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5小黑篇:这,是喜欢吗?霍杰自己也不知道

温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卑鄙!”

厉枫殇微微挑眉,脸上的表情还是冷若冰霜,不过眼神之中已经有些得意。

温晴无奈,只能转过身对姜堰说道:“实在是很不好意思,姜理事,我跟厉总还有些话要说,这顿饭算是我请了。”

姜堰心中明白,温晴这是被厉枫殇逼得赶自己走了。

姜堰站起身来,跟厉枫殇对视了一会儿,奈何厉枫殇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转开了目光。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下次再聚。”姜堰说完,便脸色铁青地拎着公文包离开了。

温晴瞪着眼前已经得逞的厉枫殇:“这下子你总满意了吧?”

厉枫殇微微挑眉,伸手搂住了温晴的肩膀说道:“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把我的脾气想的太好。”

温晴被厉枫殇带到了他的包厢内,看了一眼包厢里面的人,发现两位董事身边都有一个日本女郎伺候着,只有厉枫殇身边的座位是空着的,心中这才好受了些。

霍西在厉枫殇跟温晴进门之后就刷拉一声关上了门,隔绝了外面的目光。

两位董事笑米米地看着眼前的厉枫殇说道:“难怪厉总不要人陪,原来早就已经约好了温小姐。”

温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要是厉枫殇真的叫人陪的话,说不定现在她就已经跟厉枫殇动手了。更别说今天厉枫殇还搅了局。

在吃饭的过程中,厉枫殇一边给温晴倒酒,一边在温晴的耳边低声说道:“说吧,你为什么会答应跟姜堰出来吃饭?”

温晴没好气地转过脸去:“我想要跟谁吃饭就跟谁吃饭,你和我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向你汇报。”

厉枫殇握住杯子的手紧了紧,低声咬牙切齿地说道:“看样子上次那照片的事情,你还没有得到教训!”

温晴瞪了厉枫殇良久,发现自己在气场上竟然还是比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于是就只好作罢,低头喝闷酒。

厉枫殇也将手缩了回去,看似漫不经心地在温晴耳边低声说道:“不许再有下次。”

温晴觉得有些气闷,不过抬头就看见了另外两个女郎投过来的,有些羡慕的眼神,不禁又清醒了一些。

的确,她跟厉枫殇不过就是工作上的那么一点儿关系。

厉枫殇完全可以不用理会自己跟什么人吃饭喝酒,甚至可以像眼前这两个董事一样叫个女人来陪。

只是厉枫殇没有这么做,温晴也不可能傻乎乎地相信今天的事情只是凑巧而已。

看样子厉枫殇还是有预谋的,他是故意跟踪自己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又故意把姜堰气走。

这一系列的举动,可以理解为这个男人是在吃醋,所以才这么做的吧!

想到这里,温晴便微微一笑,举起杯子跟厉枫殇碰了一杯,低声说道:“厉总下次要是吃醋,可以直说嘛,大庭广众之下的这么让人下不来台,可不好。”

厉枫殇微微一愣,随后皱眉看着温晴,但是反驳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甚至于想到,他今晚为什么会这么做,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一想到厉枫殇是因为吃醋才做出这么幼稚又失常的行为,温晴就觉得今天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就算是没有从姜堰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也无所谓了,要知道这之前应该只有白若素才有这待遇吧,没想到有一天霍杰也会为她吃醋,光是想想就觉得幸福,于是开始放开了喝酒。

厉枫殇无奈,也只能陪着温晴喝酒。

两位董事是会看眼色的人,于是也纷纷举杯,说一些好话,无外乎就是希望厉枫殇跟温晴可以一直长长久久下去,听得厉枫殇脸上反而有些尴尬。

温晴一把搂住了厉枫殇的胳膊,笑米米地对眼前的两个人说道:“厉总向来是个会疼人的人,我承认今天是我做得不对,往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杰,你就不要生气了,嗯?”

