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30小黑篇:温晴,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这件事还需要调查,现在你不适合在外面工作,先回去休息一段时间,过阵子我会亲自去找你谈。”

说完这些,厉枫殇就转身走了,背影跟他的人一样决绝。

温晴有些绝望地看着厉枫殇远去的身影,她不敢想象,难道厉枫殇也会相信这些照片里面的男人都是她的踏板吗?

没有让保姆车接送,温晴自己一个人换了衣服之后就出了门。

那些工作人员此时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温晴倒是也能理解,毕竟墙倒众人推嘛。

由于出行的一系列装备都在车上,墨镜帽子什么的现在温晴手边都没有,因此温晴就只能这么从温泉会馆里出来,走在大街上。

身为国民女神,自然很容易被大众认出来。

这些人大多都是以前对温晴喜欢得不得了,但是一眨眼就开始对温晴指指点点,没有人愿意靠近她,耳边充斥着骂声。

温晴红着眼眶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要不是为了任务,她又怎么肯?她的身体自始至终都只想也只能被一个人碰。

可是现在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个人还会不会正眼看她一眼。

“看什么看?自己做错事了还这么凶!真是不要脸!”

其中一个女人指着她大声说道:“还说什么玉女明星,我看是御望的欲还差不多!我呸,像你这样的配当什么明星!”

温晴攥紧了拳头,感觉此时的自己已经隐忍到了极致。

正在这时,一阵刹车声在旁边响起。初一从车上急匆匆下来,一把拉住温晴就塞进了车里,随后快速扬长而去。

温晴这时候才变得稍稍有些冷静下来,看着身边的初一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都出了这么大的事!”初一此时脸上的表情也分外严肃。

“怎么这么不小心就被媒体逮住了呢?你做事不是一向很谨慎的吗?那些照片也就罢了,怎么还会流传出来?你们那个赵总到底有没有办事能力!”

“应该不是他。”温晴淡淡说道。

没有一家企业的老总会这么蠢,自己砍掉自己的摇钱树。

现在正是温晴跟厉枫殇合作的时候,又炙手可热,赵辰宇若是自己放出了这些照片,那就是在砸自己的生意。

初一沉默了一会儿:“难道是厉枫殇?”

温晴仍旧摇头。

现在她也不清楚到底会是谁得到了这些照片,这都是些分外机密的事情,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放在了网络上。

这样一来,若是有人对这件事深究的话,很快就会发现这些人的身份都十分不一般,而且在与温晴接触之后就都得到了报应。

初一瞥了一眼温晴此时的神情,低声叹了口气说道:“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你也别想了。不过是几张照片而已,对外宣称是合成的又能怎么样?”

反正不会有媒体无聊到去监狱里找那些*的倒霉鬼取证。

可是温晴心中清楚,初一说的也不过就是一些安慰她的话而已。

媒体们根本就不关心这些照片到底是怎么来的,温晴红了这么久,一条负面新闻都不曾有过,这一次的大爆发正好可以让社会各界下手,将温晴拖下水来。

初一无奈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查清楚。”温晴冷冷说道:“不管是谁做的,我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初一闭口不言了。

她与温晴经常一同执行任务,十分明白这些人渣对于温晴来说有多让人厌恶,简直就是一群臭虫。

现在竟然被一些居心*的人拿来反插温晴一刀,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赵辰宇在联系到了温晴以后,也从温晴的口气中听出来她现在十分生气。

有些人生气是大发雷霆,但是温晴不一样。她生气的时候是一言不发的,光是看她那个冰冷的眼神就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赵辰宇知道现在再说一些没用的话是不行的,于是就对温晴说道:“这段时间你就在公寓里好好呆着,别出门了。公司会妥善处理这件事情。”

虽然赵辰宇这么说,但是温晴知道,赵辰宇不会为了一颗弃子浪费太多的时间跟金钱。

想必跟媒体交涉无果之后,就一定会再次将她雪藏,而这一次的雪藏时间,说不定就是一辈子了。

而此时同样混乱的并不只有星乐,还有Z&A。

厉枫殇刚刚从温泉会馆回到公司,就被一大群董事给包围了。

霍西护着厉枫殇一边走向电梯,一边皱着眉头,小声对身后的厉枫殇说道:“老大,要不要我处理一下这些人?”

“不用了。”厉枫殇冷言冷语地说道:“让他们到会议室去等着,我等会儿就来。”

“是。”

到底还是总裁,身份摆在这儿没人敢说三道四,就算是心中不满也只能暂时压下,于是纷纷往会议室去了。

厉枫殇进了办公室的门,将手上的西装外套狠狠摔在沙发上,对身后的霍西霍北两人说道:“这件事必须查清楚,你们配合赵辰宇公司的录像还有其他证据,务必要把这个人给我揪出来!”

“是。”霍西跟霍北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霍西还追问道:“那广告的事情?”

