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7章 四大古族!与公子神修!

……

按照容煌的安排,云芷汐等人要进行一次全面的提升,因此大家在这片被修缮的界内,都是卯足了劲在苦修。

云芷汐又花了两月的时间,在容煌的点拨下,终于把通天诀修炼到了小成,并且正在朝着大成迈进了。

她已经能融会贯通六系,将这六系的玄劲纯熟运用。不仅将通天诀余下两套战技,木之土界,金之雷域修炼成功;还形成了六系融合战技,也就是不局限在这三大糅合战技中,她完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六系能量糅合,然后发出攻击。

到了这里,通天诀似乎被改动了,又似乎本来才应该如此。总之,云芷汐有种“顺了”的感觉。

其实她并不知道,容煌原本的分析没错,通天诀的本意,是将她改造成五行神体,可是因为她跟雷狼之间,发生了各种诡异的变化,导致她体内多了雷系这个属性,这就让《通天诀》很苦恼。

所以这第三篇的通天诀,云芷汐初始修炼时,感觉各种不顺。但现在她融会贯通了六系之后,一切的问题似乎迎刃而解了,《通天诀》好像也有“感悟”了。

当云芷汐把这种感觉,告诉容煌的时候,他都觉得诧异。功法会自行“感悟”?这也太奇怪了吧。

“你这神功倒是有些奇异,竟会根据你的感悟自行推演。”容煌这样奇葩的人,都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可见确实是奇谈了。

如果不是云芷汐拿不出《通天诀》,容煌真有兴趣也修炼一下,在他看来,这样的功法极有意思。

“应该也不是,总之我感觉顺了,第三重以后的修炼,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云芷汐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好。

而随着通天诀的小成,云芷汐的修为,也已水到渠成的晋阶到了中阶玄皇巅峰,隐隐有突破高阶玄皇的趋势。

“我想接下来修炼精神力境界。”云芷汐对自己的修炼也是有规划的,她还心心念念着那份神诀残卷呢。

眼见云芷汐将那份残卷拿出来,容煌也点点头道:“嗯,这套精神力功法不错,不过我当初拿着看时,觉得似乎跟你之前修炼的不太一样。”

“嗯,我也发现了。”云芷汐忧伤的拿着神诀残卷,她之前在研究六系融合时,就曾经忍不住拿出来看过,却发现这东西看起来,跟《修神诀》和《炼神诀》有关,但她细细研究后,却发现口诀完全不对路?

“我的炼神诀已经大成,现在却没有可修炼的了,如果不能找到完整版,难道我要修别的精神力功法?”云芷汐皱眉道,她感觉不甘心。

容煌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你试试用精神力,去进入这份羊皮卷中。我记得有一些古老的功法,他们的终极开启,是需要同源的精神烙印的。你一直修炼这份神诀,倒是可以试试看。”

云芷汐闻言目光一亮,当下就要试试看,却被容煌阻止道:“别莽撞,把状态调整好再说。”

“是,夫君大人。”云芷汐笑嘻嘻应了一声,就盘腿准备调息。

“小东西。”容煌却把她搂怀里啃了一口,索要了报酬似的,然后才松开她,让她去修炼。而他的修为,在这过去的几个月里,浮浮沉沉了两次,果然是不稳定得很。

调息静坐了一个多时辰后,云芷汐将精神状态调整到了最佳。她缓缓的张开眼,目光看向眼前的羊皮古卷,慢慢的将精神力覆盖上去。

因为不知道其上的奥秘,云芷汐的精神力起初只是在摸索,但就在她的精神力完全覆盖住羊皮卷时,她只觉得一阵眩晕!

咻!

下一刻,云芷汐的精神意念,仿佛堕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在这片混沌里,云芷汐看到了一座暗金色的,透着古朴沧桑的楼塔,楼塔的匾额上,挥舞着苍劲古朴的两个大字——魂阙!

楼塔对云芷汐有某种吸力,在她刚看清楚眼前物时,就将她吸进了塔内。

而当她进入楼塔,铺脑而来的就是三个暗金大字——修神诀!紧接着,修神诀的全部口诀法门,就刻入了她的识海中!

