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6章 师父和男人,用途不一样!

可是……

“不对!还有阙天宫的人,只怕九婴应付不了!”云芷汐骤然坐起身道。

“嘶——”容煌抽了一口凉气,清俊的脸青了青。

“你……你怎么了?”云芷汐一看他脸色不对,也是着急了起来,难道是……

不对!她坐到了什么……

“小东西,你可真能!”容煌一脸难看,任哪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被这么一惊一乍的,还狠狠的糟蹋了一下,绝对都不会有好脸色。

“我……我……我没注意……”云芷汐不敢动了,天地良心!她绝对不是故意的。

容煌脸色黑了黑,这人儿居然还……

坐着不起来了!他算是完败给她了……

“轻点,起来。”容煌无法,只能调教道。

幸好云芷汐资质还成,总算没再折腾他了,只是他心中那些旖念,也被折腾到了冰点,唉……

“阿哥他们……”云芷汐呐呐的还道要说。

“蠢丫头,我都把你说的,那老豆腐渣打死了,阙天宫的人还能为难他们?如果这样,他们都没办法自己出城,你还是换一批手下吧。”容煌心情不美丽,说话也不客气道。

当然,他主要是不乐意那么快跟那帮人聚在一起。不然他将她“掳”出来做什么?他还怎么“恣意妄为”?

云芷汐翕了翕唇,郁闷的嘀咕道:“我不是色迷心窍了么,脑子当然不够用。”

她虽是嘀咕,可容煌的耳力多好啊,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他那修长的剑眉便不自觉的舒展开,低笑声清彻而出,如叮咚的清泉之声。

“靠上来。”容煌说话间,自身已靠在了一块巨石上,正示意云芷汐靠在他怀里,样子别提多神气。

云芷汐在心中撇撇嘴,还是乖乖的靠进他怀里,满足了他的小要求。也才看到他们所处的地方,居然桃花盛开,一派世外桃源的模样。

“意外发现的一处废弃界,顺手修缮了一下,可以作为你最近修炼的地方。”容煌解释了此地的出处。

“我修炼?”云芷汐不解,他们不是要去冰雪城么?

“你现在六系同修,真正用到的,通常只有水火属性,外加一个金属性的防御,其余三系都是闲置着,可对?”容煌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云芷汐修炼进程的人。

“是这样。”云芷汐点点头,“我本身的一部功法,倒是能六系同修,还附带有战技,但是我对另外三系的感悟不太深,所以无法将其余的战技修炼出来。”

“对了!你不是超级牛掰么,你把感悟过给我吧。还有,你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让我快点成个圣阶什么的,到时候我就不会落后你太多啦。”云芷汐笑得贼眉鼠眼道,放着这么好的宝库不用,她不是傻么?

容煌:“……”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是个好高骛远的小东西。

“你当圣阶是田里的大白菜,随便就能长成?”容煌修长的玉指戳了她额头一下道。

“难道不能么?你不就是这样长成的么?”云芷汐对于容煌的修炼方式,那是千百个羡慕嫉妒恨,随随便便睡一觉,醒来就仙人板板的,简直牛叉到爆!

尤其是这一次!之前明明还是皇阶吧?最多就是战力超级牛掰的皇阶,可是一觉醒来呢,居然连圣巅峰的人,都被他一招干掉了。

容煌无语凝噎,对于被形容成大白菜,他完全无法反驳,因为他就是这么容易长成的,可是世上有他这样好看的大白菜么?

“要不要好好听?”容煌觉得,以前她当徒儿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说什么她就干什么的。可她现在反驳的话这么多,还琢磨着偷懒和等放水。

可是他也不想想,现在能一样么?以前云芷汐是真当他是师父,现在不是将他当男人了么?师父和男人能是一个用途么?

