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0 出生的秘密

元晞起得有点晚。

晚到错过了她每天习以为常的晨练时间,匆匆忙忙起来的时候,额头上还冒着冷汗。

她坐在床上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昨晚竟是做梦了,还是一个噩梦。

元晞常年修炼,体内有生气循环运转,可以说是外法不侵,无论是什么梦都惊扰不到她,她的睡眠贯来是一夜无眠的。

但奇怪的是,昨晚她偏偏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梦到了一个女子,脸庞一片迷雾模糊看不清,身段却妖娆绝艳,姿态风韵,婷婷袅袅,妖媚惑众。

在梦中,她与这女子显然是劲敌,两人惊天动地一战,她负伤极重,最后还是侥幸胜了。

而那个女子,显然是一个手段高超、法力惊人的巫!

她那些血腥手段,也让元晞有些熟悉。

竟是想起了昨天遇见的那个老妪!那阴煞血气,明显同出一门!

也许是那个老妪的晚辈?

元晞知道,她昨天遇见的那个老妪没那么简单,她显然是身受重伤,不然也不会在元晞面前弱成这样。她最后使出的狡猾一手,令元晞都防不胜防,还失手让那老妪逃走,可见她的功力,不能小觑。

所以,以那老妪的水平,教出这样一个后辈,也不是不可能。

元晞纠结了一会儿,便很快没去想了。

也许只是随随便便一个梦,她想多了而已,并不能代表什么。

她很快下床洗漱一番,换了轻便的衣服,准备去院子里打一套拳。虽然有点晚了,但是这个习惯还是不能破的。

下楼的时候,元晞才注意到居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楼上楼下都静悄悄的,好像谁也不在的样子。

方易这段时间都起得很早,按照他近来的习惯,这会儿应该是在看书。

只是爸妈呢?怎么没听到他们的声音。

元晞下楼走到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方易有些意外,他双目无神,就愣愣地坐在那里,身子僵硬,看起来好像是在发呆。

元晞以为方易是在思考什么,径直朝着院子里面走,路过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嗯?爸妈都出去了吗?”

“姐……”方易的声音都在哆嗦。

元晞停下脚步,转头看他,才发现此刻方易的表情很不对劲,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怎么了?”也去院子了,走到方易身边坐下。

方易抓着自己已经凌乱不已的头发,很是抓狂的样子,但是听的声音,却是都在颤抖:“我,我好像不是你的弟弟……怎么办姐,我该怎么办……”

元晞讶然于他的想法:“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方易垂着眼,似乎都不敢看元晞:“今天早上,我起得有点早,听到楼下爸妈亲口说的。虽然他们说得很小声,我还是听到了。”

从爸妈走之后,他都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了。

足以见得他听到的这个消息,带给他的震撼有多大。

元晞没有相信,只是问他:“你听到了什么?”

方易缓缓叙来——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以前。

方易起得早,本来想下楼做点早餐。

这段时间在英国,虽然厨艺没有太大的进步,但是做个三明治什么的,还是驾轻熟路了。偶尔他也想要做一点这样的事情,爸妈还有姐姐高兴的笑容,就是对他最大的肯定了。

只是他还没有下楼,就听到楼下爸妈在低声说什么,话题似乎跟昨晚上两人在房间吵闹的内容有关。

方易有点好奇,便躲着坐在楼梯上偷听。

两人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方易还是听得清楚。

方爸叹气:“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去见不见得。”

方妈义愤填膺:“见什么见,当年自己抛弃了自己的儿子,现在又想找回来了?我不同意!让她滚!”她情绪有些失控,说话的声音也不由得大了些。

方爸连忙道:“你小声点,孩子们听到了怎么办!”

“他们不能知道,尤其是小易。”

说完这句话,两人就出门了,这个时间,应该是晨练,顺便去买菜了,两人一般都要十一点才会回来。

但是坐在楼梯上的方易却是彻底傻眼了。

抛弃了自己的儿子?还不能让自己知道?

方易看过电视剧,那么多出生之谜,养了多年的儿子结果发现爸妈不是自己的亲生爸妈,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嗤之以鼻地觉得世界上哪来的这么多出生的秘密。

但是现在,这个出生的秘密就要降落在自己身上了?

