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4小黑篇:霍杰跟踪温晴

姜堰对温晴是一如既往的客气亲切:“我一个大男人,被你撞一下怎么可能会有事,倒是温小姐,没事吧,怎么走路这么匆忙。”

温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事,今天穿的鞋子后跟有些高而已。”

就在这时,身后的厉枫殇再次忍无可忍地说道:“温晴,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温晴转过头去看了厉枫殇一眼,只见此时的厉枫殇早就没有了之前那淡定的样子,变得十分生气,双眼瞪着温晴跟她身后的姜堰,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冲过来杀人。

“厉总,还有什么事吗?”温晴梗着脖子,也没什么好气地说道。

“公共场合请注意你的形象,想要投怀送抱回家去。”厉枫殇冷着脸说道。

“还有,我希望你可以清楚,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还有工作没有完成。会议室里,导演跟编剧正在等你商量镜头。”

温晴咬着牙看了厉枫殇一会儿,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温晴才转身离开。

而厉枫殇脸上的表情却更难看。

这个小气的男人,才不过看到了自己不小心跟姜堰撞了一下而已,什么投怀送抱,他怎么能想得出来!

厉枫殇眼睁睁目送着温晴离开之后,才把目光转向了眼前的姜堰:“姜理事,有什么事吗?”

姜堰转头看了一眼温晴离开的方向,有些迟疑地说道:“温小姐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怎么,厉总,你对她发脾气了?”

“赵辰宇既然把她送到了这里,那我就算是她的半个老板,我要教训员工用不着你说话。”厉枫殇对姜堰没什么好感:“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来给你看看一些之前温晴拍摄好的素材。”

整个会议的全过程,温晴都没怎么用心在听,她现在脑子里想来想去都全是那个兵工厂的事情。

那兵工厂里面的人看起来不少,要是想要行动的话,一个人的确是有些困难,一不小心就把自己也炸死在里面了。

这样想着,以至于导演跟温晴说话的时候温晴都没有听见。

唐婧有些着急地在桌子下面碰了碰温晴的脚,低声提醒:“导演在问你的意见呢。”

温晴这才反应过来:“哦,随便吧。”

唐婧简直要被温晴气死了,不过没办法,眼前的这个大小姐不好伺候,要是她一个不高兴,镜头拍不好,又要浪费多少时间跟胶卷。

主角不愿意配合,那么导演跟编剧说再多都没用,因此这次会议还是很早就结束了。

而结束之后,温晴似乎一分钟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呆着,抬脚就要走人。

唐婧连忙把温晴给拉住:“小晴晴啊,你说你今天这是做什么,好好地跟厉总闹什么闹,你这不是给自己找小鞋子穿吗?”

“厉总?”温晴十分不屑地看了唐婧一眼,笑得有些阴森:“跟他闹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脑子不好使的普通人一个而已,随随便便就会误解别人。”

“什么什么?”唐婧瞪大了眼睛看着温晴说道:“误解你什么了?”

温晴懒得多说,于是就索性不说话了,双手抱胸一副不愿意再多说的样子。

而厉枫殇此时气也早就已经消了,于是打算来找温晴吃顿饭,也能说说话,解释一下误会。

只是厉枫殇刚刚从电梯口走出来,就看见姜堰也同时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并且直接走到了站在会议室前面的温晴旁边。

温晴听到了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是姜堰,于是就勉强笑了笑说道:“怎么姜理事到这儿来了,不是在跟厉总谈事情吗?”

姜堰微微笑了笑:“也没什么太大的事情。比起那些杂七杂八的,温小姐生气才真的算是大事情呢。怎么,跟厉总闹别扭了?”

