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八十八章 往死里揍!

轰!

擂台摇摇欲坠,漂浮在空中那不起眼的玉珠,瞬间展开大阵,将擂台围在阵中,不放过一个人!

离夜站在擂台上,双手打着复杂的手结,每每她手结速度加快,阵就变得更加坚不可摧,无法撼动,随即阵内开始变化。

围着她的十几个傀儡,拔出腰间佩剑,一齐往她砍去。

离夜脚步转动,脚尖轻轻一点,身影腾空跃起,在刀剑落下之前,她已然离开了十几个人的包围圈内。

“好小子,的确有点本事。”炎火指着离夜,神情依旧镇定。

便是到了这个时候,离夜在他眼里,依然不算什么。

“有没有本事,和你们没关系,小爷现在是杀不了你们,但是你们也别想走出伐天玉阵!”说完,离夜放下双手,垂落在身体两侧。

桀骜不羁的笑容绽放,离夜淡然朝着他们看了一眼,转身离开,步伐从容淡定。

女人银牙紧咬,看着离夜,下令道:“杀了他!”

用阵困住他们两个,哼,杀了摆阵之人,他们就能离开!

银甲傀儡迅速追上去,如银色闪电,在阵中飞速走过,眼看着他们的长剑就要落在离夜身上,一道无形的力量,挡在他们面前!

“轰——”

十几个银甲傀儡被力量挡下,重重摔落在地上。

听到身后的动静,离夜停下步伐,稍稍侧身,看向两个身穿宽松衣袍的两个人,嘴角勾起弧度。

“在小爷的阵里,做主的人是小爷。”说完,离夜大步离开,身影逐渐走出阵内。

一男一女愤愤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恨得在她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四周场景早已变化,不是刚刚的擂台,他们深处在一片黄沙中,头顶烈日高照,明明只是阵,他们却感觉到灼热的温度。

“若绯,小心。”炎火警惕看着周围,神情犯难。

他们都不懂阵,要如何破阵,从这小子把他们只是困在阵中,而没有动手杀他们,他应该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

刚才这两个人的目光一直在离夜身上,看着她熟悉的招式,没有顾及到身边发生的事,等回过神来,K两个人已经被困在阵里。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边的人,还有这种东西,否则哪里有这么容易把他们困住。

若绯斗篷下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满,“倒是我们大意了。”

是太久没来这里,连这边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吗?来的时候,欧阳圣也没说过,这里还有个这么厉害的少年。

“不管怎么样,一定活捉他。”炎火轻哼一声,扭头看了看四周,显然没把这个阵放在眼里。

若绯走出一步,手臂抬起,唇瓣轻启:“破阵!”

这个阵法再怎么坚硬,也比不过这些傀儡,倒要看看,这个阵能坚持多长时间!

十五道身影往四周冲击而去,然而一层无形的力量,却阻挠着他们,除非破阵,以这种蛮力,是行不通的。

离夜站在阵中暗处,看着他们两个的举动,顿时松口气。

这两个人不懂阵就好,不然一个阵,想要暂时困住他们都难,现在就去想想办法,还有春秋他们,他们几个平时挺利索的,结果遇上几个傀儡,就变成这样了,这怎么行。

再这么下去,她可不管他们了,死这种事情,她才不奉陪,谁不想活着。

白衣少年慢慢退出阵中,从擂台上走下来,围在擂台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神情有些呆滞,指了指擂台。

“这是怎么了?”萧十一诧异问道,明明擂台上没什么,怎么觉得他们被困住了。

离夜无害轻笑,然后耸耸肩,将冰冷隐藏在眸光深处。

“暂时没事,不过想想怎么对付他们吧。”说完,离夜走到春秋他们几个面前,他们身上已经满是伤痕,不过神情还是有些呆滞。

看着他们一个,两个,三个都是傻眼的模样,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睨视了他们几个一眼。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再这样,他们都得死在这。

几人怔怔看向离夜,嘴巴张了张,随即点头,迟疑看想擂台,看了一眼困在擂台上的傀儡,纷纷深吸一口气,神情这才慢慢自然。

霖奕扭头看了一眼自己那边的人,沉声道:“留几个人在这里守着,其他人回去准备一下。”

“是!”七星阁的人立刻应道,然后神态恢复正常,转身匆匆离开。

其他人也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其中就算有些不是和春秋他们一起的人,看到有人说对他们杀无赦了,自然也不会淡定。

不会有谁想死,他们也不想!