“听,听……”云芷汐恹恹的表示道,果然没有一步登天的修炼方法啊。

容煌这才满意的,一手搂着她的软软小腰肢,一手摸着她的滑滑小手儿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神功本来是希望,把你改造成五行神体的。但是因为出了雷狼这个变数,你的体质现在成了六系同修,有点……不伦不类。”

云芷汐满头黑线,能不要说得这么直白么?还能不能愉快的生活在一起了?

“我这里有几部多系同修的功法,你可以多琢磨一下,以你的资质,当是可以将另外三系都感悟透彻,只是你太过浮躁,被牵绊得太多。”容煌指出了云芷汐的症结,并且宽释道,“我们去暗门并不着急,反而是你和那帮人,要做好一些安排。”

“我的修为在三天后,会出现一次变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所以到了冰雪城时,我的实力应该不太好,你不能太依靠我。”容煌明显是早有打算。

“变数?会变成什么样?比我弱?”云芷汐忽然来了精神。

容煌对上她那双贼亮贼亮的眼眸,却是轻抿着性感的薄唇不告诉她。

“哼,三天后我就知道了。”云芷汐嗤之以鼻,一想着到时候,她就可以欺负他了,她心里忍不住激动了一把。

“你放心,我会心疼你的,不会像以前一样揍你了。”云芷汐认真的安抚道。

“如果我的变数,是忽然修为升高,然后离开了呢?”容煌骤然问道。

云芷汐脑子一轰,呆呆的看着容煌,还有……还有这样的事情吗?

“不许!”云芷汐忽然抱住男人的颈,将自己埋在他的怀里。他这样的一句话,让她忽然感到了惶恐,他会走吗?会……

天域,天域。

云芷汐记得在纳兰分家时,翻阅过他们的藏书,里面有关于天域的一些介绍。那似乎是一个与这个世界隔绝的地方,他若是去了那里,那他们必然要分开,至少在她修为抵达那传说一步前,他们是无法相会的。

“不许去,要等我。”云芷汐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了一丝鼻音,她才刚见到他,她不要他这就离开了。

她宁愿他修为降低,也不要他修为升高。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可是她就要这么自私,她不要他走。

“小东西。”容煌抱紧了人儿,其实他这一次觉醒,记忆里多了很多的东西,他知道了不少事情,知道了一些关于他自己来处的线索。

天域,那是他要去,也必须去的地方。

“不许去。”云芷汐揪紧他的衣襟道,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她一定要快一点晋阶。

“好。”容煌将人儿勒得更紧,他在这世上,最舍不得的就是她,他也不愿意离开她,纵然会晚一些知道那些事,也无妨。

“你把那些功法传给我看,我先想一想。”云芷汐现在还不能修炼,但并不妨碍她思考。她忽然比任何时候,都更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顶强者。

“好。”容煌没有拒绝,以精神力将记忆中的,一些有利于她修炼的功法传输过去。他们要做的,自然不是修炼这些功法,而是从中找到一些诀窍,好让云芷汐更好的修炼。

“你修炼的两部神功,对你本身都极有益处,你把《寒冰诀》停滞倒也好,以后干脆不要修它了,只将你本身这两部神功修炼好即刻。”容煌直接帮云芷汐断掉旁杂的修炼,毕竟贪多嚼不烂。

“好。”云芷汐本意也是,只修炼《通天诀》和《金凰神功》就好,其余的作为辅助研究便可。

容煌给出的功法,一共是有三部,其中有一部也是六系同修的,叫什么无敌神功,这门功法的名字听着挺牛,立即吸引了云芷汐的注意。

容煌将要点和精髓跟她讲解了,她自己才思考起来。

“你那个火莲台,不是想要我帮你修复么?拿出来吧,趁我现在还没问题。”容煌在云芷汐要闭关苦思冥想前,提出这个事情道。

云芷汐眼神一亮,连忙拿出九转火莲台道:“除了修好,能变得更牛一些么?我想给大牛用。”她自己有玲珑仙境,那是用不着九转火莲台的,倒是大牛也是火属性的,这东西适合他用。

“我看看,还有那柄匕首,也给我。”容煌拿了火莲台,又伸手要那柄只开了一刃的匕首,看来他是要开第二刃了。

“那你忙,我去修炼啦。”云芷汐交出匕首,便兴致勃勃的要去研究那些功法,一头就扎进了仙境里。等她一进仙境时,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对啊!

