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59 老妪

女孩儿虽然不明白这老妪是要对自己做什么,但是她朝着自己眉心按来的手指,却让她恐惧不已,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元晞“咦”了一声。

她眯起眼睛,踏出几步,突然冲到了那女孩儿身边,一把抓住了老妪的手。

周围一片议论纷纷,观看着事态发展,更多的人是根本就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愣愣地看着一个女孩儿突然冲出来见义勇为。

而那女孩儿见了元晞,更是如同见了救命稻草。

“救……救我!”女孩儿瞳孔畏缩,更是满头冷汗,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小女娃子,别多管闲事。”那老妪对元晞低低说了一句,眼中的凶光带着杀气,实实在在的杀气,沾染了血腥的杀气,想要就此把元晞吓跑。

但是她不知道,这样却更加坐实了元晞心底的猜测。

老妪很快换做一副无辜老人的模样,面色惊惶:“你干啥!我只是想要谢谢她啊!你抓我这么紧做什么啊!”

老妪身子瑟瑟发抖,一副在元晞手掌下疼得缓不过来的样子。

“喂,人家到底是老人,被太过分了啊。”有人忍不住开口了。

“就是,年纪这么大了……乞丐也有人权啊!”

零零散散几个人开口打抱不平,但更多的人却觉得不对劲,一传十十传百,更多的人围了过来还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录像了。

“你们不要相信她。”女孩儿都快要哭了。

老妪有些不耐烦了,用力在那女孩儿手上一捏,然后松开手。

“我松了!松了!”老妪惊恐万状地望着元晞——演技倒是不错。

女孩儿仓皇失措地退到一边,躲在元晞身后,却还算义气的没有逃开。

只是她握着自己刚刚被老妪抓过的那只手腕,只觉得手臂火辣辣地疼,不是被捏的,而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皮肤里面钻。

元晞一言不发丢开老妪的手,冷冷看了她一眼,转身却握住了身后那女孩儿的手臂。

老妪猛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元晞伸出两指,竟然捏住了女孩儿手臂上缠绕的那一丝阴煞之气,捏着一把扯了下来!

这看似简单的动作,却在老妪心中引起了极大的震撼!

因为她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这小丫头片子不仅是个正宗风水师,还是一个水平不一般,连自己都摸不准的风水师!

重要的是,现在这小丫头片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必要在这里停留。

老妪转过身,以不符合年龄的矫健身姿,拨开人群奔跑起来,手中还不忘抓着自己的袋子,可谓是惊呆了一众人的眼!

元晞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留下无奈撇嘴的席景鹤,以及那个恍然不自知的女孩儿,怔怔地摸着自己恢复原样的手臂。

那老妪跑得飞快。

若不是看到她那一身打扮,和脸上确确实实的皱纹,恐怕别人会以为这是一个有活力的年轻人。

但一个看着七老八十的老妪跑出这样的速度,就简直叹为观止了。

而元晞,在她身后紧追不舍。

元晞显然没有在这人流攒动的大街上与她对战的想法,一直将这老妪逼进了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里面一条黄狗被汹汹气势吓得落荒而逃。

前方是堵墙,那老妪跑不动了。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元晞,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小丫头片子,你追着我做什么!”她眯起眼睛,口气狠辣。

元晞轻哼一声:“你丢了东西。”

说罢,她手腕翻转,蓦地扔出什么东西!

老妪定睛一看,那道光速度太快,她没能躲过,被一下子撞在肩膀上,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墙上,令她浑身疼痛欲裂,还有那道光带来的痛苦!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阴煞之气。

这正是她刚才附着在那女孩儿身上作为记号的阴煞之气,专属于她的,还带着血气,却被面前这个小丫头片子,轻而易举地捉住,还以生气包裹,以此反击,中伤于她!

