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58 看电影

送走了刘子川,元晞坐回席景鹤的车中,一路上却始终眉头紧锁,心事重重。

她是在思虑刘师傅那妹妹的事情。

虽然对于刘子川来说,这也许是家事,但对于所有风水师来说,恶毒风水师是见必除之,外公对她从小的教导已经深入骨子中,让元晞一时之间担心不下,始终害怕那人会在江州惹出什么事端来。

如今这个年代,以活人为祭,想来不知道恶毒阴损到了何种地步!恐怕随着那人的修为进展,会有更多人落入魔掌。

“在想些什么?”席景鹤看到元晞表情变幻,便问道。

元晞叹了口气:“一些目前的我,暂时力不能及的事情,有点担心。”

席景鹤看着前方路况,说话便有些随意:“那就不要去想。”

他的话却一下子点醒了元晞。

是啊,她在这里思虑什么呢?现在的她只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对对方那个人却并不了解状况,就算有心想要帮忙,恐怕也不是自己随意能够插手的,这一点,自己心里面很清楚。

那既然自己明明知道,现在她只能静观其变,等待事态发展,那她又何必执着于这上面呢?

“是我多想了。”元晞不由得笑道。

自己只是一凡人,不是那神通广大的神仙,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就行了。

当然,刘子川若是邀她帮忙,她自然也不会拒绝,这本就是一个风水师的分内之事,外公的教导之言,她从不敢忘,也不敢丢弃内心正直,时时刻刻都警惕着。

席景鹤这会儿有点走神,想着待会儿到底要带元晞做些什么,听到元晞回话,还有些没听明白。

“什么?”

“没什么,我们要去哪儿?”元晞的心情陡然一松,便开始询问起接下来的行程了。

席景鹤沉吟了一下:“嗯,一个地方。”

他既然不愿意说,元晞就只有跟着去了。

而他们最后来到的地方,是电影院。

元晞挑挑眉,对面前这个地方显然陌生得紧。她从小生活在山中,接触这些现代生活的机会少得很,就算后来到了江州,几乎也是整日忙碌,从未来过这种地方。

今天,倒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了。

其实,不仅仅是元晞有些陌生,席景鹤也同样陌生。

他有些尴尬,周围来来往往的众多人群与嘈杂,更是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好吧,这就是他从哪些约会宝典中搜索而来的约会地点NO。1,电影院,而且必看的是恐怖片,推荐理由,则是可以在看恐怖片的时候,享受女友的小鸟依人。

席景鹤承认他是被“小鸟依人”四个字给吸引了,他从未见过元晞小鸟依人的脆弱模样,心中新奇,便定了这么一个地方。

只是,他盘算得倒是好,可他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只觉得别扭极了。

他看电影看得少,但偶尔也会看,可地点都是在家中的家庭影院,周围自然有一排人站着为他服务,哪里见过这般熙熙攘攘的模样。

元晞看席景鹤怔住了,便伸手过去拉住他。

“我之前听清影萌萌两人说起过,要先买电影票,喏,就在那里。”

席景鹤很快反应过来,他毕竟天生理智冷静,很快接受了面前的状况,化被动为主动,转而询问元晞:“你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吗?”

元晞摇摇头,她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

席景鹤脑中想着书中的推荐——恐怖片,目光一扫,恰好有一部新上映的恐怖片,名字是《鬼宅》,画报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半张脸美艳绝伦,另外半张脸却隐没在黑暗中,隐隐绰绰看得出那半张脸是狰狞可怖的鬼脸。

黑暗、血腥的海报,一下子就渲染出几分恐怖的味道,席景鹤一下拍板决定,就是它了!

“那部电影,怎么样?”席景鹤询问元晞的意见。

元晞顺着他的手看去,瞥见那海报以及电影名字,没什么感觉,便点点头:“好。”

席景鹤走到柜台前:“你好,请给我两张鬼宅的电影票。”

“请问要什么时间,什么厅的。”

“最近的。”席景鹤越发地显得轻车熟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第一次来电影院的模样。

元晞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却是生出几分笑意。

而柜台后的小姐看了时间之后:“最近的一场是VIP的,就在五分钟之后开始,先生你要吗?”

