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五章:射杀云琦,不死不休!

轩辕天音的话不可谓不毒,不说流云宗在整个九霄大陆上的影响力,哪怕是云岚佣兵团在北域的佣兵界中的威望便是不低。

这么多年来,只怕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看不起过,可想云岚战队的人的脸色是有多么的难看了。

此时这里的景象透过光幕自然也是清楚的传达在虚无空间外面的人群眼中,当瞧见有人如此光明正大的对上了云岚战队,佣兵城的巨大广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悄悄地朝着看台上云岚佣兵团的位置上看了过去。

此时负责云岚佣兵团来佣兵城参赛的是云岚佣兵团的团长,而他的身份除了是佣兵团的团长外,更是流云宗在北域分部的长老之一,名叫云映,实力为上仙境后期。

在察觉到四周看来的目光中,云映原本一张淡漠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意,老眼半眯瞧着空中巨大光幕中的画片,冷笑一声,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怕的初生牛犊轩辕天音自然是不知道外界的动静,但此时就依然不妨碍她继续去挑衅云岚战队的一行人,特别是瞧见云琦的一张脸青了又黑,黑了又紫之后,别说她的心里有多么的愉快且酸爽了。

“元天音,不要欺人太甚。”忍了又忍,在终于忍不下去之后,云琦粗重地呼吸了一下,目光森然地盯住对面笑得非常刺眼的轩辕天音,低吼道:“你还当真以为我云岚战队惧你不成!”

哪知轩辕天音闻言后将脸上笑意一收,面无表情地看着已经处在暴怒边缘的云琦,平淡地道:“不,是我惧你,我好怕……”

众人:“……”

‘轰——’

随着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只见云琦周身气息瞬间暴涨,那狂暴的能量顿时将他身边四周给掀起一股股能量飓风。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云岚,挑衅流云宗,今日若不用你的血去洗刷这般耻辱,我云岚战队绝不活着走出这虚无空间!”

瞧着因为自己的不断挑衅而不再隐藏认真起来的云琦,轩辕天音却是浅浅一笑,面上端的是一派文静淡雅,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说异常的言辞狠辣,“不好意思,我也没有打算让你们活着走出去!”手中长鞭轻轻一抖,轩辕天音敛眉,沉声道:“动手!”

‘轰轰轰轰——’

随着轩辕天音的‘动手’二字一出口,早就在她身后摩拳擦掌的月笙等人顿时齐齐将气息一放。与此同时,云岚战队的人也是瞬间抽出武器。

十人对十人,正好一人一个。

随着轩辕天音手中的天离火神鞭猛地一甩,大片火光冲天而起,火海升腾,瞬间将他们跟云岚战队的人给围在了中间。

苏摩双眸微微一眯,跟林岩对视一眼便想要上前进入火海圈,然而却在他们刚刚准备有所动作时,一旁的沈天冥却是将手中的玄玉八宝扇唰地一声打开,挡在了二人中间,笑眯眯地道:“二位,他们的战斗你们还是不要插手了,若是手痒难耐,沈某倒是可以陪二位过上几招。”

苏摩眸光一厉,看向拦住中间的沈天冥,冷笑一声,便直接对着他出手,“沈少主既然要拦住我们,那我们自然要跟你讨教一番。”

见苏摩直接欺身对上沈天冥,林岩也是一顿之后,立刻跟着出手,那带着呼呼声的拳风,直直朝着沈天冥挥了过去。

“二打一算什么,真当我们玄冥战队是软柿子不成!”

瞧见林岩跟苏摩两个人打沈天冥一个,玄冥战队的其他人顿时怒了,想都不想就直接祭出武器,便是要上前去帮忙。

然而他们刚刚一动,一旁的摩崖战队跟万魂战队的人皆是齐齐冷声一笑,“别以为就你们人多,当我们是死的吗?!”

