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七章 高智商的角逐

在杨光他们去鲁克斯家时,马修已经进入那栋别墅了。

他要部下引开特战队员的注意,如客人般走进原木地板的客厅,打量了一下带游泳池的花园,便上了楼梯。

此时天刚蒙蒙亮,拥有良好作息的威尔刚好醒来,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不悦起来。这脚步声不是管家的,那就只能是那些不顾他意愿而来的“客人”。

这些该死的大兵就不能给他安静些吗?!愤怒的威尔在脚步声朝他这房来时,从抽屉里拿起把枪就走去门边,想把这些讨厌的人赶走。

美方军部不想他卷入这场纷争,所以没有告诉他将会遇到的危险,只告诉他这样对他好。但很显然,威尔不觉得被人看着有什么好的。

站在门边后的威尔打算在对方敲门时出去,用枪顶着对方脑袋让他们滚远点。

可对方没有敲门,看到转动的门柄,威尔惊震的正要将子弹上膛,门便被不轻不重的推开了。

马修打开门拿枪指着他,在他惊惧的神色下往里挥了挥手。

刚才威尔只是想跟那些大兵开开玩笑,枪的保险根本没打开。现在率先被枪口对着的他放下手,往后退了几步。

跟着进去的马修关上门,打量房间,似乎是来看望好友的朋友。“鲁克斯·威尔博士,很高兴没有打扰到你的睡眠。”马修说着话,温柔的从他手里把枪拿走。

威尔冷眼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

对他的冷漠与勇敢,马修笑了下,他走到书桌前打开窗户,看到外面绿幽的树林,称赞的讲:“你这里风景真不错。”

“你就是外面那群笨蛋要防的人?”威尔让自己镇定下来,还好他冷漠的性格没有让他像女生那样大叫。

“他们确实是群笨蛋。”马修转过身,抱手臂上下打量他,然后疑惑的摇头。“不过是气质冷了些,我见过比你更聪明的人,比你更帅更有钱的人,你没什么特别的。”

“你错了,我一无所有。”外表是父母给的,这房子也是父母的,连智慧也是遗传,除去这些,他什么都不是。

“一个机乎拥有一切的人说自己一无所有,威尔,你这是在讽刺世界吗?”

“如果我讽刺到了你,你可以当做没听过。”

听到这话的马修视线变得凌厉。他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不知道父母是谁,每天面对最多的就是杀戮和尸体,他和无数孤儿在死人堆里挣扎,以吃他们的肉来维持生命,他不知道这个高贵的少爷为什么这么说,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马修拿起床上的枕头堵在枪口前,看着眼里充满恐惧却又异常镇定的青年,友好的笑着讲:“我开始在想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你已经让我失去兴趣了。”

威尔看到熟悉的枕头,抬头看风轻云淡的男人,缓缓的握紧了拳,目光变得冰冷。他可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死,他也绝对不能就这样死掉。

“你是为导弹推进系统的事来的吧?”

导弹推进系统?马修停下压向板机的手指。“这么看来你是愿意合作了。”庞霖只叫他来找到这个青年,找到他做什么?一个死掉的科研者,一个聪明的科研者,再结合刚才他说的,他猜测庞霖要找他的大概事情。

“我不会和你合作。”威尔坐到椅子上,打量穿着高级西装的男人。“你是在为谁服务?合许我们可以做次交易。”

“你没有谈条件的权力。”

“我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还要浪费一颗子弹。”

“一点都不会浪费,我还会送你一颗。”马修也坐了下来。“你要做的是选择题,A,你和我们合作,B,我送你一颗子弹。”

和他对视一阵的威尔没有后退,而是抛出更大的诱耳。“导弹推进系统的芯片对你们来说应该很重要吧?不然你们也不会找过我父亲后再来找我。你转告你老大,想要我交出来可以,让他亲自来找我。”

导弹推进系统的芯片?看来康妮就是因为这个而死的。马修猜测庞霖想做什么的同时,还应对毫不示弱的青年。“BOSS不会想见你,你跟我说也一样。”

“BOSS,你们是公司?我看不像,你们更像一群恶心的垃圾。”

被枪指着还能说出这样的话,马修真是对他另眼相看。“我们确实是群垃圾,却是群能够把你送进地狱的垃圾!”

枪声掩盖在枕头里,子弹击破布套,带着雪白鹅毛飞舞的同时急速射向威尔,从他左肩锁骨处穿透再打进后面的墙壁里。

威尔痛得摔下椅子,俊帅的五官紧皱,冷汗从额角滑落。他从未受过如此大的痛苦,尽管他家有六把枪,他也从事热兵器行业,可他一直都是玩弄着它们,从未被它们亲吻过。

马修瞧着抽气呻吟的人提醒的讲:“这只是个警告,我随时会再来找你,每次你看到我就会收到一颗子弹,直到你愿意交出导弹推进系统的芯片为止。”说完扔掉枕头翻出窗子,一跃跳到后花园便从容的离开。

威尔捂着伤口的手被血染红,他攀住椅子费力的爬起来,踉跄打开反锁的门。

正好这时伯顿见少爷久未下去,就上来叫他,在看到整个肩膀被血染红的少爷吓得差点晕厥过去。

“伯顿,备车。”他现在得马上去医院,而不是安慰他。

伯顿哆嗦的立即往下走,期间摔倒几次,直到快到楼下才缓过来,行动利索的叫来司机又给熟悉的医生打电话。

这时回来的大兵看到中枪的威尔,马上警戒起来,又叫人去搜楼上。

威尔忍着剧痛,看他们这群笨蛋把他家弄得乱七八糟却一点事也做不了,愤怒的吼:“你们给我滚出去,再踏进我家一步我就叫警察!”