如果他不是爸妈的儿子,如果他不是姐姐的弟弟,如果他不姓方……

想到这一切,方易觉得自己的一切认知都好似被摧毁了。

他的脑袋停止了运转,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机械地走到空无一人的客厅,重重在沙发上坐下,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也不觉得腰酸背痛。

元晞失笑:“所以?你就认为自己不是方家的孩子了?”

方易泪眼汪汪:“姐,很好笑吗?要是我不是方易怎么办?要是我是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办?听爸妈的意思,肯定是当年抛弃我的那个人找回来了,想要我回去,可我不要,我只想做方易!”

心灵脆弱的方易这会儿看起来有些可怜的样子,显然这件事情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但,要是这只是一个误会呢?

“首先,你并没有听到爸爸妈妈真正的对话,并不能确定这个事实。”元晞顿了顿,有些好笑地看着方易,“其次,当年外公本意是想让你来当元家这个继承人的,若你不是方家的孩子,怎么可能选择你?要知道,世家传承,最重血脉。”

方易还是没有打消疑虑:“那万一外公,外公也是不知道的呢?”

元晞说道:“我是风水师,外公也是风水师,修道炼气,看破虚妄,怎么可能连自家的血脉都看不准呢?”

“真的?”方易半信半疑。

恰好门口有了响动,想必是爸妈回来了。

元晞:“喏,去问问吧。”

方易有些畏畏缩缩,但还是腾地站起来。

“哎,小易,晞晞,你们都起来啦。”方爸手中提着菜篮子,和方妈身上都还穿着轻便的运动服,脸上带着笑意。

方妈走过来一看,却是愣住了:“小易你怎么哭了?”

方易抿着唇,定定地看着方妈:“妈,我是你的儿子吗?”

方妈哭笑不得:“当然是了,你小子突然想起来了问这个问题啊。”

“怎么了怎么了?”在厨房放下菜的方爸也走了过来。

方易咬了咬下唇:“我的意思是,我是你们的亲儿子吗?”

方妈更是好笑了:“怎么不是,我怀胎十月生的你!我自己还不知道吗?当年怀你的时候那叫一个折腾,你知道你在肚子里面的时候有多调皮吗?”

“是啊,我也记得。”方爸也笑了起来。

方易愣了:“难道是我听错了?”

“什么听错了?”

元晞也站起走过来:“小易说早上的时候听到你们在说话,说起抛弃的儿子,还说不要告诉小易,小易以为自己就是那个被抛弃的孩子,大受打击呢。”

方爸方妈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元晞顿时明白,方易是没听错的,只是那个人,不是方易罢了。

方家四口人,两男两女,被抛弃的儿子,那么,就只有……

元晞和方易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方爸。

方爸有些尴尬:“其实,小易听到说的那个人,是我。”

方妈叹了口气:“你们俩也都这么大了,也该让你们知道了。”

方家四人都在客厅坐了下来,方爸才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

方易和元晞都是知道,方爸是没什么亲戚的,所以过年的时候,也没跟谁走动过,都是自家人过。只是这么多年,方爸没说过,元晞和方易两个小辈儿自然不好问,就只好以为是方爸那边的长辈都去世了。

可事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方爸的亲生父亲,当年是个老军人,当年下乡到了农村,认识了方爸的母亲,也就是元晞方易的奶奶,两人情投意合,一不小心就犯了错误。只是那时候方爸的亲生父亲,坚决肯定地说要负责,方奶奶也信了,为此还跟自己的家里人闹翻了,一心守着对方。

不过方爸的那个亲生父亲,户口是京城的,下乡的时间过了,也就回京城了,走之前答应方奶奶,过段时间就回来取她,方奶奶也信了。

而最后故事的结局,却是可想而知的狗血。

方爸的亲生父亲回了京城,家里面给他安排了一桩亲事,对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出身好,长得也漂亮,那人便很快忘了乡下还有一个日日夜夜等着自己的女孩儿,而且对方,还怀了自己的孩子。

方奶奶是在进京找了他才知道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的。

那个时代,一个弱女子,顶着大肚子,远远上京,路途可想而知的艰辛,可最后面临的,却是爱人的背叛,是自己走上绝路的绝望。

方奶奶是个坚强倔强的女子,她并没有轻生或者大闹,彻底绝了找回那个负心汉的心思,带着大肚子回了乡下,并且生下了儿子。

也就是方爸。

------题外话------

只是一个小插曲,篇幅不会太多,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