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5章 煌煌,煌煌,最可爱!二更人团圆

是那个砸了三百万上品玄晶,一举夺下莲生药圣最后那份遗物的土豪!

所有人听到这道声音,都是汗毛竖起!警惕十足的查看着,到底此人是谁?

然而——

没有看到?!

这空荡荡的四周,除了他们这帮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气息?这……

“阁下何人,为何断我收徒?”中年妇人扬声询问道,声音里明显有着一丝警惕。显然那说话人的修为,让她也感到了忌惮。

“因为她是我徒儿。”优雅的嗓音再度掠空而出,这一次却让人明显感觉到,近了!

所有人的呼吸都下意识的屏蔽起来,都想要侦查出,到底这个人在哪里?可是——还是没有!

没有……

“阁下似乎过分了,收徒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你……”中年妇人正义正言辞的说着,但还没来得及说完,她就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冲着她的面门而来!

那时候!

只是一晃眼的功夫!

所有人惊愕的看到!

圣母白莲教的这名牛叉叉的中年妇人,忽然直接飞了出去!

更让人惊悚的是!

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下,中年妇人的胸腔莫名的!狠狠的凹了进去!

紧接着!

才有一阵狂风起!

再接着!

众人错愕的看到,中年妇人手中的镇妖塔被卷走了!

然后——

一切归宁。

众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

那宁静只有一瞬间!

“砰!”

只听一声巨响起,圣母白莲教的中年妇人,被狠狠的砸进了地面!

“咔擦咔擦!”

一道道裂地声,摇曳得整一坐阙天城在晃动!

“她早就是我徒儿。”那优雅的嗓音,带着上位者的霸气,自四面八方,层层叠叠而来!他这一语落定时,所有人瞳孔一缩!

还是没有办法!

还是无法确定声源在哪里!

这个人好强!

而此时,又听一声“轰隆”巨响起!

阙天城以中年妇人被嵌入的地方为中心,狠狠的裂开了一道道龟纹!整一坐阙天城,根基动摇!房屋颤抖!城墙震动!

整一坐阙天城哗然而起!人们纷纷惊惶奔走,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地面上一层层龟裂的纹路,仿佛活物一般伸展到了自己的脚下!

“完了完了!地裂了!城要塌了……快逃命啊——”

“什么!……”

“不……不可能吧……阙天城有好多万年的历史了啊……”

“……”

陡然的异变,让阙天城乱象横生。

阙天宫之内,立即掠出无数强者。

在这种时刻,阙天宫终于表现出了大势力的风范,他们快速的组织了城管人员,迅速的各就各位,安稳好城中各处的居民。

与此同时!

阙天神宫内,宫洺夜早已瞬闪而出!

只是等他抵达现场时,看到的是一群呆若木鸡的人,还有被嵌在地面上,一双老眼瞪得大大的,圣母白莲教的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的生命气息正在消陨,她那一头乌云般的黑发,在瞬间化成了银白之色,原本饱满的面容,干瘪成了残败的菊花。

“圣姑?”宫洺夜认出了老妪的身份,脸色却立即难看得,如苍白的纸!

“不知哪位尊者降临?”宫洺夜身为阙天宫的老太组,此时面色肃穆而恭敬,正握拳朝空一拜!

宫洺夜很清楚,圣母白莲教的圣姑修为有多高,而能将她重创至此的人,恐怕只有那传说中的——尊者!

尊者……

宫洺夜心脏一缩,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是么?

是不是?

是不是有尊者降临了阙天城?!

宫洺夜青竹般的身躯,忍不住有些颤抖了,出手能成这样的强者,必是中域的传奇!会是谁?

魔王狂刀,剑痴明尊,风流邪君,毒霸天下!

宫洺夜的心中,迅速的涌起了这四位,中域口口相传的四大传奇强人!他们在中域成名已久,是中域修炼者心目中的神!

只是能见到他们的人不多,传说他们已经去了天域,传说他们已经化作黄土一杯,传说……很多。

但如果能得见这样的传奇,那必然是武者至高的荣耀,当然也可能是武者最悲惨的结局,例如不知为何,得罪了人家的圣姑同学。

只是空中并没有任何的回应,那位出手的大能,那位可能是传奇的尊者,似乎已经不在此方了。

“师父——”此时反应过来的白晨霜,才飞扑到老妪身边,却发现老妪已经奄奄一息!竟然是奄奄一息!