她傻了啊!她吞灵诀的后遗症,完全可以在仙境里快速恢复的吧?

结果云芷汐猜的还真没错,她在仙境中只用了几分钟,就完全恢复了过来。好家伙,仙境诚不欺她也!

身体恢复了,云芷汐立即专注的修炼起来。

按照容煌之前说的,云芷汐已经对融合六系的修炼,以及将他们联合运用的方法,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容煌的阐释中,多系同修的武者,本身的战斗力也是根据属性的多少,而增加多少倍战斗力的。

那么以云芷汐六系同修的情况看来,她应该能一击打出六倍玄劲攻击,这绝对又是一个越阶战的杀手锏。

有了这样的六系相融而修的想法,云芷汐把通天诀第三篇又研究了一遍。

通天诀第三篇叫《化丹篇》,主要修炼的是丹田。但丹田作为武者的根本,本身就与武者的修炼息息相关,自然与各项玄技的战斗方式也有关联。

按照化丹法所说,小成境界时,云芷汐的丹田会六系融合,六源形成初步相融,她能够自由运用各项属性。

只是说是这么说,云芷汐却一直没能修炼成小成境界,她知道是她没感悟透彻的缘故,但金系倒也还好说,可她对雷系、木系和土系自来没研究,又要怎么感悟呢?

“五行可相生,我可以从这一点先感悟。”云芷汐沉吟分析出来,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有了想法。

随后,云芷汐深刻的研究了通天诀。

这一研究,她就在仙境内呆了将近一个月,她先从五行关系中,以水火为根本,金系为辅助,推演出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的循环。

而云芷汐的火属性,又与雷属性伴随而生,因为她的天灵珠被雷火劈过,故而她的火属性发生了一定的变异,这倒是有利于她六系融合。

不得不说,铁真部那一阵雷劈,对她还是相当有好处的。这大约是仙境当时不帮她的缘故,因为那对她有大用。

对于闭关的人来说,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飞速的度过了。云芷汐因为被容煌刺激了,更是卯足了一把劲,非要将这其中的奥妙融会贯通。

于是又过了二十多天后,云芷汐体内的丹田,出现了变化,她原本各自为政,仿佛六色花般的丹田,出现了花叶连接的情况。

“六系既然可以两两交融使用,那是否能全部融合使出?”云芷汐心中有一个疑问。

按照通天诀的演化,六系是可以一轮过使用,也可以单系使用的,甚至可以双生使用的。例如火之冰河,这是两系融合后,威力比单系更猛的存在,那如果六系合成一击呢?!

云芷汐大胆的创新起来,那样的话……

“可以试试!”云芷汐此时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一旦失败有多危险,她只是灵光一闪间,觉得非常可行,于是她就运用了。

不过她也没有贸然行动,她再次将容煌传的三部属性融合功法做了研究,发现其中的《无敌神功》,就存在这三种不同属性融为一技的修炼诀窍。

这样一来,云芷汐又做了一番深入研究,争取在自己的《通天诀》上找到共同点,好形成她所想的,六系融为一击的法门。

又过了一个月,云芷汐大致已经了解到其中的奥妙,而她此时已经在闭关境界的巅峰,整个人仿佛与仙境融合,精神力处于高度亢奋的状态。

当第一次使用六系融合,云芷汐运用得非常蹩脚,而且当每一系的玄劲叠加,从她的经脉里使出来时,那种忽然膨胀的能量,差点没把她痛死!