元晞垂眸冷冷看着她:“你自己的东西,可要收好了。”

“哼,又是道貌岸然的风水师。”老妪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表面上不屑,其实心里很是发虚。

她清楚,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不是那些半罐子水,而是一个修炼有望气术,真真正正的风水师!

老妪倒也不是畏惧她,但此刻她的实力没有恢复,不然也不会冒着险跑到闹市中,寻找合适的血祭用来恢复自己的实力了。

当然,她还有一个想法,最危险的地方就是为安全的地方。

那些最有本事的风水师,未必喜欢到这些年轻人喜欢来的地方,所以虽然人多复杂,但反而是最容易掩盖她身份的。扮成乞丐,她可以坐在路边,观量每一个来往的人,只要是适合的,就留下自己的气息,晚上再跟过去取走对方的命。

这样的手法,她已经用过两次了。

也就是说,短短几天内,老妪就已经杀了两个人了。

而今天这女孩儿,原本是她的第三个目标,而且还是无比合适,比前两个都要好的血祭祭品,谁知道被突然冒出来的小丫头片子给搅了局。

老妪现在可谓是一肚子的火。

但她也没地儿出这口恶气,现在当务之急,是速速离开,继续纠缠,显然不是什么理智选择。

老妪眉头一皱,突然甩袖扔出一条黑色的什么东西!

元晞早有防备,从容不迫地抓住了那东西,入手才发现冰冰滑滑的,竟然是一条蛇!

元晞心里一惊,迅速伸出另外一只手,闪电般捏住了那朝着自己伸出剧毒牙齿黑蛇的脑袋,一手扯着尾巴,迅速制住了它。

若不是她反应够快,恐怕这会儿她就已经着了道,被蛇咬上一口了!

元晞带着怒意看向那老妪,却见那老妪桀桀笑了两声,转身就朝着那堵墙壁攀爬而上,伸手灵活,速度极快。

元晞直接用手掐着蛇的七寸,用一只手提着,自己几步便追了上去,提起踩墙跃上,追着那老妪翻过矮墙。

而旁边二楼的一扇窗户,一住户手上拿着挂着湿衣服的衣架,傻愣愣地看着这跟拍电影似的一幕。

元晞很快追上老妪,一腿鞭甩出,疾如闪电,直扫那老妪脆弱脖颈。

老妪身手也不弱,矮身避过,手中麻袋成了武器砸向元晞。

元晞一脚踹开,空着的一只手猛地拍出。

那老妪急了:“滚开!”

她双眼突然冒着血色红光,双手掐着一个极难的指诀,疯了一般的阴煞血气朝着元晞汹涌而来,而且竟然是是从她那麻袋中冒出来的!

元晞哪想到这老妪竟然还有这手段,匆匆后退几步,迅速掐指凝聚生气,双眸紧闭,面有柔光,万法不侵。

很快元晞凝聚的生气将这些阴煞血气拉扯撕碎,消散在空气中。

等她睁开眼时,哪里还有那老妪的踪影?

元晞皱了皱眉,丢下手中黑蛇,生气如臂挥指地将其包裹,迅速消弭着它体内帮助成长的阴煞血气,黑蛇叫了几声,声音有些凄厉,却慢慢弱了下去,最后化作枯色蛇皮,连血肉都没了。

元晞厌恶地撇开眼神。

这蛇必然是用人肉人血喂大的,且从小浸没在阴煞旺盛的地方,不然不会连血肉都被阴煞血气化为同体,可想而知的恶毒。

这今天遇到的是元晞,还好。

若是换了别人,普通人被咬上一口,不出七日,必然化作一滩血水而亡,毒性甚烈。

元晞站在小巷中,思索了许久才离开。

很明显,她今天遇到的这老妪,是一个修炼禁术的风水师,只是她那禁术实在是古怪至极,根本看不清来路,也不知道是何方之人。

她最后使出的那一手更是强大,绝非碌碌无名之辈。

这些修炼禁术的恶毒风水师,也不称自己为风水师,而称作为“巫”,自号传承上古巫法,传承正统,才是真正的正道。但实际上,他们修炼的,早就偏离了上古大巫的巫法正道,不过只是一些生活在黑暗污秽之处的老鼠罢了。