只是一个照面,对方是谁?长什么模样?他们都没看到,而牛叉叉的老妪却已被重创!

“尊……尊……”老妪声若蚊吟的重复着“尊”字,口中鲜血汩汩而出,她的胸腔还深深的陷落着。

“师父快吞下去!”白晨霜连忙喂给她吃疗圣丹,可是……

“没用了,她生机尽损,已无力回天。”宫洺夜淡淡的说了一句,目光怜悯的看着老妪,真不知道这倒霉蛋,是怎么得罪了那样的传奇人物的。

随着宫洺夜的话落,老妪涣散的双目一闭,圣母白莲教一代圣姑——陨落!

“师父——”白晨霜跪趴而下,哭成了泪人。她大概怎么都无法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弄到这般田地?

谁能想到呢?

谁都无法想到!

与此同时!

“云姑娘呢?”伏和是第一个发现,云芷汐失踪的人!

大家面面相觑,这才全都发现云芷汐不见了!

“完了!老大一定是被捉走了!”大牛大急!他们居然都没发现,老大被人捉走了!这可怎么办?

“一定是被刚才那人带走的。”蛇王子面色难看道。

“我们快追啊!”铁木真召集道。

“怎么追?”梁敏颤颤的反问。

“追不了。”九婴直直的站在原地,它还是第一次感到害怕,真正的发自心底的害怕。要知道它就站在云芷汐身边,可是对方把人掳走了,它却完全没察觉?!

这要是对方要杀它,它不是早死了!

一直以来,九婴还当自己是上古凶兽,还是巅峰时期,还是有肉身时期的强横凶兽,所以它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面对宫洺夜之流,都没有怕过。

可是现在,它怕了!

九婴抹了一把冷汗,深深的决定,以后还是要夹紧尾巴做人的好,这中域里还是有强人的。就像刚才那个,完全能把它魂体也灭了。

“应该不用担心,云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对方不是说要收徒么?”伏和摇着羽扇,煞有其事的说道。

众人:“……”能信么?

……

而那时候,云芷汐确实是被某人掳了。

只不过……这人的气息怎么这么熟悉?

有清雅的梵香,是让她心宁的气息。

是他!

可是怎么可能?!

难道说,他觉醒了?他来找她了?!

“死丫头,连夫君都认不得了?”优雅沉静的声音,少了一份从前的飘渺,可是声线是差不多的!只是因为感觉不一样,她就没反应过来。

云芷汐傻住了,一时间所有的反应都没了。她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她……

“嗯?”可她没反应,容煌可就不乐意了。

这小东西怎么回事?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软软的趴在他怀里?难道她不是应该很高兴么?怎么这般安静?

等容煌落身而下时,云芷汐还是傻的,她傻傻的看着眼前人,又傻傻的笑眯眯起来,整个人就像是脱了线的呆人偶。

“嘿嘿……”云芷汐仰头傻笑,这傻兮兮的模样,直接让容煌皱了皱眉,让他忍不住伸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大约是想知道她是否脑热,是否不清醒了。

结果他的手掌覆上去,她的脸就蹭上来,蹭在了他的掌心里,亲昵温软的,让他忍不住的抿了笑。

“小东西……”他柔柔的轻叹了一声,手掌紧握住她的侧颈,拇指流连在她莹滑的脸儿上,清俊的脸凑近她的脸儿,一层细细密密的,犹如雪羽般的吻,爱怜的落在了她的眉眼上,鼻尖上,娇唇上……

她本就因为吞灵诀后遗症,整个人无力的挂在他身上,此时身体又柔了几分,被他紧紧的匝抱在怀里。

可就算如此,就算被他紧紧的抱着,云芷汐还是想要钻,仿佛还能钻得更贴近他,她好想好想他。

“再扭,我就在这儿把你办了。”容煌按住怀里如滑鱼般,扭来扭去的人儿。她这样又娇又软的在他怀里,他本来就有些把持不住,她还这样蹭来钻去的。

云芷汐微微一僵,说实话现在还真不是时候,她正虚着呢,万一那啥……一下子就晕过去……咳咳……

“煌——”她柔柔的叫了一声。

“嗯。”他轻抚着她的背,深嗅着她身上的甜香,一颗颠簸了数月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他将人儿抱得更紧,似乎恨不得将人揉进骨肉里,好让她以后都与他不分离了才好,跑哪儿也只能跟他在一起。

云芷汐被勒得呼吸困难,一张俏脸都被勒出了几分红晕,那是憋气给憋的。可是她也不说话不抗议,她喜欢被他这样紧紧的抱着。

“啪!”可抱着他的容煌,却忽然拍了她的臀一下,力道还很是不轻!

