴的那天晚上,我和锦墨刚好在夜莊谈合同,”他顿了几秒钟,“那天锦墨点了‘蓝沁‘,那种酒是夜莊特别研究出来的,酒精度数不算很高,但是有三分催情和几分迷幻的效果,我可能认错人了。”

晚安手里端着咖啡杯,并没有正视男人的脸,所以顾南城没有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异色,只听她轻轻的笑,“酒后乱一性啊……”

这不算是很少见的戏码。

晚安的手指摩擦着咖啡杯,“顾总,你喝高了,又分不清幻觉和现实——怎么连日子还记得这么清楚?”

他无意多说,随简单的回答,“嗯。”

她放下咖啡杯,转脸看向他,眸弯起,“你的意思就是你喝的酒让你把她当成……我了是吧?所以你醒来的时候……她在你身边躺着吗?还是她已经走了你脑子不清醒?”

她眼眸弯起的弧度,轻快不在意的语调,浑然就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顾南城俊脸沉了沉,面无表情的将她的咖啡杯端起,直接全都喝完,那根本不是喝咖啡的正确打开姿势,更像是粗蛮的豪饮。

厚重的苦涩感迅速在舌尖蔓延开,也压不住心头那股火,唯剩下阵阵的自嘲和冷笑。

晚安便当他是默认了。

“你们只有那一晚吗?”

顾南城沈沈如渊的眼眸看着她,薄唇勾勒着某种弧度,“慕晚安,你是不知道我爱你,还是恨我拿权势压你?”

她鼓鼓腮帮,瞅着他,“你怎么生气了呢?”

呵。

要不是四年前她决绝的把自己送进监狱还不忘在他的心上捅一刀,他几乎要以为这个女人真的只是不在意他所以没心没肺的。

她很清楚怎么样把那些针那些刀刺到捅到最精准的地方。

谁叫他欠她还爱她呢。

顾南城低头,亲吻着她的脸颊,“我知道你为了什么而来,不过没关系,”他低哑的道,“我也不在意那些,如今,你在我身边就行了。”

知道她为什么而来。

晚安的指尖僵了僵。

过了几秒钟,她很快的恢复笑容,“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答应七七中午亲手做饭给她吃。”

顾南城看了眼她裸露的肩膀,手拿起电话按了内线,淡漠的吩咐,“去买条披肩上来。”

“好的顾总。”

挂了电话,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胸前,“天气凉,待会儿再走。”

…………

从办公室里出来,直接搭总裁的私人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刚出电梯,就看到站在柱子边的简雨。

唇畔上的弧度,温度低了又低。

“等我吗?”

简雨抬头看着手上拿着白色的手包,肩膀上多批了件的披肩的女人。

美丽有时候不只是五官和模样,更是一种气场。“慕小姐,”

她看着晚安,努力的挺直着背脊,“如果您和顾总已经……和好了,那我想澄清,我和顾总的事情。”

晚安撩起唇角,没有拿手包的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玩味的看着她,“澄清?”

“不想您再误会顾总……”

晚安了然一般点点头,轻笑着道,“噢,那你说,我听着。”——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