听到他的话,小兵们都面面相觑,看他们的长官。

这些大兵是宪兵来的,平时就是专门负责各位大人物的安全,其中当然也包括他这样的重要科研人士。他们是国家前进及发展的根本力量,是被十分重视的,自然也不好惹怒他,虽然尽管已经把他惹怒了。

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心情都不会好,大兵头子什么没说,很识趣的退出房间,在外面蹲守。

杨光和靳成锐及劳伦斯到时,便见几个大兵灰头土脸的出来,忍不住深深的同情他们。

早听说这个威尔不好相处,没想到不好相处到这个地步。

于是这第一印象算是留下了。

“你好,我是靳成锐,和鲁克斯先生预约今早八点会面。”靳成锐出示了相关证件。

大兵头子看了证件,核对好信息让他们进去时,提醒他们。“鲁克斯先生有些心情不爽,你们最好长话短说。”

“谢谢。”靳成锐客气的道了谢,走上铺着鹅卵石的小路。

杨光打量漂亮的别墅,在管家开门时脸色微变。

他们这种人对血有种特别的感情,不论如何都不会忽视它的气息,无视它的存在。

被老管家请进大厅,看到沙发上疼得脸色发白的威尔,杨光急步过去看他伤势。“鲁克斯先生,你能暂时的把手拿开吗?”

威尔脾气已经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他阴郁着脸极为不悦的看他们。“你们又是什么人?!”

“你得把手拿开。”杨光满眼都是他的伤,根本没管他的心情如何暴躁。

“你给我出去,我这里暂不见客,伯顿!”威尔也根本不管她,第一次怒吼前来的客人。

伯顿急急赶来,他看看少爷又看看杨光他们,劝说的讲:“少爷,他们是重要的客人,你要是现在不想见到他们,我叫他们下次再来。”

连伯顿都说是重要的客人,威尔忍着怒气,他打量着他们,没有再说什么。

杨光见他渐渐平息下来,就去拉他的手,谁想被突然发疯的威尔重重推开。

此时的威尔是那种表面平静,其实内里还有着一颗如炸弹般的心,他被杨光碰到反射性推开她,却被她拉着一起往下倒,途中慌忙撑住桌面才没摔倒,可这也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肩膀上的伤口更是被扯到,钻心刺骨的疼让他恨不得马上把吊着自己的女人甩开。

虽然离地面不是很高,但杨光坐下去时把他也带上。她可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还好威尔撑着没摔地上,这样她也没有,虽然扯着一个伤员很不应该,她还是这么做了。

而看到她被推开的靳成锐惊得心跳漏了拍,不管她有没有摔倒,都把她从地上抱起来。

杨光扶着长官站起来,便指责他。“我是军医,又不是色狼,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在一边看的劳伦斯,注意到她摸了下肚子,又看靳成锐紧张的样,还有今天早上她的食量,明白了什么。想到刚才那惊醒一幕,他本来偏向威尔的心,又忍不住想这个青年实在太不好相处了。

第二印象,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

威尔觉得他今天是倒了大霉了,从一起床到现在没有一件事不让他气的冒火。

杨光指责完又自虐,要伯顿找来药箱,给他包扎后对长官及劳伦斯讲:“是4。6小口径弹头,和康妮的一样。”

“看来地狱天使的人已经找上他了。”劳伦斯说着看到威尔艰难的穿衣服,便禀承优良的绅士习惯,上去帮他的忙。

“离我远点,死同性恋!”

劳伦斯:……

他什么时候成同性恋了?劳伦斯很纳闷,干脆的由他自己折腾。

杨光的视线却瞄瞄这个,瞅瞅那个。威尔这么讨厌同性恋,现在又这么肯定的说劳伦斯,难道……?