云芷汐痛得惊呼,顿时就……

容煌却俯身一口咬了她的唇,带着几分怒意的,把她给里外啃了一番,啃得她唇肿得又艳又红,一双眼眸泪汪汪的,可委屈了。

一看到她这样,容煌自然是舍不得,心里那几分“被抛弃”的怒意,那些不忿的委屈,免不了就消散了不少。

“不许再离开我。”只能是这么一句霸道的话宣誓下去。

云芷汐连忙是点头啊!自然是要狂点头!这时候她可是弱势群体,哪里敢跟他唱反调,还是老老实实承认错误,争取宽恕处理的好。

“小东西。”容煌很满意她的表现,眉眼也盈了笑意,薄唇轻轻的吻了她泪汪汪的眼,将她眼中的水雾吻去。

等他松开唇时,看见她湿哒哒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垂在眼帘上,却更添了几分可爱,让他忍不住又握紧她的下颚,落下一长串火热的吻。

两人痴缠了不知道多久,反正云芷汐觉得她快断气了,脑子也在晕晕的“嗡嗡”响,完全不知道男人还干了什么。

只等到一阵刺痛从颈上传出,她才惊呼一声的回了神,可是身上却已经……

容煌松开唇看着怀里的人儿时,气息还有些重,他伸手给她整理的衣襟,目光是深了又深。

“疼。”云芷汐抹了颈,只觉得火辣辣的疼,他不会是咬出血了吧?这也下口太狠了!混蛋!

容煌伸手轻抚了她的颈,声音沙哑道:“没有我难受。”

云芷汐:“……”

“你可知我醒来时,什么感觉?”容煌修长的剑眉轻挑,这算是正式的兴师问罪了。

云芷汐扭了身,抬头看着男人清俊绝代的容颜。

“真想捉到你,狠狠打一顿。”容煌捏着她的颈,表示出自己很不满,非常的不满!只是……

“我……”云芷汐正想为自己辩驳两句。

“我知道。”容煌却打断了她的话,他自然知道她是不得已的,只是还是想打一顿,当然结果只打了一下,就没舍得再打了。

“关键时刻,不能在你身边,是我不好。”容煌轻抚着人儿莹滑的颈,抚着他咬落的吻痕抱歉道。

云芷汐抬眸盯着他,这时候心里的委屈,才是真的很委屈。母亲忽然不见了,她那时候什么头绪都没有,她心里最想的,自然是他能在身边帮她。

这样的委屈,她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他的觉醒已经隐忍了很久,他也是无法再控制下去。

此时被他先说出来,她忍不住红了眼眶,一层水雾冒了出来,就成了一串晶莹的水珠子,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小东西……”容煌心疼的轻拭着这些晶莹的水珠子,抱紧人儿哄道,“莫哭了,莫哭……”

“你什么时候醒的?”云芷汐吸了吸鼻子,在男人怀里拱了拱,心里觉得满满的,又柔柔的,感觉十分不一样。

“你走后没多久,我这次的觉醒是水到渠成,所以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容煌解释道。

云芷汐瞪眼看着他,有些觉得自己……

“你要是再等一段日子,我就能跟你一起来了,你个狠心的小东西。”容煌轻拍了她的臀,没好气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云芷汐早有所防的捂住小屁屁,她觉得很冤枉啊,不过不对啊!

“那你怎么才来?”云芷汐有些纳闷了,她都来中域很久了。

“你以为我还在虚空乱流界,撕开之后就能出现在你身边?”容煌拍了她的脑门一下,以表示他的不满。

云芷汐:“……”她能说,她真的是这么以为的吗?

初步叙完相思,容煌才微松了怀里的人儿,伸手挥出了些东西。

于是,云芷汐怀里多了一只小虎崽!还有——

“神诀残卷!”云芷汐惊得差点跳起来,如果她有力气的话,她一定跳起来了。

要知道,她之前为着丢了这份残卷,那可是大杀四方,搞死了不少人才算泄愤的,差点还阴沟里翻了船。

不对!

