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99章 那一个赌约,林漠赢了。

“那就起来吃饭,无病呻吟寻死觅活,不是你梁冰的作风。”

林漠指了指摆着的饭菜:“吃饱了,你才有力气继续和我斗下去。”

“和你斗?”梁冰无力的笑着,笑到最后,泪却掉下来:“这世上有哪个女人想要和自己的丈夫斗?囡”

林漠站起身:“我改天会再来看你。鲺”

“林漠,程灵徽的事,都是我做的。”

梁冰挑起唇角,笑的冰冷而又狠利:“她如今家破人亡了,一定对你恨之入骨,死都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了,怎样?你心里感觉好不好受?”

“你尽可以继续去做伤害她的事,你伤害她一分,我就对她好十分,梁冰,得不偿失的事,你还要继续做吗?”

林漠望着她,就仿佛在望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他的神色冰冷而又漠然,他说出伤害她刺她心的话语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舍和犹疑。

梁冰的心多疼啊,疼到她恨不得将那个程灵徽的一切全都摧毁干净,要她也尝尝这样的切肤之痛。

她不能死,死了,那就是便宜了林漠和程灵徽了。

她得活着,好好的活着,这一辈子就横插在他们之间,到死也要恶心他们。

“林漠,我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这一辈子,我梁冰用我这条命诅咒你,我诅咒你和程灵徽不得好死……”

“我入了这一行,就从来没有想过能得善终,可我无论如何,都会护她周全。”

林漠不再和她多说,他想,让梁冰活下去,他已经仁至义尽。

从此以后,他和梁冰之间,真的就是恩断义绝了。

父亲的葬礼结束之后,灵徽在老家陪了母亲整整两个月,待她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她方才在陈子川的几番催促下,与他一起去了北京。

他新工作签在北京一家很出名的律师事务所内,虽然暂时只是助理的身份,但薪水却也不错。

他跟着的那个金牌律师常建峰,很难得的竟然和他们都是老乡,待陈子川也十分不错,很不吝啬提拔他,更重要的还是这家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陈子川若是干出成绩来,以后的路就好走的多了。

陈子川租了一室一厅的公寓,灵徽坚持睡在客厅里,后来还是陈子川退让了一步,他搬到了客厅里住,把卧室让给了灵徽。

其实在灵徽的心里,就算没有林漠和她之间的那个约定,她也不会和陈子川这么快就住在一起,一则她家教使然,性子保守,二则,她是想要为父亲好好的守上一年的孝的。

陈子川虽然当时有些不悦,但事后待她却依旧很体贴,灵徽也开始投简历找工作,陈子川却想要她在家里安心待着,只要照顾好他的日常就好了,他薪水丰厚,倒也不想她出去辛苦。

灵徽心里记着他的好,却也不肯一点都不付出,还是执意在找工作,但她没有学历,想要找到顺遂的工作,终究还不是简单的事。

陈子川休假时常带了灵徽去那位金牌律师常建峰的家里做客,常太太是全职主妇,陈子川话里话外透出来的意思就是让灵徽闲暇无事了多去常家做客,陪着常太太喝茶聊天逛街也好。

灵徽却不是那种喜欢逢迎人的性子,自然是不肯。

不过几次接触下来,却发现常先生和常太太都待她十分的亲厚,灵徽这才慢慢的和常家走动起来。

日子就这样缓慢的向前,有的时候灵徽几乎都要忘记了,她的人生中还有林漠这样一个男人出现过。

若是一直都这般下去,灵徽想,她大约真的会嫁给陈子川,然后洗手作羹汤,做一个好太太,再生一个可爱的宝宝,做一个好母亲。

可是所有的平静,都在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那一日陈子川休假在家,想要喝汤,灵徽就出去买菜,刚下楼,却想起来忘记带公交卡,就又折了回去。

房间门还没有关,她就听到了陈子川和母亲在阳台上讲电话的声音。

本来不想听的,公交卡就在玄关的鞋柜上放着,灵徽取了公交卡折身就要出去,却听到陈子川说了那样一句:

“我知道您对她不满意,毕竟她之前的事闹的……只是,我是真喜欢灵徽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签在北京的这家

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就是老师从前的学生,他和老师关系很亲厚,我娶了灵徽,有了这一层渊源在,也好在北京赶紧站稳脚跟不是?”

