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5.坑深295米:慕晚安她有男朋友了

简雨心脏莫名的一紧,哪怕眼前的女人笑得温柔美丽,连语气都没有任何的异样像是不过随口一问,她还是笑了笑,有些僵硬的道,“是,还在筹备中。囡”

她紧张地等着她的后话,但晚安却已经转了身朝七七那边的方向走去了,并没有多看她一眼。

经理叫人从别处搬了现成的饭菜过来,都是刚刚出锅的,中式的菜样。

顾南城看着对面替女儿细心挑鱼刺的女人,她认真而专注,温柔又疏离。

如果有外人看到这一幕,势必会觉得很奇怪,不过整家偌大的西餐厅,也就只有他们四个人。

他盯着七七笨拙认真而带着些傻乎乎的动作,吃得满嘴的油腻。

七七注意到对面男人的视线,小声的问道,“妈妈,鼠鼠为什么不吃饭?”

“可能是吃饱了。”她微笑着回答,挑完鱼刺后,晚安又给她盛了一碗汤,“吃完一碗米饭,才准吃蓝莓蛋糕。”

黑眼珠骨碌碌的赚了一圈,还是乖巧的回答,“噢。”

顾南城没有打扰她们吃饭,就静静的看着她们,美丽温柔的女人和漂亮的女孩。

有好几个瞬间的恍惚,这样的画面似乎很熟悉鲺。

熟悉到几乎可以和他脑海中或想象或梦境的画面重合起来。

熟悉到觉得他们之间,本该如此。

可她太自如,自如到比任何的冷漠都显得距离遥不可及。

从未得到过,却仿佛失去了千万次。

顺手搁在桌面上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他低眸看了过去,解锁打开。

是薄锦墨发过来的讯息。

【她在九个半月前就出狱了,七七我替你查了,有人动过监狱的卷宗,没有关于那个孩子的资料,男孩叫冷峻,生母死于监狱,九岁,她办了领养手续。】

还没收回视线,另一条短信跟着跳了进来,【慕晚安现在有男朋友。】

从薄锦墨起身离开到发短信不到五分钟,这么短的时间他也差不到更多的资料,虽然不难查到,但他只提供了基本的信息,其他的顾南城自然会亲自查。

四年前,他在去找她无数次的最后一次,等了她一整天得到狱警叹息着告诉他同样的答案,又加了一句——顾先生,您不用再来了,她让我转告您,她不会见您,她说,永远不想再见您。

那时他心灰意冷,回去上车前朝席秘书丢了一句安排好妥当,便没有再提起了。

后来有几次,白天黑夜都有,会在某些时候按捺不住突然很想她,想到就想听听她的声音,或者看看她的模样。

他也曾经半夜开车到监狱外。

只不过没有再提出要看她,他知道他去多少次结局都是一样的,她狠起来就有这么狠。

于是,在那些寂静无人知晓的深夜里,他一个人坐在车上,抽烟,淡淡的想她,偶尔会滋生出某种咬牙切齿的恨意。

那些恨盘踞心扉,又再生出更多的想念。

恶性循环。

后来有意无意的克制,于是除去她出事的消息,便没有人再跟他说她的消息了。

毕竟是一个进过监狱的女人,他不主动的提,没有人会不识相的说起。

顾南城盯着手机那行字,直到手机的屏幕暗下去。

平静的想,她有男朋友了。

他又淡淡的想,所以,他是应该希望她的“男朋友”是她的良人,能给她她想要的幸福,还是希望那人不配她,那样,他就能堂而皇之的出手。

顾南城眼眸深沉平静,手指落在桌面,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晚安的电话忽然响了,她放下吃饭的筷子,抽出纸巾擦了擦,然后再拿起手机看,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朝冷峻看了眼,后者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示意自己会照顾好妹妹。

然后她便起身走开了去接电话了。

晚安一走远,七七立即扯了扯给她夹菜的冷峻的袖子,“哥哥,我要吃蓝莓蛋糕。”

冷峻看她一眼,一板一眼的扔出两个字,“不准,”

