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28小黑篇:擦枪走火

在听到了厉枫殇的脚步声以后,温晴抬头看了厉枫殇一眼说道:“听人说,你去找我了。”

厉枫殇微微皱眉,脸色有些不快:“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一个人乱跑吗?你去了小树林了?”

“我不过就是在那附近走走而已,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厉总不要如此紧张嘛。”

温晴一边笑着,一边走到了厉枫殇跟前,看着厉枫殇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水,低声笑着说道:“该不会,厉总是因为要找我,才会让自己变得这么狼狈的吧?”

厉枫殇一把拍开了温晴想要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冷声说道:“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下次不要再发生,否则,你立刻就给我上岸。”

厉枫殇的语气分明是冰冷万分的,可是温晴却偏偏生气不起来。

因为她十分清楚,厉枫殇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担心他。

果然,就算记忆失去了,但是本能却还是在的嘛?

刚刚她问了张叔,厉枫殇竟然敢为了她一个人而孤身跑进树林,这可真是让温晴又惊又喜,看来今天背上的伤也就不算白受了。

张管家是个有眼色的,一看温晴在厉枫殇身边表现的那么亲密,但是厉枫殇却也没打算将温晴轰出去的样子,心里就又明白了几分这两人现在的关系。

于是就十分识相的带着别墅里面的佣人出去了,还带上了客厅的门。

然而厉枫殇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一直都看着眼前的温晴,低声狠狠对眼前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女人说道。

“我希望你记住,如果下次你还是这样做的话……我保证你真的会死在这儿。”

“我不信你不会救我。”温晴挑眉看着厉枫殇说道:“看起来,厉总这次被我吓得不轻,难不成其实你心里很担心我,害怕我出什么意外?”

“若是你在我的地方出了意外,赵辰宇那儿不好交代,对我的公司也没有一点儿好处。”厉枫殇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他做这些事情都只是为了利益考虑罢了。

谁知温晴却突然追问道:“确定只是因为这样么?难道厉总心里对我,就一点儿别的感情都没有吗?”

厉枫殇微微一愣,身子也僵直了。

不得不说对于温晴这个女人的忍耐度,已经超过了厉枫殇平日里的习惯。除了若若,他从来没有耐心对一个女人这么关心的,更不会将这种女人带上自己的小岛。

可是所有的事情,在碰到了温晴之后,就好像都变成了理所当然。现在细细一想,就连厉枫殇自己都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女人,才这么几天的时间,怎么就能对自己的影响这么大?这若是在商场上,厉枫殇可就输定了。

看着厉枫殇此时有些窘迫的样子,温晴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好了,不逗你玩儿了。既然厉总受到了惊吓,那就好好休息吧。”

厉枫殇看了一眼满桌子的菜肴,也实在是没有什么想要吃东西的*。更何况刚才跑了一身的汗,现在他只想要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

于是厉枫殇最后狠狠瞪了温晴一眼,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之后,就离开了这儿。

温晴看着厉枫殇上楼,走进自己的主卧,随后自己也跟了上去。

在经过主卧时,门没有关,可以隐约听到主卧卫生间里面的流水声,看样子厉枫殇现在应该是在洗澡。温晴微微一笑,随后就进了次卧的浴室。

刚才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将那件礼服给扔在了浴室里面的水池里,并且放进了热水。

现在整个浴缸里面的水都是淡淡的红色,看样子衣服上的那些血已经跟水融合在了一起。

温晴将水放掉,随后再将这件礼服给扔进了垃圾桶,改明儿就可以说是不小心滑破的。

至于背上的伤口,还好不算长也不算深,她简单包扎了一下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而且她还随身带着初一给的药,刚才回来上了药之后,现在也已经不怎么疼了。

不得不说,初一在这方面还是十分有用处的。

用最不易被发现的方式包扎了伤口,又在外面附上了一张人皮之后,温晴才穿着浴袍出了门。

厉枫殇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温晴正站在窗边,手里拿着一个酒杯正在喝酒。

不得不说厉枫殇被温晴这样子有些吓到。因为没想到这女人现在还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难道就不怕自己一气之下将她赶出去么?

温晴回头看了厉枫殇一眼,笑着说道:“怎么,很意外?”

厉枫殇冷冷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跑了一天,还不早点去休息。”

谁知温晴却没有回答厉枫殇的问题,反而反问道:“厉总,现在的心情应该好些了吧,来一起喝两杯酒压压惊如何?”

若是换做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时候,在厉枫殇的卧室里面说这样的话,厉枫殇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人给扔出去。

但是不知为何,面前眼前这个人,他竟然会走过去从温晴的手中接过酒杯。

温晴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而厉枫殇的身上更是只围了一条浴巾。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温晴对厉枫殇笑得*,随之这整个卧室里面的气氛也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厉枫殇看了看温晴,随后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说道:“喝完了,温小姐可以请回了吧?”

“厉总怎么就这么不懂得情调呢?”温晴笑着摇着头说道:“红酒这么喝怎么行,要不要我来教你?”

