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五章 跟长官玩手段

靳成锐及劳伦斯要去美国的事情,战狼的队员都知道了,因为他们走还要带走一个人。

韩冬。

听到这话韩冬愣在当场,他看着长官及战友,眼里掩不住的失落。

他在等一个结果,现在结果来了,没有给他惊喜,也没有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但就是这么难以接受。

宿舍的人都沉默着,没有人为这件说情,他们相信长官的决定是最好的。

靳成锐看着韩冬。“听到没有。”

“是长官。”韩冬坐正身,大声应下了。

“我走以后,由厉剑代为队长。厉剑,看好他们。”

“是!”

靳成锐扫视一圈个个抬头挺胸,目光炯炯有神端坐着的几人,最后视线落在女孩身上。

杨光坐的更直,在他还望着自己后,咧嘴露出两排白牙来。

靳成锐见她没有话说,便起身走了。

等他出去,杨光对韩冬讲:“队长,我们在这里等你,你要快点好起来,说不定我们还能继续这次阿富汗之旅呢。”

在外面听到她这话的靳成锐担忧的皱眉。

他在开班会之前就在想这个问题,只是那个时候他是担心女孩要跟他去,他在想着如何说服她留下,现在看她对去美国的事不感兴趣,隐约还有让他快走之意,这让他又犹豫起来。

想着这个事回到宿舍的靳成锐,看到美军基地又有几架直升机飞出,做了决定。

这里到处都充满危险,她这性子自己走了她一定无法无天,厉剑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住,还是得把她带在身边。

杨光其实对去美国见那个科研者很有兴趣,但她知道长官肯定不会准她去,而他决定的事不论她想什么办法都不可能改变,所以她决定在他没下决定之前,表示的无所畏,甚至兴致缺缺,好让他深思熟虑这件事,没想到真让她成功了?

在听到自己要随他们去美国时,杨光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崩着脸,嘴抽搐的就快要崩不住了。

靳成锐看她样子,解释的讲:“去美国路途遥远,需要一个医生看着韩冬。”

“恩,那我就去吧。”杨光说完低头看肚子。“本来还想好好休息的。”她才不需要休息,她要去看帅哥!不对,看天才!

“再辛苦一下。”

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杨光用力压抑着狂笑,很严肃的点头。“没事长官,照顾队长是我的职责!”

“嗯。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靳成锐没有怀疑,让她上床就去关灯。

现在九点还没到,对大兵们来讲时候有些早,不过对杨光来说一点都不早了。

躺到床上很快有了睡意的杨光,在听到长官的晚安后,大大的咧嘴,无声笑了几分钟才转过身抱住他。

“长官,晚安。”祝自己越来越聪明?!

**

次日一早,靳成锐带着自己的两个人和劳伦斯上了一架AH-64武装直升机。

AH64是世界武装直升机里排名第一的直升机,为什么要用这么一架飞机中的战斗机当运载机呢?因为这是在阿富汗!并且它这次起飞还有三架黑鹰直升机陪同,直到将他们送出这里才会返航,这也就是伊历塞克为什么不能那么快让他们起启的原因,他不仅要走美国那里的程序,还要保证安全问题,所以两天时间是非常快的速度了。

杨光走进机舱就把长凳掰下来,将上面的灰尘打掉。“队长,你坐这边,这里可坐可躺。”

“我躺了你坐哪里?我没那么虚弱,你也坐。”韩冬将简单的行李放长凳前头,坐了一点地方。

杨光没坐,从背包里拿出吊床挂好,坐在上面晃动双腿笑得灿烂。“我睡这里,长官和劳伦斯就坐着吧。”

刚好这时劳伦斯上来,看到荡秋千的女孩微微愣了下,坐到韩冬的对面便问:“杨,这样舒服吗?”按理来说这样是最舒服的,可这里不是海边沙滩,而是在飞机上,等会儿他们就会置身三千英尺的高空。

“我觉得会比你们要舒服。”这次飞行长达三十多个小时,不找个躺的地方,不是受罪么?