如果不是她的体质非凡,经脉被通天诀改造过,柔韧性超级牛掰,按照她这么折腾,她应该已经筋脉俱断,再度成为一个废物了。

等到一团小小的六系能量团被挤出来,云芷汐兴奋的跳起来!

“成了!”云芷汐惊呼一声,把玩耍中的雷狼惊了一下,它的伤势早好了,因为仙境里的疗伤丹放哪,它再清楚不过了,自己解决完全没问题。

“给煌煌看一下!”云芷汐说风就是雨,说罢已经闪出了仙境,高声就喊道,“煌煌——”

结果她才喊完,就发现不对劲……

“不用喊这么大声,我听得见。”容煌优雅的嗓音,从云芷汐身下传出来。

容煌从来都知道,她从什么地方消失,就会从什么地方出现,早已经在原地等着呢。结果她这一扑出来,正好就扑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她这么一喊,四面忽然传来了号多少破风声!

然后——

九婴、蛇王子、伏和、大牛等人,全部都聚集了过来,因为他们以为出什么事了,不然云芷汐吼那么大声干嘛?

于是——

大家有目共睹了,这样一个画面:

红衣少女双目贼亮,一手推压在白衣公子的肩膀上,一屁股还坐在人家的小腹上。嗯,这倒也罢了。

问题是!少女另外一手上,凝聚的那一团,感觉非常危险的六色光团是怎么回事?这是……霸王硬上弓?

这是什么情趣?

“嗖嗖……”大家深知,非礼勿视,于是怎么来的,又怎么离去了。

只是,能不能下次找个隐蔽的地方。还有,能不能下次别叫这么大声?最终,请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好么。

众人怨怼,大家都是单身狗啊!

等众人散去,容煌已经忍不住轻笑出声,还将她往怀里搂了搂的,凝着她暧昧说道:“这般着急?”

云芷汐的脑子在困窘中运转回来,瞪着容煌的小眼神,充满了恼怒!都怪他!她怎么知道这里忽然多了这么多人,又怎么知道他就在这儿坐着,还……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见她羞恼得要炸毛了,容煌没有再逗她,墨目停留在她那团六色能量波上,有些讶异的问道:“你这是,将六系糅而为一?”

容煌这回是真的惊讶了,转而脸色变了变,一巴掌就拍在人儿的娇臀上。

“胡闹!你才感悟其余三系,初步做到融合,就这样激进的将六系力量全部糅成一击,若是失败了,经脉俱断事小,丹田全爆,修为枯竭我看你怎么办?”容煌口气严厉的训斥道。

云芷汐:“!”她直接一跺脚站起身,收了手中的六系光团,一脸的气愤!她这容易么?她好不容易凝成这厉害的一击!

容煌跟着起了身,将人儿揽回怀里,不由叹息了一口气道:“我是怕。”

云芷汐低着头,表示她还在气愤。她也是有推演的,也不算冒失的好么?

容煌伸手抬起她的下颚,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儿道:“下次有这样的考虑,先跟我说一下可好?”

“说完就没灵感了怎么办?”云芷汐反问。

容煌怔了怔,修长的剑眉拧了拧,最终将她抱紧在怀里。他知道她说的没错,而且说实话,他其实是欣赏她这种果决的断力,既然想到就去做,她也有这样的天赋资质。

“哼——”云芷汐哼了一声。

“所以我之前逐你出门下是对的,我不适合当你师父了,心太软。”容煌苦笑自叹,尤其是她成了他的女人后。

云芷汐长吁了一口气,才伸手抱着男人精瘦的腰,放软了身子靠在他怀里道:“可也没比你更合适的师父了。”

她的修炼之路跟别人差别太大,寻常人真是无法当她的师父。唯独容煌可以,再者她其实也不用太多的指导,只需要一些关键的点拨,从这一点来说,容煌其实很适合,继续指点她的。

“你再融合一次我看看。”容煌扣着她的手儿道。

云芷汐这才再次融合的,使出了六系玄劲,这一次又要比之前熟稔了一些。

“不错,三个月的时间,能修炼到这一步,也算是小妖孽了。”容煌墨目凝沉,不由赞叹云芷汐的领悟力。

当然,若是换了一个人,看到云芷汐这种领悟和修炼进度,那必然是要做高山仰止状了!这种糅合神功法门,领悟出创新战斗方式的本领,一般来说没个数百年年,根本就无法达成好么?