这是……

咻!

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就“腾”的一下,感觉飘飘然起来!一种失重的感觉,让她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随后她看到自己飘上了楼道,进入了楼塔的第二层。

第二层一到,云芷汐就被狠狠的砸落!更准确来说,是被狠狠的压落!因为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无穷大的力量,将她死死的压在了第二层楼塔的地面上,令她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

“嗡——”

云芷汐只觉得识海被这些力量挤爆了,她的脑袋特别难受,像是一颗被人捏着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一些暗金色的字体,如万燕归巢般,强涌入她的识海中。让她在被挤压中又被撑着,感觉是无以复加的难受。

有力量要把她捏爆,有力量要把她撑爆,两者挤压争执,她的识海发生了剧烈的震荡!直接把关着九婴的冰火牢笼给颠得,都在识海里滚来滚去,像是过云霄飞车般刺激。

“主人主人——你在干嘛?”九婴恐慌了,它怎么觉得,四周那么危险呢?它有种随时要被碾压死的感觉!

“不对!不对!”九婴忽然十八目圆睁!

“这是魂族,魂族的力量!”九婴惊诧的呼出声,它感觉到了,跟它一样古老的,一个诡异种族的力量!

“难道小弱鸡被魂族攻击了?”九婴疑问顿起,“不对啊,我那魂体所在的地方很安全,这个界内没有魂族啊?”

“轰——”结果九婴又被一阵狂搅乱卷,差点没害它晕在笼子里。

动荡约莫得持续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九婴觉得十八只眼都在冒星星了,身体随着囚笼飘上飘下的,好像是升天了似的。

而此时,云芷汐感觉身上的压力,还有识海中的挤爆力骤然消失了,她的脑子里清晰的浮现出了一排排介绍。

魂族神诀,魂族至高精神力武学,分有《修神诀》,《炼神诀》与《灭神诀》三卷。

第一卷《修神诀》,以淬炼魂族弟子精神力为主,可初步运用精神力攻击手段,能以精神力出其不意的,杀死卑贱的其余族类。

第二卷《炼神诀》,以扩充魂族弟子精神力为准,配合极端精神力药材,以非常之法开阔识海,锻造出独有的魂域,能以超强精神力契约其余卑贱族类。

第三卷《灭神诀》,以界之力重淬识海,锻出实体神魂,能分化精神体分身,入主任何卑贱族类之识海,形成新的生命体,包括神族者。

看到这里,云芷汐的嘴巴张得老大!

喵了咪的,这也太牛了吧!

锻出实体神魂?还能分出各种小分身,去入主任何族类,这不是达到了别人就是她,的地步?这可比控制人还牛!

这不是变相的说明,能修炼到了这一步,她只要有精神体分化在外,她就永远死不了了?!

“有点玄乎,还是先看看接下来的口诀吧。”云芷汐拍拍小心脏,感觉有点承受不了,还是先脚踏实地的,看看那些修炼口诀吧。

随后云芷汐发现,《修神诀》她的修炼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炼神诀》这里,却是出现了一些严重歧途,她的修炼跟识海中重新出现的,《炼神诀》口诀不太一样。

经过一番分析,云芷汐发现,她的精神力境界,应该只算《炼神诀》小成,距离大成和大圆满,还远着呢。

不过这个以非常之法淬出魂域,好像就是云芷汐当初在冰谷之下时,将两颗灵珠收到体内时,就误打误撞的干了……

至于第三卷的口诀,却是没有在她识海里出现,出现的一行字是:精神力境界太低,不可承受第三卷口诀。

云芷汐也不沮丧,反正她现在有了门道,等将来修炼到炼神诀大圆满后,再来试试也不迟。

这么想着,云芷汐就退出了精神力。

只是等她精神力退出后,在她跟前的羊皮古卷,就立即化作了暗金色的碎光,直接消散了去!

“这……”云芷汐怔怔的看着消失的羊皮古卷,她还有第三卷口诀没有呢!这就消失了,那她以后怎么办啊!

