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3小黑篇:厉总,你是吃醋了吗?

对于温晴这样的要求跟说法,厉枫殇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反正在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厉枫殇也并不是很想每天都见到温晴。这对于厉枫殇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容易扰乱他的心神。

所以当姜堰出现在温晴面前的时候,温晴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坦然地走上前去对姜堰笑着打招呼:“姜理事,好久不见。”

“温小姐。”姜堰笑着跟温晴握了握手,说道:“没想到能得到温小姐的赏识,还真是让我有些受*若惊。今早厉总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敢相信呢。”

“没什么新奇的。”温晴跟姜堰并排走到了温泉会馆里,温晴笑着对姜堰说道:“能者多劳嘛。对了,不知道姜理事在这儿工作了多长时间了,看起来似乎对Z&A的事情十分了解。”

“谈不上什么资格老练,只是无聊的时候多打听打听,平时学着点也就了解了。”姜堰说道:“怎么,温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温晴笑了笑:“也没什么,只是希望今后姜理事可以在工作……和生活中,给我一些指导。”

“好说。”姜堰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我听说温小姐与我们厉总的交情匪浅,其实许多事情,你找厉总也是一样的。”

“怎么,这么快,姜理事就嫌我烦了吗?”温晴笑着说道。

“看来……”姜堰凑到了温晴的耳边低声说道:“传闻当中温小姐与厉总近段时间有些不合,是真的啊。”

温晴心中一突,她没有想到姜堰会突然说到这个。提起厉枫殇,她倒是有些别扭。

见温晴不说话,姜堰也就不多说了,做了个请的姿势,让温晴与他一起进去。只不过在温晴与姜堰一同走进温泉会馆之后,两个人却又双双愣住了。

因为在温泉会馆里面坐着喝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原本说不想来的厉枫殇。

霍西看了看眼前的温晴跟姜堰,又看了一眼自家的老板,有些尴尬地转过了脑袋。

明明嘴巴上说什么,让姜堰带着温晴就好了,以后温晴的事情不要再去麻烦他。

可是却又在姜堰出门三分钟之后,就让司机加快速度将他送到温泉会馆里,理由只是因为想起自己前两天似乎是丢了一只手表在那儿。

这理由真是怎么想怎么觉得蹩脚。

“厉总。”温晴睁大了眼睛十分不可置信地看着厉枫殇,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应不应该高兴,还是只是她自作多情:“你怎么会在这儿?”

“怎么?”厉枫殇微微皱眉,看了一眼温晴跟姜堰即将贴在一起的胳膊,不满地说道:“我自己的温泉会所,难不成我要来还得跟你打招呼不成?”

温晴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只是有些意外……”

“没什么意外的。”厉枫殇看了一眼时间,说道:“看样子,姜理事跟你温小姐一路上聊得很开心,从公司到这里竟然足足花了四十分钟的时间。”

姜堰僵着脸说道:“早班高峰期,有些堵车罢了。”

“那我怎么就可以比你们早,坐在这儿了呢?”厉枫殇犀利的眼神落在了姜堰的身上。

霍西实在是有些憋不住了,于是就只能低头,用一只手挡着些嘴巴。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也有些过了,厉枫殇这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过看着眼前两个站的很近的人,还是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工作。我公司的工作规定是很明确的,工作时间不准聊其他,就这样。”

“要是下次再被发现工作时间玩忽职守的话,姜理事,就算你是公司高层我也照样不会客气。”厉枫殇说完这些,就站起身来带着霍西从两人身边擦肩而过。

等到厉枫殇走了之后,温晴才无奈地笑了笑。

看样子,想要从姜堰这里下手是不太现实的了。

可是墨澄提供的只有兵工厂的地图,它的具体方位还需要进一步确定。现在排除姜堰的作用,就只能自己动手去找了。

至于厉枫殇……温晴走进了温泉会馆,看着厉枫殇放在桌上的,喝过的茶,不禁微微一笑。等她做完这些事情,自然会另有打算。

墨澄说让初一去南美,果然不是说着玩儿的,隔天温晴回家的时候就发现初一已经不在家里了。

家里突然变得冷冷清清的,还真是让温晴一下子有些不太适应。

温晴随手将包包跟外套都扔在了沙发上,随后就打开了平板电脑,开始对照着墨给自己的图纸找兵工厂的地址。

墨给的图纸分成两份,一份上面是兵工厂内部的大概结构,还有一部分就是本市地图上面兵工厂所在的大概位置。

温晴将地图放大再放大,这才发现一个十分可疑的地方。

这个地方不小也不算大,但是多少也有一个学校的大小了。

事实上,这就是一所被废弃的学校旧址。这地方在郊外,不太好走,旁边也都是工地,平时没事不会有人去那种地方。

温晴皱眉思考了一会儿,随后就放下了平板。

想要炸掉一个兵工厂可不是什么十分容易的事,必须要精确确定地址,然后再将炸药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去。

眼下从姜堰身上下手可能性不大,就只能自己去找找看了。

做好了这么一个决定之后,温晴就收好了图纸,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出发去看看。反正按照明天的行程安排,上午没有她什么事儿。