可是云芷汐呢,也就是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基本领悟到了关键!

这除了跟仙境的修炼环境有关,自然也与《通天诀》本身非常具备可塑性有关,可更重要的是跟她的领悟力有关。

“我现在只是初步融合,如果要用于战斗还差得远。”云芷汐只不过是兴奋的要出来跟他分享,但其实还没到火候。

“已经很好了。”容煌轻抚着人儿的腰肢,清俊的脸靠在她的耳侧,已有些神思飘忽,他现在关注点已经不再她的修炼上。

“你什么时候把大家都找来的?”云芷汐并不知道男人在想什么,只是好奇的问道。

“你闭关后第三天,火莲台已经给了大牛,那只虎崽子一直被梁敏养着,这是你的匕首。”容煌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还帮她指点了,她那群蹩脚的手下,也算是帮他们提升战力了。其中受益最多的,当属大牛和铁木真,因为容煌本身是一名深不可测的炼器师。

云芷汐握着手中的匕首,却从容煌怀里挣开,一双修如柳叶形的秋水眸,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

“怎么了?”容煌还是有点心虚的,因为他刚才的手,已经放在她的衣带处。反正那帮人误以为他们在干什么,所以都避得远远的,他不干点什么不是亏了?

云芷汐没说话,只是忽然又抱紧他,情绪却莫名的很低落?

这是……

容煌有些搞不懂了,他轻抚着人儿的背询问道:“汐儿?”

云芷汐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他抱得更紧,紧到胸前的柔软,直直的紧贴在他的上腹肌上。

这对于初尝人事后,就被迫当了一年和尚的某位美男子来说,可是再也忍不住了。他修长宽大的手掌,落在了她的腰间,两指轻轻的松开了她的衣带。

“你的修为……全没了?”云芷汐全无所查,才抬眸看着他担忧的询问道。

这问题可是真的很严重!这已经不是修为下降的事情了,而是修为全没了!所以说,他之前在魔云门一定是受了重创,强撑着找到了她,现在全爆发了!修为全都没了!

“嗯?”容煌微微氤氲的墨目,凝了一丝不解,他的修为……

云芷汐没等他回答,已经再度开启心灵之眼,仔仔细细的在检查他的身体。之前她没察觉到什么问题,而这一次……

她依然没有察觉到什么问题?!

“怎么会这样?”云芷汐不解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经脉和丹田都没事,可是玄劲呢?他的玄劲么?他的力量呢?

怎么会……

怎么能有这种伤状?

“想知道?”容煌将她重新楼回怀里,手掌轻抚着她的颈,墨目流连在她已微散开的衣襟上。

“你……”云芷汐皱了皱眉要说他废话,娇软的唇却已经被封住,整个人更是被横空抱压而下。

“我告诉你。”容煌的手掌一滑而入,气息微重,热吻狂肆。

“啥?不是……你等等!”

“不能等。”

某美男子表示,已经等太久了。

“我还没洗澡,三个月……”

“我不嫌弃。”

这时候还洗个球球,要洗也是洗鸳鸯浴。

“……”

------题外话------

本月很末了!有月票的,速速给本座啦,速速给本座啦!月票的唯一用途,就是投票啦!不然过期就作废啦!

感谢榜在留言区置顶回复中,昨儿本座加更,鸡血也超级给力,所以感谢榜单是先更新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跟今天的一起,在晚上12点左右更新,谢谢亲爱滴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