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7.坑深297米:没有价值的男人,自然没有必要多看一眼

什么关系?

顾南城眉眼淡漠阴鸷,薄唇勾出极深的弧度,平淡的道,“钱色关系么,我不是比他更好的选择?”

他盯着她精致了不少的妆,平缓的陈述,“我比他有钱也有势,我是单身没有老婆,我会比他疼你宠你,当然,在床上我也会比他更难满足你。”

她脸上带笑,但是眉目妩媚又冷淡,“可是怎么办呢?我早就已经腻了你。”

腻了鲺。

顾南城阖上眸,又睁开眼,“是么,”他淡淡的笑,“那又怎么办呢,我看你待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边,都觉得很不舒服,”

男人的手指刮了刮她的脸颊,低低喃喃的道,“比我想象的还要不舒服,我不大能控制住。囡”

“控制不住?”她眼底都是湛湛的冷笑,“只有禽兽才不用控制自己。”

顾南城接过她递的酒,微微仰头全都喝完,勾起唇角无谓的笑,“对你而言,是人还是禽兽好像没多大的区别,那就不需要区别。”

“酒喝完了吗?”她也没怒,淡淡的问道,“还想喝的话我替你倒,不喝了的话我就走了。”

说完就要起身,还没转身手腕就被拉住重新跌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包厢的门再次被重重的踹开了。

跟刚才顾南城出现时显然是两种不同的气场,晚安被男人单手按在沙发里,抬头恰好看见怒气冲冲走进来的女人。

晚安微怔,眸弯起了点弧度,眼神却愈发的冷了,无声无息的嘲弄遍布眼角。

三十岁不到的女人,看模样其实还算是年轻,但那一身怒意和怨气几乎要从身上溢出来,反而使她看上去更显老。

她笔直的走到冷维辉的面前,双手叉腰,“冷维辉,你这个不要脸的!你简直欺人太甚!”她站在原地绕了一圈,激动愤怒得连说话都带着喘气,“她在哪儿?那个狐狸精在哪儿?!”

晚安勾唇就要起身,顾南城怒极,一把将她按进自己的怀里,“你起身试试看。”

晚安倒不是怕他的威胁,只是敌不过他的手劲。

那边,冷维辉已经起了身,直接走过去,一脸不耐烦的吼道,“你是不是疯了?马上给我滚回去!”

那张脸有是难堪,还带着点心虚,但是更多的是恼羞成怒。

“你凭什么叫我回去?!”那是一种愤怒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表情,几近狰狞,“你竟然这样对我,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给她买了钻石戒指,九克拉是吧?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话说到最后,她几乎是在嘶吼,因为绝望而面目扭曲。

来来去去,反反复复,都是那句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冷维辉看着她只觉得颜面尽失,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叫保安把她拎出去。

晚安的眼睛是冷的,也只有冷。

地下停车场,在这个时间点显得意外的安静,女人踩着高跟鞋的声音格外的清晰而有节奏。

坐在车里崩溃的哭的女人听到这声音才抬头。

“冷太太。”

车里的女人连眼泪都没抹猛然的推开车门,“是你?”

她微微一笑,浅浅妖娆,“是我。”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跟他离婚的!”

“那又如何呢?”漫不经心的笑,摊开手掌心,一枚硕大的像是电影道具的钻石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她拿了出来,轻声细语的浅笑,“这么大的钻石啊,戴在手上我都真心害怕被抢走。”

女人怒到已经失去了理智,抬手就要不顾一切的扑上来——“你敢对我动手的话,我可是会告状的,女人太凶悍,男人可是会很讨厌的。”

愤怒至极的女人忽然像是被雷劈了一下,顿住了,手上的动作顿住了,连着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

她对上晚安漆黑到透不进光的眼眸,一阵寒意窜了进来。

那轻懒又漫不经心的嗓音再度响起,字字句句的传入她的耳中,“不肯离婚又怎么样呢,你看看你自己,人家已经不爱你了,死吊着这么个男人……这样只会更让人厌恶,难道你希望你爱的人厌恶你恶心你……”

“够了……”

“你知不知道我们……”

“够了够了,我说够了,你给我闭嘴!”喘着大气,惊慌,濒临崩溃,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声线嘶哑加上控制不住的颤抖,“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老公最爱的女人的啊。”

“你跟那个贱人到底什么关系?!”

晚安环胸,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美丽的脸上凉薄的笑,“原来你还没忘啊,我还以为当了这么久的官太太,日子过得舒服了,就忘了手里的东西是偷来的了。”

“她不是已经死了……为什么死了还不肯放过我……”

她记得,她怎么可能不记得,面

前这个女人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熟悉的,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

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错,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谁知道呢,可能是你欠了别人的总归要还,可能是你运气不好。”

女人忽然抓住了晚安的手腕,“我不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爱维辉,我们是真心相爱不是故意伤害她的……你也不是真的爱我老公对不对?这个钻石戒指你拿走,可以换很多的钱,他以前送你的所有的东西你都可以拿走……不够的话我还有私房钱,我可以给你,只要你肯离开……只要你别破坏我的家庭……”

晚安淡笑着咀嚼着这几个字,“真心相爱?”