“别吊太高。”跟厉剑说完话上来的靳成锐,看到吊床上的杨光,没有阻止她这一行为,就是让她注意安全。

杨光听话的把吊床放底一点,等她重新坐到离地只有三十厘米高时,直升机起飞了,她看着下面前来送行的战友,直到看不见才收回视线,滚进吊床里。

看到在吊床里优哉游哉晃着脚的女孩,三男人都没说话,都各自想各自的事。

韩冬看着窗外在想:到底还是半途退出了。

劳伦斯在想着那个叫鲁克斯·威尔的青年,他想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合作。

靳成锐则在想着韩冬的事。他向伊历塞克提的请求至今没有答复,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确实珍贵,看来他得亲自去找乔。只要能让自己的兵快点好起来,没什么拉不下脸的。

而杨光躺在吊床上,摇着摇着就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闭上眼睛继续睡回笼觉了。

AH64直升机,在这两天一夜的飞行里没有降落过,由两个飞行员轮流驾驶,又在空中加了一次油,终于在第二天的晚上到达美国本部。

此时的美国还是大天亮,感觉混身都软了的杨光又看到太阳,好想像后羿一样把那个太阳射下来。

在美方某军事基地下机,靳成锐对不在状态的两人讲:“杨光,你和劳伦斯先去酒店。”

韩冬是在帮助美军时负的伤,因此他这次来美国医治,去的是军医院,此时已经有专门的医疗团队在等了,就等带伤员去手术室。

这些事情长官及美方都安排好妥当,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杨光想了想,看着韩冬摇头。“长官,我跟你们一起去。”

“杨光,飞这么久你也累了,听长官的话先去休息。”韩冬也让她走。

杨光嘴巴一扁,站在那里像生根了。

她执意不回,靳成锐没有强迫她。“劳伦斯,你要跟我们一起还是先回酒店。”

从没有在空中呆这么久的劳伦斯精神不振,他拿起行李讲:“我先去酒店等你们。”

“那我们也先走了。”靳成锐看劳伦斯离开,转身对这里的负责人说了句,就和医生去了医院。

唐纳德·拉姆医生接到的消息,是说一名脑部中枪的伤兵,所以他一大早带着人赶来这里,还带着医疗床,结果自然是没有用到。

在车里的时候唐纳德·拉姆拆开韩冬头上的纱布,看了伤口后十分惊奇,与自己团队的几个人窝在一边窃窃私语着。

杨光着急的想打人。他们是来看伤的,你们到底会不会啊!

韩冬没什么情绪,俊美的脸上一片淡然。自中枪后他就看开了,并且他也早已做好准备。他杀了那么多人,随时在与死神打交道,即使哪天到他了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唐纳德·拉姆医生讨论会儿,似乎知道这样不太合适就停了,并问靳成锐。“请问你是他的长官吗?”

靳成锐点头。“我是。”

“是这样的,这样的案例我们还是第一次碰到,可能无法马上为这位士兵手术。”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医生讲:“我们需要为他彻底检查一遍,然后制定好手术方案件。”

“嗯。最快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这个不好说,你们还要急着去打战吗?”唐纳德·拉姆医生这话就是:难道他这样还急着上战场?

靳成锐无任何羞愧,面无表情的讲:“还有一场战役需要他。”

听到这话杨光和韩冬都看向他。

拉姆医生愤怒的瞪大了眼。

不等他们开骂,靳成锐又讲:“哪果有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你们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刚才还气红脸的拉姆医生一下平息下来。“如果有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的话,我们可以马上为他安排手术。”“但那个很难申请到。”

“你们只要准备手术就行了。”

“请问什么时候能将药剂送来?”

“晚上八点之前。”

下了车,靳成锐在韩冬安排进单人病房就离开了,杨光留下来照顾他。

其实是韩冬照顾她还差不多。

看到在陪护床上睡着的女孩,韩冬给她盖好被子,自己也躺回了床上。

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很累,但这时韩冬他睡不着。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原本对手术结果最已做好准备的他,在看到长官现在还在为他奔波,女孩拖着疲惫的身体来陪他,还有在阿富汗那些等着自己的战友,他突然害怕在手术台上再也醒不来。

“我猜你肯定睡不着。”拉姆医生拿着托盘进来,一边拆静脉注射器一边讲:“你晚上还要做手术,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保持体力,和你的同伴一样,我想她会一直陪着你。”

韩冬看旁边床上熟睡的女孩,矫正了句。“她是我战友。还有我不需要镇静剂,我可以睡着。”

“你确定?”

“我确定。”

拉姆医生迟疑了下,收起注射器警告的讲:“如果我半个小时后来你还没睡着,我会让你直接睡到晚上。”

**

靳成锐在白宫的会客室等了两个小时,才等到被秘书拥簇着来的华盛顿·乔。

乔看到他,转身让秘书团都出去,然后重重的关上门就毫无形象的坐椅子上,跷起腿讲:“靳,为什么你每次找我,都是有事?”

“我想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天天见到我。”靳成锐端坐着,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眼里的锋芒不减,没有一点求人的姿态。

乔困扰的皱眉想了想。“好像确实是如此。”“怎么样,除了你那位大兵,其它事情还好吗?”

“想听好的还是不好的?”