一行人慢慢走远,擂台上,玉珠转动,阵法自行运转,阵中的人不停撞击,意图破阵,阵却宛若铜墙铁壁,不管他们如何撞击,都固若金汤。

跟着离夜去金苑天字号的,也只有梦寻欢他们四个,加上苏伯,浅墨,萧十一。

八个人,站在院子里,一开始便是沉默。

“不想说那两个人的身份是吗?也不打算告诉我你们的身份?那就说说,记下来想怎么做吧。”每个人都有秘密,他们这还都是十年前的事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离开是不够的,这些人的追杀,只会是无穷无尽。

出去这里以后,他们两个要知道自己是北宫离夜,还会连累北宫家族,所以,他们不能活着离开!

几个人同时摇头,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以他们几个之力联手,可能都不会是那两个人的对手,更何况他们还有十几个傀儡。

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离夜蠕了蠕嘴,开口道:“死了的人,就算身体留下来,那也是死了,早就不是你们熟悉的那些。”

那些人,对他们来说,应该很重要吧,不然不会只是看到他们,就乱了心神。

不得不说,这些人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可她只是外人,外人!

离夜倚靠在树干上,睨视着他们,眼底深处的寒意加深。

欧阳圣!

七人诧异注视着离夜,他们这还什么都没说,他怎么知道的?

“北宫离夜,我们已经冷静了。”春秋郑重回答,刚看到熟悉的面孔,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现在冷静。

他们早就死了,剩下的不过是躯壳,又不是他们。

离夜随意点点头,这么长时间,也是该冷静下来了。

“想想要怎么离开这吧。”梦寻欢叹了口气,回过神,又恢复她一贯的神态。

第六殿,已经不是他们能待下去的地方了。

所有人一阵沉默,他们没有什么办法,放心他们两个来,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杀无赦。

“他们当年把我们驱逐了,现在干嘛还杀我们?”飞聂挠了挠头,十年都过去了,现在突然想起来杀他们了,简直莫名其妙。

苏伯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冷声一哼,“十年前你们谁进入了宗师,十年后,基本上个个都是宗师。”

要是在家里那边,速度肯定会更快,当他们担心么?

所有人全都愣了愣,随即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离夜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苦恼,她就像是个局外人,漠不关心的样子,实际上,她就是局外人。

他们家里的事情,她半点都不知情。

可听到,他们十年的时间,从没有一个宗师,变成每一个都是宗师,这是被震惊到了。

两百多个人,全部变成宗师,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事!

“幸好浪子不在。”浅墨拍了拍胸口,浪子要是在,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他们几个你一言,我一言,气氛也逐渐有了变化,不再像刚才那么紧绷。

春秋沉默站在原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们的时间最好快点,商量出一个计划,三天之内把事情解决,三天后,主殿的人来了,到时候我们谁也逃不掉。”离夜开口打断他们的说话。

没有更多的时间,只有三天。

“为什么是三天?”霖奕几乎是反条件开口询问。

对啊,为什么会是三天?

几个人的目光看向离夜,脸上露出疑惑。

“这个啊,我没告诉过你们,我在第六天,只会待六天吗?第六天日月殿的就会来接我离开。”离夜双手摊开,无害想轻笑,只是眼眸中的温度,越来越低。

是六天,那也看第六天,她还有没有活着!

她什么时候说过!

所有心里几乎是异口同声,这件事情,他们可以确定以及肯定,他没说过!

“日月殿的人,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情况?”他们已经隐藏的很好,不让日月殿的人发现,在第六殿每个人的实力。

离夜看到萧十一脸上的疑惑,耸耸肩,“每年他们都送人进来,你们怎知道,哪个是他们送进来看着你们的。”

不是每个人,都是被驱逐进这里,她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几人脸上神情微变,这些人他们都曾经查过,出去完成任务的时候,都会查一下新进来的人。

这样日月殿还能瞒过他们,送人进来!

