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95章 林漠看到那个男人的手臂,正搂在程灵徽的腰上。

冥冥中,好似总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的了结,女儿和那个男人之间,也不会这般简单就断的清清楚楚。

但若是女儿嫁人了,那人就算是想要纠缠,也要有所顾忌了。

程律之呕心沥血的为灵徽打算,左思右想,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除此之外更好的主意了囡。

也是因此,陈子川在他面前表露心迹之后,他思虑了几日,就应下了他。

“爸爸您说,只要我能做得到。鲺”

“你自然做得到,只是你愿意不愿意做而已。”

程律之紧紧盯着女儿的眼睛,眸色忽然锐利起来:“灵徽,我要你最快速度嫁人,最好,在我死之前,看到你嫁出去。”

“爸爸!”

灵徽惊呆了,她没有想到爸爸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嫁人……

她能嫁给谁?整座城市谁不知道她的‘丑事’,又有谁肯娶她?

“灵徽,你如果还是我的孝顺女儿,就立刻答应爸爸的这个要求!”

灵徽自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严肃的父亲,程律之对这个独女视若珍宝,别人家都是慈母严父,唯有他们家正好相反,却是慈父严母,程律之根本就没在女儿面前黑过脸。

“爸爸,您要我嫁人,可是,我嫁给谁呢……”

“人选,爸爸已经挑好了,你只告诉我,你肯不肯,你愿意不愿意让爸爸闭上眼睛安安心心的走?”

程律之的眼睛太厉,几乎是一眼就瞧出了女儿心底的挣扎。

她不肯这样嫁人,是不是,她的心里还想着那个男人?

程律之每每想到那个人,都恨不得吃了他的肉才好,他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乖女儿,性子好,成绩好,以后自有大好的前程,可是如今,全被他给毁了!

“灵徽,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人!”

程律之气的重重拍了一下床,他原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此刻说了这么多的话,更是早已筋疲力尽,又哪里能使得出多大的力气呢?

灵徽却吓了一跳,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却是死命的点头:“我答应你,爸爸,我嫁人,您让我嫁给谁,我就嫁给谁!”

程律之的呼吸这才平复了一点,他欣慰的看了女儿一眼,连连点头:“好,这才是我的好女儿!”

他似是真的太累了,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方才开口又叫灵徽:“你出去,叫了子川,你们一起进来。”

灵徽一愣,她怎么都没想到,怎么会是陈子川?

可转念一想,陈子川和她是老乡,想必,当年也做过父亲的学生,他喜欢自己,所以,父亲才动了这个念头?

灵徽怔怔坐着,无法形容自己此刻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她不想嫁给陈子川,换句话说,她不想嫁给任何一个男人……

爸爸说到嫁人的时候,她心里出现的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而那个影子,这一生,大约也只能是她心底藏着的一个影子了。

“怎么还不去?”

程律之看她呆呆坐着,倒是笑了一笑:“怎么,傻丫头想不到吗?爸爸怎么会随便给你挑一个?陈子川是我的学生,又恋慕你,纵然以后你嫁过去会有些坎坷,可他总能护着你的……”

灵徽咬了咬嘴唇:“我之前拒绝过他……”

“那又怎样?你拒绝了他,他却仍是在意你,这段时间他常来看我,我也在暗中观察他,这孩子不错,人踏实,不浮躁,灵徽啊,你听爸爸的,爸爸不会害你,陈子川足以做你的良配。”

灵徽茫茫然的站起来,就要这样嫁了吗?

陈子川不在意她的过去,他的家人呢?也不在意吗?

灵徽没有这样天真和幼稚,更何况,林漠若是知道了,会不会牵连到无辜的陈子川?

想到他几句话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的冷漠神情,灵徽只觉得心里满是恐惧。

“灵徽,爸爸一向疼你,从来没逼过你,这一次,爸爸为你做这个主了,你如果想让我安安心心的闭上眼,那就乖乖的嫁给陈子川。”

程律之的话说到这个份上,灵徽还能怎样?

她已经够不孝,难道真要让父亲含恨离世?

就算是满足父亲的心愿,她暂时只能答应下来。

出去叫了赶到的陈子川进来,程律之瞧着他们比肩站在一起的样子,终究心里快慰,连连点头:“好,真是好,你们俩过来。”

他似是真的很高兴,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了一样,一手握着灵徽的手,一手握了陈子川的,复又将他们俩的手放在一起:“瞧着你们在一起,我死也瞑目了!”

陈子川好似瘦了一些,眼睛里也满是红血丝,听得程律之这般说,他赶紧道:“老师您要长命百岁的活着,您还没看到灵徽穿上婚纱嫁给我呢,还要等着抱您的外孙子……”

程律之闻言,老怀畅慰,哈哈笑了两声,面上也带了红光:“是啊,我还没看到我的宝贝女儿穿上婚纱呢!子川啊,我就这一个女儿,我今天,就把她交给你了。”

“老师,您放心吧,我真心喜欢灵徽,我也一定会待她好,无论如何,我都会护着她,不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陈子川知道程律之最在意的是什么,无非就是灵徽嫁过去他的父母会给她气受,可是陈子川已经想好了,他不介意灵徽过去的事,他既然决定娶她,既然敢在老师床前开这个口,他就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会护着她周全。