‘砰砰砰砰——’

爆炸声响起,四座主城的前面,终于再次打成一团,只不过这次的混战却是比起刚才来,要凶残得多了……

狂暴能量之间的碰撞将四周掀起一股股强大的能量风暴,飞沙走石间依然能看到几个战圈里的人打得有多激烈,似乎因为积怨已深,这些人打起来机会都是招招下了狠手,让得四周其他观战的战队们皆是人人头皮发麻。

而几个战圈中,最受人瞩目的便是轩辕天音他们跟云岚战队的一行人。

战斗不过才刚刚开始,一些眼尖的人便是发现局势居然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而让得这些人震惊的是,被死死压制住的那一方居然是云岚战队。

瞧得云岚战队中的那些人被月笙他们给打得几乎无力还手,说不震惊是假的,同时也让得附近这些观战的战队心中皆是升起了一抹浓浓的忌惮。

要说这一面倒的局势,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可惊讶的,本身月笙他们的是妖兽血脉,体内的血脉之力就要被人类强者强悍不少,更如何他们一行人中的夙离、墨染、紫瑜都是上仙境的实力,再加上一个因为轩辕天音进阶而跟着进阶到上仙境实力的月笙,云岚战队的那些人虽然实力也是极为的不错,但依然跟上仙境的实力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

如此一来,他们如何又不被压着打,且被打得还不了手?!

这里的画面通过传送光幕也一并给传到了空间外的巨大广场上,轩辕天音一队人的凶残也是让得外面那些观战的人群不时发出惊呼声和抽气声。

云岚佣兵团的看台席上,不少人连脸色都是变了。

“团长,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那离火战队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强?我们的人连反手的机会都没有。”

身后众人的焦急声传来,云映一张老脸神色难看,目光紧紧盯着广场中的巨大光幕,半晌才沉声道:“离火战队的人基本都是妖兽化形,将我们的人压着打也不是没可能,先看看吧,琦儿那里应该会拖住离火的队长。”

隔着光幕观战,虽然能看破月笙他们的身份,然而却终究不能察觉到他们的实力。所以这里的人皆是以为离火战队的实力会这样强悍,全是因为他们体内的妖兽血脉之力,压根就没去想过人家的实力有可能到了上仙境的地步。

战斗还在继续,能量碰撞的爆炸声响彻整个天际。

轩辕天音手持天离火神鞭,立于虚空跟云琦摇摇对持,然而云琦的神色却是变得难看且不可置信。

“你居然到了上仙境?!”

几次交手下来,虽然硬拼着抗下了轩辕天音的攻击,然而自己的狼狈和轩辕天音的悠闲模样,显然成了明显的对比。云琦也不是傻子,几番交手下来,虽然心中觉得这个想法太过荒谬,不过事实却不得不让他承认。

他一直是在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而对于云琦的震惊和不可置信,轩辕天音将手中的天离火神鞭微微一甩,挑眉道:“碰巧突破了而已……”

瞧得轩辕天音那副淡淡的模样,云琦心中恨得咬牙,目光扫向自己战队中的其他人,当瞧见自己的战队已经开始落败后,顿时一阵气血翻涌。

再次狠狠一咬牙,云琦的目光中掠过一抹狠戾,“元天音,不要以为你到了上仙境我就会怕了你,今日你们就算全部到达了上仙境的实力,也一样要死在这里!”

将狠话一放,云琦双手猛地在胸前结印,然后狠狠一咬舌尖,顿时喷出一缕鲜血,结印的双手将血丝快速地一握,大片的银光顿时冲天而起。

光芒闪烁中,只见云琦脸上带着一抹阴狠的笑容,双手自光芒中一握,一个形状怪异的物什便被他凭空的拿了出来。

当瞧清那物什的模样后,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眯,沉声道:“招魂幡!”

沉沉一笑,云琦双手握住约一人高的纯黑色招魂幡,道:“流云招魂幡乃我流云宗的三宝之一,别说是上仙境,曾经就连神阶强者也同样有死在我流云招魂幡下,这一次我看你还能如何张狂。”

看着黑色招魂幡上的古怪神秘图纹,轩辕天音眉心微微一蹙,她倒是没想到这云琦的身上还有着这么一件宝贝,不过从那招魂幡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轩辕天音便能肯定这东西绝对是人为炼制而成,而且炼制的过程必定凶残且毫无人性。

瞧得轩辕天音沉默不语,云琦以为她是在忌惮招魂幡,因此再次笑了笑,这次的笑声里多少带着一抹得意。

“元天音,你应该觉得荣幸,毕竟能死在我流云宗的至宝上,这可是很多人都求不来的。”