“开完会再说。”

厉枫殇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果然看见那些情绪激动的董事们都已经在会议室热烈讨论开了,而温晴的名字时不时就出现在厉枫殇的耳边。

“会议室禁止吵闹喧哗,诸位来公司这么久了,这点规矩都不懂吗?”厉枫殇一边冷声说着,一边带着霍北进了门。

好歹是总裁,不能不给面子。于是这些人就都安静了下来,但是脸上的神色还是十分不满。

“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我想在座诸位应该都已经知道了,也有话想说。Z&A这么多年的发展中,少不了在座诸位的贡献,所以我也总得给你们一个说话的机会。”

厉枫殇的话音刚落,其中一个董事就忍不住站起来说道:“既然总裁这么说,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今天温晴的新闻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温晴是这次我们公司温泉会馆的代言人,影响着我们温泉会馆留在顾客心中的第一印象。因此我们联名提议,换掉温晴!”

果然是商量好的,这位董事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一大群人开始附和,会议室又变得吵闹起来。

“再有吵个没完的,现在就可以出去,我让人单独给你开个房间让你说个够。”厉枫殇冷眼扫了眼前的众人一眼。

被厉枫殇凌厉的眼神一扫,这些人倒是都变得老实了,纷纷闭嘴不说话了。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董事就对厉枫殇说道:“看样子厉总心里是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

“嗯。”厉枫殇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点了几下,淡淡说道:“温晴不能换。”

“为何?!”果不其然,厉枫殇的话刚刚说完,一大群人就又站了起来,十分反对的样子。

厉枫殇对身后的霍西使了个眼色,霍西就上前一步,掏出一把袖珍手枪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将这些上了年纪的董事们吓个不轻。

都知道现在做生意的,没有几个是特别干净的。可是厉枫殇会在关键时刻来这么一出,还是让人没有想到。

于是这些老骨头们就都沉默不说话了。

厉枫殇双手合拢放在膝盖上,慢条斯理地说道:“广告拍摄的经费已经差不多用掉了百分之七十,违约经费的数额也不低。赵辰宇要是不主动提出换人,那就算是我们违约,所以要是再换人,这些钱应该让谁来掏腰包?”

这些董事们纷纷闭嘴不说话。

广告经费是多少,怎么花,全部都是厉枫殇在那儿一个人说了算的。

要是厉枫殇借着这个名头让这些董事们每个人都掏个几百上千万出来,他们可不乐意。

见没人回答,厉枫殇再次说道:“Z&A能够走到今天,这点儿事情对于你们诸位来说应该都不算是甚么大事了。怎么居然还会有人因为这个而主动退缩?若当真如此,Z&A也用不着你们这样的董事。”

好么,刚才还是罚钱,现在直接就开始赶人了。

这些董事们还指望着Z&A捞油水,此时再没有人敢说一句什么。

见眼前这些人都像霜打了的茄子似得不说话了,厉枫殇便站起来说道:“今天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你们不放在眼里的毛头小子,但也是Z&A的总裁。”

“我可以让你们富得流油,也可以让你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成为郊区的贫民。如何选择在于你们自己,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

说完这一番话,厉枫殇就转身带着霍北走了。

全程下来没有任何一个董事还敢跳出来说话,整个会议室一直到厉枫殇走之后都还是安安静静的。

“看着点这些老头子,别让他们再有什么机会耍小动作。”厉枫殇对身后的霍北冷声说道。

“是。”霍北点头,马上回头去安排监视这些董事们的事情了。

厉枫殇的一番话震慑到了这些喜欢在背地里搞小动作的董事们,同时也宣告了自己对Z&A的主权。

只不过这次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温晴的丑闻应该如何解决。

回到办公室以后,厉枫殇就立刻打电话给了赵辰宇。

此时赵辰宇正在紧急召开会议,跟公司的一些高层们探讨要不要将温晴立即雪藏的问题。

毕竟这件事儿如果再闹下去,那么受损的就不只是温晴自己,就连星乐都很有可能要被温晴拖下水。

唐婧此时正在赵辰宇面前哭个不停,用纸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赵总,难不成真的要雪藏小晴晴啊?她可是我们星乐的一姐啊!”

赵辰宇皱着眉正想讲点什么,却看到手机屏幕亮了。

众人凑过去一看,只见来电显示的是厉枫殇。

一瞬间,这些人都安静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看着赵辰宇战战兢兢地接起电话。

厉枫殇清冷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温晴现在被你安排在哪儿?”

赵辰宇十分艰难地说道:“厉总,这件事情实在是很抱歉。我们星乐愿意免费为你重新拍摄一支广告,但是温晴的事情……”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声音更冷。

赵辰宇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十分没有出息地说道:“她现在应该在家,因为我告诉过她不要出门。事实上,我们打算将这件事大事化小。”

“小不了。”厉枫殇一边打电话一边快步往停车场去:“这件事今天起你赵辰宇不许再插手。”

说完,厉枫殇就挂断了电话,搞得赵辰宇等一班人马面面相觑,最终都不知道这算怎么一回事。

“我说……”唐婧眨了眨眼睛,低声问道:“厉总跟小晴晴到底是什么关系呀?这件事不许再插手的意思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就像外面说的,小晴晴真的跟厉总有一腿?”