他已经毕业了,实习期结束之后,他就会把工作签在北京,到时候,他就带着灵徽回去北京,他们俩好好打拼几年,日子,只会过的越来越好的。

程律之听得陈子川这样说,果然眼底笑容更盛,他拍了拍陈子川的手,又看向灵徽,见她默默站在那里,眼底似有动容,却没有半点的喜悦,不由得又是一叹。

女儿不喜欢陈子川,而瞧着她此刻的神色,大约她的心里,还未能全然忘却那个男人吧。

可是程律之就算是做一个恶人,也要拆散他们不可,女儿这一辈子必定要清清白白的嫁人,她就算如今不理解他的苦衷,总有一日她会明白的。

“去告诉你母亲,这两日安排一下,和子川父母吃个饭……”

灵徽应了一声,转身出了病房,陈子川的目光一直追着她,直到她关门出去了,他才转过身来。

“灵徽这孩子心底善良,但性子却很拗,子川,你以后可要多多包容她一些……”

“您放心吧老师。”

“趁着我还有口气在,你们去把证领了吧。”

陈子川自然是连连答应,程律之见他丝毫犹豫都没有,知道他待灵徽是真心,心里更是大定。

这口气一松下来,整个人竟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复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子川瞧着他睡熟了,这才悄悄的出了病房。

他出来就找灵徽,见她正低头和程母说着什么,他只能看到她一个侧影,可就算只有一个侧影,却依然让他觉得柔美无比。

他就是喜欢灵徽这样的女孩子,纵然她不喜欢她,纵然,她有着在别人眼中不堪的过去,可是,他真的不介意。

老师什么都和他说了,不管外人怎么看,他是相信灵徽的,相信她不是故意去做小三,相信她也是真的和那个男人分手了,相信她绝不会再回头。

更何况,他们很快就要领证了,领了证,灵徽就是他的妻子,她这般纯善的性子,做了他的妻子,自然只会一心一意的跟着他。

灵徽和母亲说完话,一回头,正对上陈子川的目光,她一怔,下意识的低头躲开了。

母亲却推她:“去吧,你也奔波了一天,去和子川出去吃饭去,你爸爸这里,我先照看着,你晚上再来替我。”

灵徽只得点头,陈子川瞧着她安安静静的走过来,顺理成章的牵住了她的手。

灵徽的手指想要躲开,陈子川却握的更紧了,他低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长辈们看着呢。”

灵徽只得任由他握紧了自己的手,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到电梯里去。

电梯门一关上,她就轻轻挣开了。

“灵徽,你真的一点都不情愿嫁给我吗?”

陈子川终究还是没忍住。

灵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长发顺滑的从肩上滑下来:“学长,抱歉,我不想骗你,我只是

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我也不想连累你……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只是先假装答应老师,等他老人家安心走了,你我就分手吗?”

灵徽心里难受极了,却也要硬着心肠开口:“对不起学长,是我不好,是我配不上你……”

“可我对你是真心的,灵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好不好?”

陈子川握着她的双肩,他的目光太灼热太认真,灵徽却只想躲开,他的深情,她真的承受不起……

“学长,对不起……”

陈子川的眼底绽出浓浓的失望,“可我不会分手的,灵徽,我不会放开你的。”

灵徽低着头,只是沉默,无论如何,她不会和陈子川成为夫妻。

第二日程母约了陈子川父母一起吃饭,因着陈子川和程律之曾经的师生情谊,陈家父母表现的倒还算是客气,只是陈子川提到结婚的时候,陈母却是笑着回了一句:“也太着急了一点,不如先订婚吧。”

陈子川刚要说什么,灵徽却是开口道:“就听伯母的,结婚确实太急了一点。”

陈母倒是愣了一下,看了灵徽一眼,复又低头喝茶,没有再多说什么。

终究还是决定先订婚,程律之放下心头这桩大事之后,本来强撑着的那一口气,此刻也终究到了咽下的时候。

待到陈子川和灵徽订婚的日子确定下来,他将这些年给灵徽积攒的嫁妆亲手交到了灵徽手中,这才闭了眼。

程律之的葬礼上,陈子川是以准女婿的身份出现的,他穿了重孝,陪着灵徽跪在灵前。

灵徽几次哭的昏厥过去,都是陈子川将她抱回休息室的,来来往往这么多吊唁的亲朋,或者程律之的学生,都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整座小城的人也都知晓,这两个人好事快近了。

林漠的座驾在程家门前停住的时候,正看到漫天的白幡,和飞舞的纸钱,鞭炮声噼里啪啦,又伴随着哀乐的声音,让那阴沉沉的天幕更是透出了几分的凄凉来。

他看到灵徽被一个年轻的男孩搀扶着,虚弱无力的随着送葬的队伍走过来,她的双眼肿的厉害,整个人瘦的脸都脱了形,她几乎无力走动,全靠身边那个男人撑着大半个身子。

林漠的目光定格在陈子川圈住灵徽细腰的手臂上,渐渐蹙紧了眉峰——

题外话——一万字加更完毕,林大哥接下来要狂躁了,他双重性格里阴鹫霸道的一面就要暴露出来了……小虐怡情哈!

29号了,最后两天了,快把票票交给猪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