现在想起来,那个三百万的土豪,分明就是他了!

“混蛋,你知道我要这东西你还跟我抢?”云芷汐怒目道。

“你抢得过那个老家伙?”容煌风轻云淡的反问。

云芷汐:“……”耷拉了脑袋,这才注意到怀里的小虎崽,这不是那什么,那只青眼白虎崽子么?

“这又是哪来的?”云芷汐傻问道。

“当然是抢来的。”容煌有些忧心的发现,再次见面,人儿变傻了。

云芷汐瞪大眼抱起小虎崽,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容煌,这小虎崽她本来也是有些心动的,只是没钱竞拍,没想到他也抱回来了。

虽然她身边的兽够多了,但是她手下还有不少人没有呢。这小虎崽可是有一丝神兽白虎的血脉,留着给自己人再好不过了。

“对了,我们来这里,伏和他们怎么办?”云芷汐这才想起来,她还有一帮属下呢。

嗯哼,果然是见色忘义的。

“你不会给九婴传讯?”容煌愈发深刻的发现,他这人儿真的变傻了。

云芷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给九婴报了平安,让他们放心,她现在没事,很快就会回去跟他们汇合。

“跟他们说,出城往北走。”容煌却在一旁提醒道。

“哦哦。”云芷汐听了,又给九婴重新说一下,让他们出城往北走。

等传完了话,云芷汐才想起一件事道:“不对,圣母白莲教的人还在,那个老成渣的白花不给他们走怎么办?”

“她管不了了。”容煌淡淡道。

“什么意思?”云芷汐不明白,她被掳走的时候,可没看到圣母白莲教的老妪死了。

“我送她去见了阎王。”容煌墨目深了深道,他是在云芷汐进拍卖场时到的阙天城。当时他是想直接过去找她的,但却听到了天字二号雅间里,白晨霜那些不可告人的密谋。

容煌的那些话,以及那一击,自有着他的目的在,他是在给圣母白莲教一个惨痛的教训,也是在警告阙天宫的人。

“我的神通有些紊乱,下一次不一定能这么强,让他们知道你有个强大的师父也好,免得麻烦太多。”容煌没多解释,只是把这个终极目的说明。

“你……你杀了她……”云芷汐两眼冒星星了!那个老妪忽然便年轻后,可是很牛叉的!他居然一出手就杀了人家,那他的修为!

“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活不了。”容煌对自己的出手,还是有把握的。

云芷汐眉开眼笑,她对圣母白莲教没有半点好感,深深的觉得那个老妖婆,想要收她为徒肯定也是不安好心的!

“我的女人,谁也别想强迫。”容煌看着笑颜逐开的人儿道,他自然知道她不会想要拜那妇人为师。

不论是在东域,还是在中域,容煌很显然,都有这样的能力,说出这样霸气的话。他是她的师父,是她的夫君,更是他最强大的后盾,谁也别想欺负她。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笃定,嗷——

“吧唧!”云芷汐激动的凑上去狼亲了他一口,接着笑眯眯的赞美道,“煌煌,煌煌,最可爱!”

见人儿满眼崇拜的看着自己,容煌心中一动,墨目里亮开了一层层碎光,显得深邃明亮极了。

“小东西。”容煌浅笑的抬手捏了人儿的脸,心中忽然也颇为自得起来,看来修为高还是挺不错的,看看这小东西这谄媚的小样。

“嘿嘿……”云芷汐笑得贼精贼精的,只觉得有了男人撑腰,以后在中域可以横着走了,想怎么横就怎么横。

可惜,她还没高兴好呢。

“你也别太得意,在这片地阶里,我的修为不能晋到至尊。若是超越了,我就只能离开这里,你可要修炼得快一点。”容煌认真的说道。

云芷汐猛的紧握住男人的手掌,眼神定定的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压制着修为?”为了等她,所以刻意的压制着修为。

容煌墨目深了深,本还以为她的脑子变笨了,现在看来倒是没有,还精明乖觉着呢。

“倒也不算,刚觉醒时耗费了不少元气,现在的实力有些飘忽,神通也不太灵光,否则也不至于现在才找到你。”容煌知道云芷汐的体质与别人不一样,她的晋阶并不容易,但每晋一阶都会有很大的增益,这是极好的事情。

“耗费太多?”云芷汐有些不明白。

“给你看一个东西,趁我现在实力还稳定。”容煌说罢,手掌撑出一片蓝色光幕,仿佛电影荧幕般,展现在了云芷汐的眼前。

紧接着,云芷汐看到了——青城县?!