“春秋,你怎么一直不说话?”梦寻欢推了推身边的人,现在不是沉默的时候。

梦寻欢的声音传入耳中,他们几个才看向春秋,就发现他刚开始,就一直没说过话,一直在想着什么。

“北宫离夜。”春秋双眼垂看地面,喃喃叫道。

离夜点头应道:“说吧。”

“我若答应帮你,与你联盟,你是不是有办法,让我们离开,让我们摆脱日月殿的控制。”突然,春秋抬起头,目光灼热注视着离夜,双眼中带着愤怒。

十年,十年还不肯放过他们!

北宫离夜有办法?

梦寻欢他们几个,猛地扭头看向离夜,他们听说北宫离夜找过春秋,他们难道说了什么?

“这就你的条件?”离夜淡定自若,眸光没有因为春秋的话而有所波动。

一个时辰前说了那么多,都没什么用处,现在突然变了,那两个人突然出现,其实也没什么坏处,当然,也没什么好处。

春秋没有回答,他们只想摆脱现在的生活,其它的什么也不想。

“杀了他们,很容易,只不过你们,就一直想要这样吗?来了第一波追杀,还有第二,第三,这次逃过了,你们躲起来,下次,下下次?”如清泉般的声音流入几人心里。

下次,下下次?

他们要怎么办?

“还有,你春秋同意,其他人会同意?”离夜继续问道。

她要的是整个第六殿,不是残缺不全的第六殿,不是他们同意了就行的。

“你想让我们怎么做?”春秋迟疑问道,他应该早就想到办法了吧,并且一步步在实施。

离夜站直身体,完美的笑容展露在他们眼前,眸光中没有一丝温度,“比起一直的躲,我更喜欢,有仇必报!”

欧阳圣也好,这几个人也罢,她北宫离夜一向有仇必报,谁也不例外!

有仇必报!

七人诧异看着眼前,少年脸上张狂嚣张的神情,稍稍闪神。

在他们眼中,离夜变得越发的夺目!

此时的第六殿内,可是说是非常诡异,却又是难得的宁静,唯独擂台上的几个人,热闹不已,可就是永远也无法破阵。

不管他们怎么动手,都是徒劳无功,阵一直在那里,纹丝不动。

每时每刻,都有人看守这里,只要有一点异常,离夜他们就会知道。

“该死的,这究竟是什么阵,为什么这边的人,也有如此擅长摆阵的?”若绯愤怒道,一天时间都过去了,这里还是一样,什么都没变过。

炎火盘腿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仿佛四周的一切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炎火,你就不着急吗?我们还要尽快回去交差。”十年前就该杀了他们,现在也不会有这件事。

炎火慢慢睁开双眼,冷静看着若绯,冷声轻哼。

“我们早晚都会出去的,欧阳圣迟早会来。”他们都不会破阵,只能等欧阳圣他们来。

再说,对方只是想把他们困住,他们迟早是会出去的。

若绯无声看着平静的炎火,叹了口气,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现在这个时候,的确是没什么办法。

但是他们两个,就那么栽倒在一个少年手上,想起来都不甘心!

就在炎火若非两个人,为了破阵着急之时,第六殿其它地方,却发生了其它事情。

几道身影鬼鬼祟祟,朝着不同方向走去,他们的目标,是第六殿外面,他们想要出第六殿。

当他们看到那堵高高的围墙,脸上露出兴奋,正想跳过高墙,离开第六殿,白衣少年放从空中飘然而下,双手负在身后,宛若从天而降的神人。

想要离开的人,脸色顿时惨白,脚步踉跄往后挪动,一不小心跌倒在地,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更多的人,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带走。”离夜睨视了一眼呆愣倒在地上的人,脸上没有一丝温度。

出现在那人身边的其他人,听着离夜的命令,神情有些别扭,最终还是照做了。

每个方向离开的人,刚好在他们以为自己能离开之际,被人拦了下来,一个都没能顺利逃出去。

将近二十个人,被绳子绑住,站在庭院中央。

白衣少年双手负在身后,站在阶梯上,睨视了一眼面前的人。

“杀了!”简单的两个字,冰冷无情。

杀了!