虽然这些老鼠鲜少露面,但他们的威胁,却始终存在的。

元晞下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遇到,是因为她修炼生气,自有灵护体,不惧煞冲,而那些五感敏锐的巫,也能够发觉这些正统风水师的存在,远远避开。

今天这老妪,是元晞碰上的第一个。

不过,她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弃。

捡起地上蛇皮——这也是一个寻找的根据。

元晞不知道的是,那老妪仓皇而逃,一路上根本不敢停下,跌跌撞撞地出了这弯弯曲曲的小巷之后,又一路挑了小路走,直到走了快一个多小时,都跑到江边了,才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水气盛旺,江流奔腾,最是适合掩盖她身上的气了。

此刻,老妪才终于松了口气。

也没管稀疏走过的两个行人的奇怪模样,老妪一屁股在地上坐了下来。

她面色涨红,气血翻涌,最后还是没忍住,吐了一口乌血出来。

她重重地咳着,没了憋着逃走的那一口气,整个人迅速虚弱下来。

她这几天辛辛苦苦花了时间和精力,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实力,又因为遇上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瞬间就被打回原形,甚至比之前的伤势还要重一些。

现在她正在被人追杀,这样的伤势显然对她来说是一种拖累。

若不是这小丫头片子,她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逃出这座城市。

但是现在!

老妪不确定了,但她没有忘记元晞,眼底是蚀骨的恨意,怨恨好似毒蛇,不断噬咬着她的血肉,恨不得立刻就将那人碎尸万段。

小丫头片子,我记住你了,待我实力恢复再来找你,到时必要你千倍百倍的偿还!

……

晚上元晞与席景鹤吃过饭,回到家中的时候,被方易拉着去了他的房间。

“怎么了?”元晞看着方易神神秘秘的样子,奇怪地问道。

方易探头看了看门外,确认爸妈都在楼下,才关上门。

他一脸神秘的表情,小声对元晞说道:“姐,我觉得咱爸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元晞没怎么在意,在方易的书桌前坐了下来,随手翻着他摆在桌子上的几本书。

方易说道:“是真的!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咱爸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跑到庭院里面去躲着接,一会儿回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对劲,咱妈问她,爸也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闷不做声地吃了饭,就出门去了,一直到你回来之前不久,才到家。”

“哦,也许是见朋友去了。”

元晞不觉得方爸是那种会做不靠谱事情的人。

方易却皱眉摇摇头:“不,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恰好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一丝丝的吵闹声。

元晞也抬起眼,与方易对视一下,两人便快步出了房间,从楼梯上往下探头。

方爸方妈的房间在楼下,这会儿关了门,几乎听不清什么,只是隐隐约约听得出是方妈的声音,语气很愤怒的样子。

两人连忙轻手轻脚地下楼,跑到爸妈房间门前。

方妈的确很生气,带着怒意的声音隔着门板都能够听见。

只是这门隔音效果也实在是好,就算能听见声音,也不过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什么“太过分了”“什么人啊这是”之类的话,具体是什么事情,两人却都没能听出端倪。

但是,门内只有方妈的声音,方爸却一直默不作声。

莫不真的是方爸做了错事,方妈现在正在骂他?

元晞很快摇了摇头,并不相信方爸会是这样的人。

这其中肯定有隐情,只是做儿女的,爸妈都没有开口说,她和方易都不好意思开口问。

一分钟后,里面安静下来。

元晞只得拉着方易回了楼上。

“听吧听吧,是不是有问题。”方易压低声音,但眼神中却少不了担忧。

这个男孩儿到底还是懂事了许多。

“今天晚了,明天再看看吧。”元晞若有所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