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96章 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别妄想和我林漠抢女人

林漠的目光定格在陈子川圈住灵徽细腰的手臂上,渐渐蹙紧了眉峰。

程磊在他身后半步远站着,瞧着他脸色不好看,也不敢多问。

而此时有招呼客人的过来询问,可是来祭拜程律之的,林漠敛住思绪,轻轻点头。

那人见他气势不凡,就恭谨将她往灵堂里让,又询问他的身份鲺。

林漠先是毕恭毕敬的在程律之灵前上了三炷香,方才缓缓开口道:“我是灵徽的男朋友。”

堂里众人当下皆是一片哗然,谁不知道程律之这番病势汹汹,又最终不治离开人世的导火索是什么?

这忽然而来的男人,穿着一看就异于常人,他的座驾更是几百万的豪车,很显然,就是灵徽那绯闻中的男主角了。

程母也被惊动了,程律之一辞世,程母身子也捱不住,几乎连亡夫的葬礼都差点没能参加,今日原该她也送程律之骨灰安葬的,只是她实在是支撑不住,这才在灵堂守着。

外面的喧嚣,瞒不过她,程母撑着一口气出来,瞧到林漠,抖着手唤人要将他赶出去,程磊立时大怒:“谁敢过来!”

林漠却抬手制止了他,他看向面有愠色的众人,和气的脸色苍白直倒抽气的程母,“我今日来,是想亲自吊唁一下程先生,还有就是,灵徽的事我该负主要责任,今时今日程家发生的一切,我都不会坐视不理……”

“不必了,你只要从今往后离我们家灵徽远远的,我们娘俩就烧高香了!”

程母丝毫不理会林漠的话,她急喘了几下,按住胸口,面色苍白的指了指灵堂出口:“你赶紧走,我们家任何人都不想看见你,还有,灵徽遵从她父亲的遗愿,很快就会出嫁,和你更是再没任何关系了,也请你,不要再来纠缠。”

林漠原本平淡的神色骤然凌厉阴沉了起来,他眼风扫过在场众人,瞧着诸人皆是一脸戒备怨愤神色望着他,自然知晓,程律之的身亡,让整个程家都恨透了他。

可是,灵徽要遵从程律之的遗愿嫁人了?

嫁给谁?那个毛都没有长全的陈子川?

林漠蓦地又想到了他站在灵徽身边抱着她的样子,只恨不得将他那只手立时给剁掉才好!

若照他前几年的脾气,怕是忍不了这口气,当下就要闹一个天翻地覆,可如今的他,年岁渐长,早已不是昔日的冲动少年。

养父常说,三十而立,他翻过年就三十了,整个人早已沉稳成熟了许多,可惜,养父却再也看不到了。

“我很想尊重程先生的遗愿,只是,我和灵徽之间,绝不可能就此了断。”

林漠说完,定定看了程母一眼:“灵徽,不可能嫁给那个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是不是要害的我们程家家破人亡全都毁了你才甘心!”

程母失控大哭,若不是身侧人扶着,几乎就要软倒在地。

“害的程家如此的人不是我,而我,无论如何都会帮程家讨回这个公道。”

林漠说完这一句,转身大步走出灵堂。

阴沉沉的天,闷热的风吹过来,却丝毫都吹不散心头压着的沉沉的雾霾,程母凄厉的哭声就在身后,林漠却步子都没有停顿一下。

无意义浪费口舌的话他不想多说,程家人恨他也好怨他也罢,他也不会多说一个字的解释。

事情因他而起,那就由他而终,他总会还她家人一个公道。

灵徽并不知晓这一切,送葬的人一一离开之后,她让陈子川也先回去了,一个人在父亲的墓地,想要安静的陪着父亲多待一会儿。

从小到大,父亲待她最是好,母亲性子严厉,父亲却是慈爱有加,犯了错从来不敢告诉母亲,都是偷偷和父亲说,父亲帮她来摆平,父女俩一起瞒着母亲,不知道藏了多少的小秘密。

可是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这样无条件的纵容她,宠着她了。

灵徽不想哭的,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努力的对她笑,告诉她,不要哭着送他走。

她想要乖乖听话的,可却到底还是没能做到。

灵徽抱着父亲的墓碑又哭了一场,天下了下雨她也没有察觉,直到衣服濡湿了,凉意袭遍全身,她才后知后觉。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墓地空旷,风就格外的凉,虽然早已是夏日,但却仍是觉得冷。

灵徽最后看了一眼父亲的遗像,从此以后,就要留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里了。

她不舍的转过身,抬眸却看到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正静默立在她身后不远处。

灵徽的目光一怔,转而却像是那身影只是一团空气似的,她只是微微垂着眼眸,从他身旁绕过去,一眼都未再看她。

陈子川并没有离开,就在墓地外面等着她。

林漠来时看到了,陈子川并不知道他是谁,因此,也没有跟过来。

“灵徽。”

灵徽仿若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加快了步子向前走去。

不远处陈子川似乎瞧出了这边的异样,也迎着灵徽走过来。

林漠长眉一拧,长腿跨出去一步,直接攥住了灵徽的手腕,她不说话,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咬着牙用力的甩掉他的手,抬腿就要向前跑。

“灵徽,你难道就这样看着你父亲死了,什么也不做?”

林漠的声音幽幽传来,仿佛带着魔力一般,灵徽的腿再也迈不开,就那样怔怔的停住了。

“跟我回去上海,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林漠,我惹不起你们,我躲还不行吗?我爸爸已经死了,我受到的惩罚也够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了好吗?”

“灵徽,我从来不喜欢浪费唇舌说无意义的话,从前是,如今还是。”

“灵徽……”

陈子川快步走过来,目光戒备的掠过林漠,自然而然的牵住她的手:“我们回去吧,你身上都淋湿了……”

“好,学长,我们回去吧。”

灵徽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握紧了陈子川的手指,她想要赶紧逃走,远远的逃开,林漠这个人,她招惹不起,她也不想再招惹了。

“陈子川是么?”

林漠的眸光沉沉落在那年轻男孩的脸上:“C*学系的高材生,如今在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工作预备签在北京,和灵徽是老乡,也是程先生从前的学生。”

陈子川一双眼眸渐渐的凝满了惊愕:“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

林漠不动声色上前,只是微一用力,灵徽被他攥着的手就落在了他的掌心里去:“如果你还想按部就班的继续你顺遂的人生,就别妄想和我林漠抢女人。”

“林漠!够了!”

灵徽忽地尖叫出声,随即狠狠甩开他的手,她后退几步,却又扑过去用力推他:“你滚,滚!”

“灵徽……”

陈子川担忧的想要上前,林漠抬起手臂生硬挡住:“不关你的事!最好别多管闲事!”

“灵徽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已经订婚了!”

陈子川脸色有些发白,却仍是挺直了脊背,不肯退让。

“未婚妻又如何,就算她嫁给了你,我也不在乎。”

林漠冷笑一声,看了程磊一眼,程磊立时上前拽了陈子川手臂将他往墓园外拖去。

“你乖乖的,陈子川就一根头发都不会少,你若再不听我的,我就要了他的命。”

他知道的,此时的她,只有这样的要挟有用。

果不其然,原本还在奋力挣扎的灵徽,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她望着他,整个人呆呆的,只是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林漠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我爸爸已经死了,我妈妈心脏不好,她若是知道我和你还在一起,她会活活气死的,我已经没有爸爸了,你想让我连妈妈都失去吗?林漠……看在我喜欢过你一场的份上,你就放了我吧!”——

题外话——最后一天了,估计月票第十还是可以保住的,哈哈也不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