“先听不好的。”

“地狱天使远超过我们预期的想像,现在想要把它连根拔掉,我们会元气大伤。”

“这真不是个好消息。”乔支着脑袋摸额头。“有了一个塔利班,现在还加上一个地狱天使,这是嫌我还不够忙吗?”(塔利班组织真实存在,所以不会具体写到他们。)

靳成锐看着他,听他说。

想了许久的乔,吊起眼角看他,穿着严谨西装的他此时看起来有点像算计教官的大兵。“靳,要伤元气也不能是我们,把大家都拉上怎么样?”

“你想怎么玩?”

“我上任这么久,是时候发布一两条新的条律了。”

靳成锐看他不像开玩笑的脸,不太认可。“世界公约是项漫长的改革,我们等不起。”

“那就让它加快些。”乔决定的讲:“我今晚就要白宫律师立草案,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华盛顿·乔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虽然他花心了点,但至少他是个不错的领导。靳成锐对他这近乎于异想天开、一厢情愿的话,没有存在怀疑。

把这件事搞定,乔振奋的问:“那好消息呢?”

“你要当叔叔了。”这句话靳成锐说的很平静,像在说明天早上吃什么一样。

乔先是点头,然后想到什么惊讶的跳起来。“什么?”

靳成锐耸肩,看着他淡笑不语。

乔摸头走过来走过去。“靳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还没结婚,你就要收我两次份子钱了!”

“见面时我会让她叫你叔叔。”

“我才没那么老!”说到这里,乔就气急败坏起来。因为他也快到结婚年龄了。

靳成锐没法安慰他,只能让他一个人在那里跳脚。

许久后,乔说出个伟大的想法。“不行,我才不要随便娶个女人,我要更改世界公约法!”

“更改比添加更困难,乔,你还可以等多久?”靳成锐残酷的打破他的美好想像。

“操他娘的。”

“你现在是总统,注意形像。”

乔想说:形象是个什么东西。“

靳成锐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乔,我想你也没有这么多时间陪我聊天,我说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你都来看我了,我能不准备好吗?”乔也起来,打开门带他往外面走。“你可以来参观一下我的家,它放在我的冰箱里。”

**

陪乔吃了晚饭的靳成锐,带着乔的那支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回到医院,时间刚好是七点半。

他一推开病房的门,里面好几双眼睛就齐唰唰的看向他。

杨光见他回来,悬着的心落回肚子里。

忐忑等待的医生们也是一样。他们都是这个领域的权威专家,可是韩冬这样的例子还是头一次碰到,所以他们经过一天的详细研究,都有信心能完成这次手术,但如果有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那就万无一失了。

拉姆医生站起来,问靳成锐。“带来了吗?”

靳成锐把特制的小箱子给他,在他接住它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讲:“麻烦你们了。”

“您请放心。”拉姆医生没有多说,接过箱子就让护士把人推去手术室。

杨光跳下床走到长官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靳成锐回握她的,和她一起把韩冬送到手术室门口。

“队长。”在他们要把韩冬推进那扇雪白的大门时,杨光心跳剧烈的叫住他,在他反过头看自己时,用力的讲:“我们在外面等你,等你归队和厉剑他们一起出战。”

穿着病服的韩冬没有之前那么帅气,俊美的脸此时有些病态的苍白,他沉默几秒,然后点头。

“请在外面等候,时间可能会有些久。”在人被推进手术室后,最后进去的拉姆医生对他们说了句,便关上门。

门缓缓的闭合起,旁边亮起手术中的灯。杨光感觉全身有些发软,扶着墙坐到长椅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了许多,却没一件是她记得住或是值得她去想的事。

靳成锐坐在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亲吻了下她的头顶。“要是难受就睡一觉。”

杨光哭笑不得。“长官,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靳成锐没回她,只是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可能是紧张到了极致,杨光觉得有些惶惶,靠在长官怀里大脑异常的清晰,她跟着走廊上时针的转动声数着,看着时间一点点流失。

很快,又或者是很慢,她感到有点冷,又往长官怀里钻了些,用酸涩的眼睛看了下表。

现在是深夜十一点,手术过去三个小时了。

三个小时,杨光从未动过这么长的手术,她想脑科手术久点是正常的,劝说自己再等等,直到快抵挡不住睡意时被长官的声音惊醒。“是出来了吗?长官……”

“还没有。”靳成锐捧住她脸。“杨光,现在气温很低,你先回去睡觉好吗?”

“不,我再等等。”杨光看到他深邃的眼睛,坚定的摇头。“我要等他出来。”

现在是凌晨一点,手术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

靳成锐拿她没办法,回去给她拿了件衣服,便和她继续等。

直到凌晨的三点,这场历经七个小时的脑科手术才完全。

看到手术中的灯熄灭,门打开,杨光冲上去问:“医生,我队长怎么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