庭院中的其他人稍稍愣了一下,随即把他们拉了出去。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动我们!”

“你敢动我们,殿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听不见,他们还在咒骂,嘶吼!

离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殿主,欧阳圣,就怕他不来,他要是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

梦寻欢慵懒坐在椅子上,眯起眼睛注视着离夜的背影,露出淡淡微笑。

刚才那些人,不是想逃走,就是想去通风报信的人,这样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杀了。

她还有以为这种事,还得她来,没想到北宫离夜的命令如此果断简洁。

只有两个字,杀了!

杀伐果断,北宫离夜越来越让她刮目相看了。

四周投来的探究的目光,离夜没有理会,直接走出去。

她现在没时间理会这些,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哪里能去计较那么多。

该杀的,杀了就行了,没必要理会的,就不要理会。

看着离夜走出去很远,站在庭院中的几个人脸上纷纷露出不满,然后走到梦寻欢面前。

“梦寻欢,为什么我们要听他的?这么一个少年而已!”

“第六殿什么时候变成他做主了?”

“我们可不服!”

几个人七嘴八舌在梦寻欢面前说着,然而换来的,只是梦寻欢冷冷的一眼斜视。

“告诉你们,他的话,你们最好还是听着,不然刚才那十几个人,就是最好的例子。”梦寻欢说完,迈步离开。

他们现在可能还不知道,等知道了以后,就会明白,这第六殿里,最可怕的,就是这个看上去年轻的少年。

议论不止的几个人,听到梦寻欢的话,立刻收起声音。

他们可不想变成样!

“做就做吧,他总不能命令我们一辈子。”

众人应和点点头,就是这样,总不能命令他们一辈子,忍忍再说。

然而一天时间下来,一开始对离夜下令,犹豫不决,甚至还会转头跑去问梦寻欢,春秋他们几个的人。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只要离夜一句吩咐,他们就会立刻去做,心甘情愿!

听离夜做的吩咐多了,了解越多,而且她做的事情,不让人折服都不行。

一天的时间,以迅雷手段把所有日月殿的人找出来,给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字,死!

同时他们也是到那个时候才知道,段桓其实也是日月殿的人,开始不知道,不过碰巧就被杀了。

一天的时间,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序。

最重要的,在点点时间下来,只要看到白衣少年,他们就会莫名的安心。

看离夜的目光,越来越崇敬和灼热,原本刚刚进入的第六殿的几天的新人,却在此时,丝毫不乱的应对一切。

该死的,他半点都不留情,不会有任何犹豫。

逐渐的大家都觉得,离夜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年轻,做事手段,稳重老成,早已出乎了他该有的年纪,给他们一种莫名的信服。

梦寻欢修炼一天走出来,看到每个人态度,和前一天的截然不同,惊的下巴都差点脱臼。

她这才闭关一天,让自己的灵力,达到最巅峰的状态,怎么一切都变了!

霖奕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盈盈道:“你可不知道,他们听话有多神速,我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态度突然改变了。”

梦寻欢指了指他们几个,耳边响起声音。

“离夜公子吩咐的,赶紧去布置。”

“离夜公子说了,不能把这个放在这里,赶紧拿开。”

“离夜公子……”

“离夜公子……”

……

梦寻欢看的是目瞪口呆,她确定自己没走错地方?这里真的是第六殿,不是北宫家族?

霖奕看到梦寻欢惊诧的样子,摇头笑道,“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别惊讶。”

“北宫离夜呢?”梦寻欢扭头问道,她也没见北宫离夜忙活,怎么这大家一口一个离夜公子,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在金苑天字号修炼。”这还用问,一天的时间比起平常修炼,尽管微不足道,可用晶泉灵乳,效果就打不同了。

他们现在都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只要等擂台上的阵收起来,随时就能够出手!

“修炼!”梦寻欢差点尖叫,北宫离夜在修炼,那这些人还一口一个离夜公子吩咐,离夜公子说了?