厉枫殇挑眉看着温晴,不知道温晴想要干什么。然而温晴就趁着厉枫殇这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突然含着一口红酒吻上了厉枫殇的薄唇。

厉枫殇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厉枫殇现在对温晴还谈不上多喜欢,但是一个男人在面对一个容貌姣好的不讨厌的女生投怀送抱的行为时,能够保持清醒的却实在是不多。

在理智丧失之前,厉枫殇突然一把将温晴给推开,十分严肃地说道:“我希望你现在可以清楚你自己在做些什么。没事的话,就请回吧。”

说着,厉枫殇就要走到门口去替温晴开门。

只不过他还没有走到门边,精瘦的腰身就突然被温晴从后面抱住了。

温晴胸前的柔软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紧紧贴着厉枫殇*的后背,厉枫殇的双手禁不住攥起。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厉枫殇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将这句话给说出口的。

温晴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还能做什么?厉总既然如此关心我,那我现在自然是要来向厉总表达一下我的感谢,顺便给厉总压压惊咯。”

厉枫殇眉头深深皱着,低声说道:“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在他厉枫殇面前,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让厉枫殇心中有些痒痒的,温晴还是头一个。

温晴身上恰到好处的温度,让人闻了就感觉心情舒畅的体香,甚至是她这有些挑逗的话语,每一样都在刺激着厉枫殇的神经。

终于,厉枫殇转过身来一把将温晴抱住,狠狠摔在了*上,并且压了上去。

即便厉枫殇的大*十分柔软,不过在后背重重接触到被褥的时候,温晴还是疼的一皱眉,在心中暗暗说道:这小子下手可真不轻啊……

而厉枫殇则是按着温晴的肩膀,眼眸深沉地看着温晴说道。

“即便我们今天发生了任何事情,我也不可能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是想要借助某些东西来获取什么的话,那么请恕我无能为力。你最好现在就想好了,还要不要继续。”

“厉总还真是无情呢。”温晴伸出一根手指触摸着厉枫殇的后背,低声说道:“难不成厉总觉得,我做着一切都是为了想要成为厉夫人么?”

厉枫殇挑眉,这样的女人他见过的可不再少数。

不过温晴却轻笑着说道:“我可不是那些蠢女人,整天坐着白日梦,今天我只想要厉总的一样东西。”

“什么?”厉枫殇心中隐隐有着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温晴突然伸手勾住了厉枫殇的脖颈,笑嘻嘻的在厉枫殇的耳边喷着热气说道:“只是想要跟厉总共度良宵而已,厉总为何要这么紧张呢。现在又不是什么封建社会,你情我愿的,有什么不可以?”

厉枫殇有些怀疑地看着温晴。

不过温晴却没有给厉枫殇太多思考的机会,直接将双唇送了上去。

厉枫殇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被温晴双唇的柔软给吸引了。原本按着温晴的双手也收了回来,两人相拥着重新倒在了*上。

温晴仰着脖子,感受着厉枫殇在吮吸自己脖子上的肌肤,那种痒痒的,但是却让人感觉酥麻的刺激感,让温晴不禁轻声声.吟出声。

而这就是对厉枫殇最大的鼓励,厉枫殇一手抚摸着温晴肤若凝脂的大腿,一手从她的腹部往上,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

而温晴则紧紧抱着厉枫殇的腰,任凭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予取予求。

薄薄的一件浴袍遮挡不住什么,而一条浴巾更是说散就散了。很快,两个人就开始绝对意义上的坦诚相对。

厉枫殇的吻逐渐往下,一寸地方都不肯放过,时轻时重,与温晴的喘息声相互呼应。

而温晴此时的眼神则已经变得有些迷离,虽然她在这方面并非一窍不通,但是真正的实战却还是第一回。

因此在厉枫殇的手抚摸到了温晴腿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开始微微发抖。

厉枫殇自然也不可能在这方面一无所知,原本他以为像温晴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不靠男人上位,也应该不会是什么青春玉女了。反倒是自己还是第一次,在心里有些紧张。

却没想到,原来这个女人竟然也这么的生涩。

温晴感觉到抵在自己小腹上的火热,有些难耐地皱起了眉头,低声说道:“不要……”

厉枫殇挑眉看着温晴,这种时候竟然说不要?然而自己又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于是厉枫殇便毫不客气地再次吻在了温晴的唇上,将温晴的喘息声都吞入腹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厉枫殇却不知为何,脑袋里突然闪现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总觉得在之前也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过,并且在此刻深深地影响着自己的脑袋。

厉枫殇有些难耐地摇了摇头,神情看起来有些痛苦。

温晴注意到了厉枫殇的不对劲,于是就十分关切地捧着厉枫殇的脑袋说道:“你还好吧?有什么不舒服么?”

