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6.坑深296米:顾总啊,你不是真的对我余情未了吧?

冷峻点点头,“姑姑,我已经长大了懂事了,你不用担心因为我年纪小会受到伤害,我能分辨清楚了。”

“你今年,是九岁吧。”

“再过两个月我就满九岁了。囡”

那就是九岁不到,晚安看着他还很稚嫩的五官,但眼睛却是不符年纪的早熟,她甚至一时想不起来,她九岁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微微的笑,“好,去睡吧。”

“姑姑,我还有件事想问你。”

“嗯?”

冷峻似乎有所迟疑,犹豫了一会儿才问道,“今天请我们吃饭的那位叔叔,他是七七的爸爸吗?”

晚安一怔,“怎么这么问?鲺”

“他……对七七不一样,而且,”冷峻看了看晚安,口齿清晰,“他喜欢姑姑。”

晚安失笑,“你年纪这么小,还懂喜欢不喜欢?”

“我当然懂,我会看的,以前在外婆家的时候,大舅舅很穷,二舅舅不喜欢我……那个爸爸,所以也不喜欢我,小舅妈人最好,我就是跟她说我想上学,小舅舅才肯送我去学校。”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方微微的笑,“好了该睡觉了,以后你跟着姑姑,姑姑会送你上最好的学校,你不用担心这些了。”

“那姑姑,那是七七的爸爸吗?”

“不是,”她轻轻摇头,“去睡吧,不好好休息男孩子会长不高。”

冷峻重重的点头,“我知道,姑姑也早点睡,晚安。”

晚安起身看着他笔直的小背影,身子靠在背后的栏杆上,初秋的风已经带上了凉意,没入毛孔的深处。

喝了半杯红酒晚安才回到卧室,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检查才发现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她没多想就回拨了过去,“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你见到顾南城了?”

她轻懒的笑,不在意的道,“嗯啊。”

“你让自己出现在顾南城面前,就代表冷维辉这件事情要结束了?”顿了顿,电话那端的男人还是很不满,“收拾这么个货色,你为什么非要亲自动手?”

“唔……因为我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情要做啊,”她轻渺的笑着,淡淡徐徐的,“让别人动手,他们只会觉得运气不好,我来动手,他们才懂什么叫因果报应,尝一尝自己曾经给别人的苦和绝望,不是显得比较有意思吗?”

“那七七呢?你不怕以后七七长大了有人在她面前指指点点点?”

她蹙了蹙眉,七七……

半阖着眸,重新看向窗外,她方淡淡开腔,“不会的,她现在还不懂事,等这边的事情结束,我会带她和小峻去国外。”

威廉有些疲惫的道,“你都想好了,也决定好了?”

“嗯。”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道,“你决定的事情我也改变不了你的主意,少吃点安眠药,你要养那两个孩子长大,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顿了顿,那边继续叹息着道,“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也不再亏欠谁了。”

晚安闭上眼睛,“我自有分寸,这边很晚了,我休息了,再见。”

………………

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包厢内。

晚安半边身子倚在沙发的扶手上,长长的睫毛密而卷,她化着淡妆,手里把玩着装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烫的微卷的长发拢在一侧,带着自成一系的低调美丽。

她身侧坐着的是三四十岁模样的中年男人,大概是因为长年的应酬,腹部已经有些大腹便便的迹象,头发往后梳,秃顶也逐渐的显现了出来。

包厢的光线不是很亮,暧昧的,一闪一闪的,充斥着嘈杂和酒味。

一个红色的小盒子被男人捧到了她的面前,“晚安,这是我去巴黎出差给你挑选的,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带着不加掩饰的浑浊色念,急不可耐,又连手都不敢伸上去。

女人娇笑了一声睨他一眼,动作漫不经心的打开,一枚硕大的钻石戒指出现在她的眼前,就差没有闪闪发光了。

“好大的钻石啊。”

“九克拉,喜欢吗?”

这个女人很难讨好,虽然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但她身上就是带着那么一股子与生俱来傲慢的劲儿,勾起男人天生的征服欲,想要折服她。

她出生名门望族,她跟过顾南城。

寻常的玩意儿很难入她的眼,偏就是这样,他就想看到她脸上露出惊叹的表情,仿佛这样就能无声无息的赢过那个有生之年都没有资格比较的男人。

女人拿出来,只是把玩着,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眼睛仿佛在研究。

“比起你前夫在婚礼上给你戴上的那枚珍珠戒指如何?”

顾南城定的那枚珍珠戒指,一般人看真看不出门路,虽然别致,虽然漂亮,但它不够大啊不够闪眼睛啊。

晚安还没答

话,包厢的门就再度被打开了,可能是出于某种异于寻常的气场,她还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

捏着钻石戒指的手指微微的紧了紧,脸上的笑也寡淡了很多。

顾南城穿着一身黑色的经典长款西装,从衬衫的白色领口到西装裤的裤脚都是熨帖得一丝不苟,俊美的脸显得愈发的成熟,沉静,以及晦暗深沉。

他目不斜视的走了进来,面容淡漠到极致,身后跟着席秘书。

整个喧闹的包厢顿时清净了下来,似乎不少人意外他会出现在这里。

简雨是五分钟前才到的,为了应酬她最近筹备的电影的投资人不得不陪同出席某些场合,基本都是冷着一张脸端坐在那里,有些动手动脚也不得不忍住。

哪怕这满脑肥肠的男人的手要伸进她的衣服里了。

就在这一刹那,包厢的门被打开,她抬头看见那一身淡漠的男人,伸进她衣服里的手也就跟着拿了出去。

她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着,瞬间产生了错觉,他是为她来的吗?