“如何?”一旁的容煌,却瞬间将她搂进怀里。她刚才在魂阙第二层时,因为精神体遭受折磨,肉身上自然也有表现,那状态可是吓到了容煌。

“没事。”云芷汐这才感觉很虚弱,浑身湿哒哒的,好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似的。

容煌抱紧她轻吻着,也不知是在安抚她,还是安抚他自己了。

“煌,你知道魂族么?”云芷汐在稍微恢复之后,才怔怔的问道。她感觉自己方才的经历,好像有些太飘忽了,她想确定一下。

可容煌闻言,墨目却是深了深的盯着她,盯得她都有些不知所以了,他才缓缓开口道:“四大古族之一,他们自称为仙族,世人也称之为仙魂族。”

“你的精神力功法,是魂族的?”容煌已经有了定论的问道,而他的推测确实很精准。

云芷汐点了点头道:“说是魂族神诀。”

“魂族神诀……”容煌重复了一声,修长的剑眉微锁,似乎在追忆着什么。

云芷汐青眉微凝,安静的看着容煌。她见他墨目幽深,隐隐飘渺着一些晦暗的,仿佛模糊的星云之光,却有种遥远空旷的感觉。

“魂族的最高精神功法,非血统纯正的魂族人,并不可以修炼。汐儿,你……”容煌明显想到了什么,抬眸跟人儿说时,却被她搂抱住。

“你说。”云芷汐半闭着眼眸,似乎是累极的模样。

“你云家一族,也许有魂族的血统。”容煌沉吟说道,可又摇摇头道,“也不对,魂族自来自恃清高,他们族中之人,是不被允许与外族通婚,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势必会遭遇诛杀,没有任何的幸免。”

“唔……”云芷汐恹恹的应了一声,容煌察觉有异的低头看她,见她在他怀里打着瞌睡,似乎感到他看下来,还强行张开迷迷蒙蒙的眼道,“你说……”

容煌眉眼掬了笑意,手臂将她圈抱得舒服些,手掌轻抚着她的背,有意无意的帮她轻捏着穴位,让她本就疲劳瞌睡的身体,愈发放松得昏昏睡去。

“小东西。”容煌轻抚着人儿微湿的鬓发,修长的指轻轻的划过人儿的眼睫,惹得她那长睫轻轻颤动着,像是被惊了的蝶儿,煞是可爱。

“神奇的功法,古神的神功,凤族的魂,魂族的精神力……”容煌的食指,最终停在人儿娇嫩的红唇上,沉吟出她身上的神奇,只觉得他这人儿,也是复杂得很。

……

云芷汐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竹楼里。这竹楼是容煌新盖的,在她第一次出关时,被他折腾得累趴过去后,醒来就也躺在这里。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的是,身边并没有熟悉的怀抱,她翻身看向屋里,也没发现容煌的身影,这让她有些不习惯的坐起身。

“醒来就过来。”这时候,容煌的声音倒是传来了。

云芷汐辨别了一下,顿时就跳下床,鞋子也没穿,就往厨房奔过去了。她听到他是在做吃的,她也闻到香味了!

他这一次觉醒之后,厨艺更是大增,以前她能吃一头牛,现在绝对能吃三头!就他那手艺……

不行了,云芷汐觉得肚子饿了。

虽然修为到了王阶以上,五谷杂粮等吃食,对于武者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等到了皇阶以后,更是几十年不吃不喝,一直在闭关中也没问题,最多嚼几颗丹药、几株灵草就好了。

不过人都有口腹之欲,所以无论是在东域,还是在这中域里,食肆酒楼依然有不少,大家修炼之余喝喝酒,品品美食也是调剂。

“今天做什么?”云芷汐跑进厨房,自然就亲昵的黏在男人身上,再探个头出来,看他都煮了什么。

“你上次不是说,鲜笋能做酸,可以变成什么,螺蛳粉的么?”容煌一手把身后的人捞在怀里,一手给窝里的粉下料。

“你真能做?”云芷汐惊讶道,难怪她觉得这怪酸味这么熟悉,原来他真做出来了!