温晴有些不自在地转过了脸,似乎不愿意多说。

而不远处厉枫殇的脸色则变得十分难看,姜堰放在温晴肩膀上的手真是让人怎么看怎么想剁了它。

温晴的大半个身子被姜堰挡着,没看见厉枫殇,但是姜堰可是能清楚地感觉到身后那一缕视线。

鬼使神差地,姜堰对温晴说道:“温小姐不高兴,这可不好。走吧,温小姐,一起去吃顿饭,我请客,就当是代替我们厉总,为温小姐赔罪了。”

温晴微微皱眉,说实话她不是很喜欢姜堰这个人,这人一直都是带着笑容的,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又一直那么的假。

如果说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姜堰的话,那大概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谁会乐意跟这种虚假的冷血动物有什么交往。

不过转念一想,姜堰虽然说并不怎么受自己的喜欢,不过现在姜堰是兵工厂的负责人,而且现在这个男人还对自己有些兴趣,若是可以透过与姜堰的接触,来获得一些与兵工厂有关的信息的话,那就更方便了。

毕竟兵工厂在底下,那么在爆破这件事情上,技术含量就稍微有点儿高。

最重要的是,她得要知道所有兵工厂的出入口,这样才能保证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逃出来。

厉枫殇看着温晴跟姜堰对视了那么久,心中越发不高兴。

可是温晴这丫头偏偏又在姜堰提出请客吃饭的时候,十分欣然地点了点头。

霍西有些担忧地看了身边的厉枫殇一眼,只见此时的厉枫殇果然已经快要成为一个移动空调了,浑身散发着冷气,似乎是恨不得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冻住。

“老大,咱们还走不走?”霍西好心地问出了声,要是再让厉枫殇这么看下去,他可不能确定温晴跟姜堰今天这顿饭还能不能吃成。

厉枫殇转身回了电梯,等到电梯门关上之后,对身边的霍西说道:“等会儿不要回去,直接跟着他们去他们吃饭的餐厅。”

霍西有些为难地看了厉枫殇一眼:“老大你是想,跟踪?”

厉枫殇冷冷瞥了霍西一眼:“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员工私底下的工作交流而已。”

霍西十分识相地闭了嘴。

工作交流什么的,反正现在你已经不管广告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添堵呢?

只不过这样的问句,在厉枫殇冰冷的视线下被生生堵了回去。

姜堰对待美女倒是挺大方的,直接挑选了本地最豪华的一家日本料理店,而且十分绅士地邀请温晴进门。

等到姜堰跟温晴进门三分钟之后,厉枫殇才从车上下来,整了整领带,冷着脸带着霍西跟霍北走了进去。

“先生,请问你需要些什么?”一个穿着和服的年轻女人迎了上来。

霍西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别的人之后,直接在前台上放了一把手枪跟一张金卡:“刚才那对男女在哪个包厢?”

年轻女人被吓得不轻:“这,在二楼最里面的包厢。”

厉枫殇看都没有看这女人一眼,冷冷说道:“那就给我来一间对面的。”

说完,厉枫殇就径自上了楼,眼神冷得可以冻死人。

温晴跟着姜堰走进了餐厅。姜堰表现得十分绅士,也友好得让温晴感觉有些不太自在。

温晴十分明白姜堰的这种友好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企图,因此便配合着对姜堰说道:“姜理事应该去过日本吧?选的餐厅跟点的菜都十分有品位呢。”

姜堰微微一笑,眼神之中也禁不住觉得有些高兴,对温晴笑道:“大学的时候在日本呆过几年,算是有些了解,也不知道温小姐喜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既然是姜理事推荐的,我自然没有不喜欢的道理。”温晴笑着说道,一边帮姜堰倒了一杯清酒。

“只是有些羡慕姜理事,我长这么大,除了拍戏之外,都没怎么去外面看过,对其他地方的风土人情也不怎么了解。”

“都是人住的地方,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姜堰说道:“何况像温小姐这样的,出去反而不大安全。”

温晴脸上的笑容有些*:“只可惜我晚认识了姜理事几年,不然的话,我就要跟着姜理事出去看看了,想必有姜理事在身边,我一定会十分安全的。”

姜堰禁不住笑出了声,举起杯子跟温晴手中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说道:“温小姐又怎么知道,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呢?”

