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2小黑篇:温晴的新任务

温晴将圈着厉枫殇的手收紧:“厉总怎么能这么说呢,现在你的待遇,可是他们从未有过的。”

厉枫殇微微一笑,不过很快就将身上的温晴一把推在了地上。

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冷声说道:“我想以后温小姐在这社会上混,应该明白,什么样的人是你可以招惹的,而什么样的不行。你可以因为仇恨想要杀了安娜,而我也可以因为厌恶毁了你的未来。”

说完这些话,厉枫殇便绕过了温晴,走出了房门。

温晴坐在地毯上,良久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现在厉枫殇对自己的印象应该是回到了刚见面那时候了,或许比那时候会更加厌恶一些。

很显然,安娜还是有得逞的地方的,最起码她成功地让厉枫殇开始讨厌自己了。

温晴从地毯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后也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无论如何,她始终都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而这,就是她跟厉枫殇之间永远不能越过的鸿沟。

安娜这一次将温晴给得罪了个彻底,以温晴的性子,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安娜的。

因此温晴便追上了厉枫殇的步子,在厉枫殇身边一同走着,同时问道:“你刚才说的话应该还算数的吧?”

厉枫殇点了点头:“你想要怎么样都随你,只是别脏了手就行。”

“明白。”温晴微微扬着下巴,对厉枫殇说道:“她也不值得我动手。我只是需要把她接走,做一件事情罢了。”

厉枫殇偏过头看向温晴:“你又想到了什么主意?”

“怎么,厉总有心情听我好好说一说我的计划了吗?”温晴笑得有些*地看着厉枫殇。

厉枫殇没有说话,只是瞥了她一眼,随后就快步离开了,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

温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后就转身去找安娜了。

赵辰宇没有想到,原本一件如此棘手的事情,竟然会被厉枫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

因此当温晴打电话给他,说要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可思议的。

“你说什么,偷走照片的人是安娜,你确定?”赵辰宇拿着电话,面前是侧着脑袋一直在偷听的唐婧。

唐婧跟赵辰宇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意想不到。

“这事儿是你调查清楚的吗?证据呢?”赵辰宇追问道。

温晴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证据这种东西你就不用多管了,总之你只需要帮我布置好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其他事情就等我过来再说吧。”

挂掉了电话以后,温晴通过后视镜挑眉看了被绑着坐在后座的安娜一会儿,笑米米地说道:“怎么样,安小姐,做好准备了吗?”

安娜此时都还有些恐惧地看着温晴。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刚才温晴差点儿徒手掐死她的样子,就像是掐死一只小蚂蚁般的简单。

“你可以选择不同意,那么新闻发布会上出现的就将是你的死讯。”温晴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可是给了你足够的时间考虑,怎么样?”

安娜最终只能低着头低声说道:“好,我答应你,出席新闻发布会。”

“你应该知道你要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什么的哦。”温晴一边说着,一边将车子里藏着的袖珍手枪拿了出来,单手玩弄着,冷声说道:“否则我想要杀了你,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安娜咽了咽口水,她没有勇气去赌,温晴手上的那把枪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或者说根本就是为她准备的。

“我明白自己要……要怎么做。”安娜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过温晴倒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等到温晴的车到了星乐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赵辰宇早就带着唐婧在那儿恭候了。

唐婧在看见被拷着手的安娜第一眼的时候,就瞪大了眼睛。

还有,此时正向着他们走来的温晴,这会儿这场景要是拿来拍特工片,再合适不过,都不需要加什么特效。

只有赵辰宇微微皱着眉,虽说温晴脾气不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是会这样对待安娜……看来这一次安娜的确是已经触碰到了温晴的底线了。

温晴带着众人上了楼,赵辰宇在温晴身边淡淡说道:“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已经布置好了,给各大电视台的邀请函也已经发出去了。可是现在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主题到底是什么?”

温晴朝着安娜努了努下巴说道:“赵总,这问题我想你不妨问问她,应该会更快能得到答案。”

赵辰宇于是又转过头去看着安娜,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安娜穿着风衣围着围巾再穿上增高鞋的样子,的确是可以跟监控里面的那个人十分相似。

赵辰宇皱眉对安娜问道:“真的是你?”

