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57 孽障

语罢,刘子川又说起自家那份糟心事儿来。

“说起来,我那妹子,本是乖巧懂事的,我那早逝的爹娘也宠她,前半生坦荡无阻,谁知道后半生却是如此的坎坷。她年少时嫁了我那妹婿,两人原本伉俪情深,谁知道婚后二十年一无所出,偏生医院检查不出任何问题来!为此我那妹妹便不得她婆家所喜,她婆家想让我那妹婿离婚再结,我那妹婿却不愿意,口口声声说要领养一个孩子,谁知道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孩子回来之后没多久,那孩子便暴病而亡,夫妻俩悲伤不已,一年后再度领养,不出两月,这个孩子又暴病而亡,且病因都是心力衰竭。”

“那年纪轻轻的孩子又如何可能心力衰竭?我那妹妹与妹婿这才察觉不对,因此不敢再领养,压抑着心中的悲恸,暮气沉沉地过了十几年日子。哪想到,老天如此无情,前几年我那妹婿车祸而亡,我妹妹心底悲伤,几度昏厥,更是被她那婆家斥责为天煞孤星,克子亡夫。我那妹妹一口心头血喷出,连妹婿的后事都来不及料理,便病倒在床。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不能放任不管,领着我那可怜的妹妹回家,她却关进屋子,过着暗无天日的时日,从不出门,也从不见外人,我知她心已死,便也没有阻碍她,任由她去。这一关,便是好几年。”

说到这里,刘子川脸上也流露出哀痛悲伤的表情来。

若不是他控制住,大概这会儿都已经落泪了。

毕竟他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爹娘早逝,几乎是他一人亲手将那年幼的妹妹养大,一点一点在族中立足,才慢慢站稳脚跟,给了妹妹一个好的生活。

之后妹妹嫁人,原本以为她幸福美满,谁知道祸事却是一桩接着一桩。

他这个当哥哥的,将妹妹的遭遇看在眼里,有心帮忙却无力回天。

对于那两个领养孩子的暴病而亡,他几番调查都没能查出任何因果,为此还邀请过他的几位风水师朋友,依旧没能够得出个所以然来,结论就和医院一样,是心力衰竭,并非外力因素。

他那时候只能悲戚地说是妹妹的命。

再是,他身为风水师,为了洞察天机,常年在外奔波,留给妹妹的时间很少。等他踏上大风水师的台阶,才蓦然发现妹妹的命运竟然已经悲惨至此!

原本想着将妹妹接回来之后,好好待她,何曾想到,妹妹几十年来的遭遇,让她心灰意冷,连自己这个哥哥都不愿意相信了,整日关在屋中不出门,更是不愿意和外人交流。

刘子川娓娓道来的时候,元晞听着,轻轻叹了口气。

世间命运如何,如何道已?

刘子川讲述的时候,没有避开孙子刘元石这个小辈儿,他也想着孙子都快要成年了,家中的事儿,也该知道了。

他却是不知道,他这般说起他那妹妹的时候,刘元石却是想起了其他的事。

刘元石年幼的时候,便知道家中那偏僻后院儿中,有一扇门长年不开,连吃饭都是用篮子装着饭菜,从一个专门开的小门处递进去,第二天自然能够看到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放在篮子中,置于小门前。