“区区招魂幡而已就让你嘚瑟成这个模样,想来你们流云宗也没见过什么真正的宝贝,也不过如此罢了。”嗤笑一声,轩辕天音目光嘲讽般地看着云琦,那模样似乎在看一个唱独角戏的小丑般,分外的不屑。

云琦脸上的笑意一僵,被轩辕天音那眼神给看得心头怒火再次升起,声音如同在腊月寒冬的冰水里浸泡过般,冷得让人心寒,“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你如此张狂,那就让你看看我流云宗至宝的厉害!”

话落,云琦双手握住招魂幡狠狠地一挥。

‘呜呜呜——’

随着招魂幡的挥动,整个天空顿时变得阴沉,阴风阵阵,呜呜作响。

一人高的黑色招魂幡上幽光大绽,四周空间也顿时跟着扭曲起来,在那些扭曲的空间里,一道道人影争先恐后的扑了出来。

不仅如此,以轩辕天音的敏锐感识,同时也察觉到这片虚无空间的所有阴气都在朝着他们这方而来。

招魂幡顾名思义就是招魂而用。

然而云琦手中的流云招魂幡除了招魂的作用,还有释放邪灵恶鬼的能力。这片虚无空间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万年,别说邪灵恶鬼,只怕连饿修罗这种级别的怨灵都是有的。

在察觉到四周的阴气越来越浓郁,冤魂也越来越多后,轩辕天音一张淡漠的小脸终于渐渐难看起来。

她是驱魔师,自然不惧怕什么邪灵恶鬼。只不过当这些邪灵恶鬼出来后,她便是察觉到,除了四面八方闻风而来的那些怨灵,其他的邪灵恶鬼全是自那招魂幡中出来的。

想来应该是在炼制这招魂幡时,被炼制的人强行封印进去的。如此阴狠的手段,强行禁锢封印灵魂,断了它们的轮回之路,简直是天道所不容。

“哈哈哈哈,元天音…这一次我看你们还能如何!”见轩辕天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云琦得意的张狂大笑,自遇见轩辕天音之后,他就一直被这个女人掣肘,心中早就怨恨不已,如今终于能翻身,他如何不心情愉悦。

‘嗡——’

随着云琦的大笑声,轩辕天音周身突然泛起一股金光,那一双狭长清冷的眸子此时已被沉怒所覆盖,红唇紧抿,看着四周森森鬼影,半晌,沉声道:“云琦,流云宗居然敢逆天而行,强行禁锢灵魂断绝它们的轮回之路,如此有伤天理的事情,终将得到天道的惩罚,今日我就先提天道收取一些利息,日后定要将你们流云宗彻底铲平!”

“天道?”云琦目光一眯,冷声嘲讽般地一笑,“即便是有违天道那又如何?你有什么资格代替天道来收取利息。”

闻言,轩辕天音同样冷笑一声,抬手却是打出一个结界,将二人的附近给完全笼罩后,沉声道:“资格?就凭我是天道的血脉,驱魔龙族的传人!”

“天道无极——地藏菩萨借法,九幽唤冥将!”

‘嗡嗡嗡嗡——’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落下,结界内突然发生强烈的空间震动,在云琦惊疑的目光中,一道巨大的黑色大门突然凭空出现,古朴的黑色大门上刻满了神秘而复杂的图腾,当大门缓缓打开后,一股更为浓郁的阴气顿时扑面而来。

这奇怪的一幕,除了结界中的轩辕天音跟云琦二人,没有任何人瞧见,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被挡在了结界之外,看到的只是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罩。

结界内,当古怪而神秘的黑色大门出现后,云琦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是流云宗的人,虽然不是流云宗的核心弟子,却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关于驱魔龙族的这四个代表着什么。

“你…你是…”

轩辕天音看也不看一眼神色震惊的云琦,一双眸子紧紧盯着此时已经打开到一半的黑色大门。

‘咻——’

一道白影自门内快速地蹿了出来,然后跟轩辕天音心中预料的一样,直直朝着她猛扑了过来。

“阿音……”