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赵辰宇的脸上。

赵辰宇看了看他们,最终啪的一声将手机砸在桌上,呵斥道:“你们问我我问谁去!得了得了,都赶紧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然而唐婧却还是大着胆子留了下来。

赵辰宇跟唐婧对视了一会儿,皱眉道:“做什么?”

唐婧一改刚刚那模样,十分严肃地问道:“那还要不要继续雪藏小晴晴?”

赵辰宇思考了一会儿,最终摸着下巴说道:“再说吧。这件事还是得再看看。说不定这一次温晴还是能够咸鱼翻身也不一定。”

“怎么说法?”

“毕竟以厉枫殇身为Z&A总裁的身份……”赵辰宇眯着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想要保住一个人的话,还没有保不住的道理。”

唐婧似懂非懂的看了赵辰宇一会儿,点了点头。

总之就是这一次温晴还是没法被对方打倒呗?

温晴被勒令在家不准乱跑,但是初一可不能天天在家陪着她。特别是这一次初一还有一次特别重大的手术,估摸着一晚上都不能回来休息。

温晴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想要看电视,电视上全都是关于她的新闻,想要玩电脑,但是网络上也全是粉丝的评论,基本上都是在说,对温晴失望等等。

心理再强大的人看到这些多少还是会觉得崩溃,于是温晴就决定还是闷头睡大觉好了。

只是她刚刚躺进被窝没多久,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响动。温晴立刻十分警惕地坐了起来。

如果是初一回来了,初一一定会闹出比较大的动静。而且现在初一的手术刚刚开始,哪儿有可能那么早回来。

可若是别人……现在这个时候来找她做什么?

她现在声名狼藉,没比之前的安娜好多少。

除非是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比如那个故意将她的照片全部泄露出去的人……

又或者,是以前在做任务的时候得罪过的人。

温晴想着,便一点点挪到了*头柜旁边,想要将抽屉里的手枪拿出来。

然而她刚刚想要伸手,卧室的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门外是一张熟悉的脸庞,正是原本应该恨不得跟她再也不见的厉枫殇。

“你怎么来了?”温晴皱眉看着他。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今天早上的时候不是都还很不高兴的样子么?原本她以为厉枫殇应该至少有段时间不会理会自己。

厉枫殇将门彻底打开,温晴这才看见厉枫殇手上拿着的东西,是两个高脚杯跟一瓶红酒,而且还都是自家厨房外面的酒柜里摆着的。

温晴斜着眼睛看他:“这可不像是厉总的作风啊,到别人家里不带什么礼品,还顺人家的。”

厉枫殇走进房间,一声不吭地打开了酒瓶倒了两杯,其中一杯递到了温晴的面前。

温晴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心情不好吧?”厉枫殇将酒杯往前又递过去了一点:“礼品是没带,不过我把人带来陪你借酒浇愁了,如何?”

温晴笑着接过酒杯,眼神也一下子变得柔和许多:“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两人就这么在卧室的阳台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天上的月亮。

厉枫殇本身不是个多话的人,因此也只是低头喝酒。

半瓶酒下肚子以后,厉枫殇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温晴,发现喝过酒之后的温晴跟从前很不一样。

只见此时温晴正双手抓着酒杯,有些失神地看着星空。

她的眼神空洞,表情木然,似乎是在透过星辰看别的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她的神情之中还有些悲伤。

她在自己的面前,或调皮或任性或冷冽,唯独没有过伤悲,可偏偏又觉得这表情让人揪心。

厉枫殇也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是怎么了,猛地灌下了一杯酒之后,突然开口对眼前的温晴问出了一句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厉枫殇的一句话,让温晴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转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厉枫殇,不确定他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难不成是想起什么了?不过在看见厉枫殇有些不解的眼神之后,温晴马上就又恢复了淡定。

看样子,他也不过就是怀疑罢了。

“厉总这话说得真是莫名其妙,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就被你赶出来了吗?”温晴的语气淡淡的,但如果仔细听,会听出一些失落。

“真的没见过?”

温晴淡淡的一笑,“如果真要说起的话,几年前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暗城见过一次,不过那次并不像真正认识。”

“暗城?”厉枫殇记得他近几年只去过暗城一次,就是若若受枪伤的那次,难道当时温晴也在?他对她的熟悉感是因为当时见过?

厉枫殇也不知为何,心里感觉空空的,一下子有些说不上话来。

气氛很尴尬。

沉默了良久以后,还是温晴先开口说道:“厉总今天来,应该是想跟我谈论解约的问题吧?还是广告接着换人?”

厉枫殇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温晴这是在主动请求跟Z&A解约。

不过出乎温晴的意料,厉枫殇竟然开口说道:“广告经费剩下的已经不多,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不会选择再次换人。”

没想到厉枫殇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没少被公司里面的那些股东刁难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