那时候,青阳刘家的族人中总是流传,据说那扇门里面,关着一个老巫婆,要挖人心,吃孩童,那可是他年少时挥之不去的噩梦。

后来被一位大人无意中说漏嘴了,才知道原来那扇门的背后,关着的是他的姑婆。

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好奇地去敲了门,口中问“你是我姑婆吗”。

那扇门竟然缓缓打开,站在门后的是一个身形佝偻的沧桑老妪,那面容恐怖的模样让他头皮发麻,差点儿尖叫出声。

在他双腿哆嗦的时候,那老妪抬眼露出冰冷的目光,好似真的要吃人心的魔鬼,当即吓得刘元石落荒而逃。

事后他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每每想起那双眼睛都不寒而栗。

只是少年健忘,过了也就过了,那时候刘子川身在外,并不知道此事,回来之后,刘元石也忘了与爷爷提起,此事就这么揭过了。

但是此刻爷爷说起这个姑婆的时候,他却蓦然想起了这么一段往事。

“爷爷,喝点茶吧。”刘元石这孩子还是乖巧,至少是真心对自家爷爷孝顺,看到刘子川闭着眼睛,双手哆嗦,便端着茶杯送到刘子川唇边。

喝了一口热茶,刘子川觉得好多了。

“哎,本以为我那妹妹也许得孤苦一生了,我还愁眉不展之际,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族中丢失了两个小孩子,皆是年满六岁的孩童,一男一女,虽然只是旁系族人,却仍然引得刘家掀起轩然大波。”

青阳刘家的老宅住着嫡系的血脉,还有一些天资出众的旁系血脉,比如刘子川,父母逝去之后,住在一件破屋子中,后来刘子川学道有成,受到了刘家家主的重视,才被允许搬到老宅中住下。

这两个小孩子,也应当是族中有能力族人的后代,就这样失踪,不引起轩然大波才怪。

只是一切蛛丝马迹,以及一番调查,都将矛头指向后院那扇永不开的木门。

自然便是刘子川那妹妹!

“为此我得了消息,特意赶回去,才发现我那妹妹被族人逼得从房间中出来,站在阳光之下,却苍老恐怖得不成人样,阴森森的看着所有人,即使是看着我的目光,也无比的冰冷。”刘子川如今想起那时候妹妹的模样,都是心中悲恸。

刘子川妹妹被一群族人围在中间,成为众矢之的,刘子川自然要为此辩解。

他妹妹本来就命苦,但她是一个很乖巧的人,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但是,冲进屋子中的几个族人,却在角落里面翻出了两件那两孩童身上的随身之物,彻底落实了此事和刘子川妹妹有关的定论!

刘子川当时受到冲击,本来不愿意相信,结果进屋翻找的族人,又发现了房间的一个秘密。

这房间的床板之下,竟然有一条密道,通下去,便是一件宽敞的密室,还有一条小路,走出去之后,竟然绕到了刘家老宅那后山背面!

不说那小道,单单是那密室,便已经是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角落里面堆满了尸骨,看那模样皆是孩童,而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阴煞与尸气怨气,还有一些恐怖的,分明与禁术有关的。

想来,青阳这些年,丢失的一部分孩子中,与此地脱不了干系了。

还有一张木桌上,并肩躺着两个死去已久的小孩子,脸上扎着钢针,咧出狰狞恐怖的笑脸,只是面部仍是完好无损,看那模样,正是族中走丢的小孩儿。那两孩童的长辈们看见,当场昏厥,悲痛欲绝。

目睹一切,刘子川完全傻眼了。

想他正直了一辈子,生平最是厌恶那些修炼恶毒禁术的人,谁曾想,他的妹妹,他那个从来没有学过半分皮毛的妹妹,竟然成为了他最厌恶的人。

年纪一大把的他,竟然还抱着天真的想法,问老族长,既然那小道能通到老宅外,是否是有人从后山那入口进来,造成这般恶行呢?也许,这一切与他那可怜妹妹无关?

毕竟他的妹妹,从小到大都没有接触过风水之术,又从哪里得知的这天怒人怨的恶毒禁术?

结果,刘子川那妹妹在一族人试探攻击了她之后,她果断而狠辣地出手,一招便取得那族人的项上人头,引得刘家大怒,众人纷纷出手。

也不知道刘子川那妹妹到底修炼的是什么恶毒禁术,几十人竟然都不是她的对手,即使到了最后老族长都出手了,也没能将她击败,只是逼得她顺着那小道遁走,才顺手带走了她那些恶毒法器,一路顺着小道逃出,就算追去,也骤然不见了身影。

这一战,刘子川没有参加,却是目睹了亲妹妹手刃族人,恶毒狠辣的一面,心中那是受到了无比的冲击。

此战之后,刘子川失魂落魄,整个人瞬间仿佛老了十岁。

族中不少人因此怪罪到他,说是他引狼入室,却让刘子川百口莫辩。

那……毕竟是他的亲妹妹啊!