一声儿欢快且带着甜腻腻的嗓音顿时响起,轩辕天音一脸嫌弃地神色快速地闪开,避开了来人的熊抱。

“你能不能每次出来都正常一点?”轩辕天音嫌弃地喝道。

细长的双眼似乎因为轩辕天音的这一番话顿时蓄上了雾气,妖娆漂亮的男人一脸哀怨地瞧着轩辕天音,期期艾艾地道:“阿音,这么久不见,你居然都不让我抱抱你。”

轩辕天音身子轻轻一抖,伸手拍了拍双臂,皱眉喝道:“小黑当初怎么会跟了你?简直是眼睛瞎了!”

话落,眼睛瞎了的小黑正好从门中走出,一张面无表情的僵尸脸顿时扭曲了。

白无常眼尖地瞧见了后面小黑的表情,脸上期期艾艾地神色顿时一收,轻咳一声,正经道:“阿音,今日怎么舍得唤我们出来了?”

见白无常终于正常了点,轩辕天音抬手指了指四周,道:“你自己看。”

“恩?”顺着轩辕天音的指尖,白无常细长的双眸轻轻一扫,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道:“靠,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居然招了这么的怨灵恶鬼出来,是嫌我们工作量不大是吧!”

在瞧见四周的模样后,白无常顿时怒了。

听得他的怒骂声,轩辕天音红唇微微一勾,抬手一指在白无常他们出来后便彻底呆滞住的云琦,心情好地指证道:“喏,就是那个王八蛋干的,你瞧他手中还拿着作案工具呢。”

“招魂幡!”白无常狭长的双眸危险一眯,眸中有幽光闪烁,“还是特制的招魂幡,果然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这种恶毒的玩意儿都有人敢做出来!”

云琦被看得浑身一个哆嗦,顿时回过神来,神色惊骇地瞧着轩辕天音他们,似乎被震惊地连话都说不完整了,“你…你们…”

轩辕天音淡淡瞥了云琦一眼,拦住黑白无常二人,道:“你们的任务是将这里的怨灵恶鬼给收回地府,这个家伙是我的。”言下之意就是收完怨灵就赶紧走,不要再耽误她收拾人。

轩辕天音这种过河拆桥的做法,让得身边的二人齐齐嘴角一抽,不过却也没说话什么,只见二人双双结印,那黑色的大门顿时如一个巨大的黑洞般开始往门内强行拉扯怨灵。

“那结界外面的那些怎么办?”黑无常目光冷冷扫过结界四周,虽然结界外面不能看见里面的景象,但是他们在结界里的人却能将外面看得一清二楚。

“结界外面跟外界有联系,这里面发生的事情外界的人可以看见,我不能暴露身份。”轩辕天音皱眉,四城封印解开的同时,外界佣兵工会的人就会通过影像光幕看到他们里面发生的事情,一旦出了她的结界,让外面的人瞧见后,她的身份肯定会曝光。

瞧得轩辕天音的神色,白无常却是轻笑一声,那双勾魂夺魄般的双眸瞥了轩辕天音一眼,道:“那有何难,将跟外界的联系给屏蔽掉不就好了。”

“你能?”轩辕天音斜睨着他,说得倒是轻松,她都没有办法将外界的联系给屏蔽掉,她倒是不信这个家伙能做到。

哪知白无常妖娆地一笑,道:“我虽然不行,不过这个东西可以。”话音一落,只见他手中突然凭空出现一个黄金杵,那金光灿灿,分外的晃人眼。

“这不是伏魔金刚杵吗?”轩辕天音惊讶地看了二人一眼,她倒是没想到这伏魔金刚杵一直被白无常带在身上。

右手握着伏魔金刚杵轻轻一转,一道沉闷而宏远的声音顿时响起。白无常挑眉一笑,道:“别说是暂时切断外界的联系,就是永久切断都可以。”

话落,只见他将伏魔金刚杵朝着上空轻轻一抛,大片的金光顿时蔓延,与此同时,外界广场上正在紧张看着光幕中的人们只觉被金光一闪,整个光幕顿时被大片的金光所覆盖,而光幕的画面却是再也瞧不见。

“怎么回事?”

