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98章 车祸,让她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林漠隔着车窗,远远看到陈子川扶着灵徽上了车子,那车子掉转方向开走了,他却仍是不发一言沉默坐着。

虽然他和灵徽立了那个约定,可是事情总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他不怕灵徽会动心,他怕的是那个傻傻的丫头就这样被骗的感激涕零的嫁过去。

林漠承认他最初对灵徽只是一时的兴致,也许是因为这个名字被吸引,也许是因为她的单纯无暇,可是渐渐,所有的一切好似都开始偏离了原本他设定的轨道囡。

他不是个爱死缠烂打的人,可是对于她,渐渐却有些放不开手。

一个人的时候,闭上眼就会想起那晚的一幕鲺。

简陋的出租屋里,她趴在桌子上哽咽哭泣的样子,面前的一碗方便面冷透了,却没有动一筷子。

受了多少委屈,她也只愿意一个人扛,只因为她固执的以为自己做了错事,该得到这些惩罚。

再去想他从前逢场作戏的那些女人,哪一个不是拼了命的把自己的委屈扩大数倍,来换取他的金钱或者是更多恩宠?

夜色仿若化不开的浓雾,林漠不知自己坐了多久,直到放在座椅上的手机不停震动。

林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带着深浓的疲惫和惊惶:“三少,太太酒后开车,出了事故……”

林漠一怔,他是不喜欢梁冰,也因为她对程灵徽所作所为太过于赶尽杀绝,他是决计不肯轻饶她的,可他没有想过要她去死。

梁冰错的再多,错的再离谱,也没到该死的地步。

“人怎么样?”

“还在抢救,三少您什么时候回来?”

毕竟是他的太太,出了这样大的事,如果林漠还不回去,实在说不过去。

“我今晚就回去上海。”

林漠说完,挂断了电话,他吩咐司机开车,却想起第一次见到梁冰时候的情景。

她是个特别美丽特别骄傲的女孩儿,林漠直到如今还记得她初次回国,梁自庸给她举行的宴会上,她一鸣惊人,惹了多少青年才俊为她痴狂。

当初他们要结婚的消息传出去,不知多少人羡慕他有这般的福气。

可是,彼之蜜糖,于他却犹如砒霜。

也许这一辈子他娶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将婚姻弄成这样冰冷的状态,可是梁冰太骄傲,眼里实在揉不下一粒沙子。

他们渐行渐远,渐渐的就成了怨偶。

梁冰在医院抢救了一整夜,她保住了一条命,却失去了女人孕育生命的子宫。

车子失控的那一刻,安全气囊重重弹出,她的小腹受创最重,子宫内出血,不得不摘除保命,而除此之外,她的额上也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医生说她是疤痕体质,消不掉了。

梁冰最重容貌,醒来之后就不吃不喝一意寻死。

梁自庸和太太使尽了办法苦劝,梁冰只是闭着眼睛摇头流泪。

一个女人,没了生孩子的可能,没了美丽的容颜,她还用什么来作为立身的根本,和维持婚姻的可能?

更何况,梁冰钻了牛角尖,死活不肯相信,这一次车祸只是意外。

她心里认定了,这是林漠因为程灵徽这件事的心存报复,所以她才会这么巧的在他前脚离开上海后脚就出了车祸。

嫁给林漠之后,她常常借酒浇愁,这十年间,也不是未曾酒驾过,何曾出过事?

梁冰心里打了死结,怎么都解不开,身上的伤会痊愈,可心结解不开,人还是日益的消沉下去。

梁自庸动了大怒,当下就背地里动作不断。

林漠砸码头的几个货仓连着被查,他们这样的人,手底下的生意自然不会百分百的干净,平日里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财大家一起发,可真是有人要弄死他们的时候,也就翻脸无情了。

林漠这边忙的焦头烂额,林叔却又在码头失踪了。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梁自庸的手笔,干脆一个人连夜开车去了梁宅。

梁自庸倒也不遮掩,开门见山直接提了条件:

要想林叔活命,林漠就得答应,这辈子和梁冰都不能离婚,而且,必须要善待她,将外

面的桃花债全都断的干干净净。

二则,梁冰不能生了,林漠可以在外面花钱找女人生孩子承继香火,但有一点,这孩子生下来要让梁冰抱回来养。

林漠听得梁自庸这样说,倒是笑了:“我林漠何德何能,竟能让岳父大人这般绞尽脑汁的绸缪,也要留住?”