霖奕好像知道梦寻欢想要说什么,直接回答:“他们听的命令,都是留香转达的。”

“连留香都……”

老天,这北宫离夜到底有什么魔力,太神奇了吧!

“等你走出去,你就知道了,我想,那两个人和他们的傀儡,是离不开第六殿了。”霖奕笑眯眯道,北宫离夜的确是神奇。

梦寻欢推开霖奕,迫不及待走出去,映入眼帘的一切,她顿时满头黑线。

“这里有什么不同吗?”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不就是多了极快破晶石,什么离不开第六殿!

霖奕忍住扶额的冲动,露出轻轻的微笑,“你没发现,北宫离夜已经把整个第六殿,都摆成一个大阵,除非那些人死了,否则,谁也不能离开!”

阵?

梦寻欢愣愣转头,北宫离夜还会这些?

“而且日月殿安插进来的人,他一一拔了出来,你能想想其他人看都那些人,该是怎样的心情,北宫离夜对他们的处决,一点都不曾手软。”霖奕优哉游哉道,一开始他还以为,很多人不会听,后来出乎了意料。

不得不说,北宫离夜身上的确是有种让人信服的魔力。

梦寻欢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些人看到背叛者,肯定是气愤不已,北宫离夜再做点什么,他们心里对他的看法,肯定会大大改观。

收买人心这一招,北宫离夜还真是做的漂亮!

“你出来了更好,他让我来叫你,说那两个人可以放出来了。”霖奕脸上露出嗜血笑容,这次,终于不是他们被动挨打了!

梦寻欢看着霖奕脸上的笑容,她顿时就明白了,其他人心里所想的,和他一样,所以才会那么快被折服。

宽敞的空地,黑麻麻将近两百个人挤在其中,崇敬目光看着不远处的白衣少年。

“离夜公子,他们其中还有神化,我们能打过吗?”不自信的声音响起。

离夜轻狂一笑,霸道嚣张声音响起,“他们一个,我们十个二十个,三十个,你觉得弄不死他们?”

这一战,她仗着的是人多,可不管什么光明正大,公平公正!

就是啊,这样还怕弄不死他们!

“大家只要记住,不管是谁,揍,往死里揍,不管多少人!用不着客气!”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发众人脸上一片灼热。

揍,往死里揍?

站在离夜身边春秋他们几个,满头黑线看着离夜,他就不怕教坏他们。

他们以为,第六殿的人已经够无耻了,结果还有更无耻的!

“应该都知道自己等会所在的位置了吧,你们现在就去自己的位置守着,不管是傀儡还是那两个人,看到,杀!”

“是!”

两声响起,所有人开始转身散开,神情一片炙热。

昨天那些人到的时候,对他们说杀无赦,今天,该是他们如此的时候了!

近两百人全部离开,剩下春秋他们几个站在原地。

“我倒是有点自信了。”飞聂露出笑容,看着这一切,他就越发的自信,这一战,不是对方死,就是他们死。

谁想自己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对方死!

“等会我们几个,去对方那个女的?”萧十一迟疑问道,北宫离夜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那两个人的实力,都是半神化,而且他们是因为被限制了,实力才会只是如此,这两个半神化,比普通的厉害很多。

“不会有事的。”离夜轻笑摇头,没有把握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春秋目光在离夜身上扫视了一眼,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等级,神化了吗?”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

几人见春秋这么问了,纷纷点点头,他们也好奇,到底是什么等级!

“没有。”离夜摇摇头,怎么可能是神化,神化的话,她哪里用得着使用伐天玉阵。

神化,对付两个半神化,还是可以的,那些傀儡交给他们,他们就不用忙活这么长时间,用摆阵的方式来困住他们。

在第六殿摆阵,是为了不让他们离开,今天不管是那两个人,还是傀儡离开了,后退都无法想象。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稳妥起见,她才摆下了这个阵。

摆阵她比以前熟练很多,但是比起真正摆阵的高手,还是差点。

古氏一族的人要是在这里,一定会吐血,一年前,她明明还不懂阵,现在已经能靠自己,摆出能困住半神化的阵,她居然还觉得差!