但他并没有看她,甚至没有看到她。

顾南城来了,便立即有识相的人把位置腾了出来,“是什么风把顾总给吹来了?都没人提前知会一声,真的是,顾总需要点什么,我马上叫人送上来。”

男人只是淡淡的笑,“不必了,”他微仰了身躯,手指漫不经心的敲打着微硬的扶手,眸微阖,“只不过刚好听说冷厅长在这儿,所以顺道过来瞧瞧。”

顾南城一眼看到了女人手里把玩着的鸽子蛋钻石戒指。

至此,简雨才终究看到那个坐在角落的沙发里的女人是谁。

竟然是慕晚安。

她强带着笑问手又游走在自己腿上的男人,“孙总啊,那位慕小姐跟冷厅长是什么关系啊?”

孙总看过去的眼神也难免带了色眯眯,压低声音道,“还能是什么关系,那么个漂亮的美人儿,冷厅长不知道多喜欢她在她身上砸了多少钱,啧啧,要不是有前科,休了现在的黄脸婆扶她上位那也是没可能的。”

简雨有些不可置信,“她是……小三?”

孙总下巴指了指,“看见没,那颗鸽子蛋,人还没带上床就已经这么大手笔。”

简雨震了震,看向那垂着眸脸庞掩在光线的暗处无法辨别表情的女人,和淡漠深沉摸不透的男人。

忽然觉得好笑,哪怕如此,他今天还是为她出现的?

难不成,他还想把这么样的一个女人夺过来?

不过几句话的交谈,晚安便判断出来,冷维辉这个厅长三两句话里相当顾忌顾南城这个商人。

当然,她也明白,他畏惧的可能并不是顾南城这个商人,而是他背后结识并相交的各种权贵。

包厢里穿着暴露的女人过来替顾南城倒酒。

男人微微抬手,动作的弧度不大,但是拒绝了也就没有人敢不识好歹的凑上来,他一双眼直直的盯着晚安,开腔,“冷厅长介不介意让慕小姐过来替我倒酒?”

他面上淡然,但是稍微懂得察言观色的人都读得出来,他相当不悦。

冷维辉面上一僵,这么明显的意思,男人之间肯定是听得出来的,

地位比自己高的男人想要自己身边的女人,无法直接拒绝,但是这个女人,他还真的不愿意给。

顾南城眼眸里铺着的底色温度愈见的低,唇上勾出了玩味的笑,“怎么,冷厅长不愿意么?”

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了一根烟,低低徐徐的道,“我听说前段时间的桥梁出现事故……”

冷维辉面上神色大变了下,随即慌忙一笑,“顾总说的哪里话,只不过是倒杯酒而已,这又有什么问题,晚安,你跟顾总也是旧识,那就赔顾总喝两杯吧。”

女人的脸往边上一别,“我不要。”

席秘书站在沙发的后面,隔着一米的距离都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绝望。

慕小姐这是爱惨了那个巨贪,还是巴不得顾总把他挫骨扬灰了?

还不要。

顾总会炸。

冷维辉一脸的为难,他既不想得罪这个还在讨好阶段的美人,又不愿意得罪顾南城,只能哄着她,“只是喝两杯酒而已,顾总出了名的绅士,从不强迫女人的,可能是你们太久没见,所以他想叙叙旧。”

晚安低头埋首在他的怀里,闷闷不乐的道,“可是我不想啊……”

顾南城看着她,昏暗的光线也遮掩不住他眉眼之间的阴霾。

又见冷维辉低头好声好语的哄着她,声音放得有点低,断断续续的无法再听清楚,过了一会儿,女人终于起了身。

她伸手要去拿茶几上摆着的酒,一只手就递了过来,晚安抬头,服务生装扮的男人将酒递给了她,视线的短暂交错,晚安伸手了接了过来,“没事了,你先走吧。”

“好的。”

顾南城仍

是背靠着沙发,眯起眼睛淡漠的瞟了眼离去的服务生,身形瘦削,但是身高在一米八以上。

随即他就低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女人,她低眉顺目,跟昨天又显得很不一样。

闭了闭眼,强行压下那股灼灼燃着的火焰。

他昨天还在想,如果她真的找到了一个她喜欢的又是真心实意爱她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他是不是应该做次这辈子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退出她的生活。

毕竟当初的选择,是他做的。

刚才她趴在对面那男人的怀里,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彻彻底底的粉碎了他所有的忍耐。

她倒了一杯酒,递到他的手里。

顾南城没有接,一只手绕过她的腰,将她的身子堵在沙发的角里。

俯身,薄唇凑到女人的耳边,哑透了的嗓音贴着她的耳骨,“你想他死,我替你动刀,你想从他的身上得到任何的东西,我都给你,我只有一个条件,离开他就行,嗯?”

她的手指慢慢的攀上他名贵的衬衫领子,眉眼凉薄妩媚,“顾总啊,你不会真的对我余情未了吧?我都说了七七她不是你的女儿啊。”

女人离他很近,朝着他耳朵里吹着气,馥郁幽香,“顾总你也不是什么纯情小男生,我们是什么关系你看不出来么,别再闹了。”——

题外话——第一更,四千字,二更六千,月底大派送,有票票的快清仓╭(╯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