“这是……”云芷汐刚呢喃出,就看到了画面里,出现了闻素心!地点也正是闻素心消失的地方!

紧接着一道人影闪落,此人以极快的速度,在劈晕了云家堡的精卫后,又以可怕的速度撂了九婴,然后掳走了闻素心!

这个人!

他的脸!

“界逆。”容煌优雅宁和的嗓音淡然而出,那快速的身影似乎停滞了一瞬,然后——

云芷汐清晰的看到了,这是一张布满细纹,年纪大约在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脸,一双眼角优雅扬起,眼皮遮了双目三分之一的瑞凤眼,显得十分有神而精致,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显得别样雅致。此人的五官和气质都很不错,年轻时当是个帅哥。

蓝色荧幕没能持续多久,这张人脸就消散了去,但却被云芷汐牢牢的记住了。因为这个人,就是带走他母亲的人!

“他是谁?”云芷汐的手掌,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容煌握住她的拳头,摇了摇头道:“在中域,要找一个人并不容易。而且我们不能明目的找,以免打草惊蛇。”

云芷汐点点头,她明白容煌的意思。若是对方知道他们在找他,一旦戒备的隐蔽一起来的话,他们可就难办了。

中域这么大,要找个有心藏着的人可不容易。但若是要找个无心藏匿的人,只要势力够大,人手够多的话,还是可以办到的。

“我之前在四方城……”云芷汐也快速的,将自己查到的消息告诉了容煌。

“这事情我知道,冰雪城是要去一趟,那里毕竟有九成的可能。”容煌似乎早有所料,听完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你知道?”云芷汐好奇了,他不是才来中域呢?

“我在东域收拾了几条杂鱼,顺带去了魔云门一趟,查到了一些消息。”容煌说明了一下。

“魔云门?!”云芷汐瞪大了双眼盯着容煌,脸色顿时严肃下来,“你是不是受了伤?”否则怎么会神通紊乱?

“可是心疼了?”容煌笑而反问。

“心疼。”云芷汐点点头,双手抱紧了他一分,只是她气力还没恢复,也只能是软软的靠在他身上。

如今的云芷汐,在经历了阙天宫之后,可以大致的想象到,魔云门这种中域巨头有多强大,而他去了魔云门!

“伤……”

“没有伤到,只是赶得太急来找你。”容煌轻笑的说明道。

云芷汐抱着他的颈不说话,她自然是不信他这话的,魔云门那种地方,肯定有着超强的高手,再加上那是人家的大本营,他过去怎么可能没受伤。

“若是心疼了,等你身体恢复好了,要好好的犒劳我。”容煌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蹭的暧昧道。

云芷汐:“……”

“可好?”容煌搂着人儿柔软的腰肢,嗅着她身上甜甜的温香,再看她瞬间红晕染起的耳垂,墨目里都是笑意,不由想到那日花烛,她在他身上的风情,心头顿时热了热。

“嗯——”结果她还勾魂的“嗯”了一声。

容煌气息一重,忍不住咬了近在尺咫的,那珠圆玉润的耳垂一口。

“嘶——”云芷汐呼了一声,却依然趴在他身上不动,颇有任君采撷之意。

容煌的气息更重了几分,忽然忍不住也不想忍了,最多他轻一点。

------题外话------

嗷呜!月圆人团圆!求月票,求月票!月票需给力嗷!哈哈哈哈!

ps:看本座多会做,中秋公子来相会!值此中秋佳节之际,连玦祝福各位亲爱滴读者,中秋团圆,佳节快乐,阖家安康,幸福甜蜜!

特别提醒:正版群红包活动22点开始,现在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要进群的,加紧先进验证群【459117826】,立即向大管家上缴正版截图,争取十点前进入正版群嗷!正版截图攻略请看群公告,本座在正版群欢迎你们!

重点声明:小本经营,重在开心,想领大财的土豪,请绕道哦~

最后:明天的更新在中午哦,中午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