反观现在的Z&A,总裁办公室的灯还是一直亮着。

厉枫殇看似悠闲的坐靠在座椅上,眼睛盯着桌上的钢笔,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在他的办公桌前,霍西正向他报告着今天一天温晴的行踪。

“拍完广告以后,她就独自去一家餐厅吃了饭,然后又去买了些东西,现在已经回到公寓,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霍西面无表情地报道。

“我不想听这些废话。”厉枫殇挑眉看着霍西说道:“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

“是。”霍西停顿了一下之后说道:“经过调查没发现姜理事和温小姐有什么事,姜理事之前跟温小姐并没有什么私下的往来,至今也没有发现两人什么不对的地方。”

厉枫殇微微皱眉:“难道你想告诉我,今天上午他们看起来那么亲密只不过是一个巧合?”

霍西低头:“目前还不能确定。”

厉枫殇摆了摆手:“知道了,不用再跟着温晴了,把你的人都撤回来,给我盯着姜堰。对了,明天的广告暂停一下,让温晴到公司来,就说……有些镜头有待商榷。”

“好的老大。”霍西答应之后,就退了下去。

厉枫殇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钢笔,心中还是有些不大高兴。

潜意识里他并不想认为温晴跟姜堰,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看过了温晴之前跟那些个政商名人的合照,再看见今早他们谈笑风生地进门的时候那样子,他就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第二天一早,温晴早早地出了门,穿着风衣带着墨镜,没什么人可以认出这是当红的大明星。

因为考虑到兵工厂附近的守卫还有通讯设备,温晴没有带着任何电子设备出门,身上仅仅只有一张昨晚被详细画出来的兵工厂大概地址。

为了不被人发现,温晴开车到了那所废弃的学校外三公里就停下了车子,随后徒步走了过去。

这边的工地似乎是被废弃了的,应该尾款不到位所以被放弃的园区,所以这里到处都长满了杂草,不远处还有垃圾堆。

温晴小心翼翼地走着,原本还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但是走了没多久之后就看见了地上的一些脚印。

这些脚印很整齐。

温晴蹲下身子来看了一下,眉头随即就微微皱起。

这些脚印看起来像是什么人排成一排走过去的,而且脚印的大小深度都差不多了,根据鞋印来判断,应该是作战靴踩出来的。

也亏得这两天晚上都会下点雨,要不然在这种荒地里,这样的脚印也不太会被人发现。

温晴根据脚印的走向,大概判断出了兵工厂所在的方向,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了袖珍手枪抓在手上,随后就向着脚印所走的方向前行。

再往前走几百米的就是那所废弃学校的大门。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十分萧条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学校前面也不知何时就被种上了不少的树,因此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温晴一点儿躲避的空间。

温晴躲在一棵棵树下面一点点靠近学校,果不其然,到了只距离一百米左右的时候,温晴就已经可以听到一些隐约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有些发闷,听起来应该是在地底下。

原来兵工厂的准确位置是在地下。温晴微微一笑,这样一来的确是隐秘了很多,但是同样的,要炸掉也就方便了许多。

温晴举着枪缓缓前进,刚想混进去看看的时候,却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是谁,在这干什么?!”

温晴微微皱眉。

这人说的是意大利语,看样子这个兵工厂里面的人应该都是一些国际上的雇佣兵组成的。

温晴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作战服的男人正警惕地看着自己,并且在看见温晴手中的枪以后大惊失色。

温晴没有给这个男人说话的机会,直接一枪爆了这个男人的脑袋。

因为装了消音器,所以没有人能听见枪声。

温晴走过去看了看,确定这个男人已经死透了之后,才将他的尸体拖到了不远处的垃圾堆里,并且拿起了一旁的铲子,用垃圾将这个人给掩埋了。

完事以后,温晴又回到了兵工厂前面去观察。

这次门口的人看起来有些多,而且脸上的神情十分紧张,看样子是在找什么东西。

如果温晴没有猜错的话,他们找的应该就是刚才那个被自己打死的人。

温晴没有动手。

在这种一对多的情况下,她是不可能贸贸然行动的。

不过这么一来对她来说也就方便了许多,因为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地下兵工厂的入口在哪里。

因为不断有人开始在那儿进进出出。

正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一点儿的老兵突然开始骂骂咧咧:“我就说这些年轻人都是靠不住的!看,他们只要一找到机会就肯定会逃走,别管你是让他出去干活还是享乐。”

温晴微微一笑,看样子这兵工厂内部倒也不是怎么团结。

温晴收起了袖珍手枪,在这些人开始进行地毯式搜查的时候,快速地跑出了林子,开车回去。

而此时厉枫殇的办公室里,低气压正笼罩着所有人。

霍西跟霍北对视了一眼,眼神都有些紧张。

而厉枫殇的另一个秘书正在厉枫殇的注视下不断拨打温晴的电话,可是一直过了一个小时都还是显示无人接听。

厉枫殇皱眉看着眼前的霍西说道:“我不是已经让你通知了她吗?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是联系不上!”