“这光幕怎么看不见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呼声四起,连同高台上的星辰子也是脸色一变,想要重新启动光幕,然后不管他怎么试,那光幕都是无法有画面传出。

结界内,见伏魔金刚杵被白无常再次收回,轩辕天音勾唇一笑,在挥手打开结界的同时,轻喝声也随之响起。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迷雾万丈!”

‘嗡嗡嗡——’

结界外的所有人原本是看着那金色的结界,但是突然一阵金光闪烁,让得他们不得不闭眼回避的同时,一股白茫茫的雾气顿时凭空升起,那雾气就如将天地间给笼罩了几层白纱,让得所有人的视线都受到了阻碍,除了自己身边一尺的距离,根本再也瞧不见其他。

“动手吧。”迷雾中,轩辕天音眸中金光流转,在她的眼里,这片雾气丝毫影响不了她的视线。

只见黑白无常二人手中手印再次一变,阴风阵阵中大片的呜呜声也随之响起。

不管是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怨灵恶鬼,皆是被那扇巨大的黑门给强行吸了进去。

也不过是片刻,当阴风渐停时,四周再也没有了那些森森鬼影。

知道他们不能在这里久留,将怨灵恶鬼给收入地府之后,黑白无常朝轩辕天音挥挥手,转身走进了大门内。

“阿音,麻烦我们给你解决了,你就自个儿好好玩哟。”

白无常欢快愉悦地声音消失在门后,巨大的黑色大门渐渐消失不见,轩辕天音红唇再次勾了勾,一双金光流转的双眸顿时一厉,直直看向迷雾中的某处。

手中天离火神鞭突然爆发出红光,轩辕天音低喝一声:“离火神弓!”

‘嗡嗡——’

红光闪烁间,天离火神鞭顿时化为成血色重弓,轩辕天音搭弓拉弦,直指云琦所在的方向。

与此同时,笼罩在四周的迷雾也渐渐变得淡薄,然后慢慢消失。众人好不容易再次恢复了视线,却看到的是轩辕天音手持重弓,直指云琦的画面。

连同迷雾的消失,外界广场上的光幕也在一闪过后,突然再次恢复了画面,而画面重新出现后,广场上的众人也是随着惊呼一声,同样看到了轩辕天音箭直云琦的画面。

“云琦,我说要先利息就绝不会食言,你若抗得过我这一箭,我放你狗命又如何!”

一声大喝,顿时震得所有人都回过神。

云琦神色大变,连同远处的沈天冥都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

她居然真的敢当众射杀云琦不成?!

瞧得轩辕天音眼中的杀意,云琦头皮一麻,“你敢杀我,流云宗绝对不会放过你。”

“元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若真的当众射杀云琦,流云宗绝对会不死不休!”沈天冥同样大声喊道。

闻言,轩辕天音嘴角冷冷一勾,“流云宗?在我眼里流云宗就是个屁!”目光凌厉地看向沈天冥,冷冽道:“不要以为你们身后有什么势力我就不敢杀你们,真当四海之内皆你妈啊……”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目光再次看向云琦,而手中紧扣的弓弦也是同时一松。

‘嗡——’

破风声响起,灭神箭快速划破空间直指云琦。

“元天音你不得…噗……”

云琦神色狰狞,自知自己绝对躲不过这一箭,本想道破轩辕天音的身份,然而话却未说完,灭神箭的狂暴能量就将他震得一口鲜血喷出。

‘嘭——’

一声巨响,灭神箭带着狂暴的能量直直射在云琦的胸前,随后所有人都是惊骇的看见,云琦的身体随着一声巨响,顿时炸成了一片血雾。

空气陡然凝固,所有人的目光颤巍巍地看向那一袭红衣持弓而立的女子,齐齐浑身一抖。

她真的将云琦给杀了……

以此同时,广场上云岚佣兵团的坐席上,云映老脸阴沉如水,猛地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光幕中的画片,怒声道:“好好好…好一个手段狠戾的女娃子,连我流云宗的人都敢杀,这仇若是不报,我流云宗还如何在大陆上立足!”

“流云宗弟子听令,待比赛结束,全力击杀元天音,流云宗跟她,不死不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