温晴心满意足地笑了:“那姜理事可要好好保养好身体,免得到时候不能保护我哦。”

“这有什么,我身边……”姜堰看了温晴一眼,只见温晴正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便笑着接着说道:“我身边别的不说,保镖倒还是请得起的。”

“是么,那可真是再好不过。”温晴面上温和,心里却冷笑连连。什么保镖,只怕是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吧。

温晴细细一想,又换了个话题说道:“不过说到保镖,最近我的经纪人给我看了一个剧本,我粗略看了一下,好像里面也有什么保镖,不过打扮得都跟军队似得,看起来还挺酷的。”

姜堰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哦,那应该是雇佣兵吧。”

“雇佣兵?”温晴假装十分好奇地看着姜堰说道:“我好像听说过,不过倒是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那咱们这种地方,也会有雇佣兵吗?”

“雇佣兵是国际上经常会提到的一种人,他们非黑非白,只是拿钱做事,谈不上好坏,也可能遍布全球。”姜堰好心给温晴科普了一下:“不过他们一般都不会轻易被人发现。”

“那多可怕呀。”温晴搓了搓胳膊,有些害怕地说道:“这样一来,岂不是我们身边就生存着一些杀人机器?可是他们都会在哪儿呢?”

姜堰轻轻咳嗽了一声,端起酒喝了一口,状似有些不太自在地说道:“应该是躲起来,在人不多的地方吧。”

“那就更可怕了。”温晴睁大了眼睛看着姜堰:“不过姜理事知道这么多,难道是你见过这些所谓的雇佣兵?”

在温晴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姜堰脸上的神情十分明显地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对温晴笑了笑,说道:“温小姐,似乎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还真是个警惕性极高的老狐狸。

温晴在心中暗暗骂了几句姜堰之后,便摆出了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说道:“姜理事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对那种打打杀杀的事情感兴趣,只是……感觉听起来很帅的样子呢。”

温晴一边说着,脸上也露出了有些向往跟花痴的表情。

姜堰皮笑肉不笑地对温晴说道:“我看温小姐还是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雇佣兵这种人可不是说着玩儿的,而且他们也只是拿钱办事,都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随时都有可能没命。”

“温小姐总不希望自己最后会成为*吧?”

果然,当姜堰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温晴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害怕,捂着嘴说道:“这么可怕,那还是算了吧。”

姜堰笑了笑,接着跟温晴聊天吃饭,不过温晴已经没了那个兴致了。

因为姜堰这老狐狸的嘴巴实在是太紧了,根本就套不出些什么话出来。

不过看得出来,这个人也并没有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而此时的厉枫殇则是面临着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因为他刚刚走上餐厅二楼,就碰到了几位公司里面的董事。

此时这两位董事正诚惶诚恐地站在厉枫殇面前。

“没想到,两位董事的兴致倒是颇高啊。”厉枫殇看了一眼这二人身后打扮艳丽的日本女郎。

这两位都是有些上了年纪的,就这么在厉枫殇面前被拆了台,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

好在其中一个突然开口说道:“其实我们也只不过是在工作之余放松一下聊聊天,厉总到这儿来难道不是为了这个吗?”

厉枫殇被问住了。

的确,若是说自己是独自一个人来吃日本料理的,怎么也说不过去。

因此厉枫殇便笑道:“实不相瞒,的确是。既然都碰到了,不如就一起?”

厉枫殇都发话了,这两位哪有拒绝的道理,于是就跟着厉枫殇进了包厢。

其中一位还十分周到地对厉枫殇说道:“厉总……要不要也叫一个?”