厉枫殇却突然从温晴的身上爬了起来,下*走到了*头柜前,脚步甚至还有些踉跄。

像一个老者一样颤颤巍巍的打开了抽屉,厉枫殇将*头柜抽屉里面的药倒出来了两颗,火速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随后又慌里慌张地拿过了一旁的水杯,一饮而尽。

温晴有些诧异地看着厉枫殇的一举一动,潜意识里意识到厉枫殇现在应该很不好受,而且问题很有可能就出现在他的脑袋里。

果然是被人给做了手脚么,所以才会在跟自己亲近的时候触碰到他脑袋里不应该触碰到的那一快区域。

因为当男人跟女人亲热的时候,脑海里所想的一定也是关于这个女人所有的事情,而当厉枫殇想到多年前的那些事情的时候,就开始头疼异常。

最终,厉枫殇在*上昏睡了过去。而温晴则是小心翼翼地帮厉枫殇盖好了被子,随后一直坐在*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怎么可能在他头疼的时候不心疼他,现在温晴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玩这样的一个游戏,让厉枫殇承受这样的痛苦。

厉枫殇即便是吃了药之后,都还是睡得十分不安稳。时不时就会一边抓着温晴的手一边呢喃着叫着温晴的名字,脸上的表情让温晴觉得有些熟悉。

难道每一次厉枫殇在头疼之后,都会这样吗?

一瞬间,温晴开始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男人,同时又觉得心中有些欣慰。

还好,厉枫殇并没有将自己忘的一干二净,最起码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许还可能梦见她。

将脸颊贴到了厉枫殇的胸口,感受着厉枫殇的心跳声,温晴便也心安理得地在厉枫殇的身边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厉枫殇起*的时候,看见的景象就是温晴半躺在自己的身边,正在翻着自己放在*头柜上的一本书。

厉枫殇揉了揉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解地看着温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昨天的事情厉总都不记得了么?”温晴一脸委屈地看着厉枫殇说道:“厉总可真是绝情啊,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温晴的这一句话,让厉枫殇猛地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晚上他们的确是差点就意乱情迷了,不过后来自己就开始头疼,随后就人事不省了……

于是厉枫殇就皱眉看着温晴说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昨晚上我们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温晴笑了笑:“我还以为,厉总真是睡糊涂了呢,没想到却还记着。”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晴眨了眨眼十分无辜地说道:“因为昨晚我回去之后……发现次卧的电灯又坏了呀。”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非常快,没过两天温晴就跟着厉枫殇上了岸。

当然一方面是Z&A的广告不能再耽搁了,另一方面则是温晴自己也不敢在岛上呆的太久,以免身上的伤口被厉枫殇发现。

反倒是初一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对温晴有些不满。

初一拿着手上的酒精,一边在温晴裸露的背上小心翼翼地擦着,一边皱着眉头说道:“你可真够拼的,不就是一个厉枫殇嘛。”

初一上酒精的手故意重了许多,“人家还没记起你,你就至于为了他把自己伤成这样。那杀手既然那么菜,厉枫殇想必也不会轻易死在他手上吧?”

温晴微微皱着眉头,忍着背上传来的刺痛感,笑得有些勉强。

没办法,这世上有一个词就叫做关心则乱。她就是能为了厉枫殇这么拼命,就像是本能一样,改也改不掉。

初一帮温晴重新包扎起了伤口,又用新的假皮贴上,看起来就跟没受伤的时候一模一样。

“伤口还没好全,你拍那什么温泉广告的时候也注意点。”初一顺手拿走了温晴手边的红酒杯:“辛辣鱼腥跟酒全都不能沾,给我好好养伤。”

温晴摊手:“遵命,女王大人。”

“话说回来,厉枫殇竟然也没有怀疑你吗?”初一给温晴换了一杯温牛奶,有些不解地问道。

温晴想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我也不能确定,不过现在的确是还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走一步看一步吧。那天我为了让他不起疑心,可是差点*了呢。”

“恐怕要是真*了,你还傻乐呢。”

初一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温晴一眼,说道:“别说我这个做姐妹的没警告过你,厉枫殇这男人就是头孤狼,狡猾又凶残。你可别因为小时候那点儿事就全身心地陷进去,小心被吃干抹净了连渣渣都不给你剩下!再说了过去那么多年,人都是会变的。”

“知道啦。”温晴无奈地看了初一一眼。

初一为了能让温晴身上的伤早点好起来,给她研制最新的药去了。

这些年来,温晴为了执行一些大大小小的任务,身上经常会有些各种各样的伤,每一次都是初一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来保住温晴的健康。

次日,温晴准时去了Z&A公司,却没想到迎头就碰上了一个熟人。

这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为了温泉会馆的时候差点儿得罪了厉枫殇的姜堰。

姜堰西装笔挺地带着助手朝着温晴走来,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真没想到,你最后还是被厉总给请回来了。原本以为以你的性格,应该再也不会踏进Z&A的大门。”

温晴微微一笑:“厉总亲自出面,我要是再不给这个面子,岂不是显得我很小气?”

姜堰脸上的表情有些僵。

原本他正打算看着厉枫殇因为请不回温晴而被董事会刁难,却没想到温晴竟然乖乖地跟着回来了。

正在两人面对面笑着,气氛很愉快的时候,厉枫殇却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看样子姜理事跟温小姐聊得很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