“是是是,我知道您和爸爸心里都不舒服的很,可是不管怎样,我和灵徽也订了婚了,您就多担待一点吧……毕竟,常先生现在很是肯提拔我……”

“……妈,您真的想多了,我怎么会娶了媳妇忘了娘?再说了,灵徽她有这样的过去,以后嫁过来,自然事事都听您的,不会不孝敬您的不是?”

灵徽捏着那公交卡,茫然的下楼去。

她不是活在童话世界里的傻姑娘,她知道她闹出来的事,会让很多人看不起她。

也许在外人的眼中,陈子川这样的青年才俊肯娶她,她就该感恩戴德了,管他心里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呢?

可是她还是觉得难过,一个人沿着长长的街道往前走,北京的风真的很冷,吹在身上冷飕飕的,可她浑然不觉。

灵徽想,若是常建峰不是爸爸的学生,又和爸爸的关系不是这般亲厚,也不会这样拉拔陈子川的吧,毕竟,像他这样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实在是太多了,更何况是首都北京呢?

再者,若不是因着这一层关系在,陈子川想必也不会这样痛快的答应爸爸的请求要和她订婚然后结婚的吧?

可是,追求他的女孩子里,也不是没有家境优越的啊……

大约,他是真的有些喜欢她的,而正好顺便,娶了她更有这样的好处,所以,他爱情和事业就可以兼得了……

灵徽以为陈子川真的是不在意她的过去的,其实,就算他在意也没什么,他完全不用隐瞒,不用信誓旦旦的说,他根本不在意啊。

又何必,在和他母亲的电话里,说出那句‘灵徽她有这样的过去,以后嫁过来,自然事事都听您的,不会不孝敬您的不是?’——明明心里是介意的,是鄙视的,又非要做出大度的君子之态来,灵徽忽然想,她也许真的太傻了,才会轻易的相信。

陈子川已经踏上社会大半年了,他在慢慢的改变,沾染了世俗的气息,他对她的喜欢,也不再像校园里时那样的纯粹,她都不介意,只是,被欺骗的感觉,真的不好。

可是不管怎样,他至少要父亲安心的走了,灵徽想,她不会拆穿他的,她也希望他在北京好好的发展下去,然后将来,事业有成,娶一个更好的妻子回来。

北京的刮风天,尘沙总是很大,灵徽不知不觉走到了菜场,她静心挑选了陈子川喜欢的菜肴,然后搭车回来。

到家的时候,陈子川笑嘻嘻的给她拿拖鞋,又帮着她去择菜,“老婆,辛苦你了……”

他总是这样叫她,可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刺耳。

灵徽对他淡淡笑了笑,将择好的鱼放进砂锅里煲汤,又去切菜炒菜。

陈子川吃的心满意足,抱着她的腰又要凑过来亲他,可灵徽依旧如往常一样躲开了。

他没说什么,可灵徽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眼底的一丝不快。

第二日他一早起来去事务所,灵徽将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箱子。

离开公寓的时候,她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小的房间。

她有些自嘲的想,她是真的不喜欢陈子川,所以才可以走的这样痛快。

灵徽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她走的时候给陈子川留了一张字条,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她走了,希望他以后在北京发展的越来越好。

陈子川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灵徽接了,她没多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常先生是我爸爸的得意门生是吗?”

陈子川是个聪明人,他沉默了片刻,说了一句‘对不起’。

灵徽摇头:“你没有对不起我。”

“你不会拆穿我的是不是?”

“是,我希望你过的越来越好。”

“灵徽,谢谢你……”

他挂断电话的时候,又说了一句:“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娶你的心,也是真的……”

“谢谢。”

灵徽轻轻开口,挂断了电话。

火车平稳的向前驶去,北京今

夜下雪了,上海呢?——

题外话——要回去林漠的怀抱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