霍西上前回答道:“今早已经打了电话过去,无人接听。我以为温小姐还在休息,所以又发了短信,没想到她还是没有接收到。”

厉枫殇冷眼看了霍西一会儿,随后突然沉声说道:“你觉得这种情况下,她会在哪里?”

霍西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温小姐应该不会遇到危险。”

现在温晴还是媒体重点关注的对象,就算他们不盯着温晴,狗仔也一定会盯着,所以温晴出事的概率应该不大。

“遇到危险还来得及吗?!”可是不知为何,厉枫殇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于是厉枫殇就对霍西说道:“你赶紧带着人去找,不论如何也要把人给我找到!一个小时之内,快!”

“找谁呀,厉总?”正在霍西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见办公室的门被人给打开了。

办公室里面的四个人纷纷朝着门口看去,只见温晴正笑米米地靠在门口。

厉枫殇这才觉得心中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还是冷冷的,似乎十分生气:“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早上要到公司来吗?你现在已经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温晴无辜地炸了眨眼说道:“可是昨天我还以为今天上午没我什么事情,所以我才会放心大胆地睡大觉,谁能想到竟然会临时有通知。”

“我的手机在休息时一般都会开静音,一醒过来看见你们打来的未接来电,还有短信,我就马上赶过来了。”

厉枫殇将信将疑地看了温晴一会儿:“你真的是在睡觉?”

“要不然,厉总以为我是在干什么呢?”温晴一脸无辜地看着厉枫殇说道:“难不成我连着累了这么多天,今天多睡两个小时也是犯了死罪吗?”

厉枫殇站起来,一步步走到了温晴的面前说道:“那既然如此,请恕我冒昧问一下,温小姐你是一个人睡觉呢,还是两个人?”

温晴笑着抬头看了厉枫殇一眼,只见此时厉枫殇眼中的情绪十分明显,写满了不高兴。

于是就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厉枫殇的肩膀上,笑着问道:“那厉总说,我应该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或者,更多的人?”

厉枫殇脸色铁青。

霍西在一旁擦着冷汗,温晴可真是个不怕死的,也就只有她敢惹火厉枫殇。

不过,说来这温晴也是厉害,什么时候见老大对哪个女人这般过。

以往对待白若素那个姑奶奶是白般的溺爱,他也以为老大爱的一定是白若素才对,毕竟这些年他心里眼里都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现在看到老大和温晴的相处,他却突然不确定了。温晴的故意惹火更像是在挑晴,而老大的生气也更像是在乎或者说是紧张温晴,这两人之间分明有很浓烈的情感交织,却又都不捅破那层薄纱。

如果老大真的爱上温晴,似乎也不错,毕竟白若素那个姑奶奶心里的人一直不是老大。

霍西的思绪被厉枫殇的声音拉了回来,看到这两人似乎对于这种相爱相杀的情节乐此不疲,他也只能看着,什么都没有说。

厉枫殇甩掉了温晴的手,冷冷说道:“你要跟几个人睡觉我管不着,不过有一件事请你明白。”

“现在你还没有拍摄完跟我公司合作的宣传片,许多事情上,我还要警告温小姐,最好是收敛一些。免得到时候又弄出一些什么丑闻,可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

温晴笑了笑,说道:“我可以理解为厉总这是在关心我?还是吃醋?”

厉枫殇淡淡说道:“你可以理解为我这是对你不满。如果你是缺钱,我可以给你多加一些薪酬,但是近期就请温小姐洁身自好,少跟男人接触,以工作为重。”

温晴脸上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差了。

她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起那些照片上面的事情,现在若是换做别人,恐怕就算不丢性命,也会被温晴给打成残废。

但是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她不得不忍。

一方面是下不了手,另一方面估计她也打不过他。

“厉总还真是挺能想的。”温晴冷冷笑着说道:“那我就要请厉总放心了。毕竟我这个人眼光不低,也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的。像某些脾气差还自以为是的人,我就最看不上!”

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温晴就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

厉枫殇脾气不怎么好,原本还只是想要去警醒一下温晴,却没想到被温晴给反着讽刺了一番。

厉枫殇冷冷站起来,快步走到办公室门口,想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拎进来好好教训她一顿,却没想到刚刚走出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了十分夺人眼球的一幕。

只见此时办公室门外,姜堰正有些惊讶地看着温晴,双手扶着温晴的肩膀,而温晴好巧不巧也正在姜堰的怀里。

这种姿势看起来,就像是温晴受了委屈之后刚好碰到了姜堰,所以找姜堰诉苦,于是两人就很自然的拥抱在了一起一般。

“温晴!”厉枫殇忍无可忍,大声呵斥了一句。

温晴这才反应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对眼前的姜堰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姜理事,没想到会撞到你,你还好吧?”

“哦,没事。”姜堰对温晴是一如既往的客气亲切:“我一个大男人,被你撞一下怎么可能会有事,倒是温小姐,没事吧,怎么走路这么匆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