厉枫殇看了看两人身后的日本女郎,又想起了隔壁的温晴,冷哼了一声说道:“这就不必了,两位自己慢慢享用就好。”

这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也都不说话了。反正他们做他们的,只要不妨碍到厉枫殇就是。

霍西在厉枫殇坐下之后,就在门口守着了。正好此时温晴所在的包厢门打了开来,温晴一眼就看见了对面的霍西,以及厉枫殇一群人。

温晴微微皱了皱眉。

她原本是看姜堰越是往下喝,表现就越是不对,甚至开始有些动手动脚的企图,于是就想要借着去卫生间的名头趁机溜走,却没想到一出门就碰上了熟人。

霍西挑眉看了温晴一会儿,轻轻咳嗽了两声。

厉枫殇一抬头,就看见温晴正愣在包厢门口,似乎是没有想到厉枫殇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为何,在看见温晴这样的表情以后,厉枫殇反倒是感觉心里舒畅了许多,就对温晴说道:“这么巧,温小姐跟姜理事也在这里?”

温晴心中有些懊恼,这回被姜堰拉出来吃饭,一无所获不说,还被厉枫殇抓了个正着,这下子可有些麻烦了。

而此时厉枫殇心中则是有些幸灾乐祸,想起来之前他跟安娜吃饭的时候,温晴大摇大摆三言两语就将安娜给气走了,那时候自己脸上的表情应该跟温晴此时差不了多少吧。

于是厉枫殇就站起来走到了温晴的面前,笑着说道:“怎么,温小姐看见我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

此时姜堰也已经看见了厉枫殇,于是跟着站了起来:“厉总,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姜理事。”厉枫殇看了脸色有些窘迫,打量低头装鹌鹑的温晴一眼,笑着说道:“说来还真是巧。”

“我不过就是跟两位董事来吃个饭,没想到这都能碰到你们。不会打扰你们了吧?”

姜堰就算是心里对厉枫殇不服气,但是明面上厉枫殇也还是Z&A的总裁,于是就只能干笑着说道:“厉总说的这是哪里话,怎么会打扰了呢。”

“那就最好。”厉枫殇伸手把玩着温晴垂在胸前的一缕长发,意味深长地说道:“我还以为姜理事看见我,会不高兴呢。”

这时,身边的人都已经看了过来,并且议论纷纷。

在这儿吃饭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他们多少都认得这几位,看见温晴夹在姜堰跟厉枫殇中间,眼中就都带着一些探究。

前些日子厉枫殇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那一番话,到现在这风头都还没过去呢。

谁不知道温晴现在身上已经盖了厉枫殇的戳,却没想到姜堰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来横插一脚,胆子倒是不小。

温晴看了一眼眼前的厉枫殇,低声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不过就是吃个饭而已。”

谁知厉枫殇的脸色却一下子冷了下来,拔高声调听起来像是十分生气的样子:“你说什么?你说你是因为怄气所以才跟这个人来吃饭?你难道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批评你吗?好,就算你现在不高兴,你故意想要气我,你找个什么人不行,非要找个我最看不上的?”

温晴微微张着嘴巴看着眼前的厉枫殇,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厉枫殇说这话可是一举两得啊,一方面宣布了温晴的确是自己的人,她跟姜堰吃饭只不过是想利用姜堰气一气厉枫殇罢了。

另一方面又暗示厉枫殇跟温晴其实都看不上姜堰,他充其量不过就是个被利用的对象,一颗棋子而已。

温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从来不知道霍杰居然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不过在看到姜堰隐忍的脸色,还是对厉枫殇小声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厉枫殇单手撑在温晴的脑袋旁边,低头十分认真地看着温晴,语调是一如既往的高。

“温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用我最看不上的人来气我,效果只会适得其反。倘若你现在让他滚,或许我还能考虑跟你心平气和地沟通。”

温晴从厉枫殇的眼神当中知道了厉枫殇的想法,他现在是在威胁自己,是让自己开口赶走姜堰。

倘若自己不这么做,那么厉枫殇这张嘴,接下来还会说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可不能保证。

温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卑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