容煌笑而不语,只是给她舀了一勺子汤,示意她试试看。

云芷汐兴致勃勃的试了试,顿时就眼神大亮!绝对味道正宗,而且好像还多了什么,感觉酸爽酷辣中,还有别样的另外一种滋味,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绝对更好!

“我要吃!我要吃!”云芷汐这就去拿碗筷,她那特大号的碗,绝对能装下她的脑袋了,这是按照她要求特制的。

容煌谓之曰:“小猪槽”。

云芷汐抗议无效。

等云芷汐把自己的猪槽五大碗干掉,还意犹未尽的盯着容煌看。

“吃多了会变傻,你要少吃一些。”容煌却煞有其事的,给她擦了嘴说道。

云芷汐满头黑线,这又是哪里来的歪理?以前怎么没听他说,难道她之前吃得不够多?

“抗议,没吃饱!”云芷汐一手撑着下颚,一手端着碗敲,双目执着的看着眼前的美男子抗议道。

容煌起了身,颀长精健的身躯横过小桌子,将坐在椅子上的人儿抱入怀里道:“现在就喂你,保证满足小娘子。”

这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抱着人儿回屋去了,此“喂”可是需要身体力行的。

美男子表示,小娘子一直在修炼,他能抽空开荤的日子不多,必须把握住任何时机,否则他又要吃素很久。

再说这竹楼四周,他都是设了阵法的,就是铁木真也别想进来,更别提那些阵*子了。至于九婴,这凶兽精着呢,才不会过来招人嫌,它有点害怕容煌。

因为这个共同的害怕,九婴最近和小白喵的关系不错,两兽有“共同语言”。

“没吃饱,罢工!”而此时,云芷汐正抱着被衾,一头卷进去当鸵鸟。她表示没让她吃舒服了,她不干。

容煌把一卷子的人儿全抱在怀里,性感的薄唇凑上去亲吻人儿被辣得红肿的唇,却被她表示罢工的躲闪着。

“我摸摸看饱没饱,小肚子在哪里?”容煌无赖的压着人儿,大手灵巧的摸进她的被子里,再钻到她的衣襟里。

“混蛋!你欺负我!”云芷汐缩了缩身子,可她真不知道,现在的容煌到底修为如何,降低了还是正常着。

上次她挑战他,直接从武力上战败,再到体力上战败,怎么求饶都没有用,她是有些怕了。

“那换你欺负我,为夫不介意你来。”容煌翻身,让人儿压着他道。

云芷汐目光一亮!

“你绝对配合?”云芷汐眼神贼亮问道。

“配合。”容煌微支了身,舔了她的眼眸一口,就她这贼眉鼠眼的小样,就像是一头刚出生的狼崽子,奸诈狡猾惹人爱。

“那我要绑你!”云芷汐笑眯眯的抽出一条银色蚕丝,这东西当初是系《镇天三式》的,柔韧性好,还附有剧毒。

一般人肯定要被弄死,可容煌不是一般人,他也不知道什么体制,反正任何毒素都奈何不了他,至于这蚕丝能不能绑住他?那要看他的修为是否跌落了。

容煌十分听话的,伸出了那双能干而漂亮的手,云芷汐兴致勃勃的说干就干!反正这时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结果……

云芷汐把容煌五花大绑完毕,就“嗖”的一溜烟走了!

满心期待的容煌愣了愣,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

最重要的是!

他这回真的是在修为跌落期!他还真的挣不开这条蚕丝!