厉枫殇皱眉,想要甩开温晴的手但是场合又不合适,于是就只能一直被温晴这么*着,一直到一顿饭吃完。

当然,按他的性格,是完全可以不顾温晴的面子,直接抽出手走人,可他却怎么也做不出来。

等到送走了两位理事之后,厉枫殇才狠狠甩开了温晴的手,冷声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做什么?”温晴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了,双手抱胸挑眉看着眼前的厉枫殇说道:“不知道啊,要不要厉总教教我,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厉枫殇甩手就想要上车:“你疯了。”

谁知道温晴却不肯了,扒拉着厉枫殇的车门不放手:“送我回去。”

厉枫殇不满地看着温晴说道:“自己回去。”

“我喝酒了,而且刚才我也没有开车过来。本来呢,是有人要做我的免费司机的,只可惜这个人被一个大混蛋赶走了。”

温晴靠在车窗面前看着厉枫殇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该不会要做出这么没有绅士风度的事情吧?而且别忘了,这还是在餐厅门口,刚刚餐厅里面那么多人看着你说出那一番话的呢。”

厉枫殇皱眉看了一眼餐厅的方向,发现果然有人在偷看。

要是现在真的把温晴就这么扔在这里,明天保不准新闻头条又会变成什么样不堪入目的内容。

厉枫殇皱眉看了温晴一眼,最终还是说道:“上车。”

温晴心满意足地上了车,一头就栽倒在了厉枫殇的怀里。

厉枫殇抱着怀中的女人,一时间有些失神。

这体温跟香气都十分熟悉,跟在祈晴小岛上那个晚上一模一样。厉枫殇看着怀中女人的脸,一时间有些失神。

偏偏此时温晴也正有些痴迷地看着厉枫殇,伸手摸上了厉枫殇英俊的脸,低声说道:“你说你没事为什么要来这儿吃饭呢?又把姜堰赶走。厉总,你该不会真的动心了吧。”

厉枫殇把温晴往旁边一推,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东西。”

“谁说你不知道的,你心里清楚得很。”谁知温晴却根本不给厉枫殇任何躲避的机会,又粘了上去:“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喜欢?厉枫殇有一瞬间愣神。

他喜欢的人不是一直都是若若吗?如果那种在乎的感觉是喜欢的话,他无疑是喜欢若若的。

那对温晴的又是什么?他很明显的知道自己对若若和对温晴的感觉不一样。

若若对他来说,在这世上没人可以替代,甚至可以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的那般重要,他的所有温柔*爱都给了她一个人。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从未想过要对她温柔或者是怜惜,可却偏偏无法忍受她随便与别的男人接触,每当那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把她拽回到自己身边来。

这,是喜欢吗?

厉枫殇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最终他都没有回答温晴的问题,反而伸手捏住了温晴的下巴问道:“那你呢?你对我又是什么样的感情?”

温晴看着眼前厉枫殇十分专注的神情,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只不过是想要*一下厉枫殇而已,却没想到厉枫殇竟然当真了,开口问出这样的问题。

喜欢啊,不对,不只是喜欢,她爱他,爱到了骨子里。

可是温晴却又说不出口。

厉枫殇见到温晴犹豫了良久,眼中的热情一点点褪去,最后放开了温晴说道:“看,你自己原本就没有什么心,又来问我这样的问题干什么。”

温晴突然一下子像是被戳中了痛脚一般大声说道:“谁告诉我没有心!”

厉枫殇转头看着温晴:“那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上次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姜堰又是怎么回事?”