梁自庸因着梁冰的事瘦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也苍老了好几岁的样子,他消瘦的身躯窝在宽大的红木椅子里,翡翠烟嘴拿下来,顺手在桌子上磕了几下,眼皮也不抬,缓声说道:“若不是为了我的宝贝女儿,林漠,你有十条命也不够你死!”

“那我可要感谢岳父大人这十年来的不杀之恩了。”

林漠冷笑一声:“我和梁冰之间早已势同水火,若是离婚,梁冰再寻佳偶也未必过的就不如现在。”

“可是她这孩子死心眼只喜欢你,我这个做父亲的,少不得也要拿出长辈的派头来压一压你了,林漠,我今儿就是仗势欺人了,你若是不答应这几个条件,林叔活不过今晚,明儿,就是程磊,再然后,你器重的,信赖的,一个一个都得死。”

“岳父大人既然都这样说了,我若是不答应能行吗?”

林漠掸掸衣袖站起来,长眉微蹙:“既然您想要自己女儿困在这场婚姻的死局里,那么我自然要舍命陪君子了。”

梁自庸直到此时,方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面前正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他当初,怎么就留下了他这一条贱命了呢。

看来,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被名声所累,若不是他要沽名钓誉,干脆就一窝端了,梁冰嫁给谁,不都要似公主一样被人捧着供着?

何至于嫁给林漠,生生被折辱成了这样。

有那么一个瞬间,梁自庸真的对林漠动了杀念。

可他却更清楚的知道,若他真的杀了林漠,第一个不原谅他的就是梁冰。

梁自庸疼女儿疼了快三十年了,又怎么舍得她这一辈子痛不欲生?

和林漠过成这样,女儿痛苦,可真的离婚了,她只会更痛。

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只能拼了命的给她争取更多一点实在的利益了。

既然不能离婚,那就势必要坐稳了这个林太太的位子,不管林漠那些女人是谁,他又多在意,梁自庸不在乎为了女儿手上再沾染鲜血。

“林漠,不管怎样,梁冰她是真的爱你。”

梁自庸终是长长吁出一口气,心口里那些憋闷的浊气尽数的吐出来,再怎样厌恶他,怨恨他,此刻,却也不得不暂时委曲求全的对他说些好听话。

梁自庸叹了一声:“你就看在她如今这般惨的份上,待她稍稍好一些吧,总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瞧着她不吃不喝,真的死掉了。”

林漠长久的沉默,就在梁自庸都以为他决计不会答应的时候,他却点了头:“夫妻一场,我虽然对她毫无情分可言,可是正如你所说,我也不会看着她眼睁睁去死。”

林漠到医院的时候,梁冰还没有睡,护工端来了温热的饭菜,梁冰看也不看一眼,只是闭着眼睛沉默躺着,她额上贴着纱布,犹能看到那清晰的血渍绽出。

林漠推开门进去,梁冰眼也不睁:“都滚出去!”

“梁冰。”

林漠的声音响起那一刻,梁冰立时睁开了眼,她先是有些不敢置信,接着,眼底却是缓慢的流淌出不屑的嘲讽:“你来做什么?看到我这样你一定很高兴吧林漠!”

“如果你这样不吃不喝的死掉了,难过的也只有你的家人。”

梁冰一双眸子缓缓的蕴出泪来:“我死了,你也不会为我难过吗?林漠,我就这样让你讨厌?”

“对,我不会为你难过,你死了,我正好可以顺理成章的和别人在一起。”

“你休想!”

“那就起来吃饭,无病呻吟寻死觅活,不是你梁冰的作风。”

林漠指了指摆着的饭菜:“吃饱了,你才有力气继续和我斗下去。”——

题外话——大家长假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