不过也对,安娜原本也是星乐的员工,跟赵辰宇的接触不算少,知道赵辰宇的这个习惯实在是再自然不过了。

安娜看了赵辰宇一眼,眼神十分可怜,可是此时此刻也只能点头承认,自认倒霉。

赵辰宇一摆手,转过身去看样子是不想再看见安娜了。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安娜与温晴一起走到了台上。

闪光灯开始闪个不停,所有媒体都关注着这一次温晴的丑闻,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丑闻跟已经要退出娱乐圈的安娜又有什么关系。

温晴对眼前的众人点了点头,简单介绍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随后就将话筒递到了安娜的嘴边。

安娜此时的眼神变得有些凶狠,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此时温晴又咳嗽了两声。

安娜的眼神顿时又变得有些无助,于是就在媒体面前说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我承认我是因为嫉妒才犯下大错,那些照片都是我找人合成的,目的只是为了让温小姐身败名裂。时至今日,也是我,咎由自取。”

在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安娜的眼神恨不得杀了温晴。

温晴却只是淡淡一笑:“既然安小姐都这么说了,咱们不妨就把这一次的事情当做是一次恶作剧来看待。毕竟谁都不想多一事,而且安小姐退出娱乐圈以后还想过平静的生活呢,对不对?”

安娜点了点头,额前的留海遮住了她的神情,让人看不透她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安娜就很快被法院的人带走了,这一次她判形是必然的了。

等到安娜走了之后,唐婧就十分佩服地走了过来,重重地拍了一把温晴的肩膀说道:“不愧是我们星乐的一姐,做事果然雷厉风行。”

“是啊,而且还那么有情商。”赵辰宇也端着咖啡走过来,笑着说道:“以你刚才在媒体面前的表现,舆论很快就会一边倒。你会成为众人口中心地善良的人,而安娜则会被万人唾弃。我想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或许你可以多接一些通告了。”

唐婧也附和道:“是啊,Z&A的温泉会馆的宣传片应该也快拍完了吧?”

“快了。”温晴状似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脸上的神情却变得有些落寞。

唐婧可没有注意到这些,笑米米地凑过去对温晴说道:“说起来,之前厉总好像也给咱们赵总打过电话,好像就是为了安娜的事情。老实说吧,这次是不是又是厉总在身后给你撑腰呀?”

温晴却只是微微一笑:“我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见。”

“诶,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呀,让人八卦一下都不行,小气!”唐婧十分不满地说道。

温晴出了星乐的大门之后,就开始有些失神。

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她可以感觉出现在厉枫殇对她的厌恶,似乎比之前更胜。

是啊,有谁会喜欢一个双手有可能沾满血腥,并且富有心机的女人?特别是霍杰,他心里的那个女人——白若素,一看就和她是两种类型的人。

既然他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为什么当年还……

想到这里时,温晴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用链子串起来的戒指。

以前,这枚戒指一直被她戴在手上,不管出席任何的大型活动或者颁奖典礼她都会戴着,想着也许霍杰有一天看电视时会注意到她,然后会想起什么。

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依然一点都没有记起她。

这次,知道他接手Z&A,她会经常碰到他,于是她便将戒指从手上取了下来,戴在脖子上。

既然不能想起就算了,再让他爱上自己一次,不就行了——

温晴回到家中的时候,初一早就已经在家里等候了。温晴一进门,她就好整以暇地看着温晴,说道:“今天咱们的温小姐可真是出尽了风头呀。”

温晴将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说道:“你就不要在这种时候再来取笑我了,行不行?”

“好好好。”初一将正在进行重播的娱乐新闻给关了,对温晴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解决了安娜你不是应该很开心才对,怎么还是黑着一张脸?”

温晴摇了摇头:“别提了,差点儿在厉枫殇面前露馅。”

“怎么可能。”初一十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说道:“你平时那么小心谨慎。”

温晴十分不耐地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的确,她平时十分小心谨慎,可是这些在厉枫殇面前却没有半点儿作用。

正因为她心里一直记得厉枫殇,记得之前自己跟厉枫殇一起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奋斗过的那些日子,所以今天她才会差点在厉枫殇面前动手。

因为多年前,自己也曾经在厉枫殇面前展现出这么一面。只是不同的是,那时候的厉枫殇可以理解自己的双手沾满血腥,可是现在的厉枫殇,早就已经记不得自己了。

或许是没有睡好,又或许是这两天喝酒过多的原因。等到事情一结束,温晴开始觉得有些放松的时候,便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里,时间仍旧回到了五年前。

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偏偏就在那个孤岛上,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碰到了同样一不小心落在了孤岛上的厉枫殇。

岛上各种奇怪的*都有,甚至还有战斗力超强,体型是人类两倍的野人。那时候的温晴跟厉枫殇,一直都是背靠着背一样相互信任的存在,他们共同解决掉不少麻烦。

还记得她第一次在厉枫殇面前杀人的时候,那是一个还不算大的野人。

它浑身长满了长毛,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怖,可是眼神却更加凶狠,这只野人的指甲可以十分轻松地滑破人的皮肤。

那时候厉枫殇就是因为要保护她,所以才被野人的指甲划伤了,以至于当时身受重伤躺在一旁,只能眼睁睁看着温晴跟野人单打独斗。

那时候的温晴也已经是杀红了眼,但还是在筋疲力尽之前将匕首插进了野人的喉咙。

血溅了一脸的感觉并不好受,温晴还记得自己是忍着呕吐的冲动将厉枫殇给背回去的。

温晴喘着粗气从这个分外真实的梦中醒来,却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自己的身上盖着一件外衣,应该是初一顺手帮她盖上的。