为此,他从老宅中搬出,带着孙儿,随处找了一间房子歇着,思想激烈挣扎了数日,他还是决定,亲手捉住他那妹妹,彻底镇压那孽障!

“不过,刘师傅,你若是要去了五雷斩鬼印,可找不到你的妹妹,那该怎么办?”元晞好奇问了一句。

刘子川从包中掏出一物,却是一个断裂的翠玉镯。

“这是当年我娘留给我们兄妹俩的,我也有一个,给了我那老伴儿了,将来是要给元石媳妇儿的。而这一个,则是我妹妹的,她随身带着多年,早就深深沾染了她的气息,想凭此推测出她在哪儿,并不困难。”刘子川捏着翠玉镯,目光微动。

这翠玉镯,本来一直戴在他妹妹的身上,只是那日一战之后,他那妹妹失去了踪影,留下一个不知何时断裂的翠玉镯落在地上,被他捡了回来,也失落地捧了几日。

他想,大概他与妹妹那年少无忧的时光,也如这翠玉镯,一碎无回了吧。

只是没有想到,这翠玉镯,今日竟然挪做了这样的作用。

元晞看得出来刘子川已经陷入那痛苦的回忆之中,便故意引开话题。

“那就趁着这个时候,随我回去取一下那五雷斩鬼印吧。”元晞站起身来,相邀道。

“如此甚好。”刘子川点点头,面上却看不出几分喜意。

元晞轻轻喟叹一声,转身出门,找到了席景鹤,说自己借了刘师傅一点东西,要回家一趟去取,让他陪着自己之后,两人再一起出门。

席景鹤虽然有点不高兴自己的计划被全盘打乱了,但是他无法对元晞不满,自然只有顺着她的意思,开了车出来,带着元晞与刘子川爷俩,一起到了元晞家。

只是元晞在介绍席景鹤的时候,刘子川无意中扫到席景鹤的脸,诧异地连连打量,最后却是不解地摇摇头。

元晞知道席景鹤的面相气运都有些奇怪,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层薄雾遮盖着天机,让她看不真切。

只是她看自家爸妈弟弟也会有这种情况,只是没有看到席景鹤的时候,那般遮蔽严实罢了,便也以为是“看相不看亲”,没有在意。如今,刘子川为何看了也是不解疑惑?

元晞看着席景鹤坐上了驾驶座,便趁着自己与刘子川都还没有上车的时候,问了他。

刘子川摸了摸胡须,皱眉道:“虽然我对面相之术并不精通,但望气术,一术通万法,平常也能看出一二分端倪。但是元师傅你这男朋友,却是一看不到过去,二望不见而来,迷雾重重,天际笼罩,恐怕……不简单啊!”

这番话,无疑在元晞的心中重重敲了一锤。

她这一路,都想着这句话,浑浑噩噩的不做声。

席景鹤也顾及着后座还有爷俩,也没开口问元晞,只是觉得她脸色不对。

到家了之后,元晞才蓦地反应过来,进屋匆匆取了那装着五雷斩鬼印的木盒,来到刘子川面前,递给他。

刘子川伸出双手,郑重的结果,沧桑的手轻轻摩挲,眼底却是一片哀痛。

元晞知道,这是刘子川在无奈,有一天自己竟然会手刃亲妹妹的事情。

可是,他那妹妹已经堕入歧途,若是执迷不悟,不知悔改,恐怕,他也就只有走上大义灭亲这条路了。

此时,元晞也不忘交代道:“这五雷斩鬼印乃是一方神器,虽然只被我炼化了一部分,但这个口诀交于刘师傅,还是可以催动它的,刘师傅可要记住了。”元晞念了一长串,拗口又复杂。

刘元石听得脑袋一片混乱,但自家爷爷却点点头,郑重应道:“嗯,我记住了,大恩不言谢,待我捉了家中那孽障,再与元师傅一一致谢!”

元晞摆摆手,不甚在意:“此事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刘子川也知道多说不宜,点点头,带着孙子离去。

只是那背影,看着有几分萧瑟索然。

------题外话------

再说一句中秋节快乐~快乐~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