“好。”席景鹤应允,伸手递出一张卡。

花旗银行的百夫长黑卡,可以无限透支的传说代表身份与地位的黑卡,却被用在了这里买张百来块的电影票。

不过柜台后的人显然有些不识货,虽然觉得这卡看着有些不一样,但规矩是规矩,便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提供刷卡服务。”

席景鹤一皱眉,有些不悦。

还有地方不能刷卡的?

站在柜台后的小姐,被他的目光一扫,浑身哆嗦差点儿缩到远远儿的地方,只觉得这位客人的目光锐利恐怖,充满了压力。

还好元晞走了上来,递上了两张一百元,付了钱。

席景鹤倒也不是计较究竟谁付钱的大男子主义,便也没有在意元晞买的电影票,心中带着几分新鲜感,又去旁边买了咖啡与爆米花。

可乐他是喝不习惯的,只能选了习惯的咖啡,元晞倒是要的可乐,冰冰凉凉,虽然是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但元晞现在喝得也蛮是惬意。

两人慢悠悠走进去的时候,电影都已经开始了。

不过电影院的VIP厅本来就宽敞,座位也是稀稀拉拉地隔得很远,每一个位置都是双人情侣座,柔软皮椅,宽大的靠背,两边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不少情侣就坐在这里卿卿我我,也不用顾忌其他。

元晞席景鹤两人找到位置坐下了之后,放下东西。

席景鹤看了看周围,总算是对这里比较满意了。

电影《鬼宅》讲述的就是一栋宅子的故事,比较老套的鬼故事,鬼宅这种段子也被翻来覆去地拍烂了。这部电影虽然邀请来了当红小花旦,而且还在里面大卖性感,但架不住故事性实在是弱,桥段也很老套,上映前宣传的那些什么“摒弃传统,新式恐怖片别具一格”的评语,这会儿都成了空话,反正整部电影两个小时,就没有一点能让人提起兴趣的地方。

不过有一处优点,就是它讲述鬼怪的情节倒是拍得挺逼真的,特效做得也还不错,配合电影院这黑漆漆的环境,倒也有几分鬼气森森的恐怖感觉,也吓得电影院里面几个女生不停的尖叫,几乎可以想象她们瑟瑟发抖的模样。

元晞完全是个例外。

她喝着可乐,吃着爆米花,像个普通女孩儿,却毫无心理压力地看着这所谓的鬼片,一点儿恐惧的情绪都没有。

想来也是,她身为风水师,那些神鬼之道,比这些电影拍出来的,要精彩恐怖多了,当然其中自然是有其原理的,元晞心里清楚,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害怕面前这明显是虚假,连阴煞都算不上的鬼怪了。

不过,这毕竟是她第一次看电影,也看不出情节好烂,反正都是兴致勃勃。

对她来说,看的是愉快,倒不是情节。

只是席景鹤在一旁就有些郁闷了。

小鸟依人呢?瑟瑟发抖呢?

他瞥了一眼大荧幕,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在他看到,这些外魔都不足以干扰到他的内心,自然不会把他吓到。

对了,他怎么忘了,元晞是风水师,对这些最是清楚,又怎么会轻易被这么明显的虚假鬼怪给吓到呢?

席景鹤想想有些无奈,谁让他的女朋友是如此的特别呢?