温晴看着厉枫殇,一下子有些回答不上来。

她每一次跟男人接近,除了厉枫殇之外全是为了任务。她多想告诉厉枫殇这不过都是些假象,可是她不能。

厉枫殇是寒鹰的人,她是暗门的人。他们原本就属于不同的组织,怎么能期望厉枫殇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是吗?”温晴低着头冷冷说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厉枫殇淡淡说道:“前提是我得不到我想要的解释。”

温晴不说话了,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厉枫殇看了她一会儿,也转头看向了窗外。他们之间总像是隔着点什么东西,有些时候感觉马上就要坦诚相对了,可是触摸到的却还是一层薄雾,看不清对面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

霍西一声不吭地开着车,没多久就到了温晴家的楼下。

可是温晴却在这个时候耍起了酒疯不肯走了,死活拉扯着厉枫殇的袖子。

霍西有些为难地看着厉枫殇,似乎是在用眼神询问厉枫殇,要不要直接把温晴给拉走。

但是厉枫殇却摇了摇头。

他看见此时温晴的眼神,充满了悲伤,但是仅仅是一瞬间又恢复成了刚刚那满不在乎的样子,趴在厉枫殇的耳边对厉枫殇说道:“你舍得就这么丢下我吗?”

厉枫殇看着温晴不说话。

“你特地跑到那家餐厅里面,将姜堰赶走,让我陪你吃饭,然后现在又送我回家,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温晴口中喷出的热气直接触到了厉枫殇的耳朵:“我记得,厉总应该从来都不会做一些没有目的的事情。”

“的确。”厉枫殇一伸手,将温晴捞了回来,抱在怀里,伸手抚摸着温晴姣好的五官。

随后低声说道:“那你现在邀请我上楼,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温小姐也会做一些不带目的的事情?”

温晴笑了笑:“你能说出这些话,就是我的目的。”

厉枫殇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温晴说道:“的确,你的目的达到了,可是我的却还没有。”

说完,厉枫殇就横抱起了温晴,直接往温晴的公寓走去。

有时候可以顺从自己的本心做事,也是一种幸运。

温晴紧紧搂着厉枫殇的脖子,眼神有些迷离地仰头看着他,嘴唇微张,似乎是在邀请眼前人来品尝。

厉枫殇抱着温晴进门,一脚踹上了门,连灯都没有开,将温晴扔到了沙发上,随后狠狠压了上去,混乱中还踹翻了一条椅子。

温晴在黑暗中笑着,伸手抚摸上了厉枫殇的嘴唇,低声说道:“厉总难道就这么亟不可待吗?”

厉枫殇一手揽着温晴的细腰,一手托着温晴的后脑勺,直视着眼前这双漂亮的眼睛说道:“对待别人,我可不是这样。”

温晴微微一笑,伸手一拉,主动吻上了厉枫殇的双唇。

两人从单纯的唇齿接触,到后来的法式深吻,完全的由心而发,顺其自然。

温晴用力抱着厉枫殇宽厚的肩膀,厉枫殇也紧紧抱住了温晴的腰,两人之间毫无缝隙,仿佛都要将彼此融入血骨才肯罢休。

从轻吻到热吻,一发不可收拾。

迷乱中,温晴伸手解开了厉枫殇的衬衫纽扣,却被厉枫殇反手抓住了手,冷声问道:“想干什么?”

温晴挑眉看着厉枫殇,神情十分的理所当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厉总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说,你今天只是想到我的公寓里面来跟我聊聊天而已。”

厉枫殇看着温晴此时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仿佛接下来的一切都应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鬼使神差地,厉枫殇突然问道:“如果今天上来的是姜堰,你也会如此吗?”