“是……”

歪了歪头,“如果没有钱呢?如果他不是厅长呢?”

“那也没关系,我爱的是他的人,不是钱。”

晚安从手包里拿了个U盘出来,递给她,“好啊,我给你机会,这里面是你老公收受贿赂的证据,你可以选择自己举报他……或者叫他自首,法官判刑的时候可能有点出入。”

女人把盘接了过去,晚安看着她淡淡的笑,“不过你举报不举报,结果都是一样的,反正他一生最有成就的时候即将成为过去了,哦对了,这些资料基本都是不同的女人在跟他发生关系前后搜集到的……”

她的脸色又惨白了好几度,木然的问道,“为什么?”

晚安不以为然,把鸽子蛋钻戒递给她,“看他和小峻妈妈的结婚照,年轻的时候还人模狗样的,到如今那副样子……早知今日,当初你还会背叛自己的钢琴老师么?”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回复她的是轻薄的不屑,“以前?背叛发妻就罢了,连儿子都能不要的男人,以前会是什么好东西?”

晚安回到车上,闭上眼睛疲倦的道,“走吧。”

开车的男人淡声嗤笑,“不用等明天,顾南城今天就会把他给收拾了。”

“随便吧,这件事情我已经做完了。”

“收集资料,你找的那些女人已经差不多足够了,为什么要亲自下水?”

晚安捏着自己的眉心,闭目养神,轻轻的笑,“为了让她尝尝这个滋味啊,看着自己的老公,费尽心思抢到的老公又重蹈覆辙给别的女人买九克拉,只不过位置颠倒了,呵。”

“过瘾么?”

“受人之托,终人之事罢了。”

可怜可恨,谁又说得清楚呢。

结束这一个,轮到陆笙儿了。

后视镜里出现了眼熟的宾利慕尚,“你招上顾南城了,那男人对你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晚安瞟了眼后视镜,绯色的唇慢慢勾出略带妖娆的弧度,“是招上的,还是勾上的,很难说。”

“要停车吗?”

“回家吧,我今天很累了,不想理他。”

“甩了他?”

“算了吧,你秀车技也未必甩得了他,小心把你的身份秀出来,让他跟着吧,他想知道我住哪儿,就算不跟着我,叫秘书随便查查就知道了。”

晚安这样说,开车的男人自然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后面的车果然只是跟着她,没有超车。

公寓地下停车场,“你先回去吧。”

“好,有事找我。”

“会的。”

电梯门一开,晚安便看到淡淡倚在自家门前抽烟的男人。

车在她的后面,到的比她早。

“你还有完没完了?”

“你当初说,如果你在法庭上乖乖的配合岳钟,以后我见到你绕道走,”他手指弹了弹烟灰,又抽了一口,嗓音像是渗透在烟雾里,哑哑的,“你食言了,我也不必遵守诺言。”

她微微的扭过头,勾唇笑着,“你信不信,我再去撞一个人?”

顾南城看着她的侧脸,把烟掐灭,“我想看看七七。”

“那是我的女儿。”

“嗯,我知道,”男人的嗓音很低,“我不会跟你抢她,只是想看看她。”

晚安按密码的手顿了顿,“她已经睡了。”

“看一眼我就走。”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我家只有两个孩子在睡觉,我现在是有男朋友的女人,这个时间点让一个男人进我家,别人会误会的,”密码按完,门已经开了,晚安侧首看他,淡漠的笑,“而且,顾总还是有过不少前科的男人。”

说完她就进门了,然后头也不回的把门给关上了。

顾南城看了眼冰冷紧闭的门,习惯性一般又抽了根烟出来,点燃。

楼下宾利慕尚停在那里,顾南城拉开车门上车,他没说要开车,只是抬头看着那还亮着灯的公寓。

前面席秘书汇报,“顾总,事情已经办妥了,今晚他就完了。”

“嗯,把新闻压下去,

不要闹得太大。”

这种贪污贿赂被抓的事情民众不会特别感兴趣,随便报道几句就行。

“是的顾总,这个您放心。”

几秒后,顾南城淡漠的嗓音再度开腔,“她名下的房车是谁买的?”

“这个顾总您放心,慕小姐买的公寓和车都是四年前电影赚的,虽然后来慕小姐……但郁二少还是让人把钱打到慕小姐的账户了,慕小姐不缺钱,跟冷维辉基本没有经济上的来往。”

十亿的票房,她是导演,自然能分到不少的钱。

“嗯,开车回去。”

…………

三天后,晚安出现在GK的总裁办公室。

这三天的时间她约见了不少的投资人,无一例外没人敢接投资她,有个似乎是没有收到消息的又看过她的电影,当天说可以再谈,但是第二天就直接反悔了。

当然,这个结果晚安不意外,本来她也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三天顾南城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无疑也不过是等着她找上门罢了。

她穿了一袭花色的长裙,卷发更衬得她格外的妩媚,弧线美丽的腿裸露在空气中,很引人遐想。

顾南城回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她这般模样坐在他的沙发里。

像一个***。

她在看杂志,所以更像个没心没肺的***。

脱了西装,只余一件黑色的衬衫,他抬手解开两颗扣子,显得随意而性感,直接坐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便听女人语笑嫣然的抱怨,“顾总不是说很喜欢我,怎么这样冷漠?”