“我去看看大牛他们啦!”云芷汐愉快的在外面喊,虽然她有些怀疑,男人没追出来,应该可能是修为跌落期,可是她担心有诈,所以真心不敢现在就回去,于是吼完一嗓子就跑了。

某位作茧自缚的美男子,乖乖的躺在床上……脸色是——无法形容的,复杂、诡异、郁闷、无奈……

云芷汐却并非去找大牛,她是去找了纳兰云浮,之前说好的,让他晋阶成皇。上次她将万年灵乳给了他一滴,已让他的修为晋阶到高阶玄王,再加上容煌的指点,纳兰云浮对皇道已有了一定的感悟。

这一次,云芷汐是给他送升皇丹的。

青眼白虎,最终在容煌的淫威下,被迫的吐出兽丹,让梁敏烙下了精神契约,成为了梁敏的契约兽。

不过青眼白虎也不亏,它得到了不少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来成长,还有雷狼跟它过招,也是它的造化了。

因为其余人都在闭关,云芷汐很快又兜回竹楼里。

“煌煌——”云芷汐小声的在屋外叫了一声,良久也只听到屋里绵长的呼吸声,她便蹑手蹑脚的进了屋,看到床上依然被绑着睡的男人,她才有些把握的认定,这货多半是修为跌落,正在弱鸡的时期。

“煌煌——”云芷汐靠近床边又叫了一句,不是她胆小啊,完全是因为这个男人现在,根本无法看清楚他到底有没有修为,修为又在那一步?

他这次觉醒之后超级诡异,任何时候看着都跟个普通的浊世佳公子似的,没有任何的修为,就像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郎。

因为手足被捆在床榻上,容煌的躺姿并不算优雅,但他的神态气质优雅,睡得似乎还挺沉的。

云芷汐蹲在床边看着他,他此时墨目紧闭,长长的睫毛掩着她修长的眼线。一张一弛的呼吸,令他挺直的鼻梁微有动静,勾勒出那性感的薄唇,如阳春三月的桃花,开得又鲜又惹人。

他的肌肤如大理玉石般光泽刚毅,一身出尘优雅的气质,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融入了众生的神。虽褪去了飘渺,却多了更神秘的旷远余韵,令他站在人群里,依然如鹤立鸡群。

“煌煌。”云芷汐素手轻落在男人的唇上,懒眸眨了眨的凑上去,悄悄的偷吻了他,眼神里眨动着俏皮的流光。

容煌当然没有睡,但是他觉得,他要是张开眼,她可能会跑。所以他不如接着睡,等她进一步的动作。

果然,他就等到了她这蜻蜓点水的吻。

接着,他听到人儿窸窸窣窣爬床的声音,然后有软软的身体,贴近了他的身体,有甜香扑入了他的呼吸里。

再接着,他感受到人儿抱住了他。

起初嘛,挺安静的,就抱着他睡觉。

但是嘛,在他没反应之后,她就有反应了。她的小手偷偷摸摸的,钻进了他的衣服里,一把摸在他的腹肌上,摸得不过瘾了,就往上再摸,摸着摸着……

“煌煌——”云芷汐趴身在容煌身上,正郁闷这家伙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继续。”容煌微微喑哑的嗓音,从他性感的唇里溢出来,可他却闭着眼没张开。甚至那玉石般的容颜上,还有一层可疑的红晕散着。

“煌煌,你张开眼。”云芷汐俯下身,声音里带着一丝调侃的笑意。

容煌张开墨目时,看到的是一双莹了碎裂月光的秋水眸,荡荡漾漾的十分诱人心魂,他呼吸微微一滞,想伸手扶她的眉眼,却伸展不开。

云芷汐却也趴在他身上没动弹了,她有些怔忪的看着,眼前这双半开半迷离的墨目。她从未看到容煌这样的眼神,再配合他那微有红晕的脸,一时间把她看呆了。

她伸手轻抚着他的长睫,娇软的唇落在他这双微微迷蒙的墨目上,她深深的吻了吻,手掌轻抚着他的玉脸。

容煌的呼吸很轻,轻得像是一片鸿毛,随时都可能羽化而散,让云芷汐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抱着他的脑袋去亲吻,像是怕惊了他这尊神。

直等到两唇吻合,他的气息才开始重了一些,只是这一刻,容煌的识海却轻轻颤了颤,他忽然开口道:“识海敞开,让我进去。”

------题外话------

坚定不移求月票!翻库存,翻库存!千万别有漏网之鱼,快快给本座投票嗷嗷!

感谢榜在留言区置顶回复中,写不下的都会往下一天挪移,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