七七立即扁着嘴巴,委屈的看着他,“妈妈不在,要吃,”

顾南城看着她娇憨的神态和软而稚嫩的嗓音,心头软了软,抬手插了一小块的蓝莓蛋糕小心的喂到她的唇边,“吃一块,小心点,不要咬到叉子。”

小脑袋立即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咬了过去,然后捂着嘴咀嚼,还不忘朝一边的冷峻道,“哥哥不准告诉妈妈。”

冷峻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又默默无声的看了眼顾南城,低头继续给自己妹妹喂饭吃。

顾南城看着她吃完,然后才看向那边接电话的女人,听不到她说的话,却能看见她的表情。

不似面对孩子时的温柔,唇形微微上挑,眉目间更是淌着一层说不出的妩媚意味,肆意而毫不收敛。

他半阖着眸

,掩住了他眼底的阴霾和逐渐张扬而起的某种克制不住的邪肆,像是潜在的心魔蠢蠢欲动。

晚安大概打了五分钟的电话就回来了。

整个过程吃得最认真的就是七七,晚安也吃了点东西,不过不多,顾南城偶尔动筷子,但大部分时间按都是在看着她们。

吃完饭,顾南城自然而然的说要送她。

女人微微一笑,“不用了顾先生,我买了车,可以自己开车。”

顾南城眉眼沉静,没有强求,“好,那我送你们上车。”

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晚安拉开后面的车门,让冷峻扶着七七上车,然后才关上车门,转过身,对上男人格外深沉的眉眼。

他黑眸深处蓄着笑,这笑让晚安的情绪起了不着痕迹的波动。

“顾总。”

顾南城听着女人温软的嗓音,低眸动作自如的从身上摸出香烟和打火机,然后熟练的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青白的烟雾,勾唇笑着,“怎么样,对你试探的结果,还满意么?”

晚安的睫毛动了动,“我不明白顾总的意思。”

“要复出,势必会出现在我的视线,也不准备藏着七七,却又担心我会再做点什么,怕我对你余情未了继续纠缠,还是怕我跟你抢孩子的抚养权?与其被动,不如主动的出现。”

这九个月的时间,若不是刻意,他大概早就收到消息了。

今天出现在他的面前,大抵也是到了应该出现的时候。

顾南城低哑的嗓音继续道,“你对我,似乎有所顾忌。”

顾忌。

他这个词用的——真是足够精准。

这个男人也许会成为她这次回来要做的事情的最大障碍,她如何能不顾忌。

晚安终于笑了出来,眉眼妩媚,“当然顾忌,我听闻顾总对我当初失信的事情很生气,我如今不过是个有监狱史过去不堪的女人,连讨生活都相当的困难,所以我希望顾总高抬贵手,不要计较过往的那些事情。”

顿了顿,她又笑道,“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顾总贵人事忙,应该也都忘得差不多已经重新开始生活了,也不必再为跟我有关的事情所叨扰。”

说来说去,怕他再打扰,又怕他动女儿的念头。

顾南城又吸了一口烟,淡淡的笑,“跟你有关的事情,除了七七,还有你男朋友吗?”

美人画皮。

如今这个眉目看似温良的女人的披着一身寻常的笑,那股深藏于骨的冷艳渗出来了一般。

尤其,是只有她跟他的时候。

“怎么顾总,”她仰起脸蛋,似笑非笑,“你还想对我女儿和我男朋友下手?”

………………

晚上,某高档公寓,已经是午夜了。

晚安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下面是万家灯火,繁华热闹。

“姑姑,”

晚安转身,低头看向穿着一身睡衣的男孩,“怎么还不睡?”

“姑姑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好,你说。”

冷峻仰着脸,眼神沉静,吐词清晰,“让他一无所有,失去一切,不要心软,不要手软。”

晚安怔了怔,俯身蹲下来,“哪怕他是你爸爸?”

“我妈妈过世了,我没有爸爸,以后也只有七七和姑姑。”

晚安眼神复杂,摸了摸他的头,淡淡道,“好,姑姑知道怎么做。”——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