顾南城把手里的文件扔到了桌面上,点了一根烟,抬头看着站起来走到她书桌前的女人,淡淡的道,“找我有事?”

女人白皙的肩膀上只有两根细细的吊带,露着好看的香肩,精致的锁骨,微微俯身的时候甚至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胸前起伏。

她伸出手,脸上带着微笑,“顾总,我想拍电影,你有没有兴趣投资呢?”

顾南城喉结滚了滚,吸了一口烟,吞云吐雾,“不是不肯见我?”

“我有孩子,我要养家。”

他低低的笑,“被所有的男人拒绝之后,才找上我?”

“难道不是顾总让所有的男人拒绝我?”

顾南城盯着眼前的笑脸,意味不明的问道,“不是有男朋友了?怎么他落马失势,你就这样迫不及待。”

她眯起眼睛,略带肆意的笑着,“那不然还指望我提着牢饭去探监么?没有价值的男人,没有用处的东西,自然没有必要多看一眼。”

顾南城将烟灰弹进烟灰缸,幽深如渊的眼看着她,薄唇勾着笑,“对你而言,我是有价值的男人么?”

“顾总这话说得就太没有情趣了。”

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你过来。”

“嗯哼?”

“过来。”

她挑挑眉梢,绕过桌子走了过去,才没到他的身边就被男人一把扣住手腕,直接拉扯了下去,让她整个人摔到了他的身上。

他锁着她的腰肢,“想踩着我往上爬,说句好听的话,”他的手指扣着她的下巴,温和宠溺的笑,“你再不上门,我也是要去找你了,我很好哄,嗯?”

晚安看着他黑沉沉的眸,几秒后,挽唇笑着,“那我晚上带七七一起……跟你吃饭,行不行?”

男人哑声低笑,“好。”

说罢,眼睛盯着那一张一合的绯色唇瓣,俯首吻了上去。

晚安几乎是一下子闭上了眼睛,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很快的僵硬。

其实顾南城很快就发现了,她全身都僵硬了,是属于女人无法自控的僵硬。

他以前吻她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心尖仿佛被一只毒虫狠狠的啃咬了一口,顾南城一下就加深了这个吻,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简小姐,我说了顾总在见重要的客人不能进去……”

伴随着章秘书不满又惊慌的声音,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简雨不可置信的看着办公桌前的那一幕,一时间所有的准备,决心和气势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顾南城单手拥住怀里的女人,眼底冷意迸射出来,“谁给你的胆子,给我滚。”

章秘书也看到了,当即吓得额头密密麻麻的冒冷汗,“是是是,顾总,对不起,是我没有拦住。”

简雨站在那里没有动。

因为她无法理解,不可置信,接受不了。

她不顾章秘书的阻止直接走了进来,“慕小姐,我们谈谈。”

顾南城眼眸更冷,几乎结了一层冰,“我再说一次,滚出去,你是不是以为有几个男人肯捧你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

“简小姐刚刚说是找我的,你这么凶做什么?”

顾南城

低眸瞧着她,手臂上的力道紧了几分,“不必。”

晚安回过头,手指梳理着长发,表情已经重新调整过来了,但她没从男人的身上起身,“章秘书,我想喝咖啡,能替我煮一杯吗?”

章秘书看了眼眉目淡漠的男人,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连忙点头,“好的,慕小姐,请稍等会儿。”

晚安又微笑,“顺便给简小姐也煮一杯吧。”

言罢,她才抬起眸,勾唇浅笑,“有什么事找我?”

简雨看着她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在男人的怀里,明明几天前,她还跟另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

她咬唇,心里阵阵的难受,忍不住道,“你能起来说吗?”

晚安挑了挑眉,“好啊。”

然后就要起身,可是还没动作腰肢就被男人牢牢的禁锢着,他淡漠开腔,“坐着,要不然叫她滚。”

简雨忍了又忍,“慕小姐,孙总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孙总,是哪一位?”

“是投资我电影的孙赫。”

晚安微微一笑,“抱歉,简小姐弄错了,我不认识。”

“他跟冷维辉的关系很好,因为这件事被牵连,现在……”

“我不大明白,这种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冷厅长不是慕小姐你的男朋友吗?我想这次他忽然落马应该跟顾总多少有点关系,”她顿了顿,直直的看着晚安那张美丽的脸,“慕小姐,如果你对四年前的事情仍旧很介意可以直接算在我的身上,不必大费周章……”

深吸了一口气,她低头有些硬邦邦的继续道,“顾总生日那天的事情……我虽然准备了很久,但是顾总也没有搭理过我,你不必在意……”

“你说的四年前的事情,是我爷爷的事情,还是说……你和顾总滚上了床的事情?”

顾南城瞳眸动了动,先是极端冷漠的扫了一眼简雨,随即在看向怀里女人的轮廓时,下巴的弧度绷得更厉害——

题外话——第二更,六千字,月底票票清仓惹╭(╯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