“杨,你在看什么呢?我在法国有过六位女朋友,才不是像他说的。”劳伦斯急忙解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要是以前他才不会理会这种事。

杨光耸肩。“劳伦斯,我可不是反同性恋主义者,你放心,即使你真的是,我也会祝福你的。”

劳伦斯被她说的无话可说,便干脆不说话了,还有他一开始期待兴奋的心也荡然无存。

“少爷,车准备好了。”这时敲门进来一个人,他对沙发上的青年十分恭敬的讲。

威尔点头,完全不管他们,起身就要随他去。

“鲁克斯先生,你的伤我已经为你包扎好了,我可以开个单子让你的人去买药,你不需要再去医院。”杨光把情况告诉他,然后再由他自己决定去不去。

快走到门口的威尔停下来,反头看他们三个,过了会儿才点头。“你写吧。”

杨光随即找来纸和笔,把几种外敷和内敷药写下,交给刚才进来的人。

那人拿了纸又看了眼威尔就走了,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美国几乎人人都有把枪,像他这种中年人看到枪伤早已经能平静接受了。

由于肩膀受伤,没法把衣服穿好的威尔就披着衣服,他坐回到刚才的沙发上注视着他们。“你们有什么事快说吧。”

听语气是极度不欢迎的,如果不是这个“重要”的客人,相信他都不会搭理他们。

“一些关于你父亲的事。”靳成锐长腿一迈,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威尔皱眉。“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可以去找负责这个案件的人。”

“我们不是宪兵,无权对你父亲进行任何的调查。”

“那么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

劳伦斯犀利的讲:“鲁克斯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件事情已经不单是你父亲的事,现在你也一并被扯了进来。”

“我的事更不关你们什么事。”

“威尔,如果我哪里惹到你了,我向你说声抱歉,对不起,但是我保证对你一点*都没有,不信你可以亲自来摸摸看它是不是对你有兴趣。”

杨光拍额头。劳伦斯,你这话听着一点诚意都没有,要是我肯定把你揍到再也没有反应为止。

威尔想当然是气得咬牙,可他自小的礼仪告诉他,他得保有风度及礼貌,不然就是个没教养的孩子。他让自己吞下这口恶气,看向沙发上的男人。“你们刚才说的地狱天使和康妮是什么人?”

他这语气像是审问似的,靳成锐没有不悦,把一部份事情告诉他。

听了地狱天使是个什么组织后,威尔更加猜不透父亲为什么会和庞霖交易?并且还带出三个导弹程序芯片,并差点就到了他手里。

“威尔,现在我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这也是伊历塞克将军想知道的。”靳成锐平静的讲:“你父亲是怎么与地狱天使联系上的,以及对方购买导弹芯片的使用途径。”

现在他们对导弹的事情都还是猜测,单这些猜测不足够让美方政客警醒,让其它国家警醒,他们在阻止庞霖的同时也要找出足够的证据,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国家愿意来办这件事。

这也是华盛顿·乔正在准备做的事:发布世界公约新规则,抑制军火商,对他们实施必要打击。

不彻底清除,是因为数量太过庞大,做起来耗时耗力,另一个,也是经济的一个现实问题,如果这一行没法做,得有多少人失业?而如果各国都抵制他们的生长,将一切都可控起来,这样世界既变得安全,同时又不影响经济,算是两全齐美的事。

威尔摇头。“我不知道,说实话我直到上面来人才知道这件事。”

看来这件事远比他想像中的要大。威尔轻皱起眉,对他们讲:“现在我父亲已经死了,即使把他挖出来也得不到答案,你们还是去问那个叫庞霖的人要更快些。”

他是真不知道,而他说的也没错,看来他们只有在地狱天使这个组织去寻找答案了。

杨光望着他的伤口不放心,看向旁边的长官。伊历塞克将军说他很安全,她怎么不这么觉得?

靳成锐看出她在担心什么,但他没有多说,起身和威尔告辞就出了别墅,坐进一直在等他们的出租车。

大兵头子看他们离开,对边上的小兵感叹。“看到没有,那个就是前海豹六队的中校,现在……”

“现在娶妻生子,老虎变家猫了。”边上一个大兵乐呵的接道。

“滚你个蛋,你哪只眼睛看他像家猫了?现在他是我们的友军,在阿富汗帮助我们知道不?!”

“知道了知道了长官,你口水都喷我眼睛里了……”

威尔在他们走后,忍着伤口处传来的阵阵抽痛,回到房里找出夹在书本中的手稿就往外走。

伯顿看到他要出去,劝道的讲:“少爷你要去哪里?想要什么我叫人去帮你买。”

“我去找个朋友,伯顿你别担心,我会在晚饭前回来。”威尔说完就出去了,这次他没有反对大兵们的跟随和贴身保护,坐车到科学院便跑去里面找人。

而离开威尔家里的杨光,看着窗户外的漂亮景色讲:“长官,我们去医院看队长吧。”

“嗯。”靳成锐摸她柔软的头发,让她躺腿上休息下。

坐在前头的劳伦斯看到后视镜中幸福的人儿,有些担心。“那个伤害威尔的人要怎么办?放任不管?他能够避开那些特战队员进入到房内,说明他身手了得且不是个一般人。”

“只要他愿意配合,美方会保护好他。”靳成锐说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房内没有交战,这说那个人明明可以带走威尔或杀了他,可他却没有这么做?是来不及,还是另有预谋?

就在靳成锐他们前往医院去看韩冬时,阿富汗的美军基地发生了一件事,让所有大兵都动员起来的大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