温晴微微一愣,随后转开了脸。果然,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是爱计较的,就算是厉枫殇也不例外。

“告诉我,你为什么答应跟他吃饭?”厉枫殇看着温晴说道:“别告诉我,你是喜欢吃什么日本料理,今晚的饭桌上你光顾着喝酒了。”

温晴却笑着看向他:“原来厉总还会在暗中留意我喜欢吃什么,这还真是我的荣幸。”

“你知道我不想跟你说这些废话。”厉枫殇的眼神之中已经透露出了一点点不耐烦。

温晴的表情却突然变得有些委屈:“厉总,你压得人家有点儿疼呢。”

厉枫殇这才反应过来温晴还被自己用力地压在身下,于是就立刻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

与此同时温晴也站了起来,一步三晃地走到了酒柜旁边,拎出来一瓶红酒,在厉枫殇面前晃了晃。

“看样子厉总刚才喝得还不够,要不要再来几杯?我比你懂喝醉的感觉,喝醉了,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厉枫殇的关注点却一直不变:“那我倒是更想知道,你跟几个男人喝醉过?”

温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倒了一杯猩红的红酒举到了厉枫殇面前:“如果厉总愿意干了这杯,那你应该就是第一个,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厉枫殇毫不犹豫地接过杯子干了一杯,惹得温晴哈哈大笑。

不过厉枫殇却脸色铁青笑不出来,就算是欲擒故纵也好,可是到了这个份上,眼前这女人为什么还不收手?

“如果厉总只是到我这儿,来听几个能让你满意的答案的话,那么,慢走不送。”

温晴端着酒杯占到了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万家灯火,眼眸中有一丝惆怅一闪而过。

“我不管你现在在想些什么,温晴。”厉枫殇拎起了自己的西装,十分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从今天开始我不想看见你跟姜堰再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凭什么。”温晴一点儿也不打算给厉枫殇留面子。

厉枫殇眯起眼睛看了温晴一会儿,沉声说道:“你非要逼我说出你想要的答案吗?”

温晴不说话了。

她大概能猜到厉枫殇想说什么,但是却不敢肯定。时隔多年,现在的厉枫殇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再也不是当初的少年。

男人可以有铁骨柔肠的一面,或许他的回答会让自己心醉,但是却更可能显露出冷血无情的一面,那么他的回答就会让自己心碎。

与其难以抉择,不如两个都不要。

站在窗前,温晴看着楼下,厉枫殇上了车扬长而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不如就暂时躲避一下好了。也给厉枫殇一些时间,来梳理清楚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厉枫殇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温晴相信,这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回到了沙发上,温晴揉着有些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从包里拿出了图纸接着研究。

现在她已经摸清楚了兵工厂真正的所在地,那么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布置好爆炸点。这种事*越少越好,虽然效率慢了一点但是不太会被人发现。

只是同样的,也很危险,一旦被发现,很有可能就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

然而姜堰这只老狐狸不太好对付。温晴看得出来,他对于他所要负责的这个兵工厂十分上心。

而且经过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以后,相信兵工厂内部应该会加强戒备,想要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只怕是不容易了。

不过有一个办法,倒是可以试试。

第二天,温晴破天荒地比平时早了许多时间到了Z&A的公司里,看似在忙着工作的事情,可是眼神却一直看向外面。

昨天晚上她上了姜堰的车之后,趁机在姜堰的车上安装了GPS定位器,今早出门前温晴清清楚楚地看见定位器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可是却不是朝着公司的方向。

观察了十几分钟之后,温晴便心知肚明了,看来姜堰是到兵工厂去了。

“温小姐,你今天可真早呀。”Z&A派给温晴的一位助理笑盈盈地端着咖啡走过来,递给了温晴一杯,说道:“现在都还只是在做一些准备工作呢。”

“是吗?”温晴笑了笑:“没关系,我昨晚上失眠,左右也没事就先赶过来了。对了,你们姜理事呢?”

“姜理事应该还没来上班吧,不过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就会到了,他平时都是这个时间来公司的。”

助理一边说道,一边打电话给了姜堰办公室外面的秘书间,嘱咐姜堰的秘书记得准备好早餐。

温晴听着有些好奇:“你好像对姜理事的作息十分清楚。”

“是呀,在做温小姐的助理之前,我也是姜理事的助理呢。”助理十分热情地对温晴说道:“怎么,温小姐对姜理事的作息也十分感兴趣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