听到离夜的回答,几个人才顿时松了口气,没有就好,要是有的话,那会打击死人的!

北宫离夜才多大,神化!简直是不可思议!

“去擂台看看,是时候放他们出来了。”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度,今天也就是他们的死期!

他们两个只是开始,紧接着就是欧阳圣,日月殿!

她可不会管日月殿后面有什么人,又是哪边的人,她只知道,北宫离夜从来都是睚眦必报,欺我之人必定加倍奉还!谁也不能例外!

“怎么样也等等我们啊。”梦寻欢和霖奕靠在门口,看着他们几个人走过。

几人相视一笑,既然不能像以前一样活着,他们就换种方式活下去。

那些人遗弃他们,放弃他们,他们偏偏要好好活下去!

伐天玉阵内,两个人枯燥坐了一天,他们却无论为力,这个阵杀不了他们,同样的,他们也破不了。

“炎火,你说的快了,到底是什么时候,一天都过去了!”若绯着急站起来,对日月殿的印象差了不少。

看到他们一天时间没回去,他们也不派人过来看看!

“急什么。”炎火依旧是不急不躁。

第六殿已经是囊中之物,等他们出去,就能斩杀,至于什么时候,有什么可在意的。

若绯撇了撇嘴,他不着急,不着急会有这么急切的目光。

“二位不用着急,这不就是放你们出去了。”白衣少年缓缓走来,面带笑容,看上去是那般无害。

炎火平静的神色,在看到离夜的那可以,全部销毁殆尽,无法遏制的愤怒,澎湃汹涌。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对待!

“臭小子,等我出去,必定把你千刀万剐!”这样才能泄他的心头之恨!

若绯看着暴走的炎火,满头黑线,他刚刚不是说不急,现在这是什么,表现的比她还夸张。

离夜若有所思点头,玫瑰红唇轻启,“千刀万剐,这个挺好。”

愤怒不可遏制的炎火,听到离夜的回答,有些愣住。

他说挺好?

没理会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离夜又开始打起复杂的手结,擂台阵阵晃动,仿佛地震了一般。

炎火若绯警惕看着离夜,现在他们在他的阵里,一切都要小心。

“伐天玉阵,收!”

收!

圆润玉珠稳稳落在离夜手上,密布的大阵,瞬间消失,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

“哈哈哈,小子,你这样放开我们,以为自己还有胜的可能吗?”炎火见离夜收起了阵,仰天大笑,收起了阵,他以为自己还能成功困住他们第二次!

离夜把玉珠放进储物手镯,指了指擂台下方的人。

“你的废话太多了!”吾邪剑出现在离夜手上,长剑凌厉冰寒,蓝色剑气,让人不敢靠近。

看着离夜手上的吾邪,炎火的目光,变得更加灼热,绝好的兵器!

“若绯,他们就交给你,这小子交给我。”炎火舔了舔唇,步步走向离夜,贪婪看着吾邪剑,恨不得直接从离夜手上抢过来,占为己有。

若绯看了一眼离夜,点点头,“那你快点,两百多个人,我一个人动手,很累的。”

“知道了。”炎火嘴里是这么回答,眼睛看着的却是离夜。

眸光深处露出一丝狡黠,离夜转身离开,瞬间走出了十几米外,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炎火想都不想,迫不及待跟上去,他刚刚看过了,这下子的实力,不过中级宗师,区区中级宗师,捏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若绯站在擂台上,转身面向春秋他们几个,加上萧十一,一共五个人。

他们五个就算打不过是半神化的人,就算是用车轮战,累都要累死她,他们就是有点担心北宫离夜。

“你们果然长大了,比起十年前,成熟很多,不过,还是得死。”若绯笑盈盈道,挥了挥手,十五道银色身影从天而落。

五人相互一看,一起点点头,迅速往四周散开。

傀儡分三组,立刻跟了上去,二十个人,一下子消失的无隐无踪。

若绯一个人站在擂台上,宛若已经得到了胜利的女王,姿态高傲,优越感十足。

殊不知,她的危险,正在一点点靠近,死神也在向她靠拢。

这就是离夜的战略,目前的第六殿,两百多个宗师,一对一的对决,还怕弄不死你,当然,这里的一对一,是一群对付一个!