温晴伸手摸了摸这件外衣,却突然十分警惕地将头转到了另一边的窗前。

此时,一个黑衣人正背对着温晴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插兜似乎正在看着窗外的风景。

但是在温晴看到他那边的一瞬间,黑衣人便开口淡淡说道:“你醒了。”

温晴原本还十分警惕,但是在听到这人的声音的时候,就松了口气:“门主。”

此人正是暗门的门主墨澄,他缓缓的转了过来,双眼冷冽地看着温晴,淡淡说道:“梦见什么了,一身冷汗?”

温晴低头不语。许多事情她都只会藏在心里,不会说出来,甚至连初一也知道的不算多。

温晴于是就有些掩饰地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今天白天的事情。”

“白天的事情?”墨澄挑眉看着温晴说道:“那个安娜?不过话说回来,你差点把安娜给杀了,我还真是想不到。怎么样,他怀疑你了?”

温晴十分震惊地看着墨说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还有什么不应该知道的吗?”墨澄缓步走到了温晴的面前:“安娜脖子上那么明显的痕迹,你要我装作看不到?”

温晴低着头,没有回应。

在墨澄面前,还是不要多说话比较好,说得越多,就只会错的越多,同时也会让墨澄知道的更多。

“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温晴轻声问道。

“什么人?!”正在此时,警惕性也一向十分强烈的初一从房中走了出来,顺手打开了客厅里面的灯,举着枪对着客厅里面的人。

不过在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初一又讪讪地放下了手中的手枪,说道:“门主,你怎么亲自来了?”

墨看了一眼初一,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说道:“几天不见,你们倒是更加有出息了,居然连人进了屋都不知道。算了,这次来,是有一个任务要交代。”

“什么任务?”温晴跟初一一下子就变得十分严肃起来,在墨澄的对面坐下。

与此同时墨澄从自己随身携带的文件夹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两个人的面前。

初一想要伸手去拿,但是墨却猝不及防地咳嗽了一声。温晴看了看眼前的两人,最后还是伸手将这份文件拿了过来。

初一有些好奇地看着。

墨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不管你之前跟厉枫殇怎么样,之后又会怎么样,但是眼下的事情你要先给我做好了。”

“W国……兵工厂?”温晴十分诧异地看着墨澄说道:“就在这里吗?”

墨点了点头,说道:“这次任务十分艰巨,你必须尽快炸掉这个兵工厂,否则,被炸的地方恐怕就不只这么一处了。另外你要好好关注一下这个兵工厂的负责人。”

温晴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看着墨澄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说,这个人我也认识?”

没想到墨澄的表情十分的理所当然,翘着腿说道:“没错,不仅认识,你还有过接触。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厉枫殇手下做事的姜堰。”

“姜理事?”温晴有些震惊地看着墨澄说道:“你是说在厉枫殇手底下做事的那个姜堰?我认识他,可是他怎么会……”

“怎么不会。”墨澄笑着说道:“现在一线的当红女星,也就是你,都有这样的身份,他是一个兵工厂的负责人那又如何呢?只是这件事你要小心,不要被厉枫殇察觉。你知道……”

“我知道。”温晴神情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

她十分清楚组织里的规矩,这并不是个人的事,在这种时候,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这次的任务看起来十分艰巨。”初一皱着眉头说道:“不如就让我跟温晴一起行动吧。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不用。”墨澄摆了摆手说道:“初一你,我还有别的任务要交代。这次的事情,就让温晴一个人去,也是时候考验一下你们的实力了。”

温晴跟初一对视了一眼。无奈,这是上面的命令,也只能遵从。

墨澄再次拿出了一张前往南美的机票,放在了初一的手上,对她说道:“你这次的任务也不简单,去一趟南美吧,那儿会有人等着你。”

“是。”初一接过了机票。

看样子这次墨澄的行动很大,只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才好。

墨澄走了以后,温晴捧着手中的兵工厂的图纸,有些忐忑。

姜堰这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对付,温晴跟他接触过几回,是一个十分老歼巨猾,但是却又善于伪装的人。

也不知道姜堰跟厉枫殇是不是一道的,若是的话,那就更棘手了。

还不是很了解对方的情况下,不能够轻易动手。

温晴想了想,还是以拍摄广告的名义,在第二天一早就回到了Z&A的温泉会馆,而且还提出要求,要让姜堰亲自来负责这一次的广告事宜。

而理由就是,姜堰的工作经验比厉枫殇更多,因此在工作方面也会更加得心应手。

对于温晴这样的要求跟说法,厉枫殇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反正在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厉枫殇也并不是很想每天都见到温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