想着,却是露出一抹微笑。

端起温热的咖啡,喝了一口……

席景鹤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费了好大的劲儿把那口咖啡给咽了下去,而看着手中那杯咖啡的目光,更是跟看了鬼怪似的。

这也是席爷第一次喝速溶咖啡。

他对咖啡比较喜爱,家中喜欢收集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咖啡豆,而自从他开始喝咖啡来,喝的便是各种极品,就算在外,也至少喝的是现磨咖啡,价格在那儿,咖啡豆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但是现在手中的这杯速溶咖啡,却是在折磨席景鹤的味蕾与胃,若不是他够毅力,估计已经反胃了。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咖啡叫做速溶咖啡,而且还是这样的难喝。

迅速丢开这杯咖啡。

还好,有爆米花安慰他,甜甜香香的,味道倒是不错。

席景鹤嗜甜,元晞吃了一会儿便不吃的爆米花,四分之三进了他的嘴,他也不觉得腻,唯一值得诟病的,是吃爆米花必须用手抓的方式。

电影终于结束,元晞和席景鹤从电影院出来,都松了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

“好吧,我承认我们并不适合这样的地方。”席景鹤摸了摸鼻子,对自己今天的决定无比的尴尬。

元晞却是笑眯了眼:“不过,也是挺有趣的体验。”

席景鹤想想刚刚短短两小时发生的事情,也是笑了。

他的目光落在元晞的身上,看着她柔软的发,干净的脸,轻轻的笑,明亮的眸,眼底是深深化不开的浓烈情感。

是啊,这就是他的元晞,元晞本性便是如此,他又何必着相于什么“小鸟依人”呢?

只是可惜了他的那些各种书籍,都白看了。

哦对了,周言诺果然是个狗头军师,看来他这一辈子是要打光棍儿了。

——席景鹤在心底微微叹息,也是他这个做哥哥的,最弟弟的温柔“寄望”。

“时间差不多晚了,去吃饭吧。”

“好。”

元晞的手被席景鹤握着,走向刚才停车的地方。

这时,旁边一个花坛上,坐着一个年迈沧桑的老妪,她一身褴褛,这样的天气也裹得跟个粽子似的,脸上一团乌黑。看不清长相,只是一双眼睛锐利到有些可怕。

老妪的面前摆着一个空碗,里面有一些零碎的散钱,这会儿也还有人往里面丢,其中有白生生的小孩儿,天真烂漫,老妪看了,便桀桀而笑,也不道谢,声音难听如破锣。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了一个年轻女孩儿,看起来不过刚上大学的样子,正是爱心弥漫的天真年纪,见了这老妪可怜,便去这附近买了一碗馄饨过来,想要放在老妪面前让她吃免得饿肚子。

比如给钱,女孩儿倒是更喜欢买吃的这种事情,避免了这些乞讨者实则是被人利用,又不会因为自己的戒备而让他们饿肚子。

谁知道,这女孩儿刚刚放下馄饨碗在老妪面前,自己还蹲着的时候,那老妪以一种与自己的年龄极为不符合的速度,闪电般出手抓住了女孩儿的手。

女孩儿顿时惊叫了一声,条件反射地站起,无意中踢翻了馄饨。

“你干什么!”女孩儿大叫,慌忙之中,却是没有发现这老妪身上的奇怪之处。

这老妪,不仅头发不油腻,身上也没有任何的恶臭,就连那双苍老到没法看的手,也没有丁点肮脏的痕迹,与她的打扮明显有些不符合,干净得有些过分了,根本不像是一个乞丐。

老妪随之站起身,但低矮的身子却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手指像铁圈儿似的箍住女孩儿纤细的手臂,紧紧抓着她不放。

女孩儿一下子慌了:“你做什么!快点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

女孩儿大声呼救,在这样人群攒动的地方,自然是惹来了其他人目光的注视,纷纷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一幕,有些不解为何一个老乞丐要拉着这个年轻女孩儿。

不过很快还是有热心群众围了上来,想要劝说这老妪放手。

“我,只是想要谢谢这位姑娘啊。”老妪干瘪瘪地说着,声音依旧难听如破锣,一些人都忍不住皱眉了。

女孩儿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恐惧地想要退开,却仍然被老妪抓着不放。

“我只是谢谢你啊。”老妪笑眯眯的,不知为何表情看着却很恐怖,另一只空着的手却朝着女孩儿的脸伸出,似乎要在她的眉心落下什么。

留下我的印记,就不怕寻不到你了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