他们惹上离夜,注定是悲剧,可惜,每一个人意识到。

炎火若绯以为自己逃出了阵法,离夜傻傻的把他们放了出来,他们不知道,放他们出来的只是小阵,真正的阵,早就安藏在了第六殿。

第六殿整个宫殿,到处都是阵所控机制,他们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追逐而去,前面的动作动如疾风,快如闪电,后面的穷追不舍,就是不肯放过。

离夜走到后山,这才停下了步伐,包括这后山之地,也在阵的包围之中,只要不可以挑动,不懂阵的人,是不会知道这点的。

炎火见离夜停了下来,在她的十米外,也站住了脚步。

“小子,告诉我,昨天救下那些人的招式,是谁教你的。”炎火沉声问道,还以为他早就死了,现在看来,他又怎么会轻易死去。

昨天救人的招式?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想了想,脑中顿时一个激灵。

他认出来了?奇叔的招式,被他认出来了!

风启大陆的人没一个人认识,他却认了出来,也就是说,奇叔实际上也不是风启大陆的人。

该死的老头,到底瞒了她多少事,下次回去一定要问个清楚,总不能什么事,她都是从别人嘴里听说的。

“和你有什么关系?小爷自己想出来的,不行?”离夜清风淡雨道,她也不指望炎火会相信。

创造出自己的招式,是多难的一件事,又不是说想出来,就能想出来的。

“那我今天就打到你说为止!”炎火大声一喝,天青色之力中,夹杂着点点青光之力,这就是半神化的最好证明。

离夜指着炎火,霸道嚣张道:“谁打谁还不知道!你说的千刀万剐,小爷一定成全你!”

青色之力肆意翻腾,气势汹汹,让人不敢小视。

可这些在炎火眼中,格外讽刺,中级宗师的实力罢了,在他面前嚣张,不自量力。

“烈焰斧!”

炎火手持巨斧,凌空而站,直接往离夜身上劈下!

带着淡淡火光的巨斧,笔直落下,在烈日照耀下,仿佛给人一种,开山劈地的错觉。

离夜抬头看着笔直而下的炎火,唇瓣勾起弧线,只见吾邪剑身上,不停积压灵力,剑身达到了一种顶点!

紧接着就看到,一道蓝色弧度,往空中横扫而去,杀气冷到了零点,一层薄薄冰雾铺盖在地上,就连空气中的水分子,都瞬间才凝结成了细小给冰珠。

“冰杀裂魂斩!”

这一方极冷,冷到了稍稍靠近,就会全身凝结成冰,而空中那一方极热,惹到让人不愿靠近。

冰冷,烈焰,直冲而去,狠狠撞击在一起,它们相互吞噬!

就在此时,一声震动,如同陨石坠落一般,轰然大响!

“嘭隆!”

这一声响,震耳欲聋,方圆百米,掀起一层强悍动荡,身后山林,都隐约可见几分颤动。

沙石滚滚,尘烟滔滔,震荡横扫之处,没有一处完好!

大地出现巨大坑洼,方圆十米,草木尽毁,露出黑色的泥土,那狰狞的痕迹,让人只是看一眼,就会头皮发麻。

地面都被削出来一层一层,这要是落在人的身上,血肉不就被削尽了!

尘烟弥漫,炎火完好站在一处地方,看着尘烟对面,露出一丝冷笑,就这样的攻击,他死定了!

区区中级宗师,还想和他斗,即便他现在的实力,不是真正的实力,也不是他小子能对付的,杀一个中级宗师,绰绰有余。

送一招,他都觉得多。

炎火还在得意的笑着,面前尘烟逐渐散去,当他看到尘烟后的身影,露出诧异的表情。

这怎么会,他不过区区中级宗师罢了!

------题外话------

自从离夜晋升以后,某甜还没提过她的等级噢,哇咔咔!

月底